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五章 寡妇失身
    第三十五章寡妇失身

    此时楚小天心里想的是今儿黑如与许晴在床上疯狂一夜,可听到刘玉芬说要他祸害了王香兰,一想到她白花花的身体和肥溜溜的腿部,他就心里痒痒的,舔着发干的嘴唇说:“玉芬姐,你确定我能把她祸害了?”

    “你怕啥?有我帮你呢。我有个秘密武器,保证能让你顺利的祸害了那女人。”刘玉芬得意的笑着说,“再说了那王香兰寂寞不堪,也该有个男人滋润滋润她了。你只要让她尝到甜头了,把她弄舒服了,以后她就会死心塌地的让你操她的。”

    楚小天说:“好,那我听玉芬姐的。也算是帮帮你吧。啥秘密武器吗?看你神秘的。”

    刘玉芬说:“这个先不告诉你,今儿黑夜里你就知道了。好小天,去我家里下,我有个礼物送给你,保证你非常喜欢。”说着,媚眼看着楚小天,转身屁股一扭一扭的就走了。

    楚小天跟在身后,看着刘玉芬扭腰摆臀的身段,下面一根可又慢慢的顶了起来。心说,玉芬有什么礼物要送给我呢?难不成她要让我弄她?嘿嘿……那要真是这样,可太好了。先弄了玉芬,在祸害王香兰。娘的,一夜弄两个熟妇,老子的长枪可真要磨损了。同时,他心里还念叨着,李嫂啊李嫂,今晚小天就不陪你,等改日晚上吧,我要让你真正的做一回女人。

    到了刘玉芬家后,刘玉芬还没插大门,楚小天就从背后一把抱住了她,双手在她高耸肥硕的奶子上摸来摸去,握捏成不同的形状,嬉笑说:“玉芬姐,是啥礼物要送给我啊?我啥礼物都不想要,就想要你的身子。”

    刘玉芬拍打了一下正在揉捏自己奶子的楚小天的双手,说:“天还没黑呢?你猴急什么?大门还没插呢。”

    楚小天说:“插什么门啊?我现在就想狠狠的插你。”下面那一根硬得像根铁棍似的,隔着裤子顶的老高,直往刘玉芬的臀缝里顶去。

    “哎呀,你个小冤家,你知道你顶到哪了吗?”刘玉芬说,“快,先到屋里再说吧。”

    楚小天就一把抱起刘玉芬到了屋里,问:“玉芬姐,你刚才说我顶到你哪了?”

    刘玉芬羞怯的说:“你的小坏蛋,你、你顶到人家拉屎的地方了。”

    楚小天嘿嘿笑说:“那今儿黑就把你的菊花洗净,正好当做礼物献给我啊?”

    “去你的!你想的美。”刘玉芬伸手拧了一下小天的脸蛋,“不过,我今儿黑真有个礼物要送给你。”

    “啥礼物啊?”楚小天迫不及待的问。

    “就是我让你弄我,你想怎么折腾就怎么折腾,你有本事把我弄的三天起不了床,我也不怪你。”刘玉芬也不再遮遮掩掩的了,直接放开说了,伸手就把楚小天下面硕大的一根隔着裤子攥在了手里,“看看……你的驴玩意比那驴的还要大,真要是把它塞到我的下面,也不知是啥滋味。”

    “那弄进去不就知道了?”楚小天说。

    “那你现在就弄我吧。”刘玉芬秋衣往上一撩,把秋衣脱掉,随即一个饱满雪白的肉峰就呈现在楚小天的眼前。然后她把裤子也脱掉,随即一个白花花的丰腴酮体就呈现了出来,白花花的大腿,以及双腿之间毛耸耸的地带。楚小天看的身体滚烫起来,但他还是有点担心的问:“我现在弄了你,到晚上的时候我咋祸害王香兰啊?”

    刘玉芬捣了一下楚小天的额头,说:“小天,你咋恁没用?一夜弄两个女人你就不行了?好呆你也是年轻小伙子啊。”

    楚小天心里有点气儿,说:“谁说我不行了?我这就把你弄的舒舒服服,真正让你知道做女人是如何的快乐,是怎样的欲仙欲死。”说着,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脱了个一干二净。下面的长枪怒目睁睁,像条大蟒蛇看着刘玉芬,恨不能一口吞吃了她。

    楚小天直接把刘玉芬按在床上。

    楚小天的手在她的身子上面游走了之后,转战到下来,从她稍稍有些隆起的小腹开始,一路向下,过了胯部,就是一块隆起的山峰,被一层浓郁的黑色森林所覆盖着,偶尔遇到几根比较调皮的毛发星星点点的支立起来,那一块隆起的下面就是山涧,也是这次楚小天的最终目的地,手指戈过一根根的毛发,温柔的前进,毛发的下面一汪清泉,不断的有露珠一样的东西粘在毛发上面,晶莹通透,随着他动作的深入,那一汪请泉不断的流倘着,似乎是在向楚小天诉说着一个单身女人的苦闷。

    “不、不要小天!”刘玉芬身体微微的扭动着,毕竟都守寡这么多年了,一向都是洁身自好的,可如今就要失去她贞操之身了,她心里还是有点担惊受怕的。

    “玉芬,你不想让我弄你吗?”楚小天用手抚弄着她的身子说。

    “小天,你不要再说了。”刘寡妇喘息着说,“你要是干的话,就快着点,要是不想干的话,就赶紧下去。”

    “咦?玉芬你咋了?你不是说今儿黑让我随便的折腾你吗?”楚小天咬住刘玉芬两个雪白肉峰上的两个凸起的尖端,说。

    “小天,你废话什么啊?要干快点干吧!”刘玉芬干脆把双眼闭起来。

    “玉芬,看你害羞的,像个黄花大闺女似的,等一会儿弄你弄的舒服的时候,你就不这样了,你肯定会放荡的大喊大叫的,嘿嘿……你根本就已经憋不住了。”楚小天笑了笑,用手把她的两条腿分开。

    楚小天抱着她的两茶腿,让她嫩白而又修长的两各腿架在自已的肩膀上,他则是偏着头亲吻着其中一条腿,顺便连同她那很有骨感的小脚也没有放过。

    刘玉芬心中有些焦虑,已经到了这个时候,她也彻底放开了。却一直都不见楚小天有更一步的动作。就这样不痛不痒的弄着,搞的她真的急躁,可又不能找楚小天索要,害怕被他嘲笑一顿。

    “小天,你到底还弄不弄啊?不弄我的话,你就下去吧。你这么抱着我,我不得劲儿。”两条腿被悬空着放在楚小天的肩膀上,刘玉芬就感觉浑身都不自在,尤其是下面,只感觉一阵阵的凉风吹来。

    “那咋能行呢?”楚小天坏坏一笑,“你下面都倘了那么多的水水。肯定是很想要男人了。”

    “嗯,我是想了,那你倒是狠狠的弄我啊!不要说下留情。”

    “玉芬姐,这可是你说的,我可要狠狠弄你了,弄疼了你,你可不要怪我哦。”

    刘玉芬感觉到楚小天开始顶着自已下面的时候,身子一抖,仿佛是快要飞上了云端一样,能这么近距离的感受着男人的气息,可是她好久都不曾有过的体会了。今天真的是要尝尝那阔别已久的感觉了。

    她是一个寡妇,也是一个几年都没有被男人碰过的生理正常的女人,在楚小天温柔的进入的时候,忍不住的弓起了身子,两只手抓着楚小天的胳膊,媚眼如丝。

    刘玉芬就这么把自已的身体交给了楚小天,同时也把自已这此年来的寂寞空虚一并交给了楚小天。

    对她来说意义非常,耐了那么久的寂寞,忍受了那么多男人的挑逗,竟然把自已算是复出后的第一次交给了楚小天,从中,她确实是感受到了阔别太久的舒服,身体在他的冲击下曾经一度的痉孪过,把一个女人能体会到的快乐带到了巅

    峰极致,好一场酣畅淋漓的巫山云雨,直到最后楚小天完成战斗的时候,她仍旧是眼冒金星,浑身酥软。(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