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终于祸害了王婶
    第三十七章终于祸害了王婶

    “当然是要干你了啊。”刘玉芬摸了摸王香兰光滑细腻的脸蛋,“香兰妹子啊,今儿黑我要用大棒子好好的滋润滋润你,让你美的飞上天。”

    “玉芬嫂子,你就别逗了,我俩都是女人,你怎么弄我啊?”王香兰看了看那黑色的大棒子,眼睛闪烁着欢喜的光芒。虽然这样问,其实她心里已经想到了什么。

    刘玉芬神秘的一笑,“一会儿,你就知道了。我会像男人一样插你的。”说着,她就把黑色大棒子末端的三条橡皮带栓绑在自己的屁股后面,而那黑色大棒子正好树立在她黑色三角地带处,如男人的粗壮物事一般坚挺着……

    咕噜咕噜的王香兰咽了几口吐沫,这不和男人的物件一样吗?这要是插在自己的下面会是啥感觉啥滋味?

    连躲在衣柜里的楚小天都想不到刘玉芬还有这样的宝贝,娘的腿,难不成她以前都是靠这黑色大棒子安慰自己?真是想不到一个山村寡妇也这么潮流,听说这种东西只有在大城市才能买到,玉芬可真是骚浪啊。

    “香兰妹子,咋样?你光看我下半身,是不是和男人的一样?”刘玉芬晃动着屁股,同时黑色大棒子在王香兰的眼前震颤着,看的她目眩神迷的,浑身滚烫,就像是一盆热水被泼在了身上。

    王香兰低着头,脸蛋上一片红晕,轻声说:“玉芬嫂子,你这东西在哪弄的?”

    刘玉芬嘻嘻一笑,“怎么?想要了?来,香兰妹子,你先舔舔它,把它弄湿润了,一会儿我好弄你。”

    王香兰往后挪了挪身子,摇了摇头。

    “哎呀,你怕啥啊?这又不是真正的男人玩意,再说了我已经用酒水消毒了,比男人那玩意都要干净,来嘛,你用嘴含着试试。看滋味啥样?和男人的驴玩意是不是一样?”刘玉芬说着挑逗性的话语,往前走了一大步,直接站在了王香兰的面前,双腿间的黑色大棒子正对着王香兰的脸庞,然后刘玉芬一把抱住王香兰的头颅就往自己的双腿间压去。

    啊的一声,浑身滚烫燥热的王香兰已是情不自禁的张口含住了那黑色大棒子……

    “啥样啊?香兰妹子,啥滋味?”刘玉芬拽住王香兰的长发朝自己双腿间一前一后的活动着,黑色大棒子在王香兰的小口里一进一出的,两片浅红色的嘴唇轻轻翻动着,真像女人下面芳草地上两片蛤肉。

    两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做着这样淫靡浪荡的动作,看的楚小天是血脉喷张,脑袋充血,胯下的玩意坚硬如生铁,真想这就冲出来把这两个女人按在床上轮流着一通猛干。可是他知道现在火候还未到。

    唔唔唔……王香兰轻轻的哼哼唧唧着,发出了销魂的声音,黑色大棒子在她嘴里突击着,弄的她说不出话来。

    “站起来,把衣服脱了吧!”刘玉芬把湿漉漉的黑色大棒子从王香兰嘴里拔出来,上面满是口水,说,“好了,你也舔的差不多了。该我伺候你了。”

    王香兰桃腮杏脸,看起来更加迷人了。

    刘玉芬又把她按在床上,一只手在她高耸的胸脯上摸来摸去的,另一只手伸在她双腿间来回的摸索着,弄的王香兰嗯嗯呀呀的发出了低沉的呻吟声,“玉芬嫂子,你摸啥啊?我们这样,我害怕……”

    “你怕个球啊?我又不是男人,你也不算背着你男人偷情是不?再说了就你男人那个太监货,你和别的男人厮混那又怎么了?”说完,刘玉芬就把半推半就着的王香兰脱个精光,白花花的身子肥嘟嘟的,雪白饱满的肉峰一阵儿的颤抖,尤其是上面两个尖端凸起如两个樱桃一样长在那里。还有是那肥溜溜的臀部显得格外的惹眼。

    衣柜里的楚小天只觉得下面的物件都快要爆炸了,他还在等待着最佳的时机。

    刘玉芬右手扶着黑色大棒子在王香兰双腿间那片黑森里里来回的捣弄着,而不急于冲杀进去。

    王香兰的黑色三角地带,正对着楚小天藏身的衣柜,楚小天看到王香兰的双腿越叉越开,到后来浓密的黑色毛毛下面一道细缝他都能看见……还有就是那黑色杂草上面慢是水渍,像是被流水冲洗过了一般,水滋滋的。楚小天知道王香兰已经急不可耐了,现在冲上去就能把她给操了。但他还不急着冲出来,因为下面还有更好的戏去看。

    只听刘玉芬说:“香兰妹子,我要狠狠的插你了,可以吗?”

    王香兰干脆双眼眯缝着,不看这淫靡的场景,扭动着白花花肥嘟嘟的身子说,“玉芬嫂子你就别说了,要插你就快点弄吧。”

    “呦,等不及了吧,看把你急的。我这就插你。”刘玉芬把灯关了。

    屋子里一片黑暗,几乎什么都看不到了。

    看来时机已经成熟了,刘玉芬抿嘴一笑,说:“香兰妹子啊,你趴在床沿上,我扶着你的屁股从后面进去。”

    王香兰犹豫说:“这、这……”但她想到灯关着,屋子里黑洞洞的,谁也很难看清谁,她就乖乖的翻过身子慢慢的趴在床沿上,把肥溜溜的臀部撅得老高,两瓣肉丘在黑暗里是两片白色,格外扎眼。

    刘玉芬站在床下,扶着王香兰肥大的臀部,说:“香兰妹子,我可要进去了啊?”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故意放大了声,是为了示意楚小天的。

    还没等刘玉芬示意,楚小天就已经轻轻的从衣柜里出来了,没有弄出一点声响,蹑手蹑脚的来到刘玉芬的身后,刘玉芬赶紧闪开站在楚小天的身后,把楚小天推上前。

    楚小天早就等不及了,下面的长枪更是坚硬的像根生铁棍子,他扶住王香兰肥溜溜的臀部,伸手在她下面摸了摸果然是江海泛滥了,迫不及待的屁股向前一顶顺着臀缝狠狠的插了进去……

    “啊!”

    插进去的同时,王香兰一声尖叫,像是痛苦的声音,又像是舒服的不得了的声音,很难区分,她双手紧紧抓住被褥,把头深深的埋在了被子里,这种感觉说不出来的美妙。令她身子一阵的痉挛,差点晕过去。

    站在身后的刘玉芬说,“香兰妹子,感觉啥样?弄的你美吗?”

    “玉芬嫂子,我、我受不了了,你、你轻点弄啊。这、有点不对啊,怎么那大棒子有点热乎乎的……”王香兰叽叽呀呀的说着,雪白园翘肥实的屁股微微的颤抖着。

    “好,那我就轻点弄。黑色大棒子插在你里面肯定会热乎乎的。你就好好享受吧!”刘玉芬这样说,楚小天就怎样配合,他双手左右扶住王香兰的腰部,一浅一深的插了起来。

    随着缓慢轻重的插弄,王香兰叫的声音愈发大了,因为她已经尝到了那种做女人的快乐,“玉芬、玉芬嫂子,咋恁美呢?嗯嗯嗯哦哦……不、不行了,我要上天了,啊!”

    持续的半个小时里,王香兰硬是泄身了两次,可楚小天还不放过她,抱着肥溜溜的大屁股趴在王香兰的身上弄着她。王香兰也没感觉出来趴在自己后背上的是个男人。

    旁边站的刘玉芬看着也是口干舌燥,身体中的浴火也早攒了上来,她看到时机已真正的成熟了,就把灯开开。

    楚小天立马把王香兰翻过身来,正面压在她身上,屁股又是向下一拱,又进入到女人的身体中了,开始进行最后的冲刺了,以往的经验里这样的狂野的冲刺往往能够给女人带来最大的欢乐和快感,也往往能够使女人真正的欲仙欲死。

    而楚小天无疑做到了。

    狂野的冲刺中,女人微闭这双眼,身上的肌肤微微发烫,红润润的,看起来更加有女人味。而模模糊糊中,王香兰感觉出了不同,也看到了压在自己身上的是一个男人。她要挣脱开,想喊叫,可是这种强烈的冲到云端的快感使她干脆又闭上了嘴,继续的享受着做女人的最大快感。(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