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被逼睡人家的媳妇
    第五十三章被逼睡人家的媳妇

    “小天,你、你也知道,我、我和秀英结婚这么多年了,可、可秀英她就是怀不上。”刘万海说出这句话,好像鼓足了很大勇气似的,“到现在我也没个一男半女,我这不是心里着急吗?”

    楚小天听的是心里砰砰直跳,心说,他娘的腿,这货和我说这些干什么?他没有个一男半女和我有鸟关系啊?

    他只好安慰刘万海,“万海哥,这、这……你也不要伤心了,这也可能是机缘未到嘛。一但到了嫂子她肯定能怀上,说不定就能给你生个大胖小子,你说是不?”

    刘万海沮丧的摇了摇头,“你不知道咋回事啊?这、这是我的问题。”他脸红的像猴屁股,“我已经到大医院检查过两次了。哎!”说着,他长长的叹了口气,语气中满是无奈和伤心和意味。

    楚小天问:“那白大褂们检查的结果咋样?能治好吗?”

    刘万海突然把车停了下来,头抵在方向盘上,良久后摇了摇头,“哎,我估摸着医生的意思,是没啥希望了。”

    楚小天拍了拍刘万海的肩膀,“万海哥,别难过了。会有办法的。”心说,这货今儿个是咋了?咋会对我说这些?

    突然刘万海转过身子来,强有力的双臂掐住楚小天的肩膀,激动的说,“小天,哥我求了。帮帮我吧!帮帮我吧!你知道在咱们农村,身下没个儿子,连出门都会被人耻笑的,你、你就帮帮哥吧!”

    楚小天脑子灵光,转得快,但心中还是不敢确定这样的想法,因为这太不可思议了。他显得很小心翼翼的问,“万海哥,你、你开啥玩笑啊?我、我咋帮你啊?我、我又不是医生。”

    “我求求你了,小天。求求你了。这事只有你能帮助我了。”

    “万海哥,你越说我就越糊涂了。那你也的说说我咋帮你啊?”

    刘万海突然激动的表情凝重了起来,两片厚厚的嘴唇微微的抖动着,终于是发出了微弱的声音,“你、你帮秀英她怀上?”

    楚小天心中惊叹无比,证实了刚才心中所猜测的,娘的腿啊,还真是这么回事,这货为了能要个儿子,还真是豁出去了。

    “万海哥,你、你可真会开玩笑,我咋帮秀英嫂怀上啊?我说了嘛,我又不是大夫。这事儿你还得去找大夫啊。”楚小天装作不懂的说。

    “小天,你就别装了行不?你说吧你答应还是不答应?”到了这份儿上,刘万海干脆撕破了脸皮。反正媳妇都让别人睡了。

    “真、真是不好意思,这、这个我真的不能答应。”楚小天嘿嘿笑说。

    “小天啊,你别再演戏了,我都知道你和我媳妇的事儿了,那天晚上,你们在我超市里面的小桌子上可干的好事啊。”刘万海冷冷的笑说,“那一夜所发生的,秀英可是全都告诉了。既然你们都有了第一次,也不怕有第二次。”

    “万海哥,你快开车走吧。我到乡里还有事呢?”

    “那你答应还是不答应?”

    “这、这个……我……”楚小天吞吐起来。

    “楚小天,你狗日的东西。你还是人吗?你弄了我媳妇,你……好,你不答应是不?那咱俩都别活了。”刘万海怒气冲冲,不善言辞的他吐沫星子乱飞,猛地踩了油门,车嗖的一下窜出了出去,前面就是一处山崖,直往山崖那边疾奔而去。

    “万海哥,你、你这是要干什么?”楚小天当然知道这里的地势,他想刘万海也不会当真,估计也是吓唬吓唬。

    “你到底是答应不答应?”刘万海呲牙咧嘴的说。

    车速度越来越快了,刘万海丝毫没有踩刹车的意思。

    楚小天这才意识到这货是来狠劲了。脸色大变,“万海哥,你、你先停下来,咱们好好商量商量。”

    “别给我素的,你就干脆点,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楚小天只得说:“我答应我答应,答应还不行吗?”

    呲的一声,刘万海猛踩刹车,车在山崖边处停了下来,差几米左右前轮就要踏空了。

    楚小天长长的呼出了口气,擦拭了额头上的汗水,“万海哥,你、你真行,为了要个儿子,你他妈的连命都不要了?”

    “哼!我不这样?你能答应?”

    “我真是不明白了,还有被逼着睡人家媳妇的。你心里啥滋味?”

    “啥滋味,没滋味,能有个儿子心里滋味就好受了。”

    楚小天听了一阵无语,也不知说些什么好了。

    “记得你刚才说的话,你可答应了。”

    说完,刘万海再次把车发动了起来,朝乡里方向疾驰而去……

    在楚小天搭乘着刘万海的面包车去往乡政府的时候,村里面吴长青和李大宝已经带着八九个村妇已经了村后山的桃树林里。

    吴长青面对着一众村妇,大声的吆喝着,“刚才大宝把昨天的工钱都已经给你们了。咱们今儿个要加把劲了。一人把一溜!看谁干的快……”

    村妇们就散开了,各自忙自己了。

    看着满园的桃树,吴长青心里直犯感慨和发愁,这些都是野桃树,结出来的桃子小的跟个狗蛋呀,那产量也不会高了,他真能把这片野桃树林变废为宝?吴长青点上一根烟,猛地吸上一口,吐了一个大大的烟圈。走出桃树林,坐在边干的一颗粗壮的桐树下。正眯着眼睛想睡着的时候,忽然一个好听的女人的声音把他惊醒了,“长青哥。这你咋睡上了?”

    吴长青听到是女人的声音,就睁开了眼,一看是村西头王长贵的婆娘——马玉英。

    这女人估计也就四十出头的年龄,身材还算秀气,肌肤天生的白净,晒不黑似的,一对肉峰还算坚挺,直绰绰的,屁股肥大,是典型的丰乳肥臀型。

    吴长青一看这娘们风韵犹存,还有些姿色的样子,下面的那条老根开始起了反应,心里直犯嘀咕咋这娘们看着可不赖啊。咋以前都没发现呢?他心里估算着,他干瘪的女人去了县城儿子家里,都有好几天了。自从上次与胡明艳偷腥之后,一直到现在还真没和女人干过那事呢。虽然胡明艳前几天回村里来了,可就是没有下手的机会,弄的他心烦气躁的。这不今儿个不是机会吗?

    “呦,这不是玉英吗?啥事啊?你不好好的拔草,跑这儿干嘛?”吴长青又点上一根烟,叼在嘴里,以掩饰自己不轨的细微动作。上下扫视着马玉英的前凸后翘的身子。

    “想给你商量个事儿。长青哥。”马玉英也一屁股做了下来,胸前一对硕乳一阵的颤动。只看得吴长青咽了一口吐沫

    。赶紧吸了一口烟。

    “啥事,说吧!”

    “你也知道,我家的那片旱地是一处湾地,一下大雨,地里都会积很大片很深的水,弄的把庄稼都淹死了,这不这一季的玉米又是减产。”马玉英叹了一口气,“长贵他常年不在家,我一个妇女家的……”

    “那你想咋办啊?”吴长青吐了一口烟,试图往马玉英的脸上吐去。

    正好是顺风,烟吹到马玉英的脸上,她也不避,继续说,“长青哥,你看能不能给谁家儿调调地啊?”

    “玉英,这可不好办吧!当时可是你男人抓阄抓的那块地,那可不能赖村上,你说是不?只能怪你男人运气不好。这事儿你不是让我为难吗?村里谁不知道那片是个洼地?怎么调?跟谁调?人家不还给我急?”话是这样说,可吴长青心里在打着小九九。(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