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黑暗中的狂野服务
    第二十章黑暗中的狂野服务

    楚小天感受着怀中美艳少妇那滑腻柔软的身体,眼神中闪过一丝火热,他伸出手轻轻的在梁丽琴的背上抚摸着,“别怕,有我在,不会有事的。”

    梁丽琴双手紧紧的抱着楚小天的腰,埋首在他那宽广的胸膛上,心里渐渐的平静下来,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了她一种这么多年从来没有感受到过的安全感。仿佛有他在,一切的风雨都能被他遮挡。

    “小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怎么电梯突然停了,而且灯也灭了。”梁丽琴有点心悸的问道,这要是她一个人在电梯里遇到这种事,她都不敢想象她会被吓成什么样。

    “估计是电梯出了故障,没事,等会就应该有人来修了。”楚小天看了一下黑qq的周围,安慰道。这会他心里竟然有点感激这电梯故障了,要不然他怎么也不会和这美艳少妇有这么亲密的身体接触。他甚至有点邪恶的乞求这电梯最好永远也别修好,那样他就可以继续和这个风情万种的美艳少妇呆在一起了。

    “小天,要是这电梯永远也修不好,那是不是说我们永远要关在这里面啊!”梁丽琴担忧心乱,竟然连这种有点幼稚的话都问出来了。

    楚小天听到这,嘴角闪过一丝坏笑,“有可能,说不定咱俩一辈子就要关在这里面了,你怕不怕?”

    “你……小天你作死啊!知道人家现在害怕的要命,你还在那吓唬我。”梁丽琴有点气恼的狠狠的在楚小天腰间的软肉上揪了一下。

    “嗖”楚小天疼的吸了一口凉气,“你个女人也太狠了吧!好疼。”

    “哼!活该,谁让你在那吓唬我的,这就是你得罪我的下场。”梁丽琴略有点得意的道。这会她莫名的不再害怕了,但是不知出于什么心理,她依然搂着楚小天的腰,没有一点要松开的意思。

    “我楚小天可不是一个随便吃亏的人,你掐了我,我可要收点利息哟!”楚小天声音有点猥琐的坏笑道。

    梁丽琴听到这,心里一紧,身体也是僵硬起来,她声音有点惊慌的道:“你,你要收什么利息,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对我动手动脚,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楚小天才不怕她的威胁,在他的认识中,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嘴里说着不要,其实心里是一万分的想要。他径直伸手一把搂住了梁丽琴那妖娆的柳腰,将她那珠圆玉润的身体狠狠的压在他的身上,紧紧的贴着,没有一丝的缝隙。

    梁丽琴那高耸的饱满也是一下子挤压在了楚小天强壮的胸膛上,那柔软奇妙的触感,让楚小天心里一荡。他的小伙伴受此刺激,立刻仰望星空,直直的像是电线杆一样,不偏不倚正好抵在梁丽琴那小妹妹所在的神秘之处,虽然是隔着一层衣服,但是那种让人触电般的感觉还是让两人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

    黑暗中的楚小天眼神邪魅,他的安禄山之爪不断的在美艳少妇的身体上四处游走,像是在抚摸一件件稀世珍宝。他的脸庞轻轻的靠近梁丽琴的脑袋,耳鬓厮磨起来。

    梁丽琴这会浑身颤抖,她俏脸潮红,像是喝醉了酒一样,紧紧抱着楚小天腰的手紧紧的抓住楚小天的衣服,显示了她心情的紧张。自从她和丈夫离婚以后,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和任何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她的心里害怕,紧张,又有一点隐隐的期待,五味杂陈,复杂无比。

    她娇喘着,声音挣扎的说道:“小天,你不能这样,我们这样不好,你,您赶紧放开我,求求你了。”说道最后竟然是有点哀求起来。

    她作为女人的矜持和长期身处高位养成的洁身自好,让她有点害怕两人在这陌生的环境发生点什么。万一要是被人发现了,她哪还有脸在这里呆下去。

    楚小天仿佛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一样,双手依然在那四处游走,身体也是和她摩擦起来,瞬间两人的呼吸更加的急促,身体的温度也是快速攀升。

    梁丽琴强忍着不让自己舒服的呻吟起来,但是身体的感觉却欺骗不了她,她饱满上的两颗葡萄早就变的坚硬,她那小妹妹所在的私密之处已经溢出了点点水渍,这种羞耻的感觉让她快要崩溃了,她很想毫不顾忌的大声叫出来,可是理智让她清醒,她紧守着大脑中最后的一丝清明,不让自己沦陷。

    可是楚小天却没有这些顾忌,他早已经不满足只是隔着衣服的抚摸了,他声音有点嘶哑的在梁丽琴的耳边说道:“相信我,一切交给我,不会有人来的。”

    说着一只手慢慢的顺着衣服伸进了里面。

    梁丽琴感受着一只散发着无穷热量的大手突破了她那薄薄的衣衫按在了她的肌肤上,顿时她身体一颤,虽然她极尽压抑,贝齿紧紧的咬着红唇,但还是发生出了一声令人销魂无比的呻吟。

    一种深深的羞耻感笼罩着梁丽琴,虽然她知道两人刚第一次见面如果就发生了关系,那么楚小天肯定以为她是一个随便的女人,所以她有心想挣脱出楚小天的魔爪,但是她作为一个熟透的快要滴水的美艳少妇,自从和丈夫离婚以来,再也没有尝试过那种欢爱的滋味了,不管是她的身体还是她的心无不渴望一次彻底的放纵。

    所以她迟疑了,而这迟疑随着楚小天更加的得寸进尺,便是彻底的烟消云散。她不自觉的开始扭动着身体配合着楚小天的爱抚,甚至,她已经不满足眼前的感觉了,她嘴里的呻吟声变得越来越大,这就像是战斗的号角一样,暗示着楚小天更加疯狂的进攻和肆无忌惮。

    楚小天听着美艳少妇那动人的叫声,感受着她身体传出来的渴望,嘴角的弧度越来越邪异,他的手不断的游走着,当他触摸到美艳少妇那高耸的饱满时,突然五指张开,一下子便是握住了那饱满,虽然楚小天的手很大,但是那饱满实在是太壮观,竟然没有完全握下来。

    “真是一个极品女人啊!”楚小天心里感慨了一下。

    梁丽琴的敏感之处被楚小天一手握住,顿时一股奇异的电流传遍全身,这令人销魂的感觉让她浑身一软,站立不稳,一下子趴在了楚小天的身上,虽然她捂住了嘴,但是一声高亢至极的呻吟声还是响彻在了这黑暗中。

    梁丽琴眼神妩媚的快要滴下水来,她小嘴微张,成熟的俏脸潮红无比,脑袋紧紧埋首在楚小天的怀中,这会她恨不得有个地洞可以钻进去,她实在是不相信刚才那叫声竟然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

    楚小天微微后退,身子抵在电梯的墙上,他的一只大手不断的揉搓着,那惊人的弹性和柔软让他的呼吸声不断的加重。他的小伙伴也是尝试着,像是钓鱼一样的撩拨着美艳少妇的小妹妹,那隔着衣服的暧昧和挑逗,让两人身体都是颤抖起来,他们的衣服都被汗水打湿了。

    楚小天在揉搓了一会面团以后,便是不再满足,那只手慢慢的下滑,由于道路不通,他抽出手,抚摸上了美艳少妇的大腿,顺着那滑腻的触感,不断的一路向上,很快便是摸到了那丝滑的小内内。

    梁丽琴下意识的紧紧的夹住了双腿,不让楚小天越过那最后的雷池,楚小天这会嘴角的邪魅越来越浓烈,他的手很有技巧的穿过了那防线,挤进了那双腿中间。

    “啊!”梁丽琴发出了一声带着哭腔的压抑呻吟声,她的手指已经深深的掐进了楚小天的皮肤里,她的身体颤抖的越来越厉害,她那小妹妹之处,早就是洪水泛滥,一股热流顺着她的双腿滑了下来。

    “不,不要,我们不能这样,求求你。”梁丽琴声音带着乞求道。

    >

    “难道你不喜欢?”楚小天嗓音嘶哑的道。

    “小天,我们刚见面,不,不能这样,求求你了。”梁丽琴虽然身体极度的渴求,可是女人的矜持还是让她强忍着身体的感觉违心说道。

    “可是,你看,它忍受不了怎么办,很难受的。”楚小天声音有点委屈的道。说着还用他的小伙伴挤压了一下美艳少妇的小妹妹。

    美艳少妇感受着那硕大,和压迫感,心里莫名的又是一颤,她的小妹妹也是一阵收缩,她咬了咬牙,像是费劲了全身力气一样说道:“我,我用手帮你。”

    楚小天心里一荡,“用手?手多不舒服啊!用嘴吧!”楚小天蛊惑道。

    梁丽琴一听楚小天那露骨的话,娇躯又是一软,犹豫了片刻,还是嗯了一下,表明她同意了楚小天那邪恶的提议。

    黑暗中楚小天的脸上绽放出一个胜利的微笑,他轻轻的松开了美艳少妇的身体,头微仰着,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梁丽琴的身体慢慢下滑,蹲在了楚小天的腿边,她颤抖着伸出双手,褪下了楚小天的裤子,然后将头埋了进去。

    在梁丽琴给楚小天口活服务的同时,楚小天弯着腰一只手伸到了她的怀里握捏着她的一只肉馒头,虽然黑暗里很难看清楚梁丽琴的脸庞,但依稀间他还是看到了梁丽琴的大致脸庞轮廓,腮帮子鼓的高高的,就像里面塞了一个鸡蛋。她的两座肉峰也在不停的晃动着,立体感很强。

    这种感觉让楚小天更是欲火焚身,也更加强烈的刺激着楚小天的兽欲。一边享受着风情万种的酒店女经理的吞吐,一边抚摸着她的秀发,楚小天心里别有一番感慨,这可是高高在上的酒店女经理啊,如今却是蹲在自己胯下,为自己做这样销魂的服务。

    “可以弄在你的嘴里吗?我很想……”楚小天越来越邪恶了,他不停的抚摸着这张绝世容颜的脸。

    梁丽琴没有说什么,楚小天就当是默许了,他不想在这里呆时间太长,于是他主动的在梁丽琴那爽滑的嘴里运动了起来……

    可能梁丽琴也不想拖时间太久,她也主动的用一只手伸到了楚小天的胯间,在那蛋蛋上很有手法的捏巴着。楚小天感觉到整个身子都紧了起来,每一根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快感的潮水正在涌上来,终于,像是江水突然决口,他的精门一下子打开,炽热的岩浆瞬间喷发。他能感觉到孙小花的头不由自主的动了一下然后停住了。她的两腮瞬间鼓了起来,那是在为那疯狂喷射的岩浆扩充着空间不至于让东西窜到她的嗓子眼里去。

    直到战栗完全停止后,楚小天才从孙小花的嘴里抽出那杆长枪来,而那长枪已经被梁丽琴的嘴挤得干干净净。

    梁丽琴哇的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此刻,楚小天目瞪口呆,想不到看起来这个女人高高再上的,可想不到这么的狂野这么的疯狂,看她口活的技术,绝对没少为男人这样服务过。

    这时在电梯外,帝豪酒店的维修工也是发现了这电梯出现了异常,正在抓紧时间抢修,他们知道这电梯内有人存在,所以片刻都不敢耽误。

    他们却不知,这黑暗电梯内的春情正不断的绽放。(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