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浅唱低吟
    第二十八章浅唱低吟

    “贺青梅?好名字。”楚小天虽然没多高的文化,但是好歹也是读过几年书的,所以还是能听出这三个字所蕴含的雅致。

    清冷女人边给楚小天头部按摩,边眼神有点伤感的说道:“这个名字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出自宋代女词人李清照的《点绛唇》,‘蹴罢秋千,起来慵整纤纤手。露浓花瘦,薄汗轻衣透。见有人来,袜划金钩溜,和羞走。倚门回首,却把青梅嗅。’青梅二字就从中撷取而来。”

    楚小天听着清冷女人轻吟着那首意境悠远的宋词,心底莫名的一柔,“你父亲肯定是一个很有学问的人吧!不然他怎么能起这么好的名字。”

    清冷女人听到楚小天对她父亲的赞美,眼中的伤感和骄傲交织,她的双手也是莫名的一颤,半响她才声音幽幽的说道:“我的父亲曾经是一名大学教授,最后因为被人陷害,他承受不了压力,自杀了。”

    “啊!”楚小天惊的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他一脸歉意的扭过头,“对不起,我提起了你的伤心事了。”

    清冷女人贝齿轻咬着红唇,强自展颜一笑,“没事,这事过去很多年了,我已经看开了。没有什么对不起的。”

    楚小天看女人没有什么异样,才重新躺了下来。接下来,两人都是莫名的沉默起来。房间安静的只能听见哗啦啦的流水声。

    “你为什么干了这一行?像你这么漂亮的女人到哪里不都可以找到一个很好的工作。”半响,楚小天打破沉默问道。

    清冷女人听着楚小天语气里的惋惜,嘴角泛起一抹苦涩,她顿了一下,仿佛鼓足了勇气,“在天堂私人会所做公主,只是我晚上的兼职,你想知道我是做什么的吗?”

    有些话她憋在心里很长时间了,她的身边一直没有一个可以让她毫不保留倾诉的人,她感到很压抑,今天不知为什么,她对楚小天有一种发自心底的信任感,所以她想好好的倾诉一番。

    楚小天没有说话,他敏感的感觉到了眼前这个以冰冷伪装自己的女人需要好好的发泄,所以他现在做的,就是做一个倾听者。

    “不怕你笑话,其实,我是一名大学老师。是不是难以置信,那么神圣的身份,怎么会在这样一个外表看起来富丽堂皇,内里却肮脏无比的地方从事那样一种让人不齿的职业。”清冷女人声音幽幽的说道。

    虽然她装作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若无其事,但是楚小天还是从中感受到了一种浓浓的悲哀和凄楚。

    说实话楚小天确实是有点震撼,他本来估计这个女人最多就是一个女白领,毕竟他在电视里看到现在很多女白领为了满足自己对各种名牌包包香水的追求,会在下班后在一些会所干一些兼职赚外快。他万万没想到,她竟然是一名老师,而且还是一个大学老师。

    “你就这么需要钱?听说在大学里当老师收入很高的呀?”楚小天很直接的说出了心中的疑惑。

    女人那张清冷却坚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无奈,眼睛中也是蒙上了一层水雾。“我妈妈自从我爸爸出事以后,抑郁成疾,得了很严重的抑郁症,每天都需要靠药物维持,不要就会有轻生的危险。那些治疗抑郁症的药物都是从国外进口的,价格很昂贵,我在大学里当老师的工资根本没法买得起,被逼无奈,我只能想到这个方式。”

    “原来是这样,这种牺牲你认为值得吗?”楚小天听着女人那悲惨的遭遇,心里也有点不好受,他从浴缸里坐了起来,扭头看着女人语气复杂的问道。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当你决定守护好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必须要以放弃另一些珍贵的东西为代价。为了治好我妈妈,我做的这些牺牲又算什么。”女人清冷的脸上闪耀着一种很执着的光芒。

    不过她眼中的泪水却如决了堤的堤坝一样,怎么也抑制不住的顺着那倾国倾城的脸庞上流下来。

    她伸出手不断的擦拭着那些泪水,可是怎么也擦不尽。

    楚小天看到这,心底最柔软的地方被她触动了,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一个很可怜的人,从小就父母双亡,是一个没人疼的孤儿,没想到还有比他更可怜的人。

    楚小天眼神怜惜的伸出手轻轻的抚摸上了女人的脸庞。

    “傻女人,别哭。”

    最后楚小天实在是抑制不了心底对她的疼惜,翻身下了床,环抱着女人,直接将她抱进了浴缸里,两人就这样身体紧贴着坐在温暖的水里。

    楚小天两只精壮的胳膊紧紧的环搂着贺青梅那滑腻柔软的柳腰,强壮的上身紧贴着她的雪白后背。贺青梅则是整个人都坐在了楚小天的腿上,她两条修长的大腿跟楚小天两条腿紧紧的贴着,她脸上的忧伤和凄楚这会因为羞涩而暂时的消失,变得潮红娇艳。

    更令她悸动的是她的臀部不偏不倚的正好压在了楚小天那雄赳赳气昂昂的小伙伴上,那种触电般的感觉,让她的心跳加速跳个不停。

    楚小天可以很清晰的感到女人那轻颤的身体,他嘴角的弧度愈发的温润,他之所以这么做,就是不想让她过于的沉浸在悲伤中。

    “傻女人,既然有些事没法选择,那就顺应自然吧!我相信,总会有柳暗花明的那一天,只要你坚持坚信坚强。”楚小天声音嘶哑的在贺青梅的耳边呢喃道。

    贺青梅因为羞意紧闭着眼睛,只有长长的眼睫毛在那扑闪扑闪的,这会她因为心里紧张,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只是贝齿轻咬着红唇点了点头。

    “女人,今夜你是我的,我不准你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你要伺候好我。你答应吗?”楚小天嘴角靠着女人那精致的耳朵,声音飘忽的说道。

    贺青梅感觉一股既痒又麻的奇异感觉滑过心底,像是触电般,她有些情不自禁的扭动了一下身躯,这一动,顿时楚小天倒吸了一口凉气,她那丰满充满弹性的臀

    部,一抬一压的让他的小伙伴像是被电流流过一样,那种舒爽的感觉,让楚小天情不自禁的嗯哼了一声。

    贺青梅听到楚小天那压抑的声音,顿时反应过来她那一动所引起的旖旎,她可以很清晰的感觉到她臀

    部下面的火热,尤其这会两人还是在浴缸里,她那薄窄的小内内已经是湿漉漉的紧贴在私密之处,所以能最清楚的知道那火热的狰狞和恐怖。

    她的心里莫名的变得惊慌,虽然她在会所已经接受了一段时间如何讨好男人的训练,但是毕竟没有真刀实枪的做过,也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所以她心里害怕不知所措。

    “我,我还是先给你做你点的那些项目吧!不然要是被会所知道我没有做,会责罚我的。”贺青梅最后只能想出这个方法来暂时逃避,虽然她知道今夜她的身子肯定而她也甘愿交给这个男人。

    楚小天看着女人那红晕的侧面,嘴角浮现出一丝坏笑,他当然看出了女人的小心思,不过他并没有拆穿,也没有强迫她,而是很配合的说道:“好的,我这种土包子还从来没有体验过那些稀奇玩意呢,正好今天试试,你可不能藏私啊!”

    “谁,谁藏私啊!”贺青梅眼神不敢直视楚

    小天的无力说道。她一想到那些项目,便是身体有点发软,甚至她可以感觉到某个地方已经溢出了一些水渍了。她不禁夹紧了双腿。

    “哈哈,在做那些项目之前,咱们是不是该干一件事啊?”楚小天一脸坏笑的说道。

    “什么事?”女人好奇的问道。

    “这事就是……….”楚小天语气一顿,突然他伸手在眨眼间便是解开了女人那黑色蕾丝罩罩的带子。“带着这玩意多误事啊!还影响发育,所以还是解开了算了。”

    在女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楚小天又得寸进尺的双手一把握住了那饱满,入手一片滑腻,楚小天心里为之一荡。

    “啊,呜,不,不要……”贺青梅敏感之处被楚小天占领,她反应过来,立刻那清冷的容颜一阵惊慌,她嘴里发出一系列模糊不清的语调,身体也是挣扎起来。还是处女的她,身体的异样,让她条件反射的反抗起来。

    “不要动,听话,要是再动,那我可就默认为是你在勾引我了。”楚小天强忍着某处传来的感觉,嗓音略有些嘶哑的威胁道。

    “啊!”贺青梅听到这,果然是很老实的安静起来,不过身体却是僵硬无比。

    “傻女人,你实话告诉我,你想要脱离这个地方吗?”楚小天声音很严肃的问道。随着他跟这个女人的接触,不管是于公还是于私,他都不想让贺青梅再在这里呆下去。

    “我离开这了,那我母亲的病怎么办?”贺青梅凄婉一笑,“谢谢你,也许这就是我的命吧!我们不要再谈这些东西了,我很感谢老天让我认识了你,这样我才能在将来将这遗憾减少几分,所以今晚,请你好好的爱我。”

    贺青梅难得的主动的搂住了楚小天的脖子。她很疯狂的亲吻着楚小天的嘴和脸。

    “可能未来我们都不会再见面,但是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这辈子,在我心里,你都是我的男人。”贺青梅在心里轻轻的对自己说道。

    这一夜,她浅唱低吟,为这个叫楚小天的男人绽放了一腔风华绝代、倾国倾城。( 山野春潮:与乡村美妇的疯狂缠绵  .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