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章,吃了那坨屎,我就相信你
    不多想阮清按下电梯,稍停了下就牵扯到背后的伤,她忍不住闷哼一声,回想今晚发生的事,她冷眸泛着骇人的寒光,这个仇她记下来。
    电梯里头一个黑影朝她扑了过来,身子被带了过去撞入一个宽厚的胸膛,扯到后背的伤,阮清痛得直想骂人。
    一道惊喜的男嗓音响起,“阮阮,你一直没来看阿牧,阿牧好想你啊。”
    背后又是猛然一收紧,阮清再也忍不住了咬牙一拳挥了过去。
    玛德,阮爷不发威,当她是摆设吗?
    苏老爷子和林管家一过来就看到眼前大跌眼镜的一幕……
    男人一脸宠溺高兴,女人虽不情愿但还是抱着男人,眼前的这幕让苏老子忍不住有些鼻子有些发酸。
    多久没看这孩子这么开心笑过了……
    看了看俩人,苏老爷子最终还是心软了,心里强行说服自己,性子强势一点也没什么,只要不家暴就行。
    这话才说完,苏老爷子就眼睁睁看着一个爆栗敲在他家孙子头上,顿时大怒。
    “林申,给我拿下这个女人……”
    阮清手都敲痛了,这傻子虽傻力气可不是一般的大,刚才抓住她的手腕疼死她了,想没想就给了他一爆栗。
    这才一会儿,老爷子就来兴师问罪了……
    阮清本就一股火无处消,瞬间火起,拉开傻子就准备来一架,猝不及防被一只大手拉着就往反方向跑。
    林管家不知所措回头,“老爷,还追吗?”
    “不追了,回家。”
    苏老爷子丢下这句话愤愤离开了。
    许久许久苏牧才停了下来,迎面就是火辣辣的一巴掌,阮清怒起眼神能杀死人了,“你到底想做什么?”
    不知道是说话太重了还是什么,过了许久苏牧才说话,“对不起,阮阮,是我错了。”
    一句话让阮清满腔的怒火瞬间熄灭。
    这背影怎么看怎么可怜,他到底是真傻还是假傻,要是假傻也不会傻到这程度,硬生生接下这侮辱性的一巴掌。
    可万一是装的呢?阮清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语气更冷更绝情了,“苏家大少爷,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有话直说,装傻可没意思?”
    “我不知道你什么目的,但是我可以明确告诉你,装傻在我这里完全讨不到一丝好处,反之还会让我觉得你这个人很恶心。”
    恶心两个字她咬的极其重,阮清眼睛一瞬不离盯着他,不敢放过他脸上一丝表情。
    她都这么羞辱他了,这位苏家大少爷若不是真傻还沉得住气,那可就太可怕了……
    苏牧漆黑的眼眸看着她,声音平缓,“我坦白。”
    阮清慢慢勾起冷笑,果然是假的。
    “说吧,到底什么目的?”
    一秒两秒没有声音,阮清眼神慢慢由警惕变成疑惑,眼前这位一脸娇羞的苏大少是怎么回事?
    不等她开口,苏牧已经说话了。
    声音极低,还带着些许害羞,“阮阮,我……我坦白,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
    那双眼睛就像是星星一样纯洁无暇,嘴角上扬孩童般的笑,这肢体动作,语言表述分明就是个孩子。
    阮清目光一沉,视线定格在不远处一坨狗屎,她手一指冷笑开口,“如果你吃了它,我就相信你。”
    苏牧没有犹豫,傻呵呵笑着,“只要能让阮阮开心,我做什么都可以。”
    话落,脚步朝那边走了过去。
    阮清心一紧,他真的要吃吗?
    转身那刻苏牧也是痛苦咬牙,是不是玩太大了,真的要吃吗?
    在他蹲下去之际,阮清嘴角重回冷笑,她拿出手机边拍摄边说,“苏大少为了不被我发现这么做真的值得吗?你说说你今日这副模样要是被全网看到,那……”
    苏牧转身目光认真看着她,“值得。”
    在瞧见她眼底一闪而过的慌乱时,苏牧心落定了下来。
    说完他低头作势就要去捡,在离狗屎只有十厘米之距,阮清大声阻止,“住手,我相信你。”
    这一刻阮清才是彻底放下了戒心,看着这个一脸笑得傻呵呵的男人,心里竟然有几分说不出的酸楚。
    这个傻子,还真是傻子。
    她跑过去生气推开他,“是不是别人叫你干什么你就会干什么?”
    这么傻,还不知道平日里怎么被人家欺负。
    被推的苏牧没有半点不悦,反倒是紧张扯着她的衣角,低头乖乖认错,“阮……阮阮,对不起,是不是我让你生气了。”
    接二连三的对不起,让阮清已经羞愧抬不起头了,刚才她还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强迫一个傻子去吃屎。
    越是想着阮清就越是心里懊悔,刚才是怎么能干出这种糊涂事,“对不起,我对我刚才的行为向你道歉。”
    说完阮清生硬鞠了一躬。
    苏牧憨憨傻笑,趁阮清不注意飞快在她脸上落下一吻。
    随后傲娇开口,“我原谅你了。”
    他可是傻子,他可不怕,傻子是需要疼爱保护。
    阮清举起的拳头硬生生收了下来,告诉自己不要和一个傻子置气,她笑容僵硬咬牙开口,“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亲我。”
    “嗯嗯,好的。”
    “你受伤了,我背你吧。”
    阮清也没有推脱了,任由他背着,闷声问他,“你怎么知道我受伤了。”
    娇躯在后,苏牧目光温柔,听到问话他瞬间眉头一皱,声音立刻变得奶声奶气,“因为伤口在脸上呀,阮阮好傻啊,这都看不见。”
    “……”阮清忍不住扶额,唉这……她也真是,跟傻子较什么真。
    失策失策。
    苏家大院,佣人们看着自家少爷背着一个好看的小姑娘进门,笑得合不拢嘴。
    纷纷去禀报了苏老爷子。
    苏老爷子抽着老烟一呛,咳嗽了好久才缓过来,吹胡子瞪眼板着脸开口,“不就是带个女人回家,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话是这么说,林管家看得出来老爷子是打心眼里高兴,虽然说着阮家大小姐不是老爷子心属的孙媳妇,可谁叫少爷喜欢呢?
    窗外响起了车笛声,老爷子皱起眉头,“这都什么时候了,还要不要休息了。”
    “林申,谢客。”
    林管家咳嗽两声以示尴尬,“是先生回来了。”
    哦,原来是那混账回来了,苏老爷子脸色立刻沉了下来,转头吩咐林管家,“就说我已经睡下了,让他在外面找个宾馆歇下。”
    林管家:“……”
    这傻子的手法还不赖,涂了药膏阮清感觉自己好多了,不过……这傻子的房间充斥着一股傻白甜的味道,她一点也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