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我看谁敢动苏家少夫人?
    韩芬看到她,笑得合不拢嘴,“阮阮回来了,外婆可想你了。”
    阮清唇角挂着甜甜的笑容,深意看了阮思思一眼坐下,“外婆,我也想你了。”
    “我刚才在外面怎么好像听到又有人再背后乱嚼舌根,说我坏话,怎么我一进来就没声音了。”
    阮思思笑容十分尴尬,主动缓解尴尬,“姐姐回来了,那就先吃饭吧。”
    “姐姐?”阮清冷眼笑看着她,“阮思思,你这声姐姐我可当不起,你马上就快要是我后妈了,叫我姐姐岂不是乱了辈分。”
    “那要是这么算起的话,你岂不是得喊我一声姑奶奶。”
    阮思思和阮国安这事韩芬本就不能接受,现在还这么被**裸揭开,韩芬面色十分难看,阮国安也好不到哪里去,使劲儿给阮清眼色。
    阮清全当没看到,依旧重复刚才那句话,她是铁了心要给阮思思来给下马威。
    阮国安陪着笑脸车阮思思的衣角,“都是一家人说什么怪话,思思还不给阮阮道歉。”
    阮清掏了掏耳朵一吹,“得了,别整那套,道歉道歉听都听腻了,今儿我就想听一听别的。”
    言下之意就是想听阮思思喊她姑奶奶。
    阮思思悔不当初,早知道就不挤兑这个贱人了,现在要怎么收场呢?
    她疯狂朝阮国安使眼色,娇滴滴开口,“国安,我突然觉得身子有些不大舒服,我就先上去了,你们吃。”
    阮国安见机开口,“那就……”
    阮清一把拦在了她跟前,冷漠开口,“阮爷我最讨厌别人耍我,今儿你要是不叫,我这手可控制不住我自己。”
    “阮清,你别太过分了,快放开思思。”
    阮国安走过去就要拉开她们。
    阮清回头瞪了他一眼,“我看谁敢拦苏家少夫人。”
    冷空气瞬间凝固。
    阮国安手和脚直接尴尬停在了半空,扭头看向了韩芬。
    妈字还没开口,阮清就知道了他的意图。
    斩钉截铁冷漠开口,“你就是叫天王老子也没用,这声姑奶奶阮思思叫定了。”
    韩芬也是没有办法,这孩子性子就是这样。
    本来就是好好吃一顿饭,现在因为阮思思一句话弄成这样,阮国安越想越恼火,拽着阮思思的衣服朝她怒声大吼,“还不快叫……”
    在阮国安的威逼暴怒下,阮思思声泪俱下,咬着唇十分不情愿喊了声,“姑奶奶。”
    说完她实在是没脸再呆下去了,转头跑上楼去了。
    这声姑奶奶阮清听得十分舒心,她转身笑着开口,“不好意思耽搁大家时间了,吃饭吧。”
    “阮阮,爸叫祥嫂做了你最爱的……”
    阮国安意欲讨好,阮清丝毫没给他任何机会,笑脸盈盈拉着韩芬的手坐下,“外婆,你都好久没来看我了,你看我都瘦了。”
    韩芬宠溺笑开口,“你呀你,还是和小时候一样,一点没变,就知道欺负人。”
    虽然是开玩笑的语气,阮清面色还是变了。
    “如果不是他们招惹我,我又怎么会这样呢?外婆这不叫欺负,这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韩芬想说什么,阮清已经动手夹菜了。
    都吃差不多了,趁着韩芬在,阮国安看了看阮清脸色,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他深吸一口气才小心翼翼开口,“妈,这次请你过来,一来是我们一家人聚一聚,二来呢是商议阮阮……婚事。”
    随着这最后一句话说出口,阮清筷子停了下来,阮国安也不敢吱声了。
    韩芬主动开口,缓解尴尬,“阮阮,外婆知道这事确实是委屈你了,可既然事情已经不可扭转了,苏家那边我们也得表个态。”
    阮清目光柔和,拉着那双冰凉满是褶子的手,慢慢道:“外婆你放心好了,苏家那边我已经去打过招呼了,我同意娶,苏家那边也同意嫁。”
    “等等,你说什么?”
    韩芬以为自己耳朵不好使了,再次询问,就连阮国安大气都不敢出了,生怕漏了什么重要消息。
    阮清耐着性子解释,“简单来说,就是我娶苏家大少爷。”
    阮国安登时猛然一拍桌子,“胡闹,哪有女子娶夫。”
    韩芬也是认同阮国安的话。
    阮清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冰冷的目光四目相对,“嫁与不嫁或娶与不娶都不关你的事,从今以后我嫁入苏家后便和阮家再无任何干系。”
    “阮家的荣与辱与我阮清无关,你也休想打着我的名号在苏家换得一丝好处,只要有我阮清在,我可以准确告诉你绝不可能。”
    阮国安面红耳赤,没错,这确实是他心里所想的,但是就想这么拍拍屁股就走人,也绝不可能。
    阮国安暴呵一巴掌甩了过去,“阮清在你眼里,我就是这样的人,这三年来,我供你吃供你住供你住,你就是这样来报答我的。”
    “我告诉你苏家这门婚事你休想,我会亲自去跟苏家老爷子谈。”
    面对这样的阮国安,阮清毫不意外,因为他阮国安就是这样的人,但凡只要涉及到他利益的事,不管是任何人他都能赶尽杀绝。
    哪怕是自己妻子和亲生女儿,都可以是他利用的筹码。
    阮清也不怕撕破脸皮,她冷笑着开口,“好一句这三年来,供我吃供我穿供我住,阮国安你还真敢说出口,那这三年之前呢?你又在哪里?”
    “妈妈躺在病床上身上插着五根管子身边没人照顾的时候,你在哪里,我被人栽赃陷害进警局需要你的时候,你在哪里?”
    “我在黑市差点被卖,作为亲生父亲的你眼睁睁看着亲生女儿被扔下海底,这就是你作为父亲的疼爱吗?”
    越说到后面阮清眼里的冷漠一点点被仇恨取代,她步步紧逼,双手一点点收紧。
    “外婆的左手本来可以好的,但是因为你的一句老子哪有那闲钱,外婆的左手落下了终身残疾,这些账你怎么算,你怎么算得清?”
    直到忍无可忍,阮清五指成爪牢牢掐住阮国安的脖子,手指收紧,阮国安面色一点点惨白,看着眼前这个陌生的女儿,他眼里逐渐出现恐慌。
    “你说啊,怎么不说了……”
    阮清声嘶力竭怒吼。
    阮国安上气不接下气,手指着她,“你……”
    “说起来我还要感谢你,要是没有你的狠心,我也是不会成长这么快……”她顿了下凑近低声冷笑问,“你杀过人吗?我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