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1章我只是瞧不起三儿?
    苏牧停下手中的动作,呆萌憨笑摇头,“阮阮你忘了,小牧没有装傻,小牧本来就是傻子呀。”
    阮清听不下去了,一手抓起他衬衫衣领,咬着牙关一字一句道:“傻子怎么会有腹肌?傻子怎么会会随随便便亲别人,苏牧在你眼里我就是傻子是不是?”
    一股怒火从心底涌了上来,这是继她回阮家后第二次被人戏耍,那种叫欺骗背叛的滋味扰得她痛不欲生……
    看着她这副冷酷绝情的模样,苏牧也有些慌了,但是他还是决定赌一赌,“阮阮,小牧真的没有骗你,小牧真的是傻子。”
    呵呵,都这时候了还想骗她。
    林管家听到动静闯了进来,一进门就看见自家少爷一脸委屈泫然欲泣模样,脸瞬间冷了下来,“你对少爷做了什么?”
    阮清眉梢透露着冷笑,指节力道又加重了几分,她反问,“做什么,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们要做什么?故意装痴傻逗我开心?”
    少爷是故意装的?林管家震惊睁大了双目,他怎么不知道。
    阮清只当他们是串通一气的,脸上始终带着怒气讽刺的笑。
    “一个从小就痴傻的人身上怎么会有腹肌,而且一个傻子身手怎么会这么迅敏,你告诉我,他是傻子,到底谁才是那个傻子?”
    听到这儿,林管家颇有些无奈笑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他叹息了声缓慢道:“阮小姐,那你可是误会了,少爷的痴傻不是从小造成的,而是在回国六个月前航海不小心撞到了礁石造成的,醒来后记忆就只停在了五岁之前,你可以理解成是暂时性失忆……”
    林管家说完,阮清还没有缓过来。
    真是这样?她紧锁着眉头,始终还是带着怀疑,“那为什么外界都说他是傻子。”
    “苏家现在什么行情,你我都心知肚明,说句不中听的万一老爷子那天就走了,他们要是知道少爷只是短暂性失去记忆,那等待少爷就是慢性死亡。”
    林管家无奈摇了摇头,“阮小姐,豪门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除了死,痴傻便是最好的保命方式。”
    阮清嘴角衔起一抹苦笑,她怎么会不知道,不说别人她手里也沾染了几条人命,但是她一点儿也不后悔,如果她不杀他们,那死的那个人一定是她。
    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就是这样,没有公平可言,你要是稍有犹豫,那么死的那个人必定是你。
    过了好一会儿,阮清才幽幽开口,“你放心只要有我阮清一口气在,我就不会让任何人欺负他。”
    林管家只是笑了笑没放在心上。
    傍晚时分,汽笛声响起。
    一男一女有说有笑走了进来,那对夫妇正是苏鹤闲夫妇。
    “小牧娶媳妇可是大事,我得好好帮他把把关,就怕混进来什么阿猫阿狗。”周倩笑里藏刀故意这么一说。
    苏鹤闲也不甘落后,嗤笑一声。
    “呵,就一粗鄙黄毛丫头,连肖晓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有什么可看的,爸也是糊涂了,反正这门婚事我是不会同意的。”
    阮清听到只觉得可笑,她准备上楼,一道来者不善的女声叫住了她,“你就是阮清。”
    阮清扭头淡漠看了过去,“我是,你是哪位?”
    这么明显的下马威她怎么会听不出来,阮清心里冷笑一声,这位苏太太可不简单,和阮思思她妈都是靠三儿上位的。
    周倩面上带着刻薄的笑容,步步朝阮清走过去,身上精致的旗袍都掩盖不来那来自市井小巷泼妇的气质。
    “阮小姐莫非是瞧不起我们苏家人,我是谁竟然还有人不知道?”
    “我没有瞧不起苏家人,我只是瞧不起三儿。”
    阮清看着她绵长深意一笑。
    这话一出,不止是周倩就连身边路过的佣人面色都变了,周倩是三儿的事,大家都心知肚明,只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挑明了说。
    “阮小姐还真是伶牙俐齿啊,我倒是小瞧你了,不过你觉得就凭你配得上我儿子吗?”
    周倩眼睛眯了起来,扬手就要朝阮清脸上伸去,阮清一把牢牢抓住,四目相对,火光四射。
    “苏太太,我配不上,难道你配得上吗?”
    “还有……我男人什么时候成了你儿子了,莫不是苏家二少是夫人你在外的私生子。”阮清勾起诡谲一笑,意味深长道。
    私生子三个字让周倩脸色变了,她挣扎了下手就要朝阮清打去,“胡说八道,小小年纪好的不学,竟学些下三滥的污蔑,我告诉你,就你这么不懂得尊老爱幼,休想嫁入我们苏家。”
    林管家扶着老爷子下楼,刚到楼梯转角处就听到周倩泼妇叫骂的声音,老爷子雷霆大怒,冷笑着开口,“周倩,什么时候,这个苏家轮到你做主了。”
    “爸,你怎么下来了。”
    周倩吓得脸色一白准备去搀扶老爷子,却被林管家拦住了。
    “我要是在不下来,这苏家岂不是要变天了,你们两个老不要脸的欺负人家一个小女孩,害不害臊?”
    苏鹤闲马上不服开口,“爸,这谁欺负谁,大家都明眼看这的,小倩不过是心直口快说话直了点,要论不要脸我们可比不上这位阮小姐。”
    “爸,这样目无尊长,口出狂言的媳妇,我们苏家实在要不起,您一定要三思啊……”
    “这要的被外界传了出去,我们苏家指不定被人家笑话,娶了这么一个粗鄙不堪的媳妇,到时候丢得不止是您老人家的脸,还是苏家的脸。”
    老爷子冷笑反问一脸怨气的儿子,“那谁是你心目中的人选呢?是肖家那位大小姐还是沈家那位二小姐?”
    苏鹤闲不屑嗤笑,“两个都比这位阮小姐好。”
    这要是换作其他其他任意以为养尊处优的小姐早就被气跑了,但眼前人可非彼时人。
    阮清精致美艳的脸上没有一丝生气,反之她还一脸抱着看好戏的心态,看这位唱独角戏的公公怎么收场。
    这明眼人都能看出老爷子现在很生气,而她这位公公还全然不知,一个劲儿朝枪口上撞去,不知道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
    适时,周倩也挤了两滴眼泪,委屈万分,“爸,鹤闲说的一点没错,这位阮小姐当真是一点配不上小牧,爸,三思啊。”
    “你要是让小牧把这个女人娶回家了,我们苏家都会不得安宁,到时候我和鹤闲怕是不能常回家给您尽孝了。”
    敢情这还威胁起他了,苏老爷子被气笑了,“好啊,现在就给老子滚出去,永远不要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