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2章道德败坏的狗东西
    一顿饭都没有吃,就这样不欢而散,阮清看着老爷子佝偻的身躯,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她这性子真该收收了,至少在苏家得克制一点。
    阮清没有告知他们,直接离开了苏家。
    阮家大灯敞亮,阮清面无表情走了进去,数十个保镖把她团团围住,在然后就看到一脸阴沉的阮国安步步朝她走过来。
    “你这个逆女,还敢回来,把大门给我关上。”阮国安指着阮清作势一巴掌打去。
    阮清二话不说一拳直接打到他鼻梁上。
    阮清现在的举动无疑是火上浇油,阮国安忍痛捂着鼻子更加怒了,“小王八犊子,长本事了,现在还敢打你老子了。”
    阮清冷笑,她何止是敢打,她还差点把他杀了呢?
    “你们几个一起上给我往死里打,我就不信了你今天还能插了翅膀飞走不可,还敢告老子,老子弄不死你。”
    阮国安仗着人多,气势嚣张至极。
    数十个男人手里拿着实木棒朝她挥来,这要是打中了,不死也是脑震荡,看来阮国安这次是铁了心想弄死她。
    但阮清只是一笑,呵呵,想弄死她哪有那么容易。
    她眼眸一沉迅速进入战斗状态,抄近夺过其中一根实木棒,一个弯腰躲过攻击,趁其不备手刀横劈,右手紧捏着木棒对准一颗颗脑袋重击落下……
    短短不到十分钟,阮国安面色是一点点难看了起来,这群饭桶……他就不该听阮思思的话,请这群饭桶来。
    阮国安吓得脸色煞白,他脚步有些虚弱紧促想要离开,却被一只纤细的手拎住后脖子衣领。
    机械冰冷的声音响起,“爸,你跑什么?”
    “啊……放开我,你不能杀我,我是你亲生父亲,杀了我你是要坐牢的,你不能杀我。”
    阮国安吓得六神无主,跟得了失心疯似的双手在那里抓舞着,那里还有刚才耀武扬威嚣张的气焰。
    听到这话,阮清抓着他的头用力一台,冷笑啧啧道:“你怕什么,我怎么会杀你呢?你可是养育了我三年的好爸爸。”
    “不过……”阮清朝监控方向诡谲一笑,不紧不慢兜里掏出一只笔按下,所有监控瞬间黑屏了。
    “现在可不是我要杀你,而不是你想杀我,你说说这监控的前半段和今日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传播出去了,你猜猜到时候媒体会怎么写?”
    “到底是我这个不孝女你的错,还是你这个雇凶杀人的父亲错,不过我是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想出这么愚蠢的办法,在阮家杀我?”
    阮国安感觉浑身置身冰冷地狱一样,他面容惊恐失色,抓着她的裤腿磕头求饶,“阮阮,爸爸只是给你开个玩笑,没想真的杀你,你放过爸爸好不好,你想要什么我都给你,只要你不杀我。”
    阮清冷笑朝楼上看了一眼,拖着阮国安就上楼。
    走进书房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股份转让书。
    “我不杀你,你只需要按照我说的去做,我就留你性命,你也知道我这人向来是说话算数。”
    阮国安看到那几个字眼吓得节节后退,股……股份转让书,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撒腿就跑,门却早已反锁。
    阮清坐在真皮座椅上,美艳的脸蛋透着冰冷绝情,漆黑通体的钢笔一下又一下在桌子上敲击着,那声音对阮国安来说就好比折磨。
    “阮国安啊……阮国安,你霸占我们阮家已经有十多年了吧,现在也……阮清致命一笑看了一眼阮国安,“是时候该还回来了吧。”
    “从身无分文的穷小子摇身一变阮氏集团董事长,阮国安你做了多少人想做都不敢做的梦,以通奸罪名把妻儿赶出家门,以阮家血统不正为由不惜买凶痛下杀手杀掉亲手女儿,阮国安你看看你做的这些事,那件事是人做的?”
    “可惜啊……”阮清拳头捏得泛白,沉声道:“我阮清命硬,没死。”
    阮国安震惊万分,这些事情她是怎么知道的?
    阮清骤然起身,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沉重的声音,一步两步就走到了阮国安跟前。
    动作极快从靴子里掏出一把刀,刀锋一闪迅速贴上阮国安肥腻的脸庞,机械冰冷的声音响起,“你不必惊讶,这在青城就没有我阮清查不到的东西。”
    “我也不想与你废话,现在两条路摆在你面前,一签了它,皆大欢喜,二你死,人财两空。”
    “我数三个数,三……二、”
    阮国安求生握住了那把刀尖,惊恐求饶,“阮阮对不起,都怪我当时鬼迷心窍了,都是我的错,求求你不要杀我,不要……”
    “啊……”手刀一起,阮国安手掌划出一道很深的血痕,露出森森白骨。
    阮清邪魅一笑,“时间到了。”
    阮国安吓得赶紧抓住了钢笔,颤抖着嘴唇,“我签……我马上就签,不要杀我。”
    几个大字刷刷落下,阮清满意拍了拍他的脸,从书桌底下取下一个微型摄像机头,丢给他并威胁道:“今日之事,你应该知道怎么说?”
    “若是多说或少说一个字,摄像头里面的东西就会公之于众,到时候你想不死都难,切记别抱侥幸心理,因为……你玩不过我。”
    丢下这句话,阮清拿着文件笑着离开了阮家。
    医院。
    手术室门口,阮清坐立不安等着。
    不远处传来了争吵声,阮清本不该多管闲事的,但他们错就错在在手术室门口吵打。
    “你孙子算什么东西,能有我儿子重要吗?还敢跟我抢心源,我弄不死你。”一个恶妇张口破骂,脚下用力踢着一个年半过百的老妇人。
    老妇人眼泪簌簌落下,头一声又一声重重磕下,“王太太求求你了,我孙子就靠这颗心脏救命了,求您高抬贵手救救我孙子吧。”
    “我呸,不要脸的老东西,做……啊”那恶妇手一个三百六十度旋转硬生生被折断,抬眼就看到一张罗刹般美艳冰冷的脸。
    阮清又是一脚猛踹了过去,声音冷到极致,“道德败坏的狗东西。”
    那恶妇被踹倒在地上紧紧捂着肚子,满脸痛色,啊,要死了。
    阮清转身扶起那老妇人,声音淡然道如水道:“你孙子在哪里,我救他。”
    一句话让老妇人心落定下来了。
    阮清见到了老妇人口中的孙子,长相白净,一双眼睛纯净没有一丝杂质,此时病恹恹躺在病床上,不由得脑海突然出现一张面孔。
    那个傻白甜?
    她抿着唇,怎么突然想到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