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想道德绑架,你尽管试试?
    韩芬已经出手术室出来了,还好没有什么大碍,不多久,阮富华那一家子匆忙赶了过去。
    阮清看着他们虚伪的嘴脸,只觉得无比的恶心,想当初她和妈妈被赶出阮家的时候,可没少他们夫妻俩的冷嘲热讽。
    现在竟落得在工地搬砖地步,想想还真是因果报应……
    “阮阮,舅妈特地为你煲了鸡汤,来坐下喝点吧。”王梅端着鸡汤笑眯眯朝阮清走了过去。
    “我们家阮阮啊,马上就是苏家少夫人了,我们一家人也终于可以跟着沾点光了,你舅舅也不用那么劳累了,每天在工地搬砖了。”
    阮清怎么会听不出这话里的言外之意,她精致的小脸挂着讽笑,推开那碗讨好的鸡汤,“舅妈,我是苏家少夫人,和舅舅搬砖有什么关系?”
    王梅谄媚的笑容一僵,“你什么意思?”
    阮清冷笑,“字面上的意思。”
    “阮清,做人可不能忘本,我们可都是阮家人,你好说歹说都要拉你舅舅一把,要不是你舅舅,你和你妈早就流落街头了。”
    王梅一听怒了,当即不肯,想一脚踹开他们自己坐享荣华富贵,想都不要想,还掏出手机录了下来。
    阮清可不吃这一套,伸手夺过转身就朝窗户扔了下去,勾唇冷笑道:“要不是你们和阮国安狼狈为奸,我和妈妈至于被赶出去,阮家至于落入外人之手?”
    “现在我成苏家少夫人了,你们一个个上门巴结我,当初哪去了,现在跟我在这里讲什么一家人不一家人的,你们不觉得恶心吗?”
    “啊……你个小贱蹄子,敢扔老娘手机,老娘和你拼了。”王梅那里听得进去,张牙舞爪扑了过去,这可是她新买的手机,这小贱人竟然给她扔了。
    “贱人,骂谁呢?再说一句。”
    阮清轻松就把王梅压制在脚下,手指落在她颈脖一点点收紧,面容阴冷散发阵阵怒气,恍若下一秒王梅就会死去。
    “啊……你你你,你这个贱……”
    王梅呼吸困难,瞳孔放大惊恐拍打那双手。
    阮富华打着水一进来就看到这副场景吓坏了,“你们在干什么,赶紧给我住手。”
    “阮富华你给我滚开。”
    阮清怒瞪了他一眼,手里得劲儿可没收,但也不至于死,她没想杀她,但苦头苦头还是要吃吃。
    “啊……富华救我”王梅看到了救命稻草。
    阮富华上前阻拦却被一脚踢到了角落,阮清这才不紧不慢松开了王梅,起身一步步走了过去,冷漠开口,“阮富华,收起你们的哪点小心思,我可不吃你们这套,想道德绑架,我的律师随时有空陪你们玩。”
    “阮清,你……”阮富华捂着胸口闷哼一声。
    阮清怎么会知道这个舅舅心里怎么想的,她低头冷笑故意从包里拿出一张卡,“这卡里……”
    王梅眼疾手快一把就夺了过去,刚才被掐着脖子差点死了的痛苦一下浩然无存了,就连阮富华表情也微秒变化了一下。
    王梅抢先开口,“这卡里的钱就当是妈的手术费和住院费,我和你舅舅这点钱还等着给你表弟交学费呢?”
    虽然很不情愿低头,但谁和钱过不去呢?
    这张卡里有多少钱,阮清比谁都清楚,她冷笑着也不拆穿,“好,那这段时间外婆就有劳你们照顾了,婚礼那天我要是看到外婆瘦了或是不开心,到时候可别怪我这个外甥女不留情面。”
    “行了行了,放心好了,再怎么样我都是阮家儿媳妇,我还能吃了妈不成,没什么事,你就去忙吧。”
    王梅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赶阮清走了,她捏着那张卡心都要跳出来了,有钱了,她马上就要有钱了,哎呀,真好,想想就美滋滋。
    阮清讽刺笑看了他们一眼就走了。
    为了夜长梦多,阮清去了一趟律师公务所把股份转让书处理了,然后准备去找陈默。
    手机突然响了,她接通了是林管家的声音,问她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她准备一口回绝,电话突然又变成那傻子的声音了,“阮阮,你什么时候回来呀,我好害怕,有一个老巫婆找你。”
    阮清拧眉,找她?
    没等她开口问,就传来了陈默气急败坏的声音,“我叫陈默,才不是老巫婆,你个小屁孩,懂不懂尊老爱幼啊。”
    “哎呀,你干什么?”
    阮清还想问陈默为什么会在哪里时,电话已经挂断了,不敢多停留赶紧启动机车回去了,这两人指不定整出什么事来。
    阮清一进门,两道身影同时朝她扑了过去,阮清下意识的一闪,陈默个一扑空朝地板摔了下去,而某人如愿以偿抱到了美人。
    陈默疼得嗷嗷直叫,“阮清,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色亲友了,简直太过分了。”
    阮清本欲推开的手改捏起他光洁的下巴,似无旁人撒狗粮,清冷开口,“等结了婚,我还有更过分的?”
    陈默惊讶说不出话了,这确定是本人?
    对上那双摄人心魄的墨眸,阮清总觉得有些不安危险,她敛下目光,踮起脚尖摸了摸他的头,清冷道:“乖,你先去玩,爷有点事要处理。”
    陈默跟着阮清上楼了。
    他目光不在单纯,深邃眼眸看着楼上紧闭的房间,薄唇抿得很紧,她身上有消毒水的气味,她去了医院?
    苏牧心里隐隐有不好的预感,赶紧让周旭去查了她今天的行踪。
    几分钟不到,周旭就查到了。
    周旭如实交代,“少夫人今天回了一趟阮家,在里面呆了两个小时,然后去了市人民医院看韩芬。”
    听到这,他心安定下来,他薄唇一抿又问了一句,“除此之外,有没有见什么人?”
    言外之意就是男人,周旭怎么会不知道老大心里想什么。
    “少夫人今日见义勇为救了一个少年,噢,对了,刚好接诊的医生是叶医生。”
    “老大,改天你们找个机会……”
    认识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嘟嘟嘟”电话已经挂断了。
    他瞬间就想到了叶修然今天的话,面容渐渐浮现冰冷戾气,捏着手机的手一点点收紧,阮阮是他的,谁也夺不走……
    送走陈默后,阮清没看到苏牧的身影,抓住一个佣人问了句,“你家大少爷呢?”
    佣人恭敬道:“大少爷在书房。”
    阮清打开门一眼就找到了蹲在角落的身影,冷漠十足看着他,“你在这里做什么?”
    “阮阮,你是不是很讨厌我?”
    他一抬头,阮清就被那双纯净如玉的眼睛吸引过去,俊美立体的五官,纯色衬衫,干净如天使,和自己手里沾满的鲜血污秽是那么得格格不入,这种落差感让阮清逐渐有些烦躁。
    她烦躁开口,“为什么这么问,是不是有人和你说了什么?”说着话,她视线却是避开了不去看他的眼睛。
    傻子一副被抛弃可怜楚楚的模样,哭腔道:“他们说我只是一个傻子,配不上你,说你要是有喜欢的人了就会把我甩了,你可不可以……”
    一听,阮清面色瞬间冷了下来,声音也是带着几分生气,“这些都是谁和你说的。”
    苏牧没有回复她,而是自顾自失落道:“阮阮,我不想离开你,你也不要离开我好不好,也不要喜欢上别人好不好。”
    阮清忍不住轻笑,不知道是讽刺还是什么,她看着眼前这个俊美呆萌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可爱的男人,意味深长说了一句,“我若是不走,要是那天你所有东西都记起来了,你还会这样说吗?”
    “苏大少爷我也不想追究你是真傻还是假傻,对我而言都是浪费时间,我呢?只是想利用苏家少夫人这个噱头做我想做的事,对于我留不留下或喜不喜欢谁?你都没有权利过问。”
    倒不是阮清矫情,她只是把现实抛开了来讲,也做了最坏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