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开端 第七章 路遇归旅人
    红谷,位于迷雾沼泽以东,是唯一进入梦幻森林的通道。现在是三月初,格洛里途径这里的第二天。
    很快,格洛里听到一个历经沧桑的声音:“前面的人请停下。”当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那是一辆承载货物的马车。“这里竟然有路过的马车,真希望可以被载一程。”他自言自语。
    “有您的信件!”马车的主人喊。
    格洛里不得不回头望一眼。后面没什么人,而前面的路上只有那辆马车。
    “什么?信,我的?这怎么可能……”格洛里说,“难道是家人寄来的?这怎么可能?他们在哪里,我都无法得知。而且谁能雇得起信使,让信使专门来这里送信呢?”他转回头,看到马车的主人驾着马车往这边赶来。
    马车停在了格洛里的前面。“请停下。”那人说。一个比格洛里高一点的男子从马车上跳下,牵住了格洛里的马。他像格洛里一样拥有一头干净利索的黑色短发,但是胸前有一枚稍微磨损却不失整洁的背着挎包的胸针。
    一个中年人?但竟然是一副脱离尘世的样子,格洛里将眼前的人打量了一番。还有这样的人在做归旅人的生意吗?他想。归旅人,是这个世界里一个历史悠久的商会组织,覆盖整个大陆。这一组织包含各种各样为了生活而奋斗的人。当然他们的人员繁杂,甚至还有恶棍……也有一些纯粹爱好这个行业的疯子……但是成员必须要通晓石质传送阵的使用魔法,因为这种魔法是使用马车飞翔咒语的前提。
    “归旅人为您服务,无论何时何地,一定将承诺履行。”男子鞠躬说。他看起来绅士极了,甚至比那些贵族都要礼貌。他将一个由蜡密封的牛皮纸信封交给了格洛里,然后坐上马车吟唱了一段咒语:“清风吹拂……旅人……”马车所在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明亮的魔法阵。
    就在这时,一块大岩石击中了马车,打断了在吟唱魔法咒语的归旅人。他拉开帘子从车上跳下,望向峡谷的上方;而魔法阵也在泛起的点点亮光中消失了。然后,又是接连几块巨大的岩石滚落。他挪动步伐,舞步一般灵巧地躲过了碎落的岩石。至于格洛里,他来不及查看信件,就抽剑劈开撞向马车的岩石。
    在峡谷的上方出现一个身影。它一颗硕大的眼睛凸显在额头,还有两颗无法被嘴唇包住的尖牙,而且舌头不时地吐着,以至于淌着口水。另外,它的爪子攥着一根粗大的枯树干做成的木棒,而木棒头绑着一块厚重的铁块。
    “该死的,追到这里了吗?”归旅人失望地望着那个高大怪物,但是却没有害怕。
    “那是独眼魔人?”格洛里也疑惑地望了过去,“这里动物稀少怎么会有这种怪物在这里狩猎。”他知道这怪物多半出没于深山中,常日以大型动物为食,不会踏入距离城市近的地方。格洛里以为归旅人不会战斗魔法,便想上去击退它,然后在天黑之前赶往梦幻森林。他刚准备往斜坡上去,却发现被粗壮的臂膀拦下来了。
    “等等,尊敬的客人,”归旅人说,“归旅人愿为您服务。至于原因,当然是因为它是追随马车而至的。带给您的麻烦实在抱歉,这就结束这段糟糕的小插曲。”他话音刚落,又是一段魔法咒语的吟唱:“指尖星火,闪耀!”接着,他的食指尖聚起红色的火焰,这看似微弱的火焰炽热而灼眼,并且划出一道耀眼的红。
    独眼魔人被击了个正着。顿时,火焰爆燃,一团红色的光亮映入两人的眼睛中,怪物就这样变成了灰烬。
    “以前听说过归旅人这个组织的传闻,也见过不少的送信使者,但是归旅人中像你这样的人物还是头一次见。”格洛里惊讶地说。他身旁之人所用的魔法,魔力的纯度已经超过大部分的魔法师了,况且这还是一种致命魔法咒语。
    就在格洛里思考的时候,一群独眼魔人在山谷的上方出现。“……”它们挥着棒子互相嘟囔,然后往谷中冲刺。
    “红色的太阳……照耀大地……沐浴生命;在此,我将献上殷红的忠实之血,祭奠伟大的太阳之神。啊,太阳之神,赐予我无上的力量吧,那骄傲的、炽热的可以焚烧一切的火焰……”归旅人吟唱着,同时将轻握在手中的匕首一抽。鲜血滴在脚下的魔法阵中,魔法阵闪耀起鲜红的光芒。
    看到天空泛红,独眼魔人们在斜坡上停下,拥挤着往回撤退。伴随一声巨响,火焰从天而降。大火奔驰,像闪电一样劈天盖地,将那一片岩石山涧轰得尽是灰烬。独眼魔人全数被灭。
    格洛里目瞪口呆。“他这魔力甚至可与王国的三大法师相比……”他感觉所有一切都预示着这一场冒险的艰难,因为前来送信的人竟然是这样的。
    “似乎天色不早了,在下正要赶往神诺的雷德丽芙城,送另一封信。你如果愿意的话,可以一起同行。”归旅人指着通往东边的道路。接着,他轻念咒语,谷中的火焰消失了。
    “那真是太好了,但请问怎样称呼您。”格洛里蹩脚地说。他在那么片刻甚至有求教的想法,但他知道自己不擅长纯粹的魔法。
    “安德鲁.克罗诺斯。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风痕海的蓝色星辰——格洛里.卡洛斯。”安德鲁将格洛里的马拴在了车的侧面。
    “还有其他像您一样的归旅人吗?”格洛里借助这些问题来隐藏表露的悲伤忧郁。
    “像在下一样会玩火的信使?也许吧,归旅人这个组织的历史太远了,谁又能知道呢。”安德鲁幽默地说,“你最好还是先看一下信件。信件的委托人可是一个大美人。每次我看到她的时候,魂都要被她带走。”他就这样笑着,没有继续说下去。
    “信……”格洛里有点尴尬,但是没了刚才的愁容。
    太阳慢慢地落下,马车颠簸。距离雷德丽芙城越来越近,谷中的红叶树渐渐稀少了,其他的树木变多,路边偶尔有野兔奔跑,还有低飞的鸟儿。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你无法预测命运,无法预知未来,但是你可以编织未来;就像太阳,为了需要它的事物,每天努力发出光芒。”安德鲁看着格洛里,想起了自己的孩子,但是只是想想,因为早已离散。“我可以不用驱使马车的魔法,就这样欣赏下风景吧。”他又说。
    “为了需要的人们而努力,这样就可以改变一切吗?守护想要守护的人,但能做到这些的人之中不包括我。”格洛里说。在他又掀起另一股忧郁的时候,三个披着绿色披风的身影从林中一跃而出。他们的披风上有一个标记,在绸缎之上显得很独特;那是一个白色羽毛,并且在羽毛上绣着一个“千”字。
    “那是什么?”格洛里从未见过他们。三个钢铁一样的光亮身躯,映入他的眼中。而那面具一般的脸,更是让格洛里诧异。其中一个将钢铁手臂向前举起,手掌张开:“停下,我们要扣留这辆归旅人的马车。”这僵硬的声音让人听着很不舒服,让人头疼的是还有叮当的碰撞声。
    “那是神诺的守卫,机械侍卫,一种古老的技术,”安德鲁很熟悉地回答,“看来不能一起去雷德丽芙了,那么就在这里道别吧?”马车急速停下,他将格洛里的马解开。
    “你先走吧,”安德鲁有些担心,看着正在靠近的机械侍卫,“这麻烦可不是一支舞就能解决的。”安德鲁将大衣往马车上一放。马车上竟然响起自动音乐盒的声音,而且是一首风琴的曲子。于是,战斗开始了。安德鲁的火焰击打在他们的身上,却轻易散去。他脚步一滑,右手一扶,一个仰头从机械侍卫举起的利爪下穿过,然后转身站立,左手扶右胸,竟然鞠一躬……像是在向舞伴致意。
    突然,机械侍卫竟然将上半身回转,爪子刺向安德鲁的胸口。“当心!这东西的身体竟然能旋转,”格洛里向前一跃,用剑挡住两个机械侍卫的利爪,“等等,我似乎在《龙神传记》中读到过关于它的描述。有办法停下他们吗?”格洛里拿着剑,随安德鲁的脚步跳跃、转身、滑动。
    “这该死的机械永远不会疲倦,除非它们的魔法能量耗尽。我们最好还是坐上马车离开这里。”安德鲁说。
    于是,安德鲁吟唱起咒语:“清风吹拂,旅人归还。”格洛里跟着跳上马车。马车在魔法阵中消失了。站在原地的机械侍卫,望着马车留下的魔法光辉,停下了动作。
    格洛里还没回过神来,便拿出已经拆开的信,然后仔细看。“在下是复兴军团的司令,奥拉娅.黛茜。根据线报,神诺王子威.托比.格瑞斯一直关押在雷德丽芙城中。你需要找到并且救出他,因为这是获得金色盟约的唯一办法。”奥拉娅直截了当地在信中写到。
    “复兴军团吗?信中的话,真是不留余地。没想到这个军团真的存在,更没想到我会在这里收到军团司令的信件。”格洛里已经踏上雷德丽芙城的土地。
    “年轻人,如果没法守护想要守护的人,那就变得更强。我并不清楚你的经历,但是我相信你会想明白的,这个音乐盒送给你了。希望这首悲壮的风琴曲能伴你远航。”安德鲁驾着马车消失在了夜色的梦幻森林中。
    格洛里趁着夜色爬到了旅馆的屋顶,在烟囱边坐下,凝望着残月,回想白天发生的一切,然后静静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