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金色盟约与神诺争端 第四十五章 黑影
    格洛里一直没忘记盟约的事情。但是,他不得不参与了昨晚的祭奠亡者仪式。之后,他还参与了庆祝舞会,只是他一直在座位上发呆——甚至,他还想用酒将自己灌醉。
    幸运的是,格洛里与王子小酌了几杯之后就放下了酒杯,然后睡了一会。他知道自己不能因为悲伤而混沌,也不想迷茫。
    现在,格洛里穿过撒满花瓣的凤焱城街道,来到北面的花园中晨练。正当他想到饱受守序压迫的同胞之时,就听到了佐伊的问候。
    “嗨,蓝色星辰?迷雾沼泽的人应该是这样称呼你吧?你不要这样一副难过的样子,你应该像你的挚友狄伦一样去发现有趣的事情,或者好好的休息一下,享受身边的生活。”
    佐伊拿着一袋魔玫坚果。她继续说:“你要吃一颗吗?”
    然后,佐伊用匕首剥开魔玫的红色外壳,将看似与核桃仁无异的果实拿给格洛里。但格洛里拒绝了,并且说:“非常感谢,但是我想练习剑术。”
    尽管格洛里这样说,但他还是对佐伊微笑了一下。他不想让自己的悲伤放大,然后将之传给身边的任何人。他觉得有些事情得自己来抗,除此别无其他,就像他曾经渡过的无数危险夜晚一样。
    对于那样的危险夜晚,格洛里因为伊薇特而安心,也因为伊薇特而不敢松懈。他会试着在夜里半睡半醒,听着旅店中的声音。他生怕住在隔壁房间的伊薇特会出什么差错,因为自己一直在打听光明之神的线索——他知道守序之王凯尔也在寻找光明之神,所以他不得不提防守序之王凯尔的手下。
    想到这里,格洛里就停了步伐。他转身,然后对佐伊说:“我得变强,而且不能停下。所以,那个魔玫能帮我留到晨练之后吗?”
    “当然,只是你得小心狄伦。他可是一个碰见美食就嘴馋的家伙。而且,我可不想帮你盯着他,也不想与他打闹,因为艾尔瑞丝会多想的。”佐伊笑了笑。
    接着,佐伊看了眼放在岩石围栏上的魔玫坚果,仿佛担心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我一定想多了,她想。然后,她冲格洛里耸了下肩。
    “你在玛丽的祭祀仪式上救了我与艾尔瑞丝,这算是正式的感谢,虽然有点……嗯,你别忘记这个魔玫,我得去找艾尔瑞丝了……给她当副手,照顾伤病者。”佐伊说。
    “我会记得这个魔玫的,谢谢你。”格洛里说。
    说完,格洛里就深吸了一口气。而佐伊也做了一个深呼吸,还犹豫了一下。
    “等王子登上王位,我们就能去机械城寻找盟约了。所以,你总是这样毫不放松可不好。那些坏家伙可不是影子,总得吃饭、睡觉。而且这里是凤焱城,你不需要这么紧绷神经。”佐伊提醒道。
    “对,王子很快就要成为神诺之王了,所有的一切都会顺利。”
    可是,格洛里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就在佐伊的身影消失在魔玫树后面之时。他那颗一直悬着的心又担忧起来——他因为右腹的疼痛,而觉察到了一股黑暗魔力的存在。
    格洛里知道那影响自身魔力的东西很危险,所以就收起了剑。
    “我得离开这里……”格洛里因为强忍而面色发白,还出了一身冷汗。
    当时,格洛里就匆忙地翻过了花园的岩石围栏。他看了下天空,正巧乌云遮天。
    “伊薇特,你不在身边,我真不适应。现在,那东西又要出现了,只是这次是我独自一人面对。”格洛里说。
    就在格洛里喘着粗气奔跑的时候,他就感觉身体开始变沉重了——就像过去一样,格洛里的魔力在流失,以致于体力都受到了影响。
    又往前几步,格洛里便停了下脚步。他按压了一下右腹。他想在这一空隙让自己恢复一点体力,顺便找个可以避开街道的地方。
    扫视一番,格洛里就找打了一条狭小的道路。他不得不走进阴影中,让自己孤立无援。
    就这样,格洛里一直往前走。当他发觉雨滴落下,才松了口气,因为他找到了通过凤焱城的城门的机会。
    等待街道变得安静,格洛里就将兜帽戴好,然后拉紧披风的系绳。他尽量不让自己痛苦的神情被城门的守卫发现,来避免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伊薇特,我一定能行。”
    格洛里告诉自己可以渡过难关,然后跑上了街道,直到跑出凤焱城。他一直往南。
    很快,格洛里就产生了幻觉。他能看到挡在眼前的黑影,还能看到黑影张嘴说话,只是听不到声音。
    格洛里试着看清黑影的嘴型,来解读一切。但无论如何,他都无法读懂,因为他们用的不是自己熟悉的语言。而那些黑影都朝格洛里招手,甚至有的还在强拉格洛里。
    格洛里索性晃动手臂,让黑影因为蓝色火焰而退却。然后,他思考了一下。他一直都没搞清楚这些黑影的具体来历,仅仅知道与自己右腹的诅咒有关系。它们总是不定时地出现,而这一次的出现,是间隔了一年之久。
    忽然,有一个黑影向格洛里做出了邀请的姿势。他伸着手,指向南面的远处。
    所以,格洛里就像以前一样,朝那面走去。他想要确定一件事情。果不其然,所有的一切都如格洛里想的那样,他又看到了被围困的神迹之城。当他吸了一口气,所有的过往都在前方慢慢地出现。
    格洛里无法理解这场面出现的原因,只知道自己的魔力一直在流失。他只好试着沉下心,回忆与伊薇特在一起的时光。
    面对这种情况,伊薇特就会从黑暗中伸出手。而现在,伊薇特并没有在格洛里身边。
    格洛里既希望看到伊薇特,又希望往前踏一步来避开因为想到伊薇特而引发的悲伤。他知道自己与伊薇特的誓言,因此而纠结。
    “向前,向前走……”
    渐渐地,格洛里紧皱了眉头。他像过去一样拔出剑,走近邀请他的黑影,送上了致命一剑——这一剑,直接穿喉而过。
    “神龙之火!”
    格洛里嘶吼着,却被扭曲的黑影团团包围,而刚才受了一剑的黑影又变成了两个。
    无论如何,只有挥剑。格洛里知道,所以他擦掉滑到眼中的汗水,又猛挥一剑。
    “我就知道是你们这些家伙,总以为能这样击倒我?”
    格洛里再次嘶吼,甚至忘记了自己已经远离了凤焱城,来到了更加阴暗的地方——这里是一个四面高耸的凹地,因此将凤焱城的灯火光亮隔绝了。他知道这些家伙是不会放过自己的,他们还会伺机将自己拉入黑暗之中。
    如果被黑影拉入了黑暗中,会发生什么呢?格洛里不想清楚,也不想知道。他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些黑影会让人看到痛苦的往事,从而让人情绪低落,然后发生可怕的事情。
    一场争执,这还算是小事,但如果是一场杀戮呢?以前有人受到与这些黑影相似之物的影响,而格洛里见识过——那些失去意识的家伙,拿着各种东西袭击出现的人。他知道得将所有的不安情绪挥散。可是,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得击倒眼前的黑影。
    为了击倒黑影,格洛里扬剑,掀起蓝色风暴。这风暴确实凶狠,但只是将南面的高坡撕扯掉一层沙土。
    这时候,格洛里才意识到自己因为情绪不稳定而忽略了自身魔力的流失。他急促地呼吸,让所有的魔力凝聚在剑上。同时,黑影推挤着他踏入神迹之城的幻象中。
    随之,格洛里就看到了被抬上担架的身影——他拿着《艾贝尔纪元》一书,却无法像书中所写的那样站起来!
    于是,愤怒渐渐从格洛里的心底浮现而出,以致于他让挥出的剑波肆意飞舞。而胡乱飞舞的剑波致使南面高坡被凹坑占据。但是,这有什么用呢?
    格洛里精疲力竭。他望向南面的斜坡,竟然看到了金色盟约渐渐远离的影像。格洛里不得不继续往前,他想看清楚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让格洛里惊讶的是,他看到了自己倒在吉樊妮城中,而身边的黑影都变成了凤焱城的骑士们——他们都在围着格洛里,并且用剑指着他。
    “这景象,无疑是在恐吓我……”
    “我明明知道眼前的一切都是幻象,但就是无法将这些构成幻象的黑影驱散……”
    格洛里很失望。他很想去求援,但不能。如果他带着这些黑影踏入凤焱城,那就会衍生一场灾难,更会扰乱今天的加冕仪式。那些意志不坚定者会很轻易地被黑影拉入黑暗中,并且因为各自的心境而迷失。
    转了一圈,所有的一切重归原点。格洛里始终得依靠自己,来摆脱眼前的幻象,防止自己迷失。
    事实上,格洛里有些迷糊了。他甚至忘记了洛莱卡说过的话——洛莱卡对于格洛里右腹的伤势根本没有办法,又怎么来对付这些来历不明的黑影呢?
    此时,格洛里不经意间往前踏了一步,却发现是万丈深渊。他猛然将剑插进岩石中,让自己悬在了半空。
    虚惊一场过后,格洛里就发现黑影随着乌云的散去而消失在了阴暗尽头。格洛里不知道黑影为什么就这样消失了,但他因为自己没有将黑影带入城中而高兴。他从边缘爬上来,却有一个不好的感觉闪过。
    “我刚才看到的吉樊妮城之景象是真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