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 金色盟约与神诺争端 第六十章 日升之时,夜黑之前
    “格洛里?卡洛斯?”
    格洛里听到呼喊,发觉一阵头昏。他感觉闪过一片空白,但还记得刚才发生的事情。他试着寻找让自己支撑身体的地方,便伸手去试探。在右手触摸到一片冰凉之后,他就用左手抓住了一块类似嵌在门中的把手之类的凹陷之物。然后,他就这样站起来了,猛地摇晃头。
    当格洛里睁眼,他就茫然了。这是哪里?为什么是一片漆黑?狄伦呢?佐伊与艾尔瑞丝呢?等等,刚才冷漠以对的神诺朋友们呢?他一想到“朋友”两字,就低声笑了笑,但没有反感。然后,他就转身。
    离开冰冷的墙壁,格洛里就发现自己身处一片虚无之中。他一直认为刚才冰冷的墙壁就是黄金龙守护的大厅的机械齿轮墙壁,就试着呼喊。
    “狄伦?佐伊?我不知道被黄金龙关在了哪个房间中,你们在哪呢?”
    就这样,格洛里试着呼喊了几次,但始终没有回音。他皱了眉,下意识地去按压肩膀。他发觉自己的身体很轻松,甚至无法感到疼痛。我刚才不是受了重伤吗?怎么会站在这里呢?而且,我竟然还行动自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他问自己。
    为了寻找答案,格洛里就试着往远处走了走。除了漆黑一片,还是漆黑。那么魔法呢?我可以用星光魔法将这里照亮。
    “星光……”
    格洛里说罢,就将右拳抬起,然后慢慢伸展手指。那星光,就从他的手中蹦跳着踏入漆黑之中。发觉魔法可以使用,他为此感到安心了一点。但是,这星光只能照亮他自己,无法照亮前路。
    “这真是让我无法置信,仍旧是一片漆黑吗?”
    格洛里继续往前。这一次,他干脆如盲人探路般伸展双手来回试探。他希望能碰到什么东西,比如铁环锁扣、拉绳、旋转烛台……凡是能让一丝光亮透进来的机关,他都想找到。
    在经过一番摸索,格洛里就发现再也找不到与刚才摸过的墙壁一样的存在了。他就匆忙往回跑,发觉那面让他站起来的墙壁竟然消失了!
    “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记得它在那个位置!因为我一直在走直线,而且星光一直往前!原路返回,那墙壁竟然不见了!”
    格洛里惊讶了。
    “黄金龙?你把我弄到什么地方去了?”格洛里吼道,“我的那些伙伴呢?你又把他们怎么样了?”
    这次,在一番吼叫之后,格洛里不仅没有收到回应,还看到星光在眼前消逝了。但格洛里清楚地看到了那稍纵即逝的一丝黑雾。
    “我看到了!格拉特尼!又是你?”
    但是,我还没有拿到盟约啊……格洛里顿了一下。对,盟约还在黄金龙的腹中,格拉特尼怎么会来袭击我呢?他想。
    “你到底是谁?难道,你想像一个胆小鬼一样躲躲藏藏吗?畏首畏尾的,你在害怕什么?你已经把我弄到这种伸手不见五指的地方了,难道还不敢出现吗?在这漆黑一片的地方,你可以从背后袭击,甚至还可以正面出现。对,你已经可以如同破坏亚历克斯王国的奸佞之人一样做小动作了!”
    格洛里一连串地激将,却只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在回荡。
    难道,这里只有自己?他伸展双臂,猛然将身体一怔,让渐渐现于周身的蓝色火焰咆哮而出。
    “星辰闪耀!”
    一阵蓝光闪烁,格洛里就看到了身前的黑暗深渊。所有的一切都渐渐清晰了,他发觉自己站在一片废墟之中,并且头顶阴暗天空中的血阳。他低头,脚下皆是失去主人的残断刀剑,或者是插在焚烧之土上的战矛与长枪。
    惊慌之后,格洛里就看到了兵器的主人样貌——他们皆是凤焱城的骑士!他猛然后退,唯恐被深渊吞没。
    “格洛里?卡洛斯!”
    这一声入耳,格洛里以为是伊薇特,便忽然睁大眼睛。迎来的,却是让眼前的一切重归现实。原来,刚才是因为昏倒而进入了梦境?他猜想。他还没有得到确切答案,就被一顿疼痛袭身。当即,他就因为难忍而抽动了右眼,甚至垂下头。
    让格洛里意想不到的是,他看到身上竟然穿着星辰战凯!
    “这铠甲是什么时候被我穿上的?”
    格洛里试着回想。他当时正要试着穿上,但为了向吉樊妮献上敬意,就将铠甲放回了宝匣中。那么,这铠甲是在刚才黄金龙尾扫之时,它自己跑到我身上来的?这铠甲保了我一命!
    正当格洛里想要回神的时候,就听到了狄伦的抱怨。
    “你不应该来救我,你应该在那一瞬间上前挥剑!而且,你刚才差点就赔上性命了!刚才,我还以为你再也醒不来了!你真是个混蛋!然后,我就听到骑士们喊叫,说什么有东西在打斗中出现在了你身上……”
    狄伦埋摇晃从昏迷中醒来的格洛里,格洛里只好微笑:“也许,但是你明白,那不是我们可以战胜的。”
    “但是,即便这样,你还是冲了上去,”狄伦将剑丢在一边,“你丢了一次机会!”
    “但是,不该再有人送了性命,别忘了!你不是一个人!”格洛里告诫狄伦,“看看现在的我,除了向前去,还剩下什么?但是你不一样,你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毫无顾虑了,狄伦!艾尔瑞丝需要你照顾!”
    听到格洛里与狄伦对话,威就喝了一声。
    “够了!”
    威顺便将围绕自己的骑士们推开:“停手,黄金龙!那是我们的朋友!吾再次以神诺王的身份命令你!”
    “陛下,我当然愿意服从你。但是我得提醒你,我用往生石看到了他刚才的梦境。你眼前的这个人,终有一天会被吞噬。希望到那时,你不会后悔!”
    不过,黄金龙也看到了格洛里离开了黑暗深渊的边缘。所以,它已经将身体盘旋起来,挪开了要拍狄伦与格洛里的右前爪。然后,它看着神诺王命令骑士们将格洛里、狄伦、佐伊放在了从巨大包裹上扯下来的布条上,并且架起。
    “金色盟约,这就交给你们。年轻的人类,希望我对你的信任是正确的。”
    说着,黄金龙就张开嘴,让闪着金色光芒的皮质卷子浮现而出。他会踏入黑暗中吗?黄金龙思考,还是说……但他已经用自己的双手获得了一个机会。所以,盟约是蓝色星辰与他的伙伴们应得的东西。
    当金色盟约飘落到格洛里的手中,他对黄金龙点头表示了感谢,就看到黄金龙身上金光四溢,并且发现整个机械城都在震动。
    “不管是吉樊妮,还是机械城,都需要重见天日!”
    黄金龙催动胸口的心形魔法核心,让机械城的齿轮响动起来,并且重新回归大厅中央。我会让所有的机关关闭,为你们献上一条光明之路!它默默献上祝福——愿光明之神,护佑你们。于是,黄金龙闭上了眼睛,静静地听着格洛里一行离开的脚步声。
    很快,格洛里一行就踏上了离开这里的通道。
    在路上,格洛里与伙伴们接受了神诺们的道歉——神诺们冷眼旁观,只是为了确认金色盟约是否真的可以交给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
    对于这类冷漠的事情,格洛里无心多想。他正为黄金龙的身世之谜而困惑,就看到一名骑士跑来。他见这名骑士匆忙扶着胸口,向威行礼。
    “陛下,我们发现了一名混在我们之中的望月侍卫,而且他就在刚才离开了。”
    这句话,不仅让格洛里皱了下眉,还让前面的威慌张了。
    “消息真是传得飞快,看样子不只是夜游教会在盯着金色盟约,月下恶魔也在盯着金色盟约,”威转身望着格洛里,“我们的敌人在渐渐浮出水面。”
    因此,格洛里更加来不及追问黄金龙的事情了,他需要思考。夜游教会难道就像洛莱卡殿下说的那样?它已经被守序族彻底控制了吗?那么,月下恶魔呢?他可是亚历克斯王国的忠臣!
    顿了一下,格洛里就被威按了右肩。
    “我们的朋友需要休息,先去雷德丽芙城,因为黄金龙已经够让他们难受的了。”威说。他知道雷德丽芙城距离这里更近一些,而且更便于格洛里与他的伙伴们进出梦幻之森。然后,他就看了看希泽,意思是洛莱卡殿下也需要休息。
    “那么陛下,在下便跟随洛莱卡殿下回凤焱城了,那里还有要做的事情。”希泽寻求许可。
    “希泽,这一点,国王陛下是必须同意的,我可不想再听到有关黄金龙的事情了。关于金色盟约,我们刚才在通道里讨论过了。我们都知道金色盟约用龙语记载着我们与人族的结盟,但在卷子的下面还多了一条龙语。这一条龙语,需要时间搞清楚。”
    关于黄金龙,格洛里不便于追问,而且得将所有的精力放在解开金色盟约秘密的事情上。所以,格洛里回想洛莱卡在通道内的话,补充道:“洛莱卡殿下,您说过,我们需要去问一下安德鲁。”
    “但是在此之前,你们需要休整,而且安德鲁已经回复兴军团的所在地了。他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做。”威搭话道。
    接着,格洛里呼了一口气。他知道太阳升起之时,就要准备迎接黑夜的来临。
    “我们的确需要休息,而且也不想理会之前过了多少条陷阱通道,或者破了多少面墙壁。那些觊觎金色盟约的家伙,更不会管我们有多艰难。甚至,他们已经给我们布好了刀山火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