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六十四章 黑暗纠缠 (一)
    看到黑影钻入林中,格洛里只好紧随几步。接连五天,格洛里在艾尔瑞丝的祝福魔法的帮助下独自追随着刚才的黑影,已经穿过了雷德丽芙城北面的偃月峭壁。
    现在,已经是五月十日,而且月亮正被乌云遮挡。从这里再往北,便是人族的旧王国亚历克斯领地之一——望月平原,而它现在是魔龙帝国的领地,由人族范氏家族的月下恶魔掌管。
    格洛里因为找不到刚才的身影,顿了一下,只好继续走在稀松的柏树林里。尽管黑夜迷惑了朦胧的眼睛,但他还是看到了一个人影出现在前方的干枯树上。
    “好了,我这就下来,这已经够远了。”
    凯达从树上跳下,掀掉了兜帽。他将手中的剑一抽,将一束旋风剑波送到格洛里的眼前。
    “是你?”
    格洛里有些吃惊。他明明知道这剑波会停在脚下,却执意上前抵挡与挥剑。
    “把你手中的剑收起来吧?我还没打算把你了结,只是来告诫你。你右腹的诅咒,最终会将你吞噬,你知道吧?这是那个让我讨厌的家伙的杰作。”凯达往树后侧身躲避,再走出来,然后收起剑。
    “你背叛了人族,又想背叛守序族了?”格洛里很不耐烦。
    “你最好少用透支体力的剑技,当心被黑暗吞噬。我可不想我的对手就这样消失。那可太无趣了,”凯达一顿疯笑,“哈哈……哈哈……”
    “这种事情我很清楚。”
    格洛里满眼仇恨,但还能保持理智。就这样,他咬着牙与凯达擦肩而过。这一瞬间,神圣之力与黑暗魔力也因为碰撞而在他们之间留下了蓝与黑的闪电火花。
    晃过神,格洛里为了找到休息的地方,准备踏着朦胧光亮,前往北面的月光镇。
    格洛里对于刚才的事情有些疑惑。我所追逐的人并不是凯达,那个人究竟是谁,又有什么目的呢?我得尽快找到答案,但不能这么冒失。因此,他停了一下脚步,摸了下左胸口的内饰口袋,回想起盟约不在身上,才继续安心地往前去。
    可是,前方的月光镇,有些嘈杂。街道灯火通明,还有断续的嘶喊声,这牵动了格洛里的神经。他往前一步,因为周身残留神圣之力与黑暗魔力的波动,便无意识地穿过了透明的魔法结界,就看到镇上四处逃窜的信徒与平民混成一片。
    忽然,一名骑士挥剑冲了过来。他身穿着的铁质铠甲并不特别,但上面刻着的橄榄枝簇拥龙神的纹饰引起了格洛里的注意。
    这身穿复兴军团铠甲的骑士突然袭击,让刚刚到达的格洛里有些心绪繁杂。格洛里没有动手,只是向左后方倾身退让,本能闪躲。
    “住手!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们怎么在这里?”格洛里质问眼前的骑士,“难道是夜游教会的肃清提前了?你们在阻止他们?但我可不是夜游教会的成员,你们认错了。”
    “死吧?可怜的家伙。你既然来到这里,就得跟着遭殃!”骑士没有多说,继续挥剑劈砍格洛里。发现无法伤到格洛里,他就转身将一个仓皇逃跑的平民男子一剑斩去头颅。
    经过眼前的一幕,格洛里一惊。他本就无法平静下去的心,又掀起一番波涛。
    “住手!”
    格洛里怒喊,右手将剑一横扯出“神龙之火”,将眼前的骑士化为了灰烬。但厮杀过后,让他皱起眉,因为在更前方有一个女孩在哭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军团的人怎么会干这些事情?这根本不是简单的教会之斗。我得看看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格洛里不容多想,冲进燃烧的街道中,去保护正在哭泣的女孩,然后就听到了女人的喊叫。
    “爱娜!爱娜!”一个穿着花布连衣裙子的女人,从东边街道往这赶来,一边哭喊。她正被夜游教会的信徒追逐,眼中满是绝望。格洛里大体上扫视了一眼。
    “快逃!我的孩子!”女人再次喊叫。
    格洛里这才明白这女人说的是自己护着的女孩。接着,他只好将女孩拉到左腿边,来应付围上来的骑士。
    “大伙一起上去砍了他,这个赏金应该会多一些。他一剑就放倒了一名骑士。很显然,他不是一般人。”
    骑士伍德呼喊身边的伙伴,一起胡乱砍向格洛里与爱娜。
    当时,格洛里右手将剑在头顶一旋,左手将爱娜护在身前。同时,他看到跑来的女人已经被夜游教会的信徒追上了。那名信徒嘴角一扬,就朝女人丢出了匕首。这可怎么办?格洛里根本无法冲上前,只能让爱娜不受伤害。他咬牙挡下砍向女孩的剑,只能眼睁睁看着跑来的女人在前方不远处被匕首刺中。
    “妈妈!”爱娜因为母亲的事情而惊声喊叫。
    “星辰闪耀!”
    格洛里一喝。尽管他承受了一阵右腹剧痛,但还是让蓝色火焰爆燃,并且包围了自己与爱娜。他看着自己愤怒的火焰吞噬了伍德与周围的骑士们,就将身高不及腰间的爱娜抱起。
    “在这世界,你得坚强……”
    格洛里知道自己分身乏术,无法在保护爱娜的同时跑去爱娜的母亲那里挥剑抵挡匕首。所以,他不想解释,只说了这么一句简短的话。
    听格洛里说话,爱娜就一把抱住了他,呜地哭了起来。格洛里只好不作声地抱紧——他因为刚才的事情而染红了眼,但是现在不是难过的时候,他知道。
    就在格洛里喘息的时候,杀死爱娜母亲的信徒围拥了上来——正好是两名棕色长发的神诺,前面是投掷匕首的那个;另一个,提着链锤。他们比格洛里高多了。呵,你们来吧?这正如格洛里所愿。他收敛心绪,只留下一股灼热在心中涌现。
    格洛里不打算打量凶手,想要直接动手。但是对方可不这样做,甚至没有忘记羞辱一番。
    “瞧瞧他剑上的龙形雕纹,这一定是一把价钱不菲的宝剑。不如,兄弟们做个游戏,看谁能杀掉他与那个女孩,胜者获取他身上的剑。兄弟们,怎么样,这个主意很棒吧?”
    瑞德对海默这么说,但这番话并没有让格洛里恼羞。他依旧面色苍白,双目锐利,甩掉了剑上的血迹,将爱娜放下,让她紧贴自己的左侧。然后,他左手搭在剑柄末端,作双手执剑状,垂下剑尖,摆出“愚者势”。
    看到格洛里用这种中门大开的姿势,海默就以为格洛里在刚才只是走了运而已。于是,他便走过瑞德身前。
    “小子!瞧见我的宝贝了吗?这玩意一挥,就可以让你变成架子上的肉。我才不想替那个死鬼伍德报仇。不过,看在你的剑的份上,这场战斗不可避免。你就认命吧?”
    说完,海默把链锤一提,再向右一扯,然后回旋于头顶,慢慢靠近格洛里。在这个时候,格洛里还不知道自己所追逐的蒙面身影躲在东边拐角正在打量自己,并且她还将剑拔出了鞘。现在,格洛里正精神集中呢!他正沉稳地寻找挥剑时机,以此面对海默挥来的链锤。
    发觉格洛里全神贯注,海默缓了一步。
    “喂,怎么了?海默,这么快就泄气了,像个男人样,把他撂倒!”瑞德在海默身后起哄,敦促他用上实力。
    “该死的,你怎么不上来帮忙?我真尽力了。你看他的步伐,我压根碰不到他一根头发。真是见鬼!”海默气喘吁吁,左手揉着侧腰。
    “哈哈,伙计,没吃饭吧!你把力气用到哪里去了?”
    说着,瑞德拿出匕首,走到海默的右侧,虎口一扬,就让匕首在半空悬了三百六十度,然后一把握住把柄。
    瑞德这副样子,无疑就是在挑衅。这只能让格洛里的怒火上升。格洛里一皱眉,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你应该毫不犹豫地杀了他们。刚才的那一幕,你实实在在地看到了,对他们留情就是放任他们不管。”
    格洛里用魔力追随,直到知道这声音源自深渊之中。他闭上眼睛试着将黑暗驱除,努力压制翻涌而来的嗜血愤怒。
    “哥哥,你怎么了,他们要过来了!我们快逃吧?”
    爱娜左手抱着格洛里的左腿摇晃,发现他还是不动,就用右手拉扯他的披风。但是,格洛里还在与刚才发出黑暗之音的家伙在进行魔力上的比拼。
    “杀了他们!”
    “杀了他们!”
    深渊中的话语没有停歇,在格洛里的身体中一遍又一遍地呼唤。
    眼见格洛里发愣,海默趁机缓步上前,接近格洛里。而瑞德则是左右划拉匕首,靠近爱娜。
    在一刹那,格洛里脑海中浮现伊薇特的话语:“格洛里,看,那有只受伤的兔子。我们如果不去帮它,恐怕它过不去这一夜……黑夜要来临了……”
    千钧一发之际,格洛里睁开眼睛,左脚往前一踏,高抬右臂过头顶,将剑一横,用“牛势”挡住了海默的链锤。紧接着,他右脚也往前踏,便将剑从右上斜劈向左下,就劈倒了瑞德。
    “海默,再跟我上。”
    瑞德发觉自己的胸甲只是开了个斜向的口子,就得意地喊叫。幸好,我刚才退了一步。
    “对,我们得赶快解决掉他,还要去抓埃琳。如果继续耽搁一阵子,她就要被护送到望月城了!”
    海默将话说完,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余的话。他干脆瞪大眼睛奔向格洛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