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卷 龙语与风之歌 第八十五章 夜幕追杀 (一)
    五月二十二日,晌午。
    望月城如平常一般,充斥着压迫。恐怕,只有天真的孩子不在意这一切。此时,街道上一名贵族顽童在与他的平民伙伴嬉闹。
    “嘿,杰克逊,这下轮到我进攻了,让你看看什么是正统的剑术。”
    身穿华贵丝绸镶边衣服的比尔将一把短剑举了起来,这是一名乡绅讨好他父亲所赠送的礼物——这把剑极短,刃口锋利,并且反射着照在上面的阳光。
    “好吧,但是你要小心点,你那把可是一把真剑。”杰克逊提醒他的贵族伙伴。
    “哼……哼,可是你仍旧是一个穷鬼下人。父亲是这样说的,他不喜欢我跟你这样的小孩玩耍。但是,我告诉他打败你这种下人就像碾死一只虫子一样轻松。”比尔傲慢地说。
    “然后呢?”杰克逊并不害怕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
    “然后,他就很高兴地同意了我的看法,所以我现在就是证明给他看的时候。接招。”
    说着,比尔趁着杰克逊准备说话的空档攻了上去。杰克逊本就破烂的衣服被这一击划了一道长长的口子,整个袖子变成耷拉着的长布条。
    接着,杰克逊用剑抵挡比尔的剑,但是木剑不可能挡得住品质上好的剑。所以,他的木剑被砍断了,只能来回闪躲,而比尔穷追不舍。
    就在这个时候,用披风遮得严严实实的德里克?范骑着马从中心街道绕到这边。尽管如此,还能让人看出他中等的身材。他看到了前面的孩童,但是没有减缓马的奔跑速度。
    正巧,狭窄的街道中央有一辆推车。
    “让开!”
    德里克硬是骑马跃过推车。推车的人被吓坏了,连同车一起歪倒在路边。后面紧接着便是一批身着黑衣的人,他们也骑马拥挤着疾驰而过。
    比尔被后面的骑马的人蹭到,直接转了一个圈,将身前的杰克逊压倒。而他的剑不偏不倚的插在杰克逊的左手臂上。
    “血……血……我不是故意的!”
    六岁大的比尔被杰克逊臂膀上喷涌而出的血吓坏了。他仓皇逃走,而那把剑被丢弃在地上。撞到石子地面的杰克逊在地上昏迷着,臂膀伤口的血液一汩一汩地冒着——他手臂上的血脉被割裂了。
    “碍事的家伙,”德里克看到身后的情况,阴冷地对身后的队伍说,“不想变成傀儡,就快点!别让这些事情耽误了时间!”转头之时,他看到杰克逊被人从人群中抱出来,像是杰克逊母亲的人哭喊着求救。
    离开围观的人群。回到街道的转角,中心大街的领主大殿中,望月城主正与盾战士阿莫议论。
    “大人,为什么要派刺客盟去?”
    阿莫很不理解。他知道刺客盟很久没有被任命了,城内也很久没有出现夜晚有人被刺杀的传闻。
    “现在正是要用他们的时候,让他们去杀掉坎瑟。我们不需要他了,留着只会对科瑞兹有好处,他可是科瑞兹的参谋。”穆恩仰着头坐在椅子上,闭着眼说。他手里还有半杯陈酿。
    “你这是准备除掉夜游教会了?但是月神之力怎么办?那可是你与古多都想得到的东西。”阿莫想不透彻。
    “星雨大祭司之徒,在我们手上。有了她就不需要坎瑟?斯伦了。知道月神之力秘密的人,可不止科瑞兹一个!”
    穆恩说话的语气越加冰冷。他因为左手肘关节的旧伤复发,不得不伸展麻木的左臂。亚历克斯王国还在的时候,他这伤势就有了,就像关节炎一样时不时地发作。
    “原来是这样,看样子处刑人要被人处刑了。”阿莫饮了一口酒,慢慢品着。
    “希望德里克能够追上他,这个时候坎瑟应该穿过格林罗斯村落了。”穆恩说。他回想十九日早上坎瑟的马车翻掉的事情。他用拿着酒杯的手背托着下巴算着时间。
    “德里克这个家伙整天神神秘秘,一直蹲在地下市场。我都一把年纪了,还没见过他的样貌。”阿莫叹着气。
    “阿莫,我的战友,你是明,他是暗。你们俩个永远都不可能站在一起。”穆恩笑道。
    “你说得有些道理,但是投靠守序族的我们算是什么……”阿莫一口将酒喝完,但不急于等待答案,“抱歉,我还有林恩的事情要处理,在下先告退。”他给穆恩行礼,缓缓地走出会客厅。
    “呵,对我们这些活的很舒服的人来说,守序族在这个年代便是光。”穆恩冷笑,自言自语。
    “老兄,别太累。”
    阿莫在客厅门口低声补充了一句。他看穆恩的这副疲倦的样子,想起了与穆恩为维纶国王效力的日子,他们一起对抗残月族的侵犯——穆恩总是顾虑很多,凡事都要亲自去做,甚至为珊瑚港口的防御工事做监工。
    “但是,暗究竟在哪里呢?”穆恩凝望星雨大祭司的雕像说。他的视线渐渐模糊,脑海变得空白。“这阳光,还真刺眼。”他说。
    其实,感觉阳光刺眼的不只是穆恩,还有坎瑟。
    现在,这刺眼的阳光照进坎瑟有些空洞的眼中。他忽然醒过神,策马狂奔。很快,格林罗斯村落被一阵急促的马蹄声打破了安宁——骑着战马的德里克一行紧追坎瑟。
    “该死,就不该在望月城查探西尔弗的动向,耽误了一点时间,又被一群不知道来历的家伙盯上了。但愿他们只是劫财的。”
    坎瑟自言自语。就在穿过村落后,坎瑟正要跃过一棵倒地的枯树。突然,他的马一声长嘶,马蹄被绊到了,坎瑟整个人被摔了出去。翻滚了几次后,坎瑟头昏脑涨地爬起。这时候,后面骑马的黑衣人已经围了上来。
    “坎瑟!你还想去哪?”德里克阴沉地笑着,转眼看斯奎勒尔,“他就是坎瑟,我准没看错,对吧?斯奎勒尔?”
    随后,捆绑着双手的斯奎勒尔被一名刺客推了过来。
    “仔细地给我看看,别让时间都白费了,还有其他的买卖等我去做!”德里克将右侧腰间的匕首拔了出来,按住斯奎勒尔的脖子。
    坎瑟以为要完蛋了,结果他看到南面有队伍过来。可是,他根本不知道往这里赶来的是格洛里的队伍。
    在远处,格洛里就看到了前方的情景。那些人的黑色装扮,让他想到守序之王的黑衣,就像凯达与尤拉。他想过去看看,就追赶了几步。然后,他把马捆在一棵枯树上,这里距离黑衣人的队伍已经很近了。
    “前面有事情发生,我们也过去看看。茱伊,照顾好王。”克里斯多夫拿出他的魔玫树弓,步行去追格洛里。
    “没问题,你去帮帮卡洛斯先生吧。”茱伊将马拴在树上,远远地看着。
    “你们在这里吧,我与狄伦过去看看。这种显示勇气的场面不能没有我。”威打量着狄伦,模仿出道学徒宣扬正义时的语气。
    不一会儿,威就与狄伦追上了格洛里、克里斯多夫。
    “看看,又有新朋友了?哈哈,搜查他们,碍事的家伙就直接干掉。”德里克下了命令,指了指格洛里与他的朋友们。
    “看来这根本不需要交流了,”格洛里拔剑冲了过去,他看清了他们匕首上的黑色满月匕首徽记,“我们得打一架,他们是望月城主的仆人。”
    曾经,梅恩先生告诉过格洛里关于夜幕刺客盟的事情,夜幕刺客盟是为了对抗亚历克斯王国与古迪安王国的联合教会所成立的组织,还参与过分裂金色联盟的阴谋。所以,格洛里依靠对方的匕首,从而认出了他们。
    “你们又在干坏事?”格洛里问。
    “本以为你们是一群碍事的家伙,没想到还是不识时务的蠢货。”说完,德里克用匕首挡住格洛里劈过来的剑。
    “格洛里,你的伤恢复的还不错,洛莱卡密室里的凤血药水真管用,”威笑着说,“那天出来的时候,我忘记多去取几瓶了。”
    “……神诺王竟然干出这种事情,”佐伊过来凑热闹,“当心被洛莱卡殿下喋喋不休的训导。”
    “我很乐意承受责备,但恐怕那是很久之后的事情了。来吧,让我们陪着格洛里打个痛快。”威向左右晃动脖子,发出咔咔声响。
    “哈哈,还有神诺之王?”德里克有些迷糊,不过他也得知了一些古迪安王国的消息,“听说,神诺王为了帮助一个年轻人类连宝座都不要了?荣华富贵的生活居然都不要,真是愚蠢。”
    “那是传闻……”威搭话。
    “不管你们是谁,快救救我!我会给你们丰厚的报酬。”坎瑟已经被旁边的刺客用匕首对准了脖子。
    这一瞬间,格洛里踢开德里克,将剑刺向按住坎瑟的刺客。刺客应声倒地后,格洛里将剑拔出来,甩掉血液,转身抽剑来抵挡冲过来的德里克。而腿被刺了几下的坎瑟朝马的方向爬着。
    “那么,你就是名叫格洛里?卡洛斯的人?我想起来了,这是望月城主经常说起的事情,那么金色盟约也在你手中?”德里克兴奋地说。他用钢制护手抵挡住格洛里的剑击,朝格洛里的右手腕刺去。
    “又一个守序族的奴仆?你也想将金色盟约献给守序族吧?那就试试我手中的剑!”格洛里憎恨地说。同时,他看到对方兜帽下闪烁的贪婪目光。
    “从机械城开启,城主大人就在关注着这件事情的发展。金色盟约对于守序族也许有很重要的价值,但是跟我无关,我只要将它献给城主就是了,那便可以赚个足够。”德里克说。他不停地笑,似乎满袋子的金币到手后的欢愉。
    “既然你这么想拿到,那就来吧?盟约就在我这里!”格洛里呼了一口气,双手握着剑。
    德里克撇着嘴笑,一副不在意的样子,起步上前,跳跃。而格洛里举剑向右上斩击,但是惊讶了——德里克在黑雾中消失,又从格洛里背后的上空出现。
    “这个魔法我曾经见识过!”
    话落,格洛里转身,挥出向左的上扬斩击。剑过,一道血痕显现——德里克摔在地上,捂着胸口,匕首被走过来的格洛里用剑挑掉了。
    格洛里因为再次看到这个在黑雾中消失的魔法,而表情凝重。他将剑举起,仔细地打量了德里克——除了贪婪,这名刺客的眼中没有一丝挣脱黑暗诅咒的痛苦痕迹。所以,格洛里知道眼前的刺客是因为自己的欲望而去投靠黑暗的。
    “哈哈!”
    德里克低头闷笑。在格洛里挥剑的瞬间,他将右侧腰间的剑抽出,在格洛里身前划了一道弯月。不料,他抬头一看——格洛里凝神的注视着他,并且没有血液的溅出。他这才意识到剑被格洛里挡下了。
    “哈哈……哈哈……”德里克着了魔似地笑。他的身躯在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