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章 迷雾之下 (九)
    眼见佐伊被围观之人哄骗,苏珊渐渐找回了丢失的关于贝齐庄园中的部分记忆。但是关于后院木材堆的事情,她就是记不得。
    就在来到枇杷树林之前,自己经历了什么事情呢?苏珊皱了下眉。不管怎样,那还能发生什么?有什么事情会比一个男孩的离去更值得关注吗?所以,她把想不通的事情暂时撇开了。
    强行挣脱露娜的手,苏珊直接走向佐伊。因此,苏珊也把露娜警告过的事情而忘记了。引发一连串过激反应的原因,都在于苏珊对离世男孩的怜悯。
    “佐伊,贝齐先生让你帮助他调查那名男孩的事情,你都了解到了什么?”
    参和到人群之中后,苏珊打量了一下佐伊。佐伊的打扮,与昨天看到的有所不同,换了一件新的白色长袖连衣裙,而且还是绸缎的。对于佐伊穿衣打扮的习惯,苏珊还是有所知晓。虽然佐伊特立独行,但是也不至于挥霍。
    在过去的旅途中,佐伊非常珍惜自己的法师装扮。除了保持烈焰手套的整洁,还会细心地在战斗中对待自己的长裙。最起码,佐伊不会轻易地损坏了衣服。哪怕是让衣服沾上一点污泥,佐伊也不容许。
    晃过神,苏珊才看到了佐伊的衣服上竟然还有一枚镶钻的梅花胸针。她不禁感叹,贝齐先生对待佐伊真是慷慨。如果换做另一个庄园主,恐怕在对待一个平民的时候,是不可能将这么贵重的东西给人的,更别说附送一枚钻石胸针。
    可是,想那么多干什么?佐伊不是好好的吗?这一次思绪的停顿,苏珊也听到了佐伊的答话。
    佐伊是直接走向苏珊的,还拍了苏珊的肩膀表示安慰:“那个男孩的事情,很糟糕。但是,他确实拿走了贝齐先生的东西。”
    “他拿走了什么东西?”苏珊问。
    “一把钥匙,关于东边塔楼的……”佐伊不想探究城堡的秘密,而且城堡的主人对佐伊有恩,所以佐伊只能咽下了。
    听佐伊的话,苏珊知道佐伊对于城堡的事情应该有点眉目。但是,面对患难与共的朋友,佐伊怎么就不能坦言相告呢?苏珊不解,况且是在围观的人已经散开的情况之下。
    总感觉蹊跷,苏珊就质问佐伊:“那么,那个男孩的事情就这么完事了?”
    佐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用沉默代替了。这之中,到底有什么利害关系?苏珊望着佐伊闪躲的眼睛,就这样僵持了一会儿。果然,苏珊没有因为佐伊的短暂沉默而失望:佐伊松开搭在苏珊左肩上的左手与苏珊擦肩而过,还留下了一句话。
    “那名男孩,是无辜的……”
    关于佐伊的话,苏珊思考了好一阵子,一直到天黑。她本来想要找贝齐先生谈论一番,但是在早上见过贝齐先生之后,就一直没有看到贝齐先生出现。期间,她甚至为了防止被露娜阻止,而做了一些准备。比如,趁着露娜专心演绎俏皮女孩来回吩咐仕女做这做那的时候,苏珊借机离开露娜的视线。但是,苏珊做的一切都被露娜发现了。
    即便与一名路过走廊的仆人搭话,苏珊都得受露娜的警告:一次魔法传音,或者一次不被其他人发觉的魔力威压。
    当然,苏珊也知道露娜这么折腾的原因。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为了防止苏珊惹祸,或者将隐藏的身份败露。那么,那个男孩的事情怎么办?苏珊无法眼见一个平民蒙受不白之冤。如果佐伊不向贝齐先生追问男孩的事情,那么就得自己来,苏珊明白。
    后来,露娜为了看好苏珊,就硬拽着苏珊待在身边。在房间中,苏珊通过窗户打量了每一个出现在视线中的人。
    那些在院落中来回走动的人之中,除了巡逻的维吉尔与对仆人训话的佩里,就是那些忙活日常工作的人。有些人,看似很疲惫,甚至在采摘果蔬的时候把篮子侧翻在水沟里。还有一些人,在翻新土壤的时候,竟然能把铁锨的把弄掉。
    但是,院落中的一切,不是挺正常的吗?苏珊不禁为自己第一次看到这些佣人而产生的疑惑感到纳闷。就在这时候,露娜竟然提醒了苏珊一下。
    “你瞧,那些埋头干活的人。如果你的眼睛够锋锐,那么你就能在灯火下看清楚。”坐在床边的露娜,晃着小腿,故意踢了一下衣柜。可是,露娜根本没有看,一直在床上坐着,把玩手里的别针。
    对于露娜的提醒,苏珊稍微关注了一下。在佣兵头领维吉尔举着火把走过一个埋头苦干之人身边的时候,苏珊就看出了一点马脚。这一瞬间,苏珊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低头之人干着活,眼睛却时不时的看别的地方,并且看也不看地随手摘取一片菜叶放进身前的篓子里;至于维吉尔,明明是在巡逻却干着监工的事情,更像遮掩什么事实,时而给予低头之人一个眼神或者主动靠近瞥视他方的干活之人身前。在苏珊的眼中,不只是那名低头干活的人漫不经心,甚至整个城堡都待在了雾霾之下。
    贝齐先生的庄园并不是在神迹之城的郊外,而是占用了神迹之城中的一块沃土,并且整个庄园都是被墙壁环绕的。
    从管家佩里那里,苏珊知道贝齐先生是从魔龙帝国占领神迹之城后才在这里买了这座庄园,也就是说贝齐先生的家从荣誉城附近搬到了这里。后来,望月城之战,伍弗帮助西尔弗从守序族手中夺回了神迹之城,而贝齐先生给了伍弗好处。如果给了好处,守城士兵自然会保护这里。但是,为什么守卫南门的人,会有一整支巡逻队呢?
    “欺诈……”
    用做客之人的目光来看,苏珊只能用“欺诈”这个词来形容贝齐庄园的事情。苏珊猜测,在庄园的事情上,贝齐先生欺骗了之前的守序族,用什么与亚历克斯王国没有纠葛或者向凯尔献上忠心之类的话语获取了信任,通过了守序士兵的严查;后来,贝齐先生又用一些手段得到了伍弗的赏识,免于在战争中被牵连。然后呢?为了遮掩一些真相,贝齐先生就雇佣了一些人手,也就是所谓的庄园巡逻队。
    那么,为什么贝齐先生没有真正的投靠任何势力呢?关于这一点,苏珊也有想过。一个无法坚定的人,是不可能长留光明教会的。虽然苏珊没有见过光明教会的教主本人,但是也知道光明教会的教主是一个严厉之人。如果有人敢在光明教会或者在血刃剑审问庭造次,那么作为主管法务的贾维尔就会施以严惩,即便那人是教会的副教主。
    多加考虑之后,苏珊又因为形势在变化而顿了一下。现在,苏珊还没有听说到有关贾维尔去向的传闻。所以,一个躲藏起来的光明教会成员,还能接受贾维尔的看管吗?所以,贝齐先生万一失去了信仰了呢?
    事情究竟在往什么方向发展,苏珊无法估计。因为善心发作,她不得不继续思考怎么在贝齐先生返回庄园之后,进行一场怎样的谈论。
    就这样,苏珊望着窗户外的灯火,吹着风过了好一会儿。尽管身后还有露娜陪伴,但是她怎么也打起精神。甚至,她因为一时地安静而觉得自己孤单。
    当风三番五次袭击窗台之后,苏珊就感觉心中不舒服了。她不得不去想一些美好的事情。在苏珊过去经历的事情中,让她开心的那一段过往自然是在接受梅恩先生指导的时候。那时候,还没有参与梅恩先生的游历之旅,除了与格洛里、狄伦应对伍弗的瞎折腾,还能享受惊险刺激的狩猎活动。但是,总有一些意外的发生。
    苏珊记得有那么一次,为了配合格洛里、狄伦围堵一只野猪,而误打误撞地进了一块植被异常茂盛的地方。在那一片阳光被树叶遮挡的阴霾之地,苏珊迷失了方向。仿佛那是大自然设下的圈套,但是苏珊还不至于这么悲观。为了寻找返回的道路,她四处查看,而那些比她高大的岩石却因为雨滴的落下而变成了恐吓人心的恶魔。
    “这些岩石是怎么了?”当时,小苏珊就是这么问的。
    稍微抬头,除了滴答雨水的繁茂枝叶,就剩下了这些绕过又出现的高大岩石了。苏珊虽然勇敢,但还没有勇敢到不去担心找不到回家的路。期间,她有呼救过,但是没人听到。几番折腾,她因为疲惫而躲在了一块岩石之下。令她没想到的是,这些阻碍她返程的岩石竟然会成为一处庇护之地。
    雨虽然不大,还是带来了一场泥石流。于是,苏珊因为这些令她迷惑的岩石而躲过了一劫。所以,在当时,苏珊没有责怪这些异样的岩石,而是像个天真少女一般感谢了大自然的公平:一场雨与迷失,换来了一线生机。
    当回忆中的事情渐渐模糊而现实渐渐清晰,苏珊就离开了窗口。她回头,对露娜笑了笑。即便露娜给苏珊带来了一些麻烦,但是苏珊还是感谢。至少,因为露娜的保护,苏珊得到了一些机会。另外,苏珊还感谢露娜隐约地告知了格洛里还活着的事情。
    “谢谢……”苏珊说。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