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五章 迷雾之下 (十四)
    布莱森,他疯了?”
    露娜听到德拉贡的话,实在惊讶。一个人类,竟然要将生活于凛冽寒风中的守序各部落统一起来。
    “对,他就是要这么干。他想要颠覆一个旧世界,创造一个新世界。”德拉贡展现出很浮夸的表情,并且着重用高声调说了最后一句。
    “与神明对抗吗?”
    想要颠覆世界,自然也要与光明之神为敌。露娜望着德拉贡。
    在脑海中,露娜从不敢想象与神抗争的事情。在现实中,她可以抗争冰原上的寒冷,还可以为了生存而与袭击冰川之地的残月族厮杀,但怎样面对那些诸如弱肉强食的自然规则之类的无法被改变的事物呢?她难住了。
    露娜想要帮助布莱森,却手足无措。她想了很久,凭借自己与兄弟们的力量,在光明之神的面前仍旧逊色。即便露娜拥有幻化出一个遥不见边际的温暖世界,却无法让自己与族人在神明面前无坚不摧:生命,即便长久,却也脆弱。
    “神明吗?”
    暂且不说光明之神。头疼之时,露娜甚至回想到第一次见到天空之神的场景。那个巨大的不见首尾的家伙,就像一片云层。当这个令人无法捕捉形态的家伙吐息,就会引发闪电雷鸣;抬眼展望,那不是一道闪电,而是枝杈状四处穿透而去的苍白利箭。
    那些箭,才是真正的无坚不摧。击中什么东西,什么东西就得完蛋。不像普通的闪电,还可以缠绕而去,而是直接毁灭。仿佛,那就是露娜看到的神明降下的制裁。
    “天罚……”
    幸好,天空之神不是特意为了追逐露娜,而是单纯地呼了一口气而已。所以,露娜才得以在漫天闪电下幸存,还能看到她为了生存而不得不依靠幼小的身躯与狼群争抢失去单角的驯鹿。
    天空之神,比不过光明之神,已经有这么强大的力量。那么,光明之神呢?所有的一切,都得从头计议。露娜痛恨光明之神,早就想要报复,所以就主动找到了被德拉贡从骑士城的刑场救回来的布莱森。
    “对,我打算四处走动,劝说守序族的同胞团结在一起。”布莱森是这么说的。他直接开口就是同胞,而且一本正经。
    一名人类,竟然把守序族人当做同胞,露娜已经不再因为这种事情而惊奇。她知道布莱森与那些满心贪婪的家伙不同。因此,同胞两个字,露娜可以毋庸置疑的接受。然后,她就笑着听布莱森讲述。
    那是一场切实地对于神明发起的战争,即便如此,布莱森也将一切统筹好了。在露娜眼中,仿佛布莱森就是为此而诞生的。
    然而,布莱森的诞生,不过是生于一个平凡人之家。几乎所有将自家孩子送离家门的人,都会为了自己的孩子能得到优待而献出一些有价值的东西。对于布莱森,他是不希望将自己家中的土地当做魔法师协会供养自己的代价而拿出来的。
    奈何,利维爵士就是想要让布莱森做擅长的事情。一再劝说,布莱森只能将心中的不舍变成动力,只身前往伊凡会长管理的魔法师协会,逐渐成为了一名研究员。
    布莱森,是一个乐观的人。既然付出了代价,那就得愉快地收获。研究魔法咒语,布莱森感觉自己在触碰距离神明最近的事情,因而乐此不疲。也正是因此,他敢于思考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东西。比如,为什么人族不是生来具有魔力,而是要后天学习。再比如,为什么光明之神没有将神圣之力赐予所有的神诺与人类。问题不少,但布莱森不会纠结于现实里所要面对的困难。
    布莱森以为,命运是可以改变的。
    所以,在计划中,露娜就听到布莱森说了黑暗魔力的事情。“光明之神,赐予了守序族拥有黑暗魔力的能力。然而,黑暗魔力往往诞生在负面情绪之下。也不全与人族获取魔力的方式相同,有些守序族人自诞生之后就因为双亲而身携黑暗魔力。”
    “那么,你是打算说明什么呢?”露娜不解地问。
    “我是说,既然光明之神让守序族具备拥有黑暗魔力的能力,那么守序族人就应该懂得去挖掘这种潜力,而不是被迫在负面情绪之下引发黑暗魔力的初显。”布莱森解释道。
    愤怒,或者仇恨?如果需要愤怒与仇恨,露娜心中确实拥有一大把。那么,怎样让黑暗魔力不借助负面情绪而显现呢?
    难道,要依附另一种情绪?
    望着布莱森的眼睛,露娜急于等待布莱森说出答案。她心想,如果布莱森所说的事情可以达成,那么守序族的强大将发生翻天覆地的改变。既然黑暗魔力本就强大,那么在整个守序族人可以全凭自主发挥出黑暗魔力的前提下,击垮一个诺顿王国、或者一个月神王国,再或者一个只拥有神迹之城的亚历克斯王国,有什么难的呢?
    “答案只有一个,依靠意志力,如某些魔力一样。魔力,本就该没有好坏之分,全由人定。而且,我认为,黑暗魔力的显现,应该可以不依存负面情绪。”布莱森说。这个答案,令露娜颇感意外。
    在长久的研究中,布莱森看过有关黑暗魔力方面的魔法咒语。那些被用血迹或者灰烬涂鸦在毛皮之上的咒语,总有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关于黑暗之火的诉说。
    在艾贝尔大陆,黑暗魔力诞生的最初形态,就是所谓的黑暗火焰,一团燃烧于心中的火焰。
    布莱森认为,在某些时候,对于一个人来说,如果要决心做一件事情,那么心中就会产生一团火热,一种驱使自己去执行的推动力。所以,布莱森感觉意志力与守序族显现出魔力这一方面可能存在着联系。
    为什么,守序族所用的魔力是黑色呢?
    布莱森当然知道,魔力的使用是否用于正途是由使用者所决定的。至于魔力的颜色,这一点着实难坏了布莱森。
    经过思考,布莱森追溯,也就是黑暗魔力最初的诞生是因为负面情绪。当然,从别人那里传承了黑暗魔力的人,是不需要依靠负面情绪而初显黑暗魔力的。所以,他也想到了其他更多的方面,如果黑暗魔力的颜色是无可改变的,那么只能把事情的结果归咎于神明的干涉。
    再多想,布莱森就要触及神明们所不允许的事物了。即便是月神的宿敌露娜,也畏惧于触碰神明的底线。因此,露娜只能大体上听布莱森说个差不多。
    那时候,露娜把布莱森讲述的事情当做津津乐道的事情。然而,当她想要与德拉贡分享的时候,就变成了哑口无言,仿佛因为神明而短暂失去了话语的能力。
    “这可真有趣……”
    露娜只好对德拉贡笑了笑,合上无法说出话的嘴。可是,她清楚她的哥哥是个什么样的家伙。即便一个眼神,德拉贡也可以领会其中意味。
    时间过了几个月之后,露娜的魔力就因为布莱森的指点而突飞猛进了。她几乎因为自身无法预测的魔力而惊讶,削平一座钻入云层的冰山不过是尔尔。
    “布莱森,你真是了不起。你将黑暗魔法推向了巅峰……”露娜这样夸赞布莱森。但是,她的心中仍旧有余悸。
    神明,创造了整个艾贝尔大陆。作为一个被圈在饥寒之地的守序族人,要怎样才能撼动神明?从而让神明改变最初的设定,让守序族人走出阴暗呢?
    越想越畏惧,在极北镇遥望远在东南方拔地而起的冰雪城之时,露娜吸了一口冷气。已经在寒冷中习惯了的她,竟然感觉黑龙鳞片长袍成了可以被寒风轻易穿透的麻布长袍。
    神明们,已经感觉到一切即将发生的事情了吗?
    因为天际的擎天霹雳,露娜打了一个冷颤。她期盼着美好的未来,迫不及待地想要打破神明带来的困扰。现在,这个生于饥寒之地的守序,想要看到布莱森所说的新世界。
    幸福、阳光,总爱穿透云层,也总是被乌云遮挡。望着遥不可及的天际,露娜切身体会到了自身的渺小。她想不明白,布莱森为什么会敢于从神明的手中抢夺自己的命运。
    命运,不是设定好的吗?
    在布莱森的指引下,露娜与极北镇的族人们重返比冰川之地还要寒冷的远古冰原,说服一切可以找到的守序部落。有时候,露娜不得不用武力彰显自己的决心。她想用摧毁山脉的魔法毁灭泰坦巨人的部落,来让那些不肯服从布莱森的族人妥协。但是,她因为想到巨人们也在抵抗寒冷与饥饿,就收手了:原来,在冰原之上奋力生存的不只是自己。
    露娜第一次,看清楚了巨人们的可怜模样。
    那一丝怜悯,露娜将之归咎于布莱森付出的努力。游说,避免一切会引发冲突的事件,布莱森简直就是一个王国的和善外交家。但是,露娜更认为布莱森理应是守序族的领导者。
    那一段帮助布莱森忙活的日子里,露娜有时候会怀疑自己曾经付出的努力。有时候,她觉得可笑:与哥哥弟弟,竟然被神明强迫生存在无法越出一步的饥寒之地,而她不得不为了生存而与兄弟们争夺、打斗。
    如果想要撼动神明,那么就得尽可能地获取所有可以集合的力量。露娜当然明白布莱森的意思,也是如此,露娜找到了机会向德拉贡表示和好:虽然没有围坐炉火的谈论,但也少不了往日的问好。
    在诸神纪元,与神明争斗,改变命运,成了守序族人传颂的事情。露娜记得族人们的雀跃,一个急于要破茧成蝶的希望正在伴随离开乌云遮蔽的太阳升起。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