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七章 迷雾之下 (十六)
    一直以来,休帮了不少忙。”
    听到贝齐先生的话,露娜没有过于惊讶。只是,贝齐先生越走越慢,甚至声音低沉。在露娜看来,仿佛楼梯上有什么东西让贝齐先生不敢接近。但是,贝齐庄园里还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吗?露娜差点因为想到自己而笑出声。
    令人畏惧的,不正是自己吗?一名守序。
    露娜越想越兴奋,她巴不得想要看看楼梯上面究竟还存在什么可怕的家伙。一方面,露娜得表现得像个关心庄园主人的宾客一样,另一方面,露娜还得思考贝齐先生的行为。她时而紧走几步,时而稍作停顿,并且向走在后面的贝齐先生望上一眼。
    突然,从三楼传来佩里的叫喊:“贝齐先生!休呢?刚才,哭喊的人可是您的小女儿啊!”
    “休?”
    “小女儿?”
    一不小心,露娜猛拽了苏珊一下。结果,在听到露娜的惊讶声之后,苏珊就摔了一跤。幸好,露娜动作利索。在苏珊将要滑下楼梯的时候,露娜抓住了苏珊。
    虽然只是一个拉拽的动作,却令露娜额头上出了冷汗。就差一点,露娜就不得不使用魔力了。如果时常使用魔力,那么露娜就有被贝齐先生发现伪装的机会。为了不让事情变复杂,露娜索性不去确认贝齐先生的眼神,就转身拉着苏珊跑向了三楼东边的走廊。
    这会儿,有贝齐先生在这里,应该不算是乱闯吧?露娜强行找了一个借口。
    放开步伐,几番拉扯苏珊,露娜才追上进入房门的佩里。房间,就是位于东边走廊的尽头,并且正对走廊。进门,房间挺宽阔的,而且一股子薰衣草的香味。
    扑鼻的香味,让苏珊说出了声:“安宁之吻?”
    露娜没有在乎苏珊的停顿,而是直接奔着佩里的身后走了过去。当佩里匆忙转身,露娜因为佩里的走动而看到了躺在毛绒床铺上的人。那是一个年龄不小的女人,根据样貌,露娜可以确定床上在哭泣的女人就是贝齐先生的小女儿。
    “客人们,你们最好别插手这里的事情。而且,苏珊小姐你把贝齐先生堵在门口了。”佩里说。接着,他就指了指挂在南面墙壁上的画,也就是位于南面窗口东边的那一幅。
    看了一眼画像,露娜就确定了自己的想法。因为那是一幅只有贝齐先生与躺在床上的女人的画。稍作观察,露娜就从画像的新旧程度而得知了画像的大体制作时间。
    画像,可能在前不久制作而成,露娜猜测了一下。但是,在位于房间西边的床铺上,躺着的女人为什么会是一副颓废的模样呢?而且,佩里为什么要找休?
    得了吧,这关自己什么事?露娜在心中哼了一声。她觉得,既然这里的事情需要休,那么休就不会发生什么事情。而且,她记得早上见过休一面。
    当露娜正因为思考而发愣的时候,休就从门外进来了。休说:“小姐,她没事吧?你们最好赶紧出去。我是说,贝齐先生,您得让客人们先离开。”
    休,是怎么回事?露娜不明白。
    在刚开口的时候,休的语气近乎命令,分明不是一名奴仆的正确做法。仿佛,休才是庄园里说话最算数的人。
    结果,露娜就看到贝齐先生的邀请——一个要求离开房间的手势。
    “那么,我们得离开了。祝愿您的家人,早些康复……”露娜没有使用魔法传音来让苏珊说出口,而是自己说的。她礼貌地提着裙褶行了礼,就拉着苏珊走出了房间。
    压抑,对于房间内的气氛,露娜是这么形容的。如果夸张一点,她想起了在针叶森林中响起的钢琴声,来自诺顿王国的一名骑士。听了那首钢琴曲之后,露娜就感觉一个又一个音符在心中蹦跳,声音清脆却令心难以安置。
    很明显,房间中的气氛,让露娜有一种在悬崖边的感觉。而且,她还不知道是谁将自己推到了边缘。除了苏珊与那名身着全身铠甲的客人之外,房间中的那些人之中,似乎各有心思。一个对于庄园主人所定规矩不管不顾的管家佩里,一个对着贝齐先生吼的奴仆休,还一个躺在床上看到客人却表现出一副苦闷神情的女人。
    房间内的一切,像极了一幅画作。露娜特意将刚才房间内的人,摆在了画中。在露娜心中,那是一幅一家人对病床上的家人表现关心的画,只是突然闯入的客人们却看到了与温馨无关的一幕,那些人对客人们展现出了各自不同的眼神。可是,那些人中,都是谁在躲藏呢?她不得不庆幸自己是一名拥有强大魔力的守序,因为她知道那些把自己伪装到无法被发现的人是多么的可怕。
    贝齐先生?
    露娜知道西尔弗与贝齐先生有交易。那么,佩里的呢?露娜知道佩里与维吉尔之间有些话是可以用争吵来说明的,也就是说佩里与维吉尔关系不算坏。但是,露娜感觉佩里与贝齐先生之间似乎有着某层隔阂。一个庄园里,如果管家与主人有矛盾,不也是正常的吗?就在维吉尔与贝齐先生之间,佩里却更乐意与维吉尔谈论事情。
    至于休,一个十三岁的男孩,发点脾气可能是因为着急吧?一想到休溜进东边塔楼的事情与休的哥哥发生的事情,露娜就不得不为休说点好话。
    想来想去,露娜越发不安。
    就在夜晚,露娜还做梦了。她梦见一双红色的眼睛,在黑雾中若隐若现。不过,露娜够直接,索性在梦中进行了一场翻天覆地的魔法炮轰。但是,她发现那双眼睛竟然无法甩开。
    “噩梦终究是噩梦,如果让这种事情坏了我的心情,月神可能开心到让望月平原永远在月神之力的庇护之下吧?”
    合了一会眼之后,露娜还是起身了。再一次,她又把苏珊留在了布置好魔法陷阱的房间中。这一回,她铁了心要找到贝齐庄园后院中隐藏的秘密。
    夜晚,月色十分撩人。然而,庄园却被单独摆了一道。这一晚,整个庄园安静极了,并且伴有迷人视线的雾气,就像特意为了露娜而准备的——稍微用魔法,露娜能看清一切。
    “这边!你得走这边!”
    露娜化成黑雾,钻出一楼东边朝南的第一扇窗户。然后,她跟随雾中的魔法传音,沿着城堡东边的石子路笔直来到了后院。
    “怎么了,那些雇工都歇息了?但是,这才过了傍晚啊?”
    望着毫无人影的院落,露娜肆无忌惮地走向了木材堆。一步又一步,逐渐接近了北面的墙壁,露娜竟然发现手杖变成的枇杷树健在。至于堆积在北墙下的木材堆,竟然向西平移了。展现在露娜眼前的,竟然是一个深入地下的密室。
    “你想得到想要的,就得往下看!”
    那个为露娜引路的声音,再次传来。出于某种执拗,露娜在落下第一个台阶的时候,竟然停下了步伐。
    转身,露娜望着漫过城堡的迷雾:“一个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分量的家伙,竟然敢对月神的宿敌指手画脚?”
    不知怎么,露娜没有得到任何回应。露娜猜测,大概是利用魔法传音的人害怕了。踏过下一级台阶,再继续往下,露娜碰到了一道铁栏。用手轻轻触碰,黑暗之火从露娜的手指上流淌而下,铁栏就落地成尘埃。
    只手一挥,用飞散而去的黑暗之火点亮了通道内的火盆,露娜才踏过摆放在水坑上的木板。她不禁吐槽:“这鬼地方,被水泡了。建造这里的家伙,一定是一个懈怠的人,竟然没有排水池。”
    走了大概二十几米,露娜才到达了东边的尽头。面对没有通道可走的尽头,露娜摇了摇头。然后,她就用手触摸了东墙壁。从稍微震颤,到缓慢开启了一条缝隙,露娜厌烦了墙壁的移动速度,索性用黑暗之火将没完全打开的墙壁化成了飘散的灰烬。
    接着,露娜就因为突然传来的喊声而向后躲避了一下。慢慢松开捂着的耳朵,露娜分辨清楚了从密室里传来的声音。
    “那是一些因为疼痛而难受的家伙?”
    踏着漂浮在水面上的长木板,露娜发现密室还很远。途径一个向南的拐角,露娜把那些吱吱叫的跑过的耗子都烧成了灰烬。后来,她因为难以忍受通道内的恶臭而用左手捂住了口鼻。
    叮叮当,叮叮当……
    一些奇怪的声响,穿透黑暗而来。在一直向南的通道里,根本没有火盆,露娜只能凭借感知继续往前。
    也就在这时候,露娜看到了一双又一双闪光的眼睛。她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就继续往前两步。突然,一双手伸向她,抓住了她的法袍的领子。露娜以为伸出双手的是安置在密室内的精怪之类的看护者。只是稍微后退,露娜就轻易挣脱了那双从漆黑里伸来的手。
    听到一声遭受重创般的叫声,露娜才意识到身前是一名人类。隔着门栏,那双手的主人只能央求。
    “无论你是谁,请放我们出去!”
    声音的主人近乎哀嚎,露娜听得清清楚楚。用右手食指的黑暗之火照亮,她才发现眼前是一个被魔法封印困住出口的牢狱。
    推荐:巫医觉醒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