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零九章 迷雾之下 (十八)
    封印牢狱之门的魔法,当然是借用了月神之力,露娜紧攥还未落下的左手。一个劲地颤抖,仿佛露娜的左手不听使唤,但不算是最坏的。
    因为惊叹,露娜后退了。她望着已经产生玻璃般破裂纹路的魔法封印,发觉浑身的魔力都在流逝。
    用了很大的劲,露娜才开口:“一定是西尔弗,他设下了一个圈套。我们都被利用了……”她看着眼前的魔法之墙,匆忙拍打身前,想要截断被拉扯而去的形如一缕缕黑雾的魔力。
    奈何,露娜越不能保持冷静,魔力的流逝速度越快。过儿一会儿,露娜就看到门栏上的魔法封印之裂纹在愈合。
    在露娜面前,她所要搭救的人们皆与她一样震惊。有些人在一步又一步后退着远离门栏,有些人还没有合上张开的嘴。至于鲍里斯,正在不停地摇头。
    鲍里斯说:“如果、如果这是设计好的,那么真是一件坏事情。其实,拿蓝色星辰说事,我以为你能把我们从这里弄出去。”
    昆汀补充道:“贝尔顿,才是这庄园里真正的恶魔!月神的宿敌,关于翡翠城的玩偶一事,本就存在一些质疑。我不解的是,你怎么从来不曾辩解?我的意思是,我这么说算是一种感谢的方式。”
    露娜听到有人这么说,直接懵了。她从来没有听到过真相,这是第一次。可是,对于翡翠城的玩偶一事知道真相的不过是露娜身边的几个人而已,并且还是在数千年前的诸神时代。
    听到昆汀的话,露娜自然高兴。那么,何必去纠结昆汀是从哪里得到的真相?露娜的微笑因为上扬的右侧嘴角而展现出来。“瞧,月神的宿敌,就在这里。一面借由月神之力而封印的门,算什么大的难题吗?”
    但是,露娜不知怎么,就把重新抬起的左手又放下了。她听到外面的争吵声,还听到了救火的喊叫声。
    “怎么了?”有个骑士问。
    “如果你打算救我们出去,现在就是个好时机。”
    昆汀推了伯克一把,想让伯克跟自己一起表达感谢之意。不料,伯克瞥视了一眼,昆汀只好改换了语句。他意识到,反话兴许是该派上用场了。他补充道:“对,露娜,你是月神的宿敌,却无法打破一扇门。这不可笑吗?”
    “或者说,你根本就是虚张声势。你手中的魔力,还有多少剩余?只够引燃一堆篝火,还是只够变成熏制烤肉的烟?”伯克讥讽道。
    “够了!你们没有听到吗?外面发生了奇怪的事情。看样子,我得去看看那名叫做苏珊的女孩了。”忽然间,露娜开始担心对于格洛里不忘的苏珊。露娜旋转一周,让身高变矮。现在,她又是那个弗洛雷亲戚家的活泼少女了。
    露娜,是想要快点离开密室。转身,走了两步,她却回头了。又试了一次,她还是无法击碎魔法封印。
    “这就是事实……我自称月神的宿敌,却很难把你们救出来。你们的事情,回头再说。魔力,我得先用来应对外面的事情。”
    沿着返回地面的通道,露娜越跑越感觉自己所感受到的魔力波动是来自熟悉之人。为了确定自己心中的结论,在没离开通道之前,她就推出右手中的一丝黑雾来试探。结果,她得到了一个十分惊喜的答案。
    然而,在踏出通道之后,露娜就被围住了。她看着眼前这些举着火把的人,无奈地笑了笑。眼前的人,可不是她的答案中的人。
    “维吉尔?佩里?”
    “当然是我们。瞧,躺在身后的那些人,是来袭击你的。”维吉尔让开一个空隙,并且指了指在木材堆南面紧挨石子路的地方。
    “火焰之球徽记?”露娜并不是很惊讶。她看了一眼,那些身穿着光明教会铠甲的雇工们就躺在地上:横七竖八的长矛、勾镰,还有单手剑,已经代替了十字架。
    “这算是什么?这算是一次关于友谊的问候。”佩里对露娜行了个鞠躬礼。
    仿佛一切都不是意外,露娜欣然接受了佩里与维吉尔所做的事情。另外,露娜还看到佩里打了个响指,让迷雾消失了。
    “管家佩里,原来是你用魔法传音引导我来这里的密室。”笔直地走出雇佣兵们的围绕,露娜化成了一团黑雾。
    钻进城堡北面,也就是通向二楼的环形楼梯处的窗户,露娜急忙向上跨过几个台阶。当她来到自己与苏珊的房间的时候,发现房间内空荡荡的。
    苏珊,去了哪里?
    观察了一下房间,露娜知道窗户是打开的。而且,露娜看到窗帘因为风的原因而被拉扯到了窗户外面。就在窗户西边的衣柜上,露娜发现了划痕。
    刚才,发生了一场打斗?三九中文网
    看了一眼窗户外面,城堡南面的院落中什么事情都没有,甚至连个人影都不见。没有火光,也不再有叫喊声,露娜失去了头绪。
    为了尽快恢复魔力,露娜没有使用魔力来探寻房间内的魔力波动,而是保持冷静地坐在了床沿上。
    就在露娜喘息的片刻,一个求救声传来。那人喊道:“来人啊!快救救我!”
    听声音,露娜知道那人不是苏珊,而是休。时间,对于露娜很重要,尤其是这种时候。极速的魔力流逝,让露娜吃到了苦头。如果多一些休息的时间,恢复一点魔力,那么就能在未知的事情出现之时而起到关键作用,露娜知道。
    要不要去帮助休?
    露娜在挣扎。在这座庄园中,有一个拥有月神之力的恶魔,对于露娜存在一定的威胁。如果冒失,露娜就将失去向月神复仇的机会。当然,露娜是知道的。可惜,这一晚,所有的事情都在表明庄园内的事情要浮现于水面了。
    还等什么?
    露娜催促了自己。魔力的恢复,是可以依靠意志力的,这一点布莱森研究过,并且把结果告诉了露娜。露娜自认为,自己的意志力是强大的。但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谁能完美地控制好一切呢?
    “露娜!我知道是你!贝齐先生,已经把你的真容告诉我了!”
    突然,佐伊从门外闯进来。露娜看着佐伊飚火气,甚至还忍受了火焰席卷。一个字都不用说,露娜就能把佐伊这么做的原因猜个差不多。
    面对一个改变过自己人生的家伙,谁能不感恩与不信任呢?而且,在这里的,不就是佐伊所说的守序族的恶魔吗?从苏珊口中,露娜知道佐伊痛恨守序族。痛恨,加上对于贝尔顿的信任,佐伊做出眼前的事情也就不足为奇了。
    休的事情,与自己无关,露娜不想辩解。深吸了一口气,她就冷静地说:“休,在求救。你应该去看看发生了什么,而不是这么毫无礼貌地闯进我的房间。”
    “现在,贝齐先生正在四处寻找。但是,只能听到休的喊叫,却不见其人。”佐伊怒视露娜,一心认定答案就在露娜这里。
    “就在刚才,那些人还说贝尔顿是这里真正的恶魔。”露娜缓缓起身,离开再也不想待下去的床沿。她靠近佐伊,佐伊后知后觉。
    就这样,贝齐先生出现了,就挡在佐伊的身前。而露娜托举着黑暗之火的左手,刚好被贝齐先生用手杖挡住。
    露娜看了一眼贝齐先生的手杖。无论是颜色还是长短,都与之前那一根有不同之处。甚至,连清香味都没有了。就在手杖被贝齐先生用手掌按压的稍微往下的地方,竟然有一个接口。
    “一把单手剑?”
    檀香色、比之前的手杖要长一些……打量了一番贝齐先生手中的单手剑,露娜往后退了几步,因为剑刃刚从身前划过。贝齐先生出剑之快,露娜倍感惊异。眼前这个上了年纪的人类,无论是迅捷程度,还是魔力的强弱,都令露娜紧张。摊牌,露娜意识到贝尔顿这么干了。
    “暗之月女,你这个恶魔,竟敢闯入我的庄园中。而且,你还害死了休的哥哥!就在刚才,后院里发生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那些雇工可都是可怜之人啊!现在,那些雇工们都去见光明之神了,多么心痛的事情!”
    又是一场蒙骗,露娜耸了下肩膀。她知道贝齐先生是在为了欺骗佐伊而进行表演,为了看完好戏与耍弄佐伊,就故意配合。
    露娜得意地说:“对,休,也在我手里。”
    “所以,你还需要保持弗洛雷家亲戚的姿态吗?”贝齐先生问。
    “不,当然不需要。”
    散去幻化魔法,露娜恢复了原貌。左右衡量,露娜把自己难住了,怎么应对堵在门口的贝齐先生呢?索性放松一些,露娜转身面朝窗口,呼吸吹进来的新鲜空气。化成黑雾逃走,怎么能这样做呢?出于执拗,露娜不想这么干。
    可是,风中的魔力波动怎么这么熟悉呢?
    露娜知道一个懂得隐藏自身意欲的人,是不会放弃一个好机会的,而贝齐先生就是这种人。所以,露娜就轻声念了咒语,触发了早就设置好的魔法陷阱。
    “遮挡明月,呼唤黑暗。”
    咒语之声落下,满屋漆黑。露娜本想直接化成黑雾袭击贝齐先生,却快不过贝齐先生手中的剑。在贝齐先生的剑将要斩开露娜所化黑雾之时,房间内响起一声清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