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向飞天镇集结 (一)
    “得了,我就是来送一封信。你把信件拆开,自己看看就明白了。”瓦恩拿出信件。
    信件用了比较好的材质,轻薄而且柔软;与其说是比较规矩,不如说是比较慎重,就是用了羊皮卷子。
    解开红色丝带,格洛里就仔细地看了一下信中内容。信中,多是一些寒暄的话,仿佛贝尔顿在为了之前所作所为而刻意开脱。而且,信中的言语还颇具公正性,这一点让格洛里难以接受。
    信中,有一段这么说:“我尊敬的蓝色星辰大人,我之所以让佐伊在家中做客,仅是因为担心不能参与到探索天空之城的计划中。失去一份为亚历克斯王国承担未来的责任,这是多么可耻的事情。”
    明摆着,信中话语包含了一份要挟之意。
    信中,还有一段这么说:“我可是听说了,你在巴德大人的帮助下,却止步于天空之城的门口。以你现在的势力,恐怕依旧与之前无异。事情众所周知,想要拿下天空之城,你就得集结亚历克斯王国中的正义人士。比如,在下……”
    一个做了邪恶之事的人,竟然死皮赖脸地将自己的罪行强行掰扯到一边去,这是多么让人生气的事情。而且,贝尔顿竟然声称是一名正义人士!
    差一点,格洛里就要把羊皮卷子扯成两截。
    好在,格洛里闭了一会儿眼睛,强行咽下了心中愤怒。
    格洛里知道贝尔顿所说的事情,并不是谣言——天空之城,危机四伏;那些因为黑暗魔力而爬起来的神诺守卫,即便如兰杰斯一样是一副枯骨,却仍旧强大,甚至因为黑暗魔力的作用而在某种程度上得到了升华。
    收起思绪,格洛里才稳住因为愤怒而抖动的手。呼了一口气之后,本应该是稍作放松,格洛里却又咬了咬牙。
    “一丝憎恨,留在你的嘴边上了。如果是在一个谈判会议上,你的做法可能会成为对方的笑柄。”瓦恩强行夺过卷子,口吐冰冷。
    幸好,三月一日的凌晨不算冷。格洛里也没有因为瓦恩的冷言而太过在意。
    格洛里转身,望了一眼湖泊那边。就在靠近树林西端边缘的地方,阿多尼斯与那两名骑士现身了——他们,是从草地中起身的,睡了一觉般伸展了手臂。
    重新查看附近四周情况,格洛里意识到瓦恩不打算把打斗的事情持续下去了。树林不再像被巨人抓住了似地摇摆,而风已经重新奔向北边。至于格洛里右侧的溪流也缓缓延伸,并且由逆流的状态回归于安宁。
    “天要亮了。你应该庆幸,贝尔顿叮嘱我不要过分为难你。”把卷子收入腰间的皮革包中,瓦恩先于格洛里一步,走向了西边。
    瓦恩根本不打算去担心格洛里走在背后的事情,因为他知道格洛里的正直已经是世人皆知的事情了。他心想,既然可以平心静气地谈话,那就好好欣赏一番草原的美景吧。
    不出所料,格洛里就如漫步之时一样,步伐轻松,没有让地上的碎石如受惊的虫儿一样蹦跳着四散。
    “贝尔顿?那么那些变成傀儡的光明教会信徒是怎么回事?”因为之前不确定的想法,格洛里不得不问。他始终认为,那些傀儡与贝尔顿脱不了关系。
    “那些傀儡,不是贝尔顿所为,而是他的客人计划的。”瓦恩答道。
    “谁?”格洛里问。
    “你没与他打斗吗?我是说鲍尔?布莱克,暗之月女的弟弟,一个喜欢扛着一把漆黑长斧的家伙。我猜,那些傀儡之所以没有追来,并不是因为你把它们丢进了山沟里,而是因为没有接受到命令。贝尔顿,可能阻止了他。”瓦恩解释道。
    根据瓦恩所说,那岂不是要感谢贝尔顿了?
    感谢贝尔顿,算了吧!贝尔顿,是为了金色盟约而做出的选择!
    路过湖泊的南侧,格洛里再次确认了湖泊的模样:湖泊的豌豆状已然不复存在,所有奇怪的一切皆是因为受到了空间魔法的影响——有些东西,被强行扭曲了;甚至,瓦恩为了让格洛里迷惑而把湖泊弄成了与那个形如豌豆状的湖泊一个模样。
    一个经历无数战斗洗礼的魔法师,是懂得进行一些战术上的谋划的。比如,格洛里所见到的以假乱真,格洛里就曾差点混淆了空间魔法、幻境魔法、真实梦境……
    如果在与魔法师打斗的时候,因为判断而出错,就得承担一些风险。这种事情,格洛里知道。
    毫无疑问,走在前面的瓦恩在空间魔法上的造诣不是空有其表。再者,即便是丽儿导师,想要一片森林因为空间魔法而发生改变,也得耗费相当的魔力与体力。而眼前这位光明教会的信徒,竟然还有精力来一场尚有余力的戏耍。
    格洛里不禁为贝尔顿信中所说的事情动摇了。如果瓦恩是贝尔顿的人,那么贝尔顿可能具有的实力还要再往上一点,也可能是往上许多。
    如果有贝尔顿的帮助,在探索天空之城的时候,岂不是增加了一份把握。格洛里在心中掂量着,无意间产生了一种侥幸的想法。17
    与敌人共舞,不是好事情。格洛里可不想遇到第二个科瑞兹了。然而,科瑞兹毕竟是科瑞兹,贝尔顿就是贝尔顿。科瑞兹与贝尔顿,有什么可以对比的地方吗?
    对于贝尔顿,格洛里并不熟悉,只是了解一些而已。
    如果贝尔顿是为了亚历克斯王国,那么就好极了。可是,格洛里不敢想象,不只是因为佐伊,还因为被贝尔顿关押的功勋骑士们。
    在天稍微亮起之后,格洛里就伴随着一些期盼,而与阿多尼斯、那两名功勋骑士,以及送信的瓦恩踏上了旅程。
    旅程的目标地点,当然就是飞天镇。格洛里猜测,苏珊、埃文、泽维尔等人已经与功勋骑士团的队伍也应该启程了。
    说到苏珊,格洛里忍不住微笑:可能,苏珊在醒来之后,就劝说泽维尔、埃文,让队伍行进速度减慢或者直接等待。
    然而,茫茫草原,想要躲藏并不容易,如果遭遇袭击,就得是一场灾难。想到这里,格洛里紧绷了神经。他正色道:“我们有什么办法,追赶前方的队伍吗?或者,谁有办法去送信,让他们继续赶路?”
    “归旅人……”阿多尼斯停下了脚步,盯着走过来的格洛里。
    “归旅人,我们上哪去找……”
    格洛里摇了摇头。离开诺亚丛林,就剩下眼前的开阔草原了。如果侥幸,兴许能遇到路过的游商。可惜,在锋芒山上刚发生过傀儡袭击的事件,谁会无缘无故专门趁着坏事情发生的苗头而问候危险?
    “不,团长大人,你瞧。”阿多尼斯又撇了下头,并且忍不住用手指了指天空。
    就在阿多尼斯的手指的那一端尽头,也就是刚巧漫过树林顶端的位置,一辆马车甩掉了白色魔光。
    “格洛里?卡洛斯!”
    驾着马车的人,正是西蒙?多尔蒂。他手里拿着一个干透了的面包,为了不让格洛里一行人笑话,干脆丢进了身后的车篷中。擦掉嘴边的面包屑,他打了一个嗝。
    “格洛里!我可算找到你们了!”
    “西蒙?”
    在惊讶中转身,目光掠过东边树林,格洛里才看到在招手的西蒙。渐渐地,惊喜染上格洛里的眉梢。
    西蒙,这是打算来送消息,还是来载人的?
    格洛里快走两步,等待西蒙的马车缓缓降下。
    当托举马车的魔法光芒拂过草丛,格洛里迎风而上前。西蒙的出现,简直让格洛里无从释怀。
    “你简直就是救星!”格洛里高兴地挥了挥手。
    “格洛里,也就你会这么说。神诺那边,我可算是领教了;除了神诺之王与他所亲近的对我彬彬有礼之外,就是那些对我瞧不上眼的家伙了。尤其,是那位披风上绣着‘野’字的女神诺。”西蒙道。
    西蒙比之前稍微胖了点,但脸色却焦黄,就像从去年年末到现在一直忙于田地里的农活一样。格洛里只是在心中打了一个比方,因为他知道西蒙自从成为归旅人之后,就不再种地了。那么,西蒙都忙了些什么?
    上前,就是一个拥抱。不仅如此,格洛里还拍打了西蒙的肩膀。“最近,你都去了哪里?怎么一点消息也没有,甚至连替丽儿导师给我送信的人也不见出没了。”
    “飞天镇,我正是为了送你们一程而来的。事情的起因是,洛莱卡殿下在往生石中看到了你们在锋芒山的遭遇,而神诺之王威派人找到了我,”西蒙歪着头,有点难以为情,“事实上,我又开始忙活农事了。神诺之王给的田地,就在圣果镇。”
    接着,西蒙就补充道:“格洛里,你最好与你的人尽快赶往飞天镇。过一阵子,神诺王会派队伍在飞翔岩等你,为了天空之城的事情。”
    “那么,其他呢?”
    格洛里盯着西蒙,满是期待,仿佛西蒙所知的消息不只是刚才所说。
    “其他,”西蒙差点憋得呛着,最后还是打算痛快地说出来,“其实,我不只是为了载你们一程而来的。想要与你进入天空之城探寻秘密的人,很多。除了古迪安王国的队伍,还有安德鲁、加布里埃尔等人……当然,还有利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