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二十八章 向飞天镇集结(三)
    时间过的不算快,也不算慢。
    对于格洛里来说,带领队伍,翻山越岭,重新返回飞天镇,已经算是一个令人高兴到无法合拢嘴的事情了。而且,过去半个月所经历的事情,没有让格洛里感觉不充实。
    在傀儡的围攻下脱险,再从西蒙的口中得知威所做的事情,格洛里心中有些欣喜。其实,在途径长笛草原的时候,格洛里就看到了陆续向飞天镇集结的队伍。
    那些队伍中,有的人沿途演奏风琴曲,有的人则是歌唱。“万物开始萌芽,艾贝尔摇曳着她的身姿……”
    不过,也有些人一个劲地谈论关于神明与命运的事情。
    其中一位,身穿圆领棕色麻衫的人说:“瞧,我们马上就要去古神诺的都城了。在天空之城上面,还有位神明大人准备给我们接风洗尘呢!我说,你们最好都低调一些,保持对神明的敬畏之意。”
    让格洛里注意的是,穿着麻衫的人在结尾那句话之后,竟然在哈哈大笑。听嗓音,格洛里算是听出点事情来——显然,身穿麻衫的人,并不是正儿八经地提醒伙伴们低调。
    而另一位,则是一名跟随商队的旅行者。有的人认为他是一名游侠,因为他背着一个箭篓子。他说:“天空之神,他天天与我打招呼。不信,你看头顶,那片与天际连成一片的云彩,不就是他嘛?瞧,他现在像一只兔子,而且是那种很肥的!”
    集结而来的人,确实很勇敢。
    在路上,格洛里只是静静聆听,仿佛过去旅途中的见闻还不足以弥补自己在某些看法上所需的参照。不过,格洛里也会跟随前方不远的队伍而发笑。
    格洛里觉得,在艾贝尔大陆,活得艰难的人很多,但勇于攥住希望的人也不少。所以,他就在心中夸赞了一番。
    那些有说有笑的人们,所为的事情,仅是为了艾贝尔的未来而集结于飞天镇,等待奔赴天空之城的那一天到来。
    “原来,即使独自一人,在某些意义上,也并不是真正的孤单。”
    仿佛,格洛里从周围的人们那里,得到了一份对于未来的希望。
    在路上,格洛里搭着西蒙的马车,很安稳。因为不断集结的队伍,格洛里得到了内心的短暂安宁。后来,格洛里就与苏珊、埃文、泽维尔的队伍,在一片腰高的草地里会合了。
    在几次拥抱之后,格洛里还清点了功勋骑士团的人数。如果不算上贝齐庄园的管家佩里、佣兵头领维吉尔,那么功勋骑士团的成员还剩下整整三十二名。
    起初,格洛里是无法在招募成员的事情上说话的,但是欧森、阿多尼斯都赞同佩里、维吉尔成为功勋骑士团的成员。然后,在格洛里的身边,功勋骑士团的成员人数变成了三十四名。
    既然骑士团的成员增加了,那么格洛里就得给新人活干。想要分好工作,格洛里就得知道佩里与维吉尔擅长的事情。
    佩里擅长使用迷惑类的魔法,并且魔力属性为水系,是一名中级魔法师。格洛里让佩里暂归伯克管理。其实,格洛里不是按照魔法分工的,而是因为佩里干过管家,足以掌握局面,辅助伯克。
    至于维吉尔,也是一名中级魔法师,虽然拥有火焰魔法,但更擅长格斗。在打仗的事情上,格洛里可不打算依靠维吉尔,而是赏识维吉尔曾是一名学者。所以,格洛里认为维吉尔的才华,不应该只是用在战斗上,更应该成为一名教员——功勋骑士团中,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见识多的欧森等人那样;实际上,还有没在学堂待太久的人。
    知识,可以改变一个人。维吉尔,理应把才华用在教授知识的事情上。
    “光明之神,一定在看着人们站起来对抗黑暗。”
    正是因为佩里的这句话,让格洛里所看到的希望在不断放大。但也是因为这句话,沃克反而不太高兴。
    从沃克的眼中,格洛里似乎看到了某种怨念。那是一种不屑于参与话题的表情,格洛里记得;尤其是沃克瞥视地面的时候,格洛里竟然看到沃克咬了咬牙。
    对于神明的看法,人们各持己见,格洛里明白。
    三月十六日,与骑士们一起抵达飞天镇,格洛里是被爱娜唤醒的。当时,格洛里睡得昏沉,就像发烧后急需恢复体力一样。再后来,格洛里就喝到了苏珊准备的百合汤。
    与众不同的热闹,这就是格洛里醒来后的感受。除了街道上满布的集市,就是中央塔楼那里的烟花展示了。仿佛,整个飞天镇的人,都在为集结而来的队伍们庆祝。
    也仿佛,只有格洛里错过了一些美好的事情。因为,格洛里起身后,是在茫然中强行展露了微笑。
    就如西蒙所说,集结于飞天镇的队伍,令人无法想象得多。如果用格洛里的看法来说,却是眼花缭乱。
    有些队伍的成员,甚至就是格洛里所熟悉的敌人。拥有无属性魔力、擅长易容术的初级魔法师,艾布拉姆?科尔,西尔弗的十八人法师队伍成员之一,就在格洛里环顾四周后出现了。之家
    “蓝色星辰,我等代表亨特家族,前来作为支援队伍。”
    艾布拉姆,没有伪装,直接穿着一身棕色的战斗法师装——长袖布衫、朴素的紧身长裤,再加上简单的钢制护胸。甚至,他把展翅白鹰徽记也戴在左胸前。推开围住马车的人群,他指了指身后。
    虽然石柱上的灯火暗淡,但格洛里看清楚了。在艾布拉姆的身后,除了叼着烟斗的拥有高级剑术却实为一名中级魔法师的马丁,还有十八人法师队伍的队长高级魔法师盖伊。不过,没有中级水魔法师盖西姆。
    西尔弗的做法,确实令人无法琢磨。
    于是,格洛里就因西尔弗而不理解。如果西尔弗想要金色盟约,那么就应该在锋芒山上解决一切,而不是让部下长途跋涉来到飞天镇成为探索天空之城的支援。
    西尔弗,到底在打什么盘算?
    难道,西尔弗放弃获取龙神之力的机会了?
    不可能!
    那么,西尔弗一定是让他的部下带着足够的理由而来的。否则,艾布拉姆、马丁、盖伊,已经引发一场混乱了。
    “你们,怎么也在这里?”
    格洛里跳下马车,决心与西尔弗的人搭话。为了不显得随便,他刻意走到了艾布拉姆身前。而苏珊,一直紧盯艾布拉姆。
    “格洛里,就在刚才,我才看到他们的身影。他们是从‘强盗’酒馆走出来的。”苏珊担心格洛里的安危,便给了一个提醒。
    就在刚才,苏珊还让欧森帮忙看着格洛里。直到格洛里醒来,并且服下百合汤,欧森才悄然离开。
    “欧森,一定也累了。”格洛里回答道。他回头看了下马车,马车的停放位置在“强盗”酒馆的南面。
    那个酒馆,真是让人无法忘记。但是,那位酒馆老板的老板一定为了酒馆的繁华而付出了很多。尤其,是在酒馆的主题打造上。
    然后,格洛里不得不因为酒馆的事情而联想到其他。如果前来飞天镇集结的队伍,全部是由威招募来的,那么他一定付出了很多。在路上,西蒙提到了神诺之王威是集结队伍的幕后之人。
    集结这么多队伍,威可不是为了开什么玩笑,更不是为了借这个机会抹除某些敌人。格洛里知道,想要拿下天空之城的秘密,是很艰难的事情。如果天空之神因为意外而被吸引,那么就会迎来一场灾难。只是依靠功勋骑士团与朋友们的帮助,并不能抵御天空之神。
    甚至,格洛里认为威会亲自跟随神诺王国的队伍而来。
    让格洛里揪心的不只是神诺之王的安危,还有威用了什么筹码赢得了像是西尔弗这种贵族的支持。
    “亨特家族的人,你们想好了怎么回答了吗?”
    看着艾布拉姆保持沉默与微笑,格洛里忍不住追问。
    “谁拿着金色盟约,谁就应该是所有队伍的领头者。可惜,西尔弗少爷不想弄出什么事情来让你难堪,更不想让守序族拿走天空之城的秘密。”艾布拉姆保持着平稳的语气,没有挑衅之意,只打算解释一个事情。
    艾布拉姆放下阻止格洛里说话的右手,继续补充道:“贝齐庄园发生的事情,是西尔弗少爷与贝尔顿商量好的。在得知露娜的弟弟与贝尔顿有关系上的往来之后,西尔弗少爷就打算与贝尔顿设计露娜,把露娜毁灭在庄园的密室之中,已报落于望月城中陷阱一事。”
    “那么在翱翔崖发生的事情呢?”格洛里追问。
    “那不是贝尔顿所为。起初,我们是想借用佐伊来让你妥协。可惜,在你们离开贝齐庄园后,西尔弗少爷就收到了神诺之王的信件。根据盖西姆所说,你当时正在与傀儡们在锋芒山上开舞会。”艾布拉姆解释道。
    “小伙子,你想与我们家少爷来一场彻头彻尾的打斗,还早呢!我们家少爷,可不会拘泥于某一个时间段里的某一件事情。但是,你最好小心背后。说不定,我会忍不住戳上那么一下。”
    马丁说着,还吐了一个烟圈。在格洛里眨眼的时候,他挥了一剑。挥剑动作之快,竟然没有掺杂魔力的波动。
    听艾布拉姆与马丁所说,格洛里算是知道控制傀儡的人另有他人。他猜测,也许露娜所说的利益上的不同,应该是存在于那位变成休的守序身上。
    然而,格洛里暂时要把精力放在天空之城的事情上。他知道,万一事情出岔子,威集结来的队伍就能弥补一个缺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