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三章 天怒殿中的试炼 (一)
    “那算是一场劫难的预告吗?”
    格洛里在心中问自己。他胆战心惊,谨慎地走过广场,还看着夜风刺客纷纷消失于黑雾中。踏上白岩台阶,格洛里就重新回到了大殿门前。
    望向大殿之内,竟然有一扇从地面倾斜而起的暗门。格洛里没想到的事情很多,毕竟他是一个凡人,连他自己也知道。所以,他就没有纠结为什么暗门会在这种时候自然打开。
    “试炼。”瓦恩上前答道。
    “试炼?”那位谈论格洛里魔力高低的子爵说,“我看,是谁触动了机关。”
    不管是谁,与格洛里一样,去打量了身边的伙伴。除了摇头,就是摇头,显然没人触碰开关。那么,刚才的火焰之海呢?
    “你们刚才没事吧?”格洛里问。
    “有什么事?我们刚才在与夜风刺客团打斗。你的剑波,让他们跑路了,就是这么一回事。所以,你想要告诉我们,你在梦游?”
    肯尼斯算是有点严厉。在探索天空之城的重要事情上,他可不希望关键人物发生什么走神之类的事情。
    所以,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眼前的伙伴们,不是好好的吗?那么,还去想什么?
    跟随威,格洛里第二个进入暗门之内。暗门,倒是不算大,就如贝齐庄园的铁门,可以让两辆马车并行。可是,暗门之内,却大得出奇。
    坚不可摧的向西的黄金通道,以及嵌在墙壁上的黄金三脚烛台,还有远处闪着白光的房间入口。每一步踏过,都有悦耳的回响。回响声,就像亚历克斯王国的宫廷奏乐,还拨动了林间的生灵之舞。
    飞奔而去的森林鹿,被刻画地栩栩如生:回眸远望,或是在探寻脚下草丛时踢踏四肢。墙壁上的动物,让格洛里瞪大了眼睛。
    在某一刻,格洛里发现动物们会偶然活动一下。他知道墙壁上的雕刻,与魔法有关联。甚至,他听说过一个传说。以前,格洛里并不相信,现在他信了:古神诺们,曾经用活动的雕刻创造了一个象征美好世界的乐园。
    “瞧,一个游侠骑着一匹鹿,而另一个游侠竟然骑着一匹黑狼。我可没听说,古神诺们喜欢与动物待在一起。好像,时代在改变似的。然而,勇者不还是那些拥有好品质的家伙吗?”泽维尔大人指了指南边的墙壁,又指了指与之相对的北面墙壁。
    北面墙壁上,则是一些有关古迪安王国的领土描绘。古迪安王国的领土,是在以蛮荒高原、诺亚丛林、望月平原从西向东连成的向北凸出的弧形界限往南的那一边。
    但是,格洛里没有欣赏有关古迪安王国的领土雕刻。格洛里听出来了,泽维尔大人是在教导自己。因为,走在黄金通道里的人中,格洛里是年轻的那一个。
    当然,格洛里看了通道内的模样。
    金碧辉煌到……足以把眼睛闪瞎。甚至,格洛里还想到了更夸张的话:发现了一座金山!
    如果是狄伦,一定会说出格洛里想到的话。而格洛里嘛,说不出来,除了惊讶之外,根本不感兴趣。他一心想着,神诺魔石是个什么样子。
    继续向前,远离了雕刻着壁画的通道,就抵达了出现白光的房间。与其说是房间,倒不如说是一个方形的大殿。
    “这地方,叫做天怒殿。”
    泽维尔认得雕刻在地面上的龙语。殿内的地面与通道内的一样,是用方形黄金砖砌的。唯一的不同之处是,殿内的地面砖石上都刻着“天怒殿”三个字。至于大殿内的装饰,干净到只剩下黄金烛台嵌于墙壁上。
    没有任何守卫的枯骨,更没有精怪与老鼠,简直空旷极了。当格洛里与其他探险成员跟随泽维尔靠近西面的墙壁时,一个半米高的黄金台子从地面升起。
    台子上有一个弧形凹槽,并且放着一块被削掉一截的椭圆石头,残缺的那一面正对着大殿门口。看起来,石头比台子本身还要高一些。而且,石头被枯萎的树藤缠着,发着绿光。
    “嘿,别碰那东西!”肯尼斯嚷了一声。
    看着眼前的石头,格洛里根本没有去触摸。即使有另一个人去触碰,他也会去阻止。他以为没人知道眼前的石头会触发什么事情,因为泽维尔大人正拖着下巴思考。
    绕着台子走了一圈又一圈,泽维尔才开口:“或许,我们要找的就是这东西。我看,跟我用的往生石有几分相似。”
    泽维尔大人只是开口一说,并没有确定答案。
    总得有人去尝试,不然没人能说清楚台子上的石头有什么作用。想着是否上前看看,格洛里稍微靠近了台子。但是,一个不喜欢说话的子爵,动作之快,发了疯似地冲了上来。
    “你们让开,我猜这一定就是大神诺王留在这里的宝物。我看,这里只有这个石头。既然没有得到有关神迹的线索,那我们总得发掘点东西吧?”人人读
    说着,这名子爵就朝台子上的石头伸手了。首先,他抬起右手,摆了一个想要用手背敲打石头的姿势。他这副样子,像极了在平日里鼓捣陶器古玩的样子。为了能判断清楚,他还侧耳贴近。
    “别碰它!我们根本不知道会发什么事情!”
    格洛里刚要阻止,发现子爵只是保持想要敲打石头的姿势而已。于是,格洛里才止步。呼了一口气,格洛里算是获得了一丝轻松。转眼,他就看到那名子爵落下了手背。
    当手背敲打石头后,子爵竟出人意料的没引发什么危险的事情。甚至,子爵还回头嘚瑟了一番。他旋转了一周,一本正经地看向格洛里等人。
    “砰……事实上,我根本没事。”子爵笑着说。
    重新靠近台子,左手扶着台子上的石头,右手敲打。随后,一些画面就出现在了子爵的眼中。再往后,子爵就在发呆,就像在评估眼前的石头是否真得有价值。
    此刻,台子上的石头就如一面镜子。当格洛里想要查看镜中显现了什么的时候,却只能看到自己。伴随疑问,格洛里回看了子爵。
    子爵颤颤巍巍,想要开口向格洛里搭话,却什么都说不出来。紧接着,就是青烟腾起,从子爵的头发上、肩膀上。发觉不对劲,格洛里猛然后退。
    “他到底怎么了?”
    格洛里扭头,问身后的人。不论是泽维尔大人,还是肯尼斯,都在摇头。并且,格洛里被维吉尔向后拉扯了一下。
    “我们最好别靠近。”维吉尔说。
    “可是,我们得做点什么,不能看着他被折磨。”格洛里焦急道。
    格洛里上前,而那名子爵的发梢不见了。后来,子爵整个人都不见了——一缕青烟,正直奔大殿的黄金天花板。
    “一缕青烟,直奔蓝天。”
    艾布拉姆从后面走到格洛里身前。刚才,他与盖伊、马丁被白银枪士堵在门口,费了好大的劲才挣得了进来的权利。现在,看到台子上的石头,他根据从西尔弗那里偷听来的话,判断出了眼前的石头就是神诺魔石——一块表面上被削得坑坑洼洼的魔法石头。
    “关于神诺魔石的负面影响,西尔弗就是这么说的。可惜,想要知道神迹的线索,就得接受现实。总得有人去试探魔石,并且获取其中隐藏的秘密。”艾布拉姆补充道。
    那么,那一个人应该是谁?
    剩下的那两名子爵与那五名男爵互相打量,甚至让目光扫过“雪爵”与泽维尔大人。最后,他们让目光落在了格洛里的身上。
    你,那人得是你。
    没人说话,但是格洛里就像是听到了贵族们的命令。格洛里点了下头,上前了一步。他心想,自己一直追寻的线索就在眼前,如果自己不去探索,那么让谁去呢?
    又上前一步,格洛里伸出了右手,想要触碰魔石。就在背后,艾布拉姆抓住了格洛里的肩膀。
    “你不能碰这东西。它,会要了你的命。”艾布拉姆确实在叮嘱格洛里。
    虽然艾布拉姆与格洛里为敌,却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情。而盖伊,与艾布拉姆的意见出奇得一致。盖伊盯着艾布拉姆,对格洛里说:“对,你得听他的。不然,你就真要变成一颗划过天际的流星了。”
    “流星,我看得有一个人变成流星。因为,那人不是为了帮助蓝色星辰寻找神迹秘密,而是为了让自身得到利益上的满足。”盖伊继续说道。
    推了一把艾布拉姆,盖伊向后退了三步。
    指着艾布拉姆,盖伊正色道:“艾布拉姆,不是我要出卖你,而是你背叛了西尔弗少爷。瞧,少爷让你利用探索天空之城一事为亨特家族挣得荣耀,那你干了什么?你偷偷地在怀中藏了一把用来刺杀蓝色星辰的匕首!”
    双手拉扯,盖伊让一个黑色魔法球出现在胸前。在对魔法球施加压力之后,他就让艾布拉姆无法动弹了。
    鉴于盖伊所说,肯尼斯半信半疑地搜查了艾布拉姆。一把匕首,被肯尼斯从艾布拉姆皮革铠甲的夹缝中抽了出来。
    “所以,艾布拉姆得受到惩罚。”
    一边说,一边挥动双手,盖伊往前猛推魔法球。当即,艾布拉姆就像受到了巨人般的推力,奔着魔石而去了。
    眼前艾布拉姆要步刚才那位子爵的后尘,格洛里挥了一剑,划过盖伊的脸前。格洛里正色道:“为了拯救亚历克斯王国,我们才到了这里!神迹的线索,也许就在某处。争斗,能换来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