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四十六章 为拜访而准备的礼物
    那两只黑鸦,在传达一个友好的消息,格洛里知道。而更多的则是,那两只黑鸦在等待格洛里是否准备好踏上旅程了。
    时间,已然是3月22日。
    “然而,骑士团的事情,该怎么处置才算合理。”
    格洛里差点愣了神。
    在接连不断的炮火声中,格洛里总是能找到希望,也能确定脚下的道路应该朝向哪里。将空木桶放回旅店内,格洛里就简单地向苏珊打了一个招呼:格洛里说,他想要找泽维尔大人谈论一些事情。
    因为没有听到帝国军团撤退的消息,格洛里没有把行头换掉。穿着星辰战凯,腰间挂着那把复刻版剑,披着那件破了洞的棕色披风,与同样穿着铠甲但干净的肯尼斯大人同行,格洛里显得有些风尘仆仆。也只有格洛里知道自己要干什么,他是在想着有需要的时候就出现。
    既然镇子被守卫得好好的,商行的生意也就得以恢复了。
    街道上,不算吵闹,人们安分守己,各顾各的营生。有的店家,在十字路口摆摊;有的店家,则是推着一个小车,满街吆喝。
    “科尼利厄斯商行的葡萄酒,香甜可口!买两桶,送铁剑了!喝完,您就能打三个臂膀结实的守序族人!”
    而且,也有人在谈论功勋骑士团的事情,这算是在格洛里预料之中。在与某些人擦肩而过的时候,格洛里也收到了一些鼓励。
    “嘿,我们都知道你被巴德大人赏识而成为了功勋骑士团的团长。有些人说,团长的位置属于巴德大人的养子,但我们觉得你应该带领那些骑士们。”
    不想作答,用微笑回应算是礼貌,更是为了避免麻烦。听着人们的话,格洛里算是心感温暖。从人们的话中,格洛里知道自己获取到了一些人的信任。
    既然有了温暖人心的话语,就不能免去闲谈之时果腹的小吃。
    那么,街道上除了葡萄酒、葡萄干,以及用葡萄汁做的面食之外,还有其他的东西吗?
    格洛里看了一眼一家面食店的窗口。
    在窗台的长木板上,放着一种叫做“国王赏赐”的甜饼,亚历克斯王国的人们都喜爱,格洛里也是如此。不过,现在格洛里可没法吃那么甜的东西,因为他心系王国命运。何况,因为薄饼的香甜而享受当下,这不是格洛里认为正确的事情。
    躲过吆喝“鲜葡萄啊,鲜葡萄啊……”的商人,格洛里又望见了摆在酒店门口的圆桌。那圆桌有点特别,竟然如格洛里在望月城中见到的圆桌一样,在圆桌的侧面刻着骑士精神。
    眼前的圆桌,分明是在提醒格洛里不要忘记已经做出的正确决定——既然一心为了亚历克斯王国,那么就不该让私心作祟,更不能让功勋骑士团团长的虚有名声放在心上。
    不得已,格洛里转身回望了那位卖葡萄的商人。
    格洛里可不想回顾被盖尔打了一拳的事情了。万一,真有人递过来一篮子葡萄,格洛里就得连忙推开。为了尽快闪躲掉不想应对的事情,格洛里显得有些匆忙。
    疾走了几步,格洛里差点甩掉肯尼斯大人。其实,他不想再让谁来提醒自己要用怎样的姿态面对未来。
    从街道的一头到另一头,格洛里四处探寻。花了一枚银币、两个铜板,格洛里买了一点干货作为拜访泽维尔大人的礼物。如果能捎带一份利剑鲨酱饮,就更好了,但是格洛里根本买不到。
    “所以,你打算买什么酒?我们光顾了三家酒馆了。”
    绕来绕去,肯尼斯只好搭话。他本来想看看街道上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重要事件发生,发现巡逻兵没有懈怠,就想与格洛里一起拜访泽维尔大人。他也有一些话想要对泽维尔大人说,而且是关于格洛里的。
    “这镇子虽然不大,但也算是了不起了。我看,在这里居住的人起码有上万人。可惜,这个镇子不足以养活几万人的军团。你知道吗?前线传来了加布里埃尔的消息。”
    格洛里一声不吭,只是默默走路。他想着心中之事而忽略了周围,甚至忽略了一位有权势的大人在一边。
    “嘿!蓝色星辰,我在说话呢!”肯尼斯提高了声调,“我说,加布里埃尔打算离开了。”
    “他要走?”
    格洛里有些猝不及防。既然加布里埃尔要离开,那么功勋骑士团呢?
    “他什么时候离开?仗,不是没打完吗?”梦想文学网
    “加布里埃尔,比你想象得要强韧。他能让手底下的人憋着劲不让利剑出鞘,就能在几天之内翻盘。消灭了那八千人,不过是轻而易举。他,毕竟是巴德大人的养子。在巴德大人身边韬光养晦,已经令他不容被人小觑了。”
    听着肯尼斯大人的话,格洛里也算是明白了有关于加布里埃尔的一些看法。格洛里所在意的事情,不是加布里埃尔有多么强大,而是知道自己把骑士团交出去是可以放心的事情了。他心想,加布里埃尔一定会成为一名如巴德大人的英雄人物。
    捧着装满干货的纸袋,格洛里加快了步伐,强迫肯尼斯跟随。一路奔跑,绕过了十字路口,又从一条街道上的钢铁桥到另一条街道上,格洛里发现浑身轻松。
    如果是平时,格洛里就会因为铠甲的原因而气喘吁吁了。这会儿,星辰战凯仿佛变轻了,以至于格洛里跑得越来越快,而肯尼斯男爵的脚踏之声越发沉重。
    “等等!你怎么回事?”
    肯尼斯在后面一边嚷,一边追。
    后来,肯尼斯补了一句:“但愿,你所踏过的道路上,再也没有能绊住你双脚的东西!”
    肯尼斯大人的话分明是一种祝福,只是格洛里没有听清楚。
    “泽维尔大人,一定在等待回复。肯尼斯大人,你想要见到他,就得快一些。因为,下一刻,泽维尔大人就可能出发去别处了。”
    格洛里表现得就像在打闹嬉戏。如果是过去,格洛里就得被突然跳出草丛的狄伦惊吓一番。也算是得益于狄伦,格洛里知道了什么叫做“道路之上,即便有风雨,也应该欣然接受”,而现在才真正理解。
    一场追逐游戏,格洛里曾经输得很惨。那时候跟随梅恩先生学艺,狄伦就喜欢谈论权贵之类的事情,以及魔法强弱之事。在森林中划定一段路程,进行一场赛跑。赛跑中,不管是谁都可以用自己学习到的魔法进行阻碍对方的行为。
    预设一种陷阱,给别人制造一个麻烦,狄伦喜欢这么干。有时候,狄伦会编一个草藤,用作绊绳;有时候,狄伦会制造一个火焰陷阱,在比赛中引发。于是,就有了格洛里在被草藤绊倒后,又要躲避身前热浪的事情。
    比赛结束,狄伦就会告诉格洛里,想要获取权贵不能只是依靠努力,还要依靠智慧。在狄伦的话中,格洛里更多得是听到有关于贵族间的争斗之事。
    其实,格洛里根本不喜欢狄伦讲述的事情。之所以想起过去的事情,是因为格洛里在面对权贵之事,也就是所谓的功勋骑士团的领导权归属问题。
    发起争斗,或以争斗为结束,或以一次谈判而终止;无论用哪种方式结束争斗,都不是格洛里想要的。最好的发生,就是格洛里希望的没有争斗出现。
    对,没有争斗……
    格洛里想得挺美好。在心里,格洛里也很清楚,什么叫做现实,什么叫做虚幻。关于那个躲在狭道中的人,格洛里问过肯尼斯大人;即便肯尼斯大人不肯提起,格洛里也能猜个差不多。
    即便那位躲在狭道中的人与功勋骑士团无关,也至少是来盯着自己的,格洛里知道。即使是现在,格洛里回头,依旧能找到那位体面的跟踪者——那人,正或快或慢地跟随在身后。
    派遣一个体面的人进行跟踪,最起码也得是一个身份高贵的人,平民可没心思围绕着权贵之事而折腾。
    “对于礼物,泽维尔大人会在乎是什么吗?”
    格洛里一边跑,一边问自己。在回到家乡的时候,格洛里从幻像中看到过卡洛斯先生制作的木质雕文盒;格洛里知道,泽维尔大人是一个挑剔的人,那也就是为什么卡洛斯先生要用心准备的原因。
    一份用心准备的礼物,一定会让泽维尔大人为之心动。但是,格洛里路过了大大小小的街道,除了买了点干货之外,就没有其他收获了。格洛里不禁担心,在离开飞天镇的时候,闲谈时的小吃能否成为用来道别的礼物。
    就像无法把看到天空之神降世的事情说出来一样,格洛里即将望见另一个让自己又惊喜又只能永记于心的事情。
    抵达旅店,礼貌地敲门,再被邀请进门而坐,格洛里与肯尼斯一样谨慎无比。而泽维尔大人,则是一副焦急等待的模样:在相对门口放着倒满咖啡杯子的圆桌前,泽维尔大人来回踱步;即便在门口的人,也能听到房间内的脚步声。
    接连几天,没人拜访泽维尔,所以泽维尔就在往生石的陪伴下熬过了时间。见到格洛里与诺顿公爵,泽维尔大人算是比较开心。
    当然,泽维尔也有点失望。“快,让我瞧瞧你带了什么?难道,就只有那些折磨老人牙齿的坚果?”
    “的确,是坚果。但是,想要成为一个正直勇敢的人,只是拥有坚硬的外壳可不行。”格洛里耸了肩,“泽维尔大人,我是来道别的,马上就离开。我是说,功勋骑士团归于加布里埃尔,名正言顺。”
    泽维尔大人笑着,连忙点头。从最初的推举格洛里成为功勋骑士团的领导者,再看着格洛里亲自把功勋骑士团拱手送给巴德大人的养子,一切都在泽维尔大人的期盼中发生。
    “格洛里,你得明白有舍弃才有所得。当然,一切得来得拥有公正。也许,这是我作为魔法研讨会的会长所能给你的最好的忠告了。我想,我所说的你已经在心里想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