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三章 神迹现世 (一)
    “所以,这也算是一个指引?”
    寻着呈现蔚蓝天空的洞口,格洛里小心翼翼地迈了步子。下一秒,格洛里所能感受到的除了风声就是黑鸦的叫声了。露娜也幻化成了独角黑鸦,与德拉贡一左一右盘旋于格洛里的头顶上。
    然而,格洛里却听不到商人的踩踏之声。商人,不是一直在身后跟随吗?
    格洛里回头看了一眼,商人竟然以一种轮廓模糊的姿态从更靠后的地方奔向更前方的位置。与其说是奔向某个地方,不如说商人从一个地方闪现到了另一个地方。
    保持心中的疑惑,还要谨慎而行,格洛里没让眉头落下。穿过了一小片窝棚似的树藤交错之地,又撩拨开前方的枝杈,格洛里才抵达了刚才所看到的洞口。
    在洞口前,格洛里站了至少一刻钟。
    洞口就像吞没了一片蓝天,但更像把蔚蓝的天空封存于内。漂浮而过的云朵,比格洛里在平日里看到的还要漂亮。云朵,有的如白兔,有的如一棵枫树,有的竟然像一座房屋。
    从洞口俯瞰,就像从天空滑翔而下。
    当视野穿过云层,抵达一片湛蓝,格洛里忍不住向前走了一步。稍微向前,贴近,格洛里就听到了鸟儿的清脆鸣叫。再仔细听,格洛里还听到了来自草原的狼嚎,以及温和的风声。
    乃至喧嚣的城镇,也渐渐浮现于格洛里的眼前。
    第一座进入格洛里眼中的,是工匠活跃的吉樊妮城。
    诸神时代1011年,吉樊妮城在紧锣密鼓的建设中。从最初的充满生机的“废墟”之地中砍伐森林,直到用木桩做支撑,期间就经历了长达几年之久。
    百年间,吉樊妮城才逐渐完成了用钢铁填充地下城的工程。于是,岩石构造就成了吉樊妮城的表象。又经过了几百年之久,吉樊妮城才有了华丽的鎏金尖塔与彰显光明之神赐福的雕刻。
    就像吉樊妮城的建立,需要长久的孕育,生命也是如此。在吉樊妮城建造之前的两百年间,一个由万名神诺族人组成的的迁徙队伍从遥远的北方抵达了尚未建造吉樊妮城的南方。
    渐渐地,除了遍地的果树与奔跑的牛羊群,田地也出现在了吉樊妮城的建造之地的附近。寻着洞口呈现的景象,格洛里被迫从迁徙队伍中追寻到了一个哭声。
    诞生的男孩,名叫兰杰斯?加西亚。
    在景象中,格洛里所看到的兰杰斯与所得知的为人一向格外正直的兰杰斯并不同。
    兰杰斯是一个平民,几岁大的时候,时常奔跑在集市上。有时候,兰杰斯会嬉闹着抢走货摊上的水果。有时候,兰杰斯会将一记猛推送给一个依靠在推车前的人,让那人因为摔倒而顾不上看管推车上的货物;至于兰杰斯的伙伴,就会趁机拿走推车上的果蔬。
    时过境迁,格洛里看到兰杰斯在流失的时间内渐渐成长,从一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变成了与大神诺王古迪安并肩的英雄。从遥远的战场废墟,到触碰云朵的山峰,兰杰斯把英勇的事迹留下了:兰杰斯与古迪安一起,为了捍卫家园对抗守序族、对抗守序至尊王,最后含泪落入了梦幻之森。
    一个英雄的落幕,却不代表一个时代的终结。
    寻着洞口里的景象,格洛里的视线落向了另一个地方。位于锋芒山南边,一个村子生息繁荣,之中一个刚出生的男孩被赋予了欧文的名字。而时间,是在兰杰斯遇难之前的三百多年前,也就是诸神时代1586年。
    从向别人寻求道路的走向,到用自己的心来判断是否别人的路应该成为自己要踏过的必由之路,欧文在林中奔跑着。不管是春暖花开,还是森林银装素裹,欧文依旧奔跑于森林中,练习剑术、魔法,以及打猎。渐渐地,欧文从一个孩子变成了身强体壮的剑士。
    为了找寻欧文的去向,格洛里更加靠近了洞口。一束白光闪过,格洛里成为了景象中的过客。
    在魔法景象中,格洛里从村子里找到了欧文的家,一座不算大的木屋。推开木门,格洛里发现客厅内根本没人。
    “有人吗?我在找这里的主人。”
    好吧,仍旧没人回答。
    房屋内除了一些古老的陶制用具之外,就是那些被手工打磨的骨质装饰品了。在祷告台上,放着一件串着月牙与太阳饰物的麻绳吊坠。于是,格洛里算是大体上知道了房屋主人的信仰。不管是月亮还是太阳,都是能为人们照亮前路的存在。所以,格洛里觉得房屋主人的信仰可能与光明有关。
    稍微打量了房屋内的摆设后,格洛里因为朝包裹着皮毛的圆形矮木凳走过去,才确定了房屋主人的真正信仰。随着靠近木凳,格洛里竟然看清了木凳上的雕刻:一个龙头,口吐火焰。
    随着格洛里意识的清晰,仿佛其他家具上的龙头雕刻都跟着闪闪发光了——所有的雕刻,都与木凳上的一致。恋恋
    “那是光明之神的模样。只是,那是我所看到的模样而已。”说话之人,小心地推开卧室房门,并且走向格洛里。
    格洛里惊讶的是,走过来的人竟然能看到自己。
    “你在这里?”格洛里问。
    “我看,你在找我。最近,找我的人特别多。但是,时间不算太好。你瞧,我正打算出门。三十岁,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不是对待什么事情,都能得轻而易举。”说话之人,拍打了下胸口。
    格洛里看清楚了,而且不想看清楚都难。说话之人,身形高大,穿着一身耀眼的铠甲。七彩之光着实夺目,格洛里下意识用胳膊遮挡。
    “你是这房屋的主人?”
    格洛里有点迷糊。刚才在魔法景象中,格洛里看到欧文正奔跑于森林中。当看到铠甲之后,格洛里才确定眼前之人就是欧文。
    “不然?别开玩笑了,因为你一直知道我是谁。也许,我该把这幢房屋留给你。因为,我已经不需要了。前线吃紧,谁知道何时能归家?所以,我应该找一个人看管这里。”
    欧文一副轻松自得的模样。尽管穿着厚重的全身凯,但是欧文走起路来毫不费力。
    当格洛里被欧文擦肩而过,格洛里才体会到了第一任神骑士的强大。一身钢制铠甲,理应在触碰地板的时候发出铿锵之声才对,可并没有;轻微的踩踏声,与一个没穿铠甲之人正常走路发出的声音一样。
    只是,格洛里在其中感受到了一份坚定。那是一种没有迟疑的连贯脚步声,仿佛行走之人不屑于回头,也不屑于停留。
    赶紧走了几步,格洛里追上了欧文。
    “朋友,你打算跟我一起?看你的目光,是这样。为了你能追上我,我可以分享给你一个魔法,”说着,欧文就让金色的神圣之力如溪水般涌向了格洛里,“别担心,你会适应的。像我这样,放松,然后闭目凝神。”
    当格洛里睁眼,欧文已经消失于金色光芒之中了。闭眼,深呼吸,格洛里顿感身体沉重。当格洛里重新睁眼,就看到欧文抓着一条黑龙的脊背正从高空坠落。而格洛里呢,也正从高空坠落。
    在空中,格洛里无法掌握平衡,只能学样。格洛里看到欧文推开黑龙,俯冲向下。于是,格洛里也跟着做。
    “对,你得跟我一样。可是,你想好了用什么方式落地了吗?”
    一边说,欧文一边将一束七彩之光投向格洛里。
    当七彩之光击中格洛里,格洛里也就消失在空中了。当格洛里第三次睁眼,就发现自己身处锋芒山。而站在格洛里眼前,用剑波劈开夜空的就是欧文。
    将视线晃过欧文,格洛里所能看到的便是遮挡月光的黑龙飞骑。顿时,格洛里意识到自己身处第一任神骑士欧文突袭锋芒山据点的战役中。
    望着被布满黑暗之火的夜空,格洛里还没缓过神。下一秒,一条黑龙从天空坠落,与格洛里擦肩,撞倒了两棵松柏。仿佛有一种动力驱使,格洛里下意识拔剑,上前挥舞,便刺穿了黑龙的喉咙。
    “对,你得这么干!不过,这不算是正戏。我们来这里,不只是要面对这些黑龙飞骑。在锋芒山的北面,守序族人建造了一个从北方直通这里的传送阵。我们得去毁掉传送阵!”
    欧文伸展左手。七彩之光就像锁链,从一个勇士的身上奔向另一个勇士身上。在一片无畏喊声中,一个被神之力庇佑的勇者队伍诞生了。
    欧文高喊:“为了艾贝尔大陆!”
    在那些勇士中,格洛里找到了熟悉的标志。一部分胸前镶嵌着白马徽记的人,一部分举着白鹰旗的人,还有一部分高举七星绿旗。而紧随欧文身边的人们,则是举着血刃剑旗帜,代表着来自亚历克斯王国。
    可是,格洛里能做什么呢?
    格洛里知道,自己身处魔法景象之中,也就是身处神迹洞口封存的蔚蓝天空之下。不过,听着昂扬的呼喊声,格洛里也不由自主地想要干点什么事情。而且,格洛里已经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
    一个身处魔法景象中的人,竟然能触碰景象中的事物,甚至能与景象中的人说话、与景象中的敌人战斗。如果非要解释,格洛里也只能把自己所感触的一切归功于神明了。也只有神明,能让一个人在过去的时空中产生真实体验。
    “欧文!我知道你们要去哪。无论如何,我应该跟你们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