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五十九章 不算平坦
    在心中,格洛里有了一个打算。虽然是临时蹦出来的一个想法,但格洛里知道一定不会浪费旅途上的奔波。
    踏着蔚蓝的天空通道,格洛里离开了神迹。
    出现在眼前的树林,却不再是当初格洛里看到的那一片。回头,感受着微风拂面,聆听着林中的虫鸣,格洛里看到一片又一片林子层叠于刚才背对的方位。
    原来,走出神迹的时候,就因为魔法的原因而被传送到了另一个地方。此时,在锋芒山的北面,格洛里确定。如果继续往北走,那么在几天之内就能抵达荣誉城,也就是陨落的亚历克斯王国的都城。
    相比去诺亚丛林东边的人烟稀少的城镇,格洛里更想要去荣誉城看看。格洛里知道,如果加布里埃尔想要有更多的作为,就得派人去侦查荣誉城。
    为了省下被提问的事情,格洛里索性把选择去向的原因做了一个解释。
    “我们得向北走,离开诺亚丛林。大概三四天,我们就能到达位于翡翠之森的荣誉城了。我知道周边还有其他的城镇,但想要找人容易一些,就得奔着魔龙帝国占据的大城市而去。”
    露娜与德拉贡,自然没有发声。
    一路上没人找茬,格洛里就能好好得到身心上的休息。沿途看到的,无非就是翠绿的松柏,以及一些躲藏在草丛与树藤间的鲜花。
    现在的时间,当然是夜里。只是,格洛里分不清楚是哪一天的夜里,尤其是在神迹中待了一段时间之后——对于时间的确认,格洛里有点拿捏不准。
    而且,在离开诺亚丛林之后,格洛里发现自己就在林中绕圈。一些树就像被人施展了魔法,枝杈交错挡住前方的路。当格洛里绕过一个枝杈之网,就会碰到一个交错的路口——在树与树之间,一些被踩踏过的痕迹很明显。
    有的道路,就是自己走过的,格洛里记得。可是,那些大大小小的存留于雨后泥泞中的脚印,就像在迷惑格洛里。甚至,在格洛里走过的道路上,脚印也凭空而生,与格洛里留下的脚印叠加在了一起。
    再加上忽然消失的风,与被云雾遮挡而不见的月亮,让格洛里迷失了方向。
    格洛里正盯着脚下的道路郁闷。他知道露娜与德拉贡在某一棵树上停留,就仰望头顶上的树梢,并加以询问。
    “有人,在这里布置了一个魔法迷阵。那些跳出来捣乱的脚印,让我找不到方向了。关键在于,我一直向北走。期间,虽然有绕道而行的经过,但也没有改变方向。”
    “你倒是不傻,一直走一个方向。可惜,你还是在原地打转。眼前的魔法,像极了极北镇的迷惑之雾。然而,你得靠你自己。你忘了,你是一名人类,而我与我的哥哥是守序族人。与你同行,是为了实现布莱森的意愿。遗憾的是,其中可不包括为你解忧。”
    露娜时不时发出咯咯笑声。其中之意,不仅带着露娜对格洛里的嘲讽,还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相比露娜,德拉贡以一副不情愿的样子,指了指格洛里背对的方位。
    “蓝色星辰,你得往相反的方向走。”
    “你是说,让我原路返回?向南走?”虽然格洛里发问,但没有不解。
    按照德拉贡所说,格洛里真就原路返回了。行走的方向,是通向南边的诺亚丛林。接近诺亚丛林的边缘,树木自然变多,可交错的道路在逐渐减少。就像一个魔法,在按照某个指使逆向运转。
    当感觉即将进入诺亚丛林的时候,格洛里有些犹豫了。不过,他还是迈出了步伐。他知道,即使露娜喜欢折腾人,但德拉贡没有心思这么做。因为,德拉贡不喜欢无端生事。
    向前一步,没有看到森林,格洛里却看到了一个村庄。而刚才看不到的月亮,以及躲藏起来的风,也都恢复如常了。明月挂在夜空,洒着照亮路途的皎洁之光;风呼呼地吹着,想要撕裂格洛里的披风。
    “显然,按照德拉贡所说的办法。我们抵达了诺亚丛林的更北面,一处位于荣誉之城不远处的地方。”
    至于眼前的村庄,是一个小到可以被忽略的存在。因为站在岩石堆上,格洛里能数尽村子里有几户人家。甚至,格洛里能看到碎石小道上,有多少人出没。
    “这可能是一个新建的村落。也许,村落中住的人,来自同一个家族。”
    格洛里心中掂量,追随一个身影而去。
    在格洛里前方,那是一个扛着锄头的人。仿佛,那人刚刚收拾完了田地里的农活。只是,格洛里没有看到田地里长出什么东西。既然是在春天,应该有什么东西发芽才对。
    “那是花生……”
    那个扛着锄头的人,因为听到格洛里踩踏石子的声音而回了头。最新
    “花生?”
    望了望田地,格洛里也就知道大体上的时间了。花生,一般在四月十日到十五日播种最佳。也许,现在才过了四月中旬。也可能,现在是五月初。
    “请问,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格洛里问。
    “天黑了。不然,还能是什么时候?”扛着锄头的人,就像故意刁难格洛里,并且一副不爱搭理的模样。
    停顿了一会儿,格洛里没有急于追问。格洛里知道,在经过一番战争的洗礼后,有些人变了模样:冷漠、不敢相信陌生人,甚至因为担心麻烦的出现而对陌生人表现出厌恶。
    既然心中有答案,格洛里就没有必要责备眼前之人。
    格洛里礼貌地笑了笑,问:“我需要知道今天是几日。因为,我在森林中迷路了。而且,你瞧,我只是路过这里,并不打算在村子里停留。所以,不管是休息还是找吃的,我都不会打扰到谁。”
    “四月二十二日……我说,如果现在的人都懂事理,就没有那么多麻烦了。就在前不久,一个游商队伍,洗劫了我们的村落。他们跟你一样,声称自己是好人。”
    扛着锄头的人回答了格洛里的问题,把对于陌生人的冷漠展现得淋漓尽致。不单是板着脸,还将锄头从肩头拿了下来,双手紧攥,一副要驱赶格洛里离开的模样。
    可是,格洛里还有另一个问题。至少,在离开村落之前,格洛里得确认自己选择的去向没有错。
    “就在前不久,我听说加布里埃尔率领军团袭击了帝国的一支队伍。”
    格洛里,特意让小心翼翼躲藏起来,用了微笑之姿。除此之外,格洛里不得不把怜悯之心隐藏起来,仅仅是因为产生怜悯的人更容易被人质疑——在战争的折磨下,大多数人都在忙于奔命,哪里来的心思去可怜别人呢。
    另外,格洛里知道,想要让别人不产生怀疑,就得先让自己表现出毫无防备的模样。甚至,让过去一直保持的状态,成为消散于房屋之上的烟雾。
    盯着格洛里,又仔细打量了一番。呵,一个真正的陌生人,一个真正的在战争洗礼中忙于奔命的冷漠之人……一个礼貌的微笑,再加上冷峻的脸庞,眼前的人不像是轻易找麻烦的人。
    扛着锄头的农户说:“加布里埃尔率领的军团,正在四处招募人才。但是,你想要活命的话,最好不要与他们扯上关系,更不要往西走。尤其是不要往荣誉城跑,因为像你这样穿着铠甲的人可能被守卫抓起来。”
    “往西走?”格洛里故意问。
    “不,不能往西,也不能往北走。北面的荣誉城,正在因为加布里埃尔反抗军团的出没而戒严。”扛着锄头的农户,急忙阻止。
    从侧面打听,格洛里得到了一个不差的消息。现在,格洛里知道加布里埃尔的军团在西边。如果军团是从长笛草原向北走,那么加布里埃尔唯一的去处就是蛮荒高原。
    在蛮荒高原,寻找一片无人问津的地方从而建立一个营地,再从周边的地方或者从游商那里采购物资备战;向东北行军便能触碰骑士城,向东行军便能攻打荣誉城,加布里埃尔的打算算是不赖。甚至,即便营地被发现,也不会伤及无辜。
    很理智,这是格洛里对加布里埃尔的称赞。
    撇开惦记的事情,不需要太过用力,也不需要太过专注,用轻巧之力踏过眼前的碎石之路,格洛里让自己的心态保持平静。
    继续向前,格洛里忍受着露娜、德拉贡幻化的独角黑鸦占据肩膀带来的难受。除了低语之外,露娜仿佛把注意力放在了寻找为格洛里制造一场麻烦的事情上。
    用魔力牵引一阵来自背后丛林的狂风,掀掉一个用草垛做遮挡的粮仓。或者,用黑暗之火制造一个又一个鬼火,从某一个村民的背后出现,引起一连串的惊吓之声。
    麻烦事带来的影响,不只是让格洛里因为阻止闹剧的出现而被露娜责备。甚至,格洛里还得忍着愤怒而聆听关于黑暗魔力的用法。
    “你得像布莱森说得那样,运用自己的意志力让心中的火焰燃烧。听起来,这很难懂。但是,你知道人们做事之前是要经过一番思考的。有时候,人们还得与犹豫搏斗,而其中所需的不就是常伴你旅途的意志力吗?”
    常伴旅途的意志力……
    格洛里,当然有意志力。不然,格洛里早就与某些探寻光明之神下落的冒险者一样,成为贪欲的祭品了。
    想要毫无阻碍地使用黑暗魔力,关键问题可不在于格洛里是否有意志力,而是存在于格洛里的魔力成长微弱的问题上。
    所以,为了探寻一个解决魔力微弱成长的办法,就要折返飞天镇吗?或许,肯尼斯大人就在飞天镇等待格洛里。
    然而,格洛里此行,可不是为了魔力成长的问题,也不是为了单纯地确认加布里埃尔与反抗军团去了哪里,而是想要得知能否在荣誉城找到反抗军团的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