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一章 风车、匕首,天平之上
    只需要用左手向前撕扯,格洛里就让拂面的风变了方向。格洛里把这个“蓝焰微风”魔法的出现,归功于通过凯歌的真实梦境见证了第一任神骑士欧文的战斗。
    其实,格洛里心中明白,即使魔力成长微弱,却也是在成长。在经历了一番内心的历练之后,对于魔力的运用,格洛里越加称心如意了。不管是在魔法威力的控制上,还是在魔法的效用上,格洛里都有了进步。
    在眼前,那阵蓝焰拂过了遮挡身影的花丛。“蓝焰微风”没有对花丛造成伤害,却恰到好处地让躲藏之人露了面。而分别从花丛两旁极速而去的两阵风,击碎了沿途的岩石,并且交错于隐藏之人身后,最后留下一道蓝焰之墙。这也就是,那位躲藏之人不能左右闪躲,也不能向后逃走的原因了。
    望向草丛,看着躲藏之人爬出来,格洛里就挥洒了星光之尘以驱赶黑暗。
    “哎吆……等等,你别拔剑……”
    说话的是一个女孩。
    格洛里打量了一下。女孩,穿着一身皮革甲,还穿着一件淡黄的长裙。引起格洛里注意的是,女孩的长裙上绣着的不是花朵之类的体现年轻貌美的花纹,而是一个又有一个手掌般大的天平。
    稍微向前走了一步,女孩顽皮地笑了一声,并且将手背到了身后。不过,在女孩准备爬出草丛的短暂瞬间,由于剑士的敏锐,格洛里已经看到了女孩刻意藏在背后的东西。女孩的右手拿着一个风车,而左手则是一把匕首。
    眼前的女孩,应该很聪明。因为想要反击一个袭击自己的人,出其不意很重要。左手拿着匕首,并且与拿着风车的右手一起藏在背后;出手之时,女孩先送出风车,再送出匕首,那个发起袭击的人十有八九会中招。
    “你看见了?”女孩失望地问。
    “所以,你最好把它收起来。这里,没有人会伤害你。”一个看起来很聪明,但又天真的女孩——格洛里笑了笑,并且催促。
    “你收到了一个纸团?”女孩继续问。
    格洛里没有直接回答。听到女孩的话,格洛里就开始思考,一个躲在教堂前方远处的女孩怎么知道扔进教堂里的不是石头而是纸团?格洛里回看了教堂,结果格洛里根本看不清楚教堂最里面的祈愿板上的内容。何况,是被捏成一小团的纸。
    “对,我收到了一个纸团。”格洛里谨慎地说。
    “你不能去荣誉城。如果你去了,那么就得倒霉。就像死在教堂里的那些家伙一样,他们也去过荣誉城。”
    女孩的话,格洛里听得有些莫名其妙。但是,也增加了格洛里心中的疑云。一个眼睛比较清澈的女孩,说着一些令人费解的事情,而且还是关于一些争斗之类的事情。那么,眼前这个女孩,一定不寻常。至少,一个十几岁的女孩,不该三更半夜独自出现在丛林中。
    “你叫什么名字,来自哪里?”担心会因为自己的举动而让眼前的女孩惊慌,格洛里就没有上前走,只是轻语。
    “菲奥娜,人们都这么叫我。”女孩很自信地撩拨了黑色短发。
    “就像你长裙上的天平……对吗?”格洛里试着让问答变成轻松的聊天,就放下了僵硬的臂膀。
    女孩的名字叫做菲奥娜,含有公平之意。但是,格洛里却没有从女孩的身上看出公平存在于哪里。拿着风车,代表着女孩喜爱玩耍,向往生活的美好。拿着匕首,代表着女孩并不单纯,在经历一些不得不面对的事情。
    也许,这个叫做菲奥娜的女孩,拥有着艰辛的故事。格洛里,正思考。
    “你说得都对。可是,你最好跟我来,而不是让我等你说‘送我回家’之类的话。”菲奥娜指了指向西的地方。
    格洛里,可不打算轻易相信一个三更半夜出没于林间的年轻女孩。不管是幻境魔法,还是其他,格洛里经历了不少了。捡起一块石头,向前方的河水丢过去,直到听到叮咚之声,确定了真实,格洛里才跟上菲奥娜。
    “你知道丢纸团的人,是什么人吗?”格洛里问。
    “我知道,是光明教会的人。那么,你知道我是谁吗?你一定在猜测……看你谨慎的模样,我就知道如此。经历过一次被蛇咬,就再也不会忘记了,人们都是如此的呐。”菲奥娜在语气上,变得感情丰富了。
    算是一个好的开端……
    格洛里紧随两步。小雨还在下,淋着雨与陌生人一起行走,格洛里还是可以安心。只是令格洛里惦记的事情是,露娜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弄出什么怪事来。看了下左、右,格洛里竟然没有找到露娜与德拉贡的身影。
    “你找什么?”菲奥娜,好奇地问。
    “没什么……可能是因为林子太黑了,让我发憷。”说着连自己都觉得可笑的话,格洛里忍不住笑出声。
    格洛里,怕的可不是漆黑的树林。可是,菲奥娜就是认为格洛里在害怕漆黑。无忧
    “幸好,按照主人所说,我找到了你。不然,你就得……”菲奥娜哽住了。
    一个女孩因为怜悯而难过,格洛里能分辨出来。所以,格洛里就打算安慰菲奥娜。而格洛里打算说的话,无非是“在凯尔的残酷统治下,人们当然自危,但也可以选择保持坚强”。在心中积攒了一些话语之后,格洛里还是没有说出口。
    望着走在右边、比自己矮一头的天真女孩,格洛里不忍心说一些与残酷有关的话,索性一言不发,静静地跟随。
    突然,女孩说了一句。“贾维尔,还活着。”
    贾维尔?贾维尔,一定活着。可是,眼前这位女孩为什么要提到贾维尔呢?格洛里越发对这位名字象征着公平之意的女孩好奇了。
    “贾维尔,光明教会的主教。他……还活着吗?”格洛里故意发问。
    “对,活着呢!”
    女孩说得轻巧。然而,格洛里还是听出了女孩的话中夹带的其他意味。女孩说话之时,语速很快,并且在结尾的时候提高了声调。显然,女孩不太喜欢那位身居光明教会主教位置的贾维尔。
    菲奥娜、贾维尔之间,存在什么恩怨纠葛吗?
    “听声音,你不太喜欢他。可是,就连我也知道他是一个正义的人士。”格洛里意在追问女孩。
    可惜,格洛里没有收到女孩的正面回答。
    菲奥娜说道:“贾维尔,的确是一个好人。而且,人们都这么说呢……尤其是那些喜欢在广场上观看行刑的人啊。人们,都赞扬贾维尔大人,是维纶国王的忠诚拥护者呢。可是,却也因此而诞生了许多孤儿。”
    菲奥娜笑着,顺便踢向一块石头。
    石头,可不小。如果是身体强壮的格洛里朝石头送上一脚,那么疼痛也得跟着来。石头,至少有一个大人的脚大。
    就在眼前,格洛里眼睁睁地看着菲奥娜向前翻了一个跟头,而那块石头还钉在原地。原来,菲奥娜只是向石头探脚,并没有真正地去踢。
    菲奥娜伸手灵活,格洛里算是亲眼见证了。格洛里清楚地看到,菲奥娜的翻身的瞬间,就发生在菲奥娜的脚尖触碰石头之前。
    “天黑,我们得快点。但是,我并不反对你做翻跟头之类的事情。”
    说话的时候,格洛里心中就像有块石头。因为,他知道了眼前的女孩竟然是一个厌恶光明教会主教的人。那么,女孩要带领自己去哪里呢?格洛里看了看四周,除了零落的柏树之外,就剩下一片漆黑的土地了。
    而那些在不断吞噬地面的草丛,竟然越加高耸。
    将剑从背后拿下,格洛里已经准备好拔剑了。但是,菲奥娜说这里根本什么都没有。于是,格洛里半信半疑地将剑挂回了背后,顺便检查了下背篓的系绳。
    “你一个大人,到底在紧张什么呢?而且,我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女孩。以前,我的家乡很美。后来,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明明是朝西走,菲奥娜却忽然转身,指了指北面。菲奥娜的噗嗤一声,却也令格洛里察觉到了隐约的危机感。
    那是一团匍匐于阴影之下的黑暗,悄无声息却充满杀戮之戾气。在经过微风吹拂之后,草丛中悄然无声与窜动不止的意念,却成为了狂风抵达的征兆。
    远远地、远远地,格洛里能从渐高的草丛中追寻到黑暗寻来的方向。在一阵又一阵拉扯披风的阴冷晃过侧面之后,格洛里用黑暗之火焚断了肩下的系绳,顺便将身后的背篓抛向了夜空,击中了从树上跳下的身影。
    “神龙之火!”
    格洛里嘶吼一声,踏步,向北突击。
    从头顶向前方旋出剑之后,格洛里听到了一声惊叫。然而,也只有格洛里知道发出叫喊的人,并不是格洛里剑下所指之人。攥紧剑,让刃口上乍现蓝色光辉,格洛里看清了屈腿跪在身前的人的打扮。
    一件黑色斗篷加身不算完,还要带着一个麻布面罩,并且只露着双眼。格洛里,根本不能分辨发起袭击的人是什么来头。
    不过,格洛里清楚地知道刚才发出叫喊的人,是身后的菲奥娜。此时,菲奥娜从后面戳向前的匕首,正被格洛里用左手攥着。而格洛里,正保持着一个向右倾斜上身的姿势,刚好避开了被匕首伤及左侧腰部的事情。
    转身,格洛里问:“所以,菲奥娜,你是想用这把匕首换取一个公平?”</div>
    <div style="text-align:center;"><a onclick="baocuo('46873079')" style="color:red">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5分钟内会处理</a></div>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