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五章 面具
    “心怀敬畏,去接受一群坏蛋所说的报应!呵!”
    如果报应来自那些符文教会的邪恶之人,那么格洛里倒是想要看看。一边走,一边在心中冷哼,算是格洛里对于邪恶的不畏惧。
    沐浴着皎月之光,穿梭于林间,在天亮之前,格洛里找到了去往荣誉城的宽敞大道。相比村镇的泥泞,格洛里很喜欢被用重金修建的大城市道路。即便是一条抵达林场的道路,也被铺满了石子。并且,在道路的两边,建筑工们保留了用岩石堆砌的水沟。
    水沟,不算太深,也不算太宽。在离开树林之后,格洛里稍微用力跨越,就踏过水沟抵达了石子道路之上。沿途,格洛里看到了一些忙碌的人们。
    一些人驾着马车,一边吆喝“你们这些怠惰的人……让开,快别挡着了”;一些人拖着两轮的平板小车,弓着腰,脸上挂着颓丧,却一步又一步地拉着紧勒双肩的绳索;还有几个穿着体面的人,跟着拉小车的人身后,用皮鞭追赶。
    看着来来往往的热闹,格洛里积压了愤怒。有那么一瞬间,格洛里想要上前,将拿着皮鞭驱使奴隶的人一拳击倒。但是,格洛里没有莽撞,就如在猎沼镇寻找唤醒光明之神的线索之时。
    拉低兜帽,掂量了一下背后的篓子,格洛里当做什么都没看见似地。实际上呢,格洛里看到了,而且清清楚楚。以致于,格洛里走的地方,石子总是发出挤压之声。
    咯嘣、咯嘣……
    脚步之重,也只有格洛里懂得其中艰难。渐渐地,格洛里因为愤怒的集中,而忘记了观察四周。
    正巧,一个跟格洛里差不多大的女子,故意用肩膀撞了格洛里一下。
    “你怎么不长眼呢!”
    女子梳着双马尾,俏皮却穿着体面。一身淡黄色连衣裙,其上用金色丝线绣着爱丽丝花。而且,女子裹着的棕色围裙,也是用了轻薄的棉布。
    大体上打量了女子,格洛里还没有起身。
    关于双马尾的女孩,格洛里见过几个。而那一个令格洛里印象深刻的,无非就是马尾阿加莎——梳着俏皮的双马尾,拥有公主心,却早熟。有时候,格洛里也用伍弗的方式称呼阿加莎为双面女。后来,因为阿加莎的影响,格洛里就好奇是不是所有梳着双马尾的女孩都拥有两个模样了。
    不过,格洛里可没工夫将时间耗在一些奇怪的问题上。着眼当下,格洛里万万没想到,由于经历了诸多历险而积累了强壮体魄的自己,竟然能被一个富家女子用纤柔的肩膀撞倒。可是,为了免于生事,格洛里接连道歉。
    “这都怪我……一直埋头走路,我根本没看见前面有人。”
    实际上,就在刚才,根本没人冲着格洛里走过来。当格洛里眨眼,女子就从道路的西边奔着东边而来了。一声不吭之下,女子故意撞了格洛里。
    “瞧,一个男人,竟然就这么不礼貌地撞到了一位小姐。大家,快来看啊!”
    屈腿坐在地上,女子不依不饶,甩了手臂,还要找人评理。接连喊了两声,女子的嗓音不粗却也不细。
    随后,就出现了格洛里曾经看到过的一幕。人们,开始放下手里的活儿。有的人跳下了马车,有的人放下了绳索,有的人拿着皮鞭眺望。
    就一会儿,格洛里与双马尾女子成了围拥之中的焦点。就像干了什么真正的坏事似地,格洛里顿感脸颊发烫。
    “等等,我真的没看到有人从前面经过。”
    格洛里一边解释,一边皱着眉。努力回想,格洛里根本记不得刚才发生了什么,只知道自己撞到了什么东西。只是,那东西除了不可撼动之外,就像被赋予了回击的能力。没来得及反应,格洛里就被放倒了。
    现在可倒好,一下坐在了地上,格洛里不仅没收到道歉,还被拉扯了衣角。女子就像被点着了的火药,扑到格洛里身上,当即引发一阵噼啪声。
    于是,除了脸颊发烫之外,格洛里还懵了。因为纳闷,格洛里看了一眼女子。除了一副瓜子脸之外,紧蹙的眉间让女子的目光显得格外尖锐。所以,格洛里忍受了一次被横眉冷对。
    尽管是一瞬间,可格洛里还是看清楚了女子的举动。女子轻轻吹了一口气,并且用力拍了拍格洛里的胸膛。
    格洛里不傻,看得清楚:那是一声嘘。而且,格洛里还感觉有什么东西被女子塞进了自己的衬衫领子里。
    望着女子,格洛里本想说话。既然遇到了一个聪明的人,格洛里也就瞧了一眼被拉扯的衬衫,又瞧了一眼女子。双目对视,各自眨眼,各表其意。仿佛,一个在问“你明白了吗”,而另一个在回答“我知道了”。
    眼见格洛里叹了口气,女子才松开紧攥的衬衫领子,爬起。积蓄了一下愤怒,女子嚷了一声。
    “我看,今天的事情,不算完。”
    “那么,你想怎么解决?”格洛里应和道。酷爱电子书
    “你得跟我走一趟。也许,你能用苦工的方式偿还你刚才的鲁莽行为造成的麻烦!”女子近乎命令。
    “那么,去哪呢?”
    推开人群,格洛里拾掇了一番。他以为可以以轻松的方式解决事情,却发现从荣誉城的方向过来了一支巡逻队。这还不算完,其他的麻烦也跟着来了。
    有的人,喊道:“别让这个年轻小伙子走啊!最起码,我还想看热闹呢!”
    有的人,干脆献媚:“瞧,您这么高贵的小姐,怎么能任凭一个穷人碰瓷呢?我看,这个小伙子就是想占便宜!小姐,您呐,得让那些长官评评理!”
    人们纷纷散开,有的人憨笑着看格洛里,有的人望着逐渐靠近的巡逻队伍。
    看情形,格洛里知道卡森所说的报应提前来了。不能逃跑,否则格洛里就得继续品尝树林里的美味了。品尝美味是好,但不能愉快才是问题。必须去城内找人,格洛里可没心思再回去找寻野味加以品尝了。而且,格洛里还不能让麻烦惹上身,否则挂在大门上的布告就成为阻碍了。
    瞧了一眼人群,再将目光落在憨笑之人的脸上,格洛里摘下兜帽,索性也憨笑。但是,过了一会儿,格洛里就开始抖手,像一个被撞傻了或者受到了刺激的人一般。格洛里尽力假装。甚至,借着野味果腹,格洛里打了一个嗝。
    “小、小姐,您要带我去哪?我只是一个寻找生计的卑微之人。如果您要我与您签下契约之类的东西,那再好不过了。瞧,我得跟那些人一样了,拉着绳索,想要逃走却不能!然而呢?嘿,有口饭吃了!”
    他疯了?
    哈哈,一个穷鬼被还没到来的巡逻官们吓疯了!一个拿着皮鞭的人,正得意,顺便抽了一下做拉车苦力的奴隶。
    格洛里的话,不只是让手拿皮鞭的人惊喜,还差一点把女子弄懵。但是,那种想要笑却不敢笑的感觉,让女子眉间越发紧蹙。
    女子索性高声:“对,你得像那些人一样!因为,你身在这个世代,还是一个又穷又酸的平民!不想成为仆从,就只能成为一名奴隶!总之,你得为刚才的事情买账!”
    好吧……
    格洛里,以一副兴高采烈地模样点了头。
    对,就让那些挥着皮鞭的人与帝国的巡逻官们听他们想要听的话吧!下一次,那些挥着皮鞭的人与帝国的巡逻官们就再也听不到这么悦耳的话了!然而,不管是挥着皮鞭的人,还是帝国的巡逻官们,只要是脚踏平民的邪恶之人,要在何时迎来湮灭之日呢?
    晃过神,格洛里看到巡逻官们走了过来。而女子,礼貌地上前问候。一个屈膝礼,再加一个微笑,女子表现得很好。但是,格洛里却知道女子急于离开。
    “瞧,一个傻子撞到了我。现在,我反而要给他一份差事。”女子不慌不忙地说。
    “傻子?我怎么从来没见过这个傻子呢?”一位官爷问。
    “他就是一个傻子,只是刚才还好好的,”女子答道,“不信,你问围观的监工。”
    “对,是一个傻子。刚才,也确实好好的呢。我看,是因为担心要赔偿才变成这样了。你瞧,这个平民的穷酸样。捡了一块破麻布,随便拉扯,就当成了披风。随便将绳子一拉,又整出个兜帽!”一名拿着皮鞭的人说。
    一位身形不算高,却肩膀壮实的巡逻官走到格洛里的面前,并且绕了一圈。打量了又打量,他才说话:“小姐,我当然相信您。一位高贵漂亮的小姐,怎么会说谎呢?而且,您是体面之人呐。”
    呵,一个自以为是体面之人的家伙在献媚。
    憨笑着上前,格洛里保持着傻傻地模样,与巡逻官们对视,甚至毫不避讳地去打量他们的穿着。
    官爷们,穿得都很整洁。“火”形精钢铠甲,被擦得锃亮。而且,他们都披着鲜红的披风,配着单手钢剑。仿佛,魔龙帝国对于荣誉城的防备事务格外上心,给予的装备皆精良。
    “官爷们,我找到了一份真正的差事!我身前的这位小姐说,她要收留我,还要给我一笔收入呢!那么,成为亚历克斯王国叛徒的您们呢?”
    格洛里胆子很大。说完话,就跟上了女子的脚步。
    仿佛女子有某种魅力能让官爷们怯步,但并非如此。那些巡逻官,因为格洛里所说的无礼之话而觉得可笑,甚至还感觉穿着破烂的格洛里就是一个疯子。毕竟,也就只有失智的疯子,会冲着有权有势的人说些顶撞的话了。所以,跟一个疯子较劲多没趣。
    听着身后的笑声,格洛里没回头:瞧,你们要的面具,我已经奉上了!
    后来,经过了关卡守卫的盘查,格洛里接受了女子的道别。再后来,格洛里看了被塞进衬衫中的东西。
    一团纸,上面写着:你要去的地方,就在荣誉城东城区最宽阔的十字路口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