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六章 接受委托
    苍天迫我,那就……
    可惜,格洛里已然不是轻易被愤怒冲昏头脑的人了。
    买好了药剂,格洛里算是准备周全了。趁着天黑,格洛里找到了东城区最宽阔的十字路口。格洛里知道,想要进入“肆酒”旅店,就得避开人们的视线。如果从旅店的后面翻入,就能利用狭道的阴暗来遮挡一切了。
    翻过一人高的白岩墙壁,格洛里看见了一个人影。那个人影在一间客房中,来回晃动。那人,会是谁呢?格洛里正小心靠近,却不知道房间内的人已经知道了来者为何人。
    “站在外面的蓝色星辰,你可以推门进来了。”
    “房间内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把我引到这里来?”
    格洛里有点惊讶。一个还未见面的人,竟然知道自己是谁。在房间内的人,一定是一位不简单的人物。
    “一个被符文教会到处寻找的人。人们,都喜欢叫我维纶的法务大臣。”房屋内的人答道。
    法务大臣?
    除了光明教会的贾维尔,还能有谁呢?
    但是,格洛里还是小心翼翼。推开木门,格洛里看到了白发苍苍的贾维尔。贾维尔穿着露着蓝色内衬圆领的黑色袍子,正在对着门口的位置站着,并且手上缠着绿叶繁茂的橄榄枝。
    那些绿叶,不只是翠绿,还披着一层雾蒙蒙的魔法外衣。
    那是自然之力,是在人族中极为罕见的魔力。
    格洛里知道要保持礼貌。而且,格洛里听说贾维尔不应该只是一名高级魔法师。传言,贾维尔从来不参与任何打斗,也没人知道贾维尔真正的实力。也有传言说,光明教会的骑士们,都经过贾维尔的教授。
    也就是说,如果传言为真,那么贾维尔就是兼顾魔法与剑术的人。只是,兼顾魔法与剑术,已经不是什么值得好奇的事情了。格洛里好奇的是,无论怎么观察,都无法相信贾维尔是一位超过百岁的老人。
    除了白发披肩之外,贾维尔的容貌比格洛里所见的上了年纪的人要青春一些。无论开口说话,还是微笑,就只有眼角的几条皱纹显现。甚至,可以用永葆容貌来形容贾维尔。或者说,眼前站着一位天生银发的中年人。
    发觉格洛里愣神,贾维尔撇了下头。
    “你在看什么?你好奇的事情,不应该是问为什么会被我引到这里来。而是,你得问问我需要你做什么事情。”贾维尔说起话来,颇有气势,几乎不近人情。没有问好,更没有什么客气话。
    “那么,贾维尔大人,您要我帮您做什么呢?”
    格洛里没有捎带上门,直接向贾维尔大人行了鞠躬之礼。格洛里明白,一位地位显赫的法务大臣不可能为难一名年轻人。尤其是,贾维尔是支持维纶国王意愿的人,是爱护子民之人。
    “蓝色星辰,你知道符文教会在找我,对吗?但是,这不算是什么大事情。我们要谈论的事情,可不是这类你找我麻烦、我找他麻烦的狭隘之事。现在,我要你做的是一件不算大,也不算小的事情。所以,你知道葵花盐场吗?”
    “葵花盐场?”
    对于盐场,格洛里还真不熟悉。
    格洛里知道,盐的生产、贸易不只是对人们的生活产生影响,还对王国拥有着影响。没有盐,人们会生病、没有力气干活,也就没有办法听从国王的意志征战四方、保卫家园。
    即便是复兴军团,还要因为盐的事情而头疼。在奥拉娅指挥复兴军团的时候,格洛里知道归旅人承担了一部分运输盐的职责。而安德鲁,是管理人之一。
    那么,贾维尔所说的葵花盐场呢?
    在亚历克斯王国,有大大小小的盐田,大都位于珊瑚港口与翡翠城东边。不过,也有用煮盐法获取盐的地方,比如贾维尔大人刚才所说的盐场。葵花盐场,位于荣誉城东边、葵花水坝的西边,利用盐水井生产盐。
    葵花盐场,起初建立于诺顿王国。既然有利益,自然有受益的群体。尽管弗洛雷家族诞生于骑士城,但因为庞大的家族产业链的繁衍生息而波及到了荣誉城。于是,也就有了现今的葵花盐场。清华
    而格洛里呢?只是对于葵花盐场稍有听闻。毕竟,商贸不是格洛里感兴趣的事情。显然,格洛里知道贾维尔大人引自己前来,不应该是为了什么商贸。
    就像贾维尔大人所说,格洛里问:“贾维尔大人,您要我做什么?”
    “当然,我是让你跑一趟真正的买卖。”贾维尔故意吊胃口。伴着一丝微笑,在看到格洛里纳闷后,贾维尔才坐在了靠背椅上。
    “买卖?”格洛里确实纳闷了。
    “你知道吗?现在的葵花盐场,是符文教会以弗洛雷家族的名义在打理。也就是说,弗洛雷家族与符文教会有利益上的往来。你也知道,符文教会最近出没得很频繁,多是在对付支持维纶国王意愿的人,以此来向守序之王献媚。然而,符文教会忘记了盐场对于魔龙帝国的重要性。葵花盐场,可不是一个小作坊。甚至,葵花盐场的盐产量高于某些盐田,尤其是在内陆有着不小的地位。”贾维尔做了一个解释。
    “您的意思是说,想要符文教会因为葵花盐场的事情而被弗洛雷家族追责?好让符文教会对于葵花盐场多上一点心,从而减少在其他方面的注意力?”虽然只是猜测,但格洛里想要请教。
    也许,贾维尔让我做事,只是为了干扰帝国的物资支持。格洛里,还在思考。
    看着格洛里疑惑,贾维尔倒是有点不高兴。虽然贾维尔不喜欢被人猜测心中想法,但贾维尔明白蓝色星辰被巴德看重存在着一定的道理。既然巴德与泽维尔都想要抬举蓝色星辰,那么自己为什么不顺手推舟呢?
    亚历克斯王国,需要像样的勇者。
    如果想要蓝色星辰站得住脚,就得让蓝色星辰有与贵族平起平坐的本钱。毕竟,拥有拯救亚历克斯王国实力的人,大多是王国的贵族。想要让贵族听话,就得让蓝色星辰拥有足够的声誉。甚至,得安排一些事情给蓝色星辰去做。不然,任凭蓝色星辰在茫茫人海之中转悠,不知道要走多少弯路!
    呵,到底要不要真的帮助身为平民的蓝色星辰?而且,还是在这座被贵族们拥挤着的城市中?
    然而,对于自己,能得到什么?贾维尔,停顿了一会。并且,他用了大概十来秒的时间,重新打量了格洛里。
    蓝色星辰,出生在一个平民之家,还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为人嘛,听闻中所说的蓝色星辰算是勉强过得去,因为一个年轻人竟然不喜欢仕途之路、也不太喜欢与什么人套近乎。然而,就是眼前这个平民,眼中闪着人们追寻的光。
    同时,贾维尔已经知道“雪爵”肯尼斯想要成为格洛里导师而被当面拒绝的事情了。在贾维尔看来,身为蓝色星辰的格洛里在一些方面近乎偏执。
    也许,是时候让蓝色星辰在一些方面进行转变了。也许,应该促成肯尼斯想要成为格洛里导师的事情。贾维尔掂量了掂量:也许,让自己能有利益的不过是成为向格洛里提供一个人情的人。
    当然,贾维尔还是想到了与身为光明主教有关的事情。他心想,如果能让格洛里办成葵花盐场的事情,一定能让光明教会得到一个喘息之时。至少,贾维尔不会因为光明骑士们的遇难而忍受折磨了。
    找来蓝色星辰,究竟是因为私心,还是因为王国之利,贾维尔有点迷惑了。不过,贾维尔知道,符文教会的背景实在深。
    贾维尔清楚的记得,那些沦陷在诺亚丛林的忠诚的光明骑士是在一片从天而降的黑暗之火中失去了生命。当时,贾维尔还在林子中捡到了一条“火”字吊坠。符文教会中,有人会使用黑暗魔法吗?
    想要对付黑暗魔法,就得需要神圣之力,乃至神之力。贾维尔知道格洛里从哪里来,想要奔着什么而去。
    一个向往光明的人,自然是要去驱赶黑暗啊!瞧,多么令人向往的事情啊。心中颇有遗憾,贾维尔只能莫名点头。
    身为掌管法务的大臣,贾维尔竟然面露柔和脸色,格洛里眼见为实,也算是确认了听闻中所说——贾维尔大人,并不是一个不讲人情的人;有时候,贾维尔大人会与霸王维纶一样,表面凶神恶煞,却私下待人温和。
    可是,葵花盐场的事情呢?
    格洛里正在等待贾维尔大人的安排。格洛里礼貌一笑,并且催促:“大人?您可不能这么发呆。因为,我还得去找人,就在荣誉城中。”
    “的确,可以像你说的那样。但是,事情比你想象的复杂一些。也许,有人可能提醒过你了。得罪了符文教会,就会引起一些人的仇恨。总之,我让你来,不只是让你帮忙,还是为了让你看清形势。”
    话中之意,贾维尔算是对于格洛里付出的补偿。
    接着,贾维尔塞给格洛里一张纸条。“你得找到那个撞倒你的女孩,因为她知道一切。至于你要找的人,是谁?”
    “我想从反抗军团的探哨那里得知一个人的下落。”
    格洛里很谨慎,没有直说。可就在刚才的互相打量之后,格洛里越发觉得贾维尔大人的淡蓝双目幽暗不见底。而且,格洛里记得巴德大人对于贾维尔大人的评论——贾维尔,是一个喜欢看情势下决定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