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百六十八章 浴血凤凰 (二)
    格洛里下意识地捂了下嘴,却发现腥味扑面。紧攥手心,格洛里没有回头,当即奔入后厨。
    掀翻圆桌,挡住后厨的门口,格洛里可不指望这种事情去阻挡一个魔力深邃的人。同时,格洛里确定了领头者是谁——那人,就是骑士教会的教主菲尼克斯。因为,有一名信徒喊了菲尼克斯的名字。
    而格洛里所中的魔法,就是菲尼克斯最拿手的魔力威压。不像格洛里往日所见的那种魔力威压,而是以魔力高度集中于某一处引发气温的变化而彰显魔力的高深。
    所以,格洛里意识到自己被灼伤了。只是,灼伤的不是外在,而是体内。深知自己遇到了不小的麻烦,只能仓促,首先将一盆准备和面的凉水泼在身上,再用板凳砸开了木窗,格洛里离开了面包店。
    面对一个实力未知的对手,格洛里不想停下脚步。可是,菲尼克斯比格洛里想象得要厉害。格洛里没想到菲尼克斯竟然真得如传闻中所说的那样,化身火焰,从一个地方飞向另一个地方。
    以凤凰的火焰形态,菲尼克斯挡住了格洛里的去路。还没打量格洛里,菲尼克斯先问:“你打算往哪里去?你的画像,最近令画师们着迷。他们,为了将你的模样刻画清晰而争相恐后地来找我。后来,我就选了一副两眼闪光的画像。”
    说着,菲尼克斯展开手里的画像,并且指给格洛里看。画像上,格洛里被画得虎背熊腰,只有闪亮的棕色双目、稍微皱起的眉头,以及蓝白相间的铠甲有几分相似之处。
    令人捧腹的是,画像上写着一行标注。大体的意思是,蓝色星辰的铠甲很独特,可以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于是,菲尼克斯微笑着,吐字清晰,并且语速缓和:“你怎么没有穿着那身显眼的铠甲?当时,画师们再三叮嘱我小心你的铠甲。我听说,你的铠甲隐藏着一种识别主人的能力。如果我把你的铠甲拿走,它会返回你身边吗?”
    “铠甲?”
    格洛里挺直了胸膛,看着菲尼克斯,就像发现了什么问题。尤其是,当格洛里盯着菲尼克斯的眼睛之时。如果菲尼克斯是一个真正的坏人,那么菲尼克斯的目光中应该存在一丝迥异。可是,格洛里根本看不出来,就像面对符文教会的卡森一样。
    站在格洛里眼前的菲尼克斯,一副和善的面容,甚至在说话的时候保持着绅士的姿态。如果非要说菲尼克斯不是什么好人,也只能用“话中具有威胁之意”与刚才的魔力威压来作为理由了。
    伴随疑惑,格洛里还是回了话。“你是说星辰战凯。但是,我不能把它交给你。其中缘由,不只是因为它是一个好伙伴。”
    “它?它是一个毫不在意代价,而肯为你卖命的家伙。那么,你打算一点好处也不给我了?”菲尼克斯问。
    格洛里可不知道自己能给骑士教会的教主什么恩惠。而且,格洛里从来没见过菲尼克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况下,一个陌生人能给予另一个陌生人什么好处呢?
    而且,这座大得让人发慌的城市中,人们来去匆忙。只要有帝国巡逻队出没的地方,人们就紧贴街道的一侧走。甚至,在来到这条街道上的时候,还看到了几个被巡逻士兵抓走的家伙。其中,还有年轻貌美的小姐。至于另一些人中,还有乘坐着华贵马车的老爷。
    没人想要向另一个寻求帮助,因为寻求帮助的人知道行人的冷漠。就如格洛里所见,即使有人摔倒街头,也没有人敢于上前搀扶。格洛里心想,如果一名穿着寒酸的人向行人们求助,也就只能一脸茫然了。否则,在之前,格洛里就不用刻意给面包店老板好处了。
    那么,菲尼克斯也一定知道身在荣誉城中的困难。再三寻找,格洛里也没发现菲尼克斯的眼神中存在什么寻求帮助的痕迹。
    “那么,你想从我这里获得什么好处?”
    “我们都是聪明人,你最好别玩什么小聪明,”有了一个算是友好的问候,菲尼克斯就不想绕弯子了,“而且,你最好别掺和葵花盐场的事情。”
    “你知道什么?”
    格洛里有些纳闷。
    去参与葵花盐场的事情,是贾维尔大人给格洛里的委托。贾维尔大人委托的事情,难道会是什么坏事情吗?这种事情,怎么可能发生呢?
    明摆着,作为亚历克斯王国法务大臣的贾维尔大人,是一个身份显赫的人。
    一个身份显赫的人,已经有了足够一生炫耀的荣誉与财富,何必去为难一个在追寻梦想的年轻人呢?如果说得现实一些,贾维尔可以拥着财富隐姓埋名而什么都不管。可是,贾维尔大人挺身而出了。
    因此,贾维尔大人向一个拥有共同志向的年轻人发出一个委托,这能有什么错呢?不,贾维尔大人是一个好人。
    虽然心存小心,但格洛里没法过分怀疑贾维尔大人。伴随着一丝好奇,格洛里想要听听菲尼克斯说些什么。摘书吧
    菲尼克斯一会儿紧着嘴,一会儿自顾自地点头。
    “其实,我只是来帮你而已。作为诺顿家族的拥护者,我可不希望蓝色星辰成为诺顿王国的敌人。毕竟,人们都在夸赞你。所以,一个坏结果的发生,无疑是一种遗憾。”
    在一旁听的格洛里,却无法寻找到头绪。
    尽管格洛里在商店中对于菲尼克斯与信徒们的谈论有所听闻,还是因为诺顿家族与弗洛雷家族之间存在争斗的事实而疑惑。
    骑士教会为诺顿家族服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那么,弗洛雷家族呢?
    也许,骑士教会还服务于弗洛雷家族,才把弗洛雷家族对诺顿王国的影响放大了。也许,骑士教会就是诺顿王国中不容诋毁的支柱。然而,在一个王国中,存在內患是一件坏事情。
    也许,骑士教会就应该只扶持诺顿家族。
    总之,诺顿家族是诺顿王国的真正主人。所以,格洛里没有想明白骑士教会能从弗洛雷家族那里获得什么利益。
    如果非要探寻一个究竟,那么事情就如贾维尔大人说得那样复杂了——格洛里,竟然就是那一个没看清形势的人。
    “我知道,想要击退魔龙帝国就要依靠贵族们。就像你所说,我对于贵族们之间的关联并不是很在行。难道,你是想要给我一个更好的建议?”望着菲尼克斯,格洛里稍微表现出了一丝善意。
    如果菲尼克斯能提供一个帮助,那再好不过了。如果菲尼克斯只是因为利益上的事情而特意来此,那么格洛里就打算礼貌地告别。虽然只有一点期待,格洛里也不想放弃。安静等待,算是给予菲尼克斯最后思考的时间。
    “建议,我有。那就是,你可以把你从光明之神那里获得的神之力交给我。我猜,神之力在我身上能发挥更好的效用。而你呢,只是一个魔力成长卑微的平民。”
    菲尼克斯本以为格洛里会妥协,就延用了平常说话自信的习惯。即便是面对对方给予的一个缓和态势发展的机会,菲尼克斯也自信地给予了一个没有任何让步的回答。甚至,他明知道冷嘲热讽不能让一个与自己一样的人屈身接受,还是偏执而为。
    就像过去,菲尼克斯为了挽救骑士城所遭遇的事情一样。
    那时候,骑士城被守序族攻打,菲尼克斯尽管拥有魔法上的天赋,却因为年轻而没有足够的魔力积蓄与魔法修养。面对骑士城的沦陷之危难,菲尼克斯以民兵的身份加入到了战斗中。接连几场战斗,菲尼克斯认识到了什么叫做种族之间在魔法上的差别。见证了黑暗魔法的不可抵挡,菲尼克斯仍旧不肯低头。
    提出重整旗鼓的建议,菲尼克斯被拒绝了。队伍的长官说,骑士城已经不保,只能撤退。于是,菲尼克斯在一次又一次冷嘲热讽中成为了队伍的领头人。在骑士城防御战的最后一场战斗发生前,菲尼克斯与人们一起探寻解决办法。可是,在大势已定的情况下,一支民兵队伍能做的事情微乎其微。而那些冷嘲热讽,再次挥向了菲尼克斯。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在三更半夜,撇开身边那些本该提供帮助的人,独自坐在骑士教会的祷告大厅中,望着悬于大厅祈祷台上的太阳雕塑而发呆。菲尼克斯知道太阳之神傲慢,就把人们对于自己的冷嘲热讽用在了太阳之神那里。
    意外发生,菲尼克斯竟然拥有了太阳之神赐予的傲慢的神之力。
    当时,太阳之神告诫菲尼克斯:“想要获取神之力,就得付出相应的代价。也就是,所谓的平等交易。”
    至于代价,就是如凤凰一般。即使经历时代更迭,也只能被强迫见证一切的发生。
    太阳之神嘲笑道:“去吧!去见证,那些你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否则,你就试着以火焰之姿,歌颂吾之恩赐。让光明之神看看,究竟谁才是播撒刺眼光芒的存在!”
    当时,菲尼克斯欣然答应了:“神明啊,我需要那份傲慢的力量。因为,践踏我家乡的敌人,就在骑士城之外了!”
    冲锋陷阵,即使是挣扎,菲尼克斯也不想退步。在这一方面,菲尼克斯像极了一直奔波的格洛里。也正是因此,菲尼克斯觉得该像格洛里一样,给予一个缓和事态发展的余地——至少,不要去亲自毁灭一个如自己一般追寻未来的人。
    那么,就换个方式吧。
    菲尼克斯委婉道:“我们都拥有神之力。可是,我们也知道一些事情不容悔改。如果你想要见证光明降临,那么你该对自己所站的位置给予一个好的选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