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卷:丌尘学院 五十八、龙涎香
    沐风看着即墨中天拿出了那件宝贝,顿时眼睛瞪的老大,这就是宝贝?这不就是龙涎液的结晶吗?
    有大拇指粗细,一掌长,沐风真界中随便拿出一根,都比这大上不少。
    即墨中天骄傲的道:“你不要小看这龙涎香,我们即墨世家也只有这么点了,这次便送给沐兄弟吧。”
    “龙涎香?”沐风才知道,这东西叫龙涎香,问道:“这龙涎香有什么妙用?”
    即墨中天道:“想必你也知道了,这龙涎液不但能提升修为,还能增强一个人的神识。确切的说,龙涎液是用来增加修为的,而龙涎香就是用来增强神识的。”
    说完,即墨中天又拿出一个红色的玉瓶,递给了沐风,道:“这里面装的是龙涎液,只要滴一滴在龙涎香上面,龙涎香便会被点燃,散发出一种香气,每吸上一口都会慢慢的滋养你的神识,尤其是在修炼的时候点上,效果更好。”
    沐风终于知道了这龙涎液结晶的妙用,喜不自胜,可他心中还是有疑问,为什么即墨中天说他们只有这么一小根?难道没人进入池底查看过吗?但是这个疑问沐风也不敢随便问出口。
    其实,在沐风之前,从来没有外人进入过龙涎池,而即墨世家的人进入龙涎池,最根本的目的就是为了觉醒血脉,什么修为和神识的增加反而是次要的。
    因此,凡是进入其中的人,都是玩命一般争分夺秒吸收即墨凌峰的精血,根本无暇像沐风那样,去探索池底有什么东西。再加上神识无法透过龙涎液,所以,即便是即墨凌峰,也不知道池底还藏着这等宝贝。
    至于即墨中天手中这根龙涎香是如何得到的,就无从得知了。
    沐风得知这龙涎香如此珍贵,自己却偷偷得到这么多,即便他脸皮再厚,也不好意思拿了,因此推辞道:“这么珍贵的东西,晚辈怎么能要。”
    即墨中天道:“这龙涎香虽然宝贵,但是一个人也不是可以无限制的吸收,越到后面,效果越差,比如说我,这龙涎香对我已经没有效果了,但对你效果应该是很明显的,你就不要推辞了。”
    说完,又将手上的那个红色玉瓶递给了沐风。
    沐风忽然问道:“前辈,不怕你笑话,我在龙涎池中也曾试着收取一些龙涎液,都失败了,这个玉瓶为什么就能收集呢?”
    即墨中天笑道:“不光是你,我们即墨世家的所有弟子可能都偷偷尝试过去收取龙涎液,但没有人能取走一滴,不管是放入真界,还是各种容器,龙涎液只要一离开龙涎池,便会化作乌有。但这个清香暖玉瓶,却是例外,到目前为止,我也只知道只有这种清香暖玉瓶才能盛装和保存龙涎液。”
    哦,沐风点点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真是一物降一物啊。既然即墨中天如此诚恳,沐风便勉为其难的收下了龙涎香和这瓶龙涎液。
    即墨中天知道袁依依和沐风肯定有话要说,坐了不一会儿便起身告辞了。
    即墨中天走后,袁依依道:“这次你没能晋级化实境中期,非常遗憾,但这是谁都没有预料到的。”
    沐风笑道:“不管怎么说,我都是获得了好处,还是十分感谢你的。”
    袁依依道:“那你有什么打算,要我说不如就留在这里专心修炼,九天界那些人轻易找不到这里的。”
    沐风摇摇头道:“你错了,他们肯定会知道即墨前辈的身份,我留在这里反而会给你们带来灾祸。我还是决定去外面闯荡闯荡,反而会更安全。”
    袁依依道:“你自己考虑清楚便好,那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
    沐风说道:“就明天吧,我也不认识什么人,就不去和其他人告别了,你替我和即墨中天告个罪。还有,如果方便的话,帮我给丌尘学院我的师父李十三传个消息,让他不要为我担心。”
    袁依依没有多做挽留,她也知道,沐风不属于这里,留在这里也不能完全静下心修炼。
    离开之前,袁依依还送给了沐风一个丹方,居然是驻颜丹的丹方,估计袁依依也知道,沐风的师父是李十三,各种丹方都不会少,但这个驻颜丹却是很另类,就给沐风复制了一份。
    第二天一早,沐风一个人便悄悄离开了即墨世家。
    ……
    在沐风身处即墨世家的这一个月里,外面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情。
    幻界之中的灵雨,在即墨凌峰手中吃了败仗之后,变得有些谨慎起来,干脆以死亡之光为大本营驻扎下来,开始做长远的打算,很多势力,也都陆续知道了他们的存在。因为灵雨这一方人马都是化实境后期,所以也没人敢主动招惹他们。
    同时,灵雨也打听出了即墨凌峰的身份,知道以自己的实力,还无法对付即墨凌峰。因此,他一方面派人抓紧时间寻找幻界的出口,好赶往即墨世家盯住沐风,另一方面,灵雨也开始使用吴中仙传给他的秘法,尝试与吴中仙沟通。
    丌尘学院,花妙弋回去之后,将从古松茂那里得到的消息都告诉了诸位长老,甚至他们想抓捕沐风的事,也说了。
    李十三和雷鸣两人知道了沐风的打算之后,都是暗骂沐风糊涂,学院是干什么的,自己的弟子有了危险,就应该站出来保护他们,可沐风却说什么不想连累别人,将自己置于危险之地。
    李十三和雷鸣为了沐风还特意进入了幻界一次,却让他们知道了另外一个消息,就是沐风居然被即墨凌峰救走了。
    虽然想不出即墨凌峰救沐风的理由,但至少逃出了灵雨的追杀,二人的心也踏实不少。
    ……
    自打灵雨带人出现在幻界至今,已经有一年了。这一天,在崇山峻岭中的一条小路上,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正在小路旁的一颗大树下休息。忽然,高空中一声震天的炸响,随后就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居然从里面飞出了十多人。
    青年见此脸色大变,慌慌张张的就准备逃离此地,可刚飞起身,眼前就出现一人挡住了去路。
    如果沐风在此,便会发现,这两个人他都认识,准备逃跑的青年不是别人,正是邹天赐,而挡住邹天赐的,居然是杨文西。
    在不远处的空中,正是从幻界中出来的灵雨,带着十多人。
    灵雨与吴中仙多次沟通未果,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这乃是跨界之间的沟通,原本几乎就是不可能之事,灵雨除了继续不断的尝试沟通之外,也是毫无办法。
    最后只得加派人手寻找幻界的出口,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虽然没找到出口,却让他找到了一个相对薄弱的空间点,集众人的力量对这点进行攻击,本就有些破败的幻界,愣是被他们强行打出了一个出口。
    灵雨带人出来之后,马上就发现了邹天赐。
    邹天赐拜方生蚩瑶这个魔头为师,却被方生蚩瑶狠心抛弃,再加上在方生蚩瑶的逼迫和引诱之下,残害了几位丌尘学院的弟子,因此,他在上次昏迷醒过来之后,心灰意冷,更无脸面返回丌尘学院,便打算回到故乡海莱国,以了残生。
    这邹天赐还真是了得,趁着混乱,返回丌尘学院,又从丌尘学院离开了。当时,在幻界中遇到邹天赐的花妙弋和颜拓几人都尚未返回,即便回来了,也没人会在意这么一个人。
    因此,邹天赐很顺利的便借道丌尘学院,离开了幻界。
    可惜的是,他连瑶光大陆的地图都没有,都不知道海莱国在哪个方向,问了好多人都不没听说过海莱国。
    邹天赐一路打听一走,终于知道了花摩国的方向,当初的阴罗艮就是来自花摩国,与海莱国相距自是不会太远了。
    可邹天赐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灵雨他们,看着灵雨这帮人气势汹汹的模样,而且看不透任何一个人的修为,邹天赐的心里便咯噔一下。
    杨文西现在可是急于想在灵雨面前表现自己,上次灵雨没能抓住沐风,还铩羽而归,杨文西一直有些提心吊胆,生怕喜怒无常的灵雨会迁怒自己。
    杨文看着眼前吓得有些脸色苍白的青年,问道:“你是谁?”
    邹天赐道:“晚辈邹天赐,见过前辈。”
    杨文西见邹天赐还算识趣,便笑道:“你不要害怕,我且问你,这里是什么地方?”
    “这个,”邹天赐一咧嘴,说道:“晚辈不知。”
    “什么?”杨文西火了,认定邹天赐是在期满自己,便怒道:“你想找死不成?”
    邹天赐急忙道:“前辈恕罪,晚辈确实不知,不过,在那边数百里之外,有一座山,叫做苍龙山,还算比较有名。”
    “苍龙山?”杨文西在心中与地图一对照,却惊喜的发现,这苍龙山不就是即墨世家所在地吗?
    杨文西赶紧飞到灵雨面前,道:“大人,离这里不远居然就是即墨世家了。”
    “很好,看来咱们运气不错,出来之后便到了这里。”灵雨忽然看见了已经逃跑的邹天赐,讥笑道:“在我眼皮底下还想逃?杨文西,你去将那小子抓回来,然后到苍龙山与我们汇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