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91章 上学期结束
    “你还别说这玩意儿还真有点像当年我们几个在颐和园捡到的那只乌龟,阿灿!杰森是你外婆的宠物哦!”秦世溪缓缓说道,“你外婆以前可是最喜欢这只乌龟。”
    赵灿点头,“之前青姨已经告诉我了。那么青姨送你这个乌龟蛋糕是?”
    “害!”秦世溪一摇脑袋,“勿忘初衷呗!这老太婆还是那么小气。”
    秦老又说:“你外婆和你姨婆年轻的时候在魔都救过我弟弟秦世亭,所以现在送这块乌龟蛋糕是要让告诫我,我们欠她的,别忘了。哈哈哈.....怎么能忘呢?”
    赵灿不语,对于他们之间几十年前,追溯到民国时期的故事,赵灿并不敢兴趣,反正吧几十年后了,谁都说不清到发生了什么事情。
    只是饭后,话到最后,秦世溪这才开口:“明天去你外婆的墓前祭拜,可以吗?”
    “当然。”
    “嗯,那就这样定了,累了,不去逛了。”秦世溪拍着赵灿的肩膀很满意的点点头,随后和宁老一起坐上专车离开。
    专车离开,王小花问赵灿:“秦老的弟弟谁啊?”
    “哦,《刺剑》那个原型,二营长把意大利炮拉过来那位。”
    “哦。”王小花点头,望向赵灿:“你还好吧,又喝那么多酒。”
    “还行吧,都练出来了,对了你爸那酒......真猛!”
    “什么意思?”
    “没什么生意。”
    阿强拉开幻影后车门,两人坐进去,回到蛋糕店。
    青姨等候多时了,一看到两人回来,青姨笑呵呵的问秦老看到乌龟是什么反应。
    赵灿道:“青姨成熟点吧,一大把岁数了跟个小孩子一样,服了你了。秦老说要去祭拜外婆,你不会介意吧。”
    “到时候磕三个响头我就不介意。”
    “你这老太婆!”
    “怎么你还想打老人了吗?不怕天打雷劈吗?”
    离开蛋糕店的时候,青姨瘪瘪嘴,“这家店不行的,装修又差,位置又偏?我坐了一个多小时?客人都没两个,要么关了?要么换地吧?简直浪费青春,知道吗小花?”
    “我.....”小花心说我那什么换?就这店都是赵灿的,我房子也是赵灿的?用的钱都是赵灿的?除了人不是赵灿的,什么东西都是赵灿的。
    “噢!你该不会是因为CC的,就舍不得吧。”青姨问赵灿。
    “嗯,对?就是这个?赚不赚钱无所谓,我赔得起,老太婆别瞎操心了。走吧,回家,狗狗都没吃饭?一定饿了。”
    ...
    ...
    第二天赵灿和秦老一行人去祭拜了赵灿的外婆,秦老还真的跪在坟前磕了三个响头?青姨在一旁很满意。
    晚上开幕式正式开始。
    武空空的商言言排练了一个多月的昆曲,也只有5分钟上场表演的时间。
    赵灿在会场找了很久才赵灿正在场馆维持持续的志愿者楼酥婉?所以志愿者都是手牵着手形成人墙。
    今晚开幕式的天气飘着雪花,志愿者都牵着手?自然是没有雨伞?就呆呆的站成一排?任凭雪花落在身上,然后融化,很冷的。
    赵灿给王小花和雪儿打了声招呼后,就挤下看台,带着微笑朝楼酥婉走去。
    楼酥婉远远看到赵灿走来,眼神很慌,干嘛!快回去,别过来!
    赵灿笑着走到跟前,众目睽睽之下脱下外套披在楼酥婉肩上,然后打开雨伞给楼酥婉当雪,另一只轻轻的摘掉楼酥婉头上的雪花。
    这一波狗粮喂下去,周围的志愿者和观众直呼受不了。
    舞台上的武空空扫过一眼,继续表演。
    楼酥婉彻底无语了,脸被周围人的目光看得绯红,低声说:“赵灿,你到底要干嘛,我在工作。”
    虽然私底下楼酥婉胆子很大,当时在这大庭广众之下,楼酥婉相当羞涩,反到赵灿没觉得有什么不好。
    “我又没影响你,你工作你的,我给你挡雪。”
    “都看着呢,你走开吧。”
    “别说话。”
    “......”
    赵灿瞄了一眼楼酥婉的牵着手的左边是个女志愿者,看看右边,是个男志愿者,好像把楼酥婉的小手握得很紧。
    “握得挺紧的哈。”赵灿说。
    楼酥婉道:“想什么呢你,都说了是工作,不过人家的手比你的手更软。”
    “是吗?”
    “当然。”
    赵灿一直站在楼酥婉面前举着伞。
    偌大的体育场,除了舞台上的表演,就是维护秩序的志愿者,有个男的在为女志愿者打伞。
    主宾席的青姨看看舞台上的武空空,又看看那边的撑伞的赵灿,无语笑笑,真是搞不懂自己的孙儿以后怎么还债啊!
    旁边的秦老望去,“阿灿撑伞的女孩子是谁啊?”
    宁立恒顺着看去,也望向隔着秦老的青姨。青姨不愿意和宁老坐在一起。
    青姨说:“阿灿的妹妹。”
    “阿灿还有妹妹?那种妹妹,我们这种异性兄妹,还是你和立恒那种情妹妹?”
    青姨冷冷的眼神扫过来,秦老立刻就不敢开玩笑了,把目光望向舞台。
    宁立恒朝青姨笑笑,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笑,就知道笑,我很可笑吗?”
    “没有没有,我没有说过。”宁立恒赶紧收住笑容,望向舞台上。
    志愿者区。
    “暖和了些吗?”赵灿问。
    楼酥婉点点头:“嗯,好多了,这么多人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这么冷的天,你想被雪冻成雕塑吗?”
    “哦。”
    此时镜头特写放到这边举伞的赵灿和跟前披着男孩子外套的长发小女生,镜头一通停留了5秒钟,却引得全场沸腾,这波狗粮喂了在场4万多人,以及正在看直播的所有观众。
    纷纷感叹这就是青春。
    “酥婉,我这样给你遮风挡雨,你喜欢吗?”
    “不喜欢。”楼酥婉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心里暖暖的。
    魔都。
    大宝这几天和宁阮混熟了,也不扯什么佛祖赎罪了,在武空空的家,和武空空一起坐在客厅吃着全家桶,看着直播。
    刚开始只觉得那个唱昆曲的女孩子不错,随后看到特写。
    是赵灿无语。
    短短五秒,宁阮想凑近看清那个女孩子是谁,当是镜头已经离开。
    “大宝你认识吗?”
    “谁啊?”
    “别装傻,就刚才那个女孩子。”
    “哦......妹妹,赵公子的妹妹。”
    “妹妹?”
    “嗯,赵公子的妹妹。”
    “妹妹?不对吧,两人的眼神那像是妹妹看哥哥。”
    “宁爷你想多了,赵公子是你未婚夫。”
    “未你妹!”宁阮抡起抱枕就朝大宝砸去。
    在横店酒店的薇薇安也看到这短暂的五秒。
    滴滴滴——
    闺蜜群响了。
    [图片]
    [图片]
    [图片]
    阿依热发了三张图片在社交媒体上有现场观众拍的高清图撑伞图。
    阿依热:[各位姐妹,这个女孩子又是谁啊?]
    苁蓉:[我也注意到了,谁啊?@薇薇安]
    薇薇安点开图片,放大。
    大雪纷飞,一男一女相对而立,举着手。
    披着大衣的长发女子微微抬起头,望着跟前的赵灿,眼神温柔似水......
    薇薇安:[楼酥婉吧]
    阿依热:[楼酥婉又是谁啊?]
    薇薇安:[赵灿的妹妹]
    阿依热:[妹妹?呵呵.....]
    苏轻语:[小婊砸你又欠草了吗?闭嘴]
    阿依热:[我就随便问问]
    阿依热放大图片,主要赵灿的右手。
    还包着纱布?
    他不是说好了吗?骗我的?
    薇薇安:[之前赵灿说过,是她妹妹,很早之前就认识了]
    阿依热:[比你还早?]
    薇薇安:[.......]
    苏轻语:[我去,阿依热你给我等着,我这就坐飞机杀到成都来。你还挑事是不是,胸又痒了吗?]
    阿依热:[我......]
    苁蓉:[好了,阿灿说是妹妹就是妹妹。别注意细节]
    薇薇安:[......]
    苁蓉:[刚才唱曲的那个小姐姐还挺漂亮的]
    薇薇安:[好像......好像赵灿说过,那个女的是他世侄女.....]
    这下所有人不淡定了,一串串问号。
    苁蓉:[那么大一个世侄女啊?就住在一个屋檐下的世侄女?]
    苏轻语:[别乱说,赵灿说是世侄女就是世侄女]
    阿依热:[嘁!搞得冬运会是他们赵灿开的一样,全塞自己人进去,薇薇安我就说嘛,赵灿投资你,让你演女一号,就是要让你忙起来,忙起来了就没时间去管他了,他就好跟他的妹妹啊,世侄女啊混在一起]
    苏轻语:[胡说八道,人家男朋友爱薇薇安才投资那么多钱,被你说成这样,嫉妒啊。]
    阿依热:[那投资热巴怎么说?也是爱吗?]
    阿依热发出来,立刻觉得这话不对,赶紧撤销。
    苁蓉:[撤销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消息]
    苏轻语:[我看到了,阿依热你完了,你完蛋了]
    阿依热:[薇薇安我错了,我乱说的]
    薇薇安:[我相信赵灿]
    阿依热:[嗯,我也相信他]
    苏轻语:[阿依热你凑什么热闹,人家男朋友,凭什么要你相信,你该不会是被赵灿摸了一下,就爱上人家男朋友了吧?]
    阿依热;[苏轻语你混蛋,不许胡说,我才没有]
    苁蓉:[呵呵呵]
    薇薇安:[你们谁喜欢,拿去便是,老娘用够了]
    阿依热:[霸气侧漏!]
    ...
    ....
    开幕式尾声。
    “烦都烦死了。”楼酥婉脱下外套递给赵灿,跟着志愿者队伍朝旁边快速走去,走两步又回头瞄赵灿两眼,心里是很甜的。
    赵灿抖了抖雨伞,朝主宾席望了两眼。
    第二天冬运会正式开始,赵灿之前答应楼酥婉帮你一直做好志愿者工作,于是接下来这几天,赵灿都和楼酥婉一起,楼酥婉负责照顾志愿者,赵灿负责照顾楼酥婉。
    马丁专车接送楼酥婉定时上下班参加志愿者工作,午饭也从没吃盒饭,都是赵灿带着她去江宁各处好吃的地方品尝美食。
    这天中午,在一家私房菜吃午饭,当做工作餐。
    楼酥婉吃得饱饱的。
    “这样下去我都被你养胖了。”
    “白白胖胖的不好了,挺可爱的。”
    “不行,我.....我感觉我最近腰上都长出赘肉了,明天开始还是吃工作餐吧,我不能再吃了,要不然到了夏天,我哪有勇气面对我这一身膘。”
    “没看出来长胖了。”
    “涨了,我昨天称,涨了3斤。”把赵灿的手抓过来放在腰间,“是不是长胖了。”
    “好像是有点肉肉的。这样吧,明天我找一家素菜馆,我们吃素。”
    “不用,就工作餐,你也不用每天来陪我,搞得大家看我的眼神都变了,一点都不像是来当志愿者的。”
    “管那么多干嘛,天气那么冷,冻坏了怎么办。”
    “你那么心疼我啊?”
    “这不是废话吗?我不心疼你,我管你干嘛,傻了吧。”
    “你才傻。”
    就下来的日子就改为吃素。
    那天赵灿在体育场外等楼酥婉下班,接到王大龙打来的电话邀约请客吃饭,主要是表达赵灿帮忙请热巴代言,有帮忙搞定现在冬运会运动员服饰这两大事情,王大龙的服装品牌大幅提升了知名度。
    请客吃饭自然是要喝酒的,赵灿婉拒,他是真的不喝酒了。
    免得自己整天年纪轻轻搞得跟个酒鬼似的。
    楼酥婉从体育馆出来,赵灿关掉电话,开车带楼酥婉先去吃饭,然后在送回家。
    几天后,冬运会结束。
    赵灿没关系这个,只关心楼酥婉,敢情这个冬运会就是赵灿和楼酥婉两个人的冬运会。
    冬运会结束后3天,江宁中学最先放假。
    第二天宁大也放假。
    高一,大一上学期结束了。
    一学期没有回家的武空空终于要回去了。
    赵灿开车送武空空到机场。
    “空空,我等两天回去魔都,到时候我来苏州找你。”
    “不用来了。去找你家鱼幼薇就行,拜!”转身头也不回得走进通道。
    又隔了一天,赵灿再次来到机场,这是是送秦老和宁老离开。
    帝都自然是要去的,但是过年去吧。
    现在离过年还有段时间,而且赵灿之前和鱼幼薇他们就已经说好了五人自驾行,从魔都出发一路玩到重庆,然后去西域,最后把鱼幼薇送回滨海海螺村。
    之前赵灿买的那辆G63被撞烂了,现在必须再买一辆SU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