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三章
    若莲一身素衣失魂落魄的跪在灵前,她已经三天未进水米。整个人虚弱又憔悴。旁边若霞心疼地问,“姐,你都几天没不吃不喝怎么行?喝口粥吧?”若莲摇摇头。
    潇潇突然风风火火地闯进来,“我听说天宇从京城回来了?”他看了一下四周,感觉氛围有些不对,院子里有很多兵士,而且到处一片雪白。“这是……怎回事?到处挂着百丈?啊!还有棺椁!是谁死了吗?莲姨,您怎么在这跪着。难道是……天宇的父亲我叔父他……”
    若莲满脸泪痕的摇摇头。
    “那是谁?叶勋呢?叶勋!快出来!”
    那位头领的太监不胜其烦地冲着潇潇喊,“灵堂之上不得大声喧哗!”
    潇潇愣了一下,“你又是谁?你告诉我棺材里躺的是谁?”
    那个太监歪嘴一笑,“棺材里的就是叶勋叶大人啊!”
    潇潇张大嘴巴不敢相信,“不可能!你们打开棺椁让我看看!”
    “这位公子,死者为大,你这无缘无故的要开棺会惊扰逝者的。”那位公公说道。
    文度上前扶着潇潇,潇潇用眼神去询问他,文度冲他点点头。潇潇一下子就坐到了地上,张着大嘴痛哭起来。“怎么可能?我才离开几天,就和他天人永隔了!我连他最后一面也没见到!啊~~不要啊~”在场的好多人都跟着他哭了起来……
    叶勋恢复意识大约就是从潇潇的哭闹开始的,那哭声太尖锐刺耳了,叶勋闭着眼睛弯动嘴角苦笑一下。他想以前没死过也不知道,原来人死了,也是有意识的,可以听到声音。而且……叶勋肚子‘咕咕’叫,还会饿?叶勋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可以确信自己已经死了。如果没死在这个密不透气的棺材里也早就憋死了。现在自己已经是鬼了吧?叶勋筹谋着等外面没人了,出去弄点吃的,别吓着人。现在他只能这样一动不动的躺着……
    夜大概很深了,外面终于恢复了平静。叶勋动了动身体,胳膊、腿都很僵硬,没有生前好用。他把塞在嘴里的元宝取出来,手脚并用撑着棺材盖,将它轻轻地挪动。他又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声音,确定没有声音了,才坐了起来。他从棺材里翻出来,鬼鬼祟祟地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但烧纸盆里的火还在着,说明人刚走,也许很快就回来了。事不宜迟,叶勋连忙找吃的,他一眼看到供桌上的贡品。便上前一手抓了一大把,往嘴里填。他想,原来贡品真是有用。
    突然,若莲闯进来,叶勋吓了一跳,手里的食物僵着半空,心想:我现在是鬼了,她们看不见我吧?若莲只是怔了一下,接着便镇定自若地去拿了东西,又转身走了。叶勋松了一口气。‘还真的看不见我。’他又放心吃起来。一会儿,若莲、桃儿、文度、小虎都进来了,叶勋知道他们看不见自己就放心大胆的吃着。那些人都各自忙着,烧纸的、上香的、打扫的……
    大家其实都一边装着忙乎着,一边偷看他。文度在他身边转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你吃的那么干,不喝点水噎得慌不?”
    叶勋愣在那里,“你……能看到我?”
    文度抱着肩说,“我就说事有蹊跷。”
    大家都聚过来,盯着他。
    叶勋捂着脸,“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已经死了吗?”
    “你应该还活着。我刚才见你出来,不敢确信,才把大家叫过来。”若莲含泪笑道。
    “真的?”叶勋放下捂着脸的手,大家都吓得后退两步,接着都笑起来,笑得前仰后合。
    叶勋莫名其妙,“你们怎么了?”
    若莲一边笑一边说,“桃儿,瞧你把他的脸抹的?还不去端盆水让他洗洗。”
    桃儿也憋不住笑道,“死去的人都是要化妆的,抹点口脂、胭脂,看着气色好。”
    叶勋一听,连忙用手抹脸、抹嘴,一边望着桃儿嗔怒道,“还不快去打水!”
    叶勋洗罢脸,又吃了点东西,喝了些水。坐在椅子上心有余悸的发呆。
    文度一旁含笑道,“看来这次大人是被皇上耍了。”
    “那叶勋醒了,是不是要跟那位公公说一下呀?”若莲问道。
    “肯定要说。一切都在皇上的掌握中,他应该比我们先知道。”文度分析道。
    “那小虎,你去后院跟那位公公说一声。”
    “好咧!”小虎腾腾地跑了。
    叶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站起来,“我父亲他一定很着急吧?我得去跟他说一声。”
    “你别去了,你父亲睡下了。”若莲颔首笑道,“也不知为什么,你父亲并没见得怎么伤心,这几天吃得好、喝得好,好像跟提前知道什么似的。”
    叶勋用余光看了一眼文度说道,“我看你们一个个都像知道了,就把我一个人蒙在鼓里。这把我吓得,真的像死了一次一样。潇潇应该不知道,看人家哭的多伤心。这时候才知道谁是真的对我好。”
    “你说话要凭良心啊!”若霞耿着脖子争辩道,“我姐为了你,难过得三天水米未进,都瘦了一圈了。”
    叶勋偷眼看了下若莲,冲大家抱歉地笑笑,“我开玩笑的,我知道大家很关心我,都不舍得我死!看看桃儿的眼睛都哭肿了。大家这两天都辛苦了,现在回房还能睡一会儿。”
    “小虎还没回来呢。”若莲说。
    正说着小虎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大家一齐问,“怎么说?”
    “那位公公说,醒了就醒了,让大家散了吧。”小虎一脸无辜的样子说。
    “我说什么来着。”文度笑道。
    叶勋沉默了一会儿说,“既然这样,大家都散了。回房休息。”
    大家都站起来往外走,若霞突然对叶勋说,“我姐现在搬到后院跟我们一起住了。”
    叶勋半张着嘴,正不知道如何回答,若莲对他说“你也回房休息一下吧。”
    “我都躺好几天了,睡不着了。我一会儿回房换身衣服,然后去我父亲房间等他起床。”叶勋不敢看若莲的眼睛,佯装镇定的说。
    “好,我也需要回房整理一下。”说着,若莲冲叶勋点了下头,拉着若霞走了。
    大家都走了,叶勋一个人在自己的灵堂里这里转转那里摸摸,不由苦笑一下。一切都弄得煞有介事的,看来皇上费了不少心。今天是他的二十四岁的生日,他真没想到皇上精心准备了这样一份礼物送给自己。
    天快亮了,叶勋打了一盆温热洗脸水,坐在父亲房间里等父亲醒来。叶时清作息时间很规律,一般卯时便会醒了。果然,卯时刚过不久,叶时清便轻咳一声,睁开了眼。
    叶勋连忙跪在父亲床前,“父亲,您醒了?儿子不孝,让父亲受惊了。”
    “你也醒了?”叶时清要起身,叶勋连忙上前扶他坐起来,又给父亲套上袜子,鞋子、外套、裤子,递上热毛巾擦手、擦脸,一套动作流畅非常。
    一切收拾停当,叶时清底气十足地说,“吃过早饭,把大家都叫到大厅里,我有事要说。”
    大厅里,叶时清和潘老夫人坐在上座,若莲站在他身旁,其他人都左右站立着,唯有叶勋还惴惴不安地跪在地上。
    叶时清清了清嗓子道,“小虎你先带人去把院子各处的白布扯下来,换上红绸。”
    “父亲,为何要换红绸?”叶勋一惊。
    叶时清看都不看他,“家里要办事,虽说一切从简,但该有的还是要有的。饭菜、打扫、衣物、装饰都得去准备。若莲,你一会把活都安排下去。”
    若莲点点头。
    “父亲,咱们家要办什么事儿?”叶勋心存侥幸地问。
    “你满二十四了,择日不如撞日,今天就把你们俩婚事办了。”
    “父亲,万万不可。这件事还需要从长计议。”叶勋瞅了一眼满脸通红,垂眉低头的若莲改口道,“我……实在需要时间,去接受这么大的变故。”
    “不行!这件事由不得你!”叶时清异常坚决地说。
    叶勋心里犹如百爪挠心般难受,却又不敢反驳父亲。
    若莲偷眼看了一下他,开始有条不紊地分配工作。
    旁边桃儿问,“夫人,新房设在哪个房间?”
    若莲想了一下,“就设在少爷房间吧。对了,桃儿,新人的喜服在我放不常用东西的那口大箱子里,你去翻出来。”
    潇潇哭唧唧的来了,看到小虎正在挂红绸,又惊呆了。“你们这是干什么?”
    小虎神秘地笑道,“我们府上要办喜事了!”
    “办喜事?”潇潇皱着脸想了想,“谁办喜事?你不是跟我说莲姨本是叶勋他父亲给叶勋提前娶好媳妇吗,怎么?叶勋才刚没,她就要改嫁了?这还了得!”
    小虎‘噗嗤’笑出声,“林公子,您太能联想了。少爷醒了,没事了。老爷正张罗给少爷和夫人办喜事呢!”
    “啊?”潇潇喜出望外“叶勋没死?!他们俩要结婚了?这么刺激吗?”
    “哈哈……大家都在大厅呢。您也快去看看吧。”
    “我都知道了!太惊喜了!”潇潇人还没到,声音先传了进来。“大家都在呢。”潇潇一进屋发现屋里的气氛似乎没有他想象的喜庆。他一眼瞥见叶勋,便飞奔过去,一把搂住,“天宇,你吓死我了!你还活着!真好!”尽管叶勋不情愿地扭动身体不停躲闪,还是被他狠狠地亲了好几口。“干吗跪这儿?跟个受气小媳妇似的。快起来吧。”
    “你管不着!”叶勋不胜其烦地推开他说。
    “行行,你愿意跪就跪着吧。”潇潇一点也不生气,反而一眼宠溺地望着他,“瞧你一脸的苦大仇深。这不是好事吗?不过,之前总是莲姨莲姨的叫着,一时改不了口。叶勋娶了莲姨,我是不是该跟叶勋叫姨夫了?”
    叶勋无奈地骂道,“你傻呀!”
    有人没憋住偷笑出声,屋里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正在这时,外面有人通传,“圣旨到!”叶勋吓得心‘咯噔’一下,身子一晃坐在了地上。“皇上……还有旨意?”他勉强直起身子接旨。
    传圣旨的还是那位公公,他喜眉笑眼地冲叶勋道,“叶大人,又见面了。”
    叶勋尴尬的笑笑,“公公这些日子辛苦了。”
    “不辛苦。没有叶大人辛苦。”那位公公拖长声音道。
    “皇上还有旨意?”叶勋小心翼翼地问。
    “这是杂家最后一个差事了,办完了就真的回宫了。杂家要宣读圣旨了。奉天成命皇帝昭曰:赐婚叶勋叶天宇与潘氏若莲,愿举案齐眉,白头偕老。钦此。”
    叶勋有些恍惚,“臣……领旨谢恩。”
    “恭喜恭喜!叶大人,重获新生,又蒙皇上赐婚,真是喜事连连呀!杂家在此先给您道喜了。”那位公公笑眼眯眯地说。
    “谢谢公公。”叶勋听到身后有窃窃笑语,还听见父亲说‘就等它呢。’叶勋知道事情再无回旋的余地。他转脸面向叶时清,“父亲,这圣旨是您跟皇上请的?”
    叶时清正跟潘老夫人谈笑风生,随即敛住笑道,“是呀。你被锦衣卫押进京我就给皇上写了奏章,把前因后果跟皇上说清楚了。我想皇上还是会给我这点面子吧。”
    叶勋在心里把事情的整个过程捋了捋,父亲的奏章应该是自己进京后六七日后到的。那个时候,自己已经明确地拒绝了与公主的亲事。而皇上带他去城楼上,看若莲滚钉板时,其实已经知道他与若莲婚约的事了。那时只有自己不知道。
    大家都去为婚礼做准备了。叶勋觉得胸口有一口气憋着透不出来,踉跄着出了门,在外面大口的呼着气。文度正想走过来,见潇潇过去了,就退到了一边。
    潇潇拍了拍他的肩膀说,“我现在特别能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但论理说你年龄也不小了,该成亲了。只是这个有点突然罢了。”潇潇捂嘴笑道,见叶勋黑着脸看着他,才收敛了笑容说,“其实之前我有打算跟若霞凑成一对的。”
    叶勋嗤之以鼻,“别说,你们俩还真的挺般配。”
    “般配什么?你想说我们俩都疯疯癫癫的是吧?我告诉你,我之前动了那个心思,就是想占你便宜,让你叫我一声小姨夫。现在看来也没这个必要了。如果那样我们成了连襟了,我还得叫你姐夫。”
    “你有点正经的没有?”叶勋不知道潇潇的脑袋里一天到晚想得是什么。
    潇潇没说话,只是冲着他嘻嘻的笑。
    这时,桃儿手捧着一摞大红的衣服凑过来,“少爷您的喜服找到了!您看都是崭新的。你快回房间,我帮您换上。”
    “桃儿,你就放到屋里吧。我一会儿自己换上,你就不用管了。”
    “好的。先恭喜少爷了!”桃儿眉开眼笑地说,然后捧着衣服乐呵呵地就走了。
    叶勋一脸愕然瞅着桃儿离去的背影。
    潇潇失声笑出来,“桃儿这个丫头哪哪都挺好的,就是有些没心没肺。”
    叶勋转脸瞪他,“你才没心没肺!”
    潇潇重申,“我其实真的很同情你的。但是吧,看你怎么想,比起昨天你躺着棺材里,我觉得你现在就再好不过了。嗯,虽然你们也不正式办事,但我礼金绝对不会少的。我给你们俩封个大红包,祝你俩早生贵子。”
    叶勋皱着眉头喊道,“滚!”
    潇潇笑道,“好,我滚!你自己在这儿好好冷静一下,我去给他们帮忙了。”
    潇潇走后,叶勋能感觉文度一直在他身边晃悠,并试图一点点向他这里靠近,他白了他一眼,便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了,谁知文度也跟过来了。
    叶勋皱着眉头问,“别人都在忙,你来干吗?”
    “我过来帮你穿喜服,你一个人穿不好。”文度连忙指了指床上的喜服说。
    叶勋也看了一眼摆在床上那摞让他心塞的红色衣服,没有说话。
    文度轻轻展开衣服,一件件帮叶勋穿上。叶勋站在那里像个木偶似的任凭文度摆布。文度帮叶勋系好了腰带说,“坐下。”叶勋坐在椅子上,文度拿起红色的飘带绑在叶勋的发髻上。文度一边绑一边不无关切地问,“是不是很紧张?我知道你对夫人有心理阴影,今晚上洞房会不会有困难?”
    叶勋喉结动了动,没有说话。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就算你百般不愿意也得硬着头皮上。要不,我……给你弄点药?”
    叶勋有些烦躁地说,“你是有公职在身的人,又不是我们家人!我们家的事你怎么这么上心?这是我的私事,你管得着吗?”
    文度僵在那里,脸色很难看。
    叶勋站起来,往外走,又生生的被拽回来。原来叶勋的发带还被文度紧紧地攥在手里。叶勋扽了一下,文度没有松手,他瞪着文度,伸手把发带从文度手里抠出来,甩袖出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