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十五章:引兽
    “老奚你这张臭嘴,叫我怎么你才好?”朱股气道。
    “既然不知道怎么,就特么别了,一切照旧,咱们先把接引弄好,然后闪人,王尧你赶紧安排第一批凡人过来,来了之后立刻引兽,各位感应叫兽进入繁荣巷,立马各就各位!”奚福道。
    众位仙人还想再些什么,可如今都忙了一夜,早就已经箭在弦上,奚福的不错,大家还是先灭了叫兽是正经。
    众人只好各自又去忙活了,接引纸人的要求,又比巷子里那些游荡的纸人要高级了一些,毕竟需要一些简单的语言,要有一些简单的思维,做起来比那些游荡纸人麻烦得多。
    一个仙人分了一个,在那里慢慢雕琢。
    王尧这里立刻与李忠孝通话,请他去十字口请零工。
    “那个,零工的待遇怎么算?他们基本上都是按时计费,最便宜的一时也得100块。”李忠孝在电话里和王尧道。
    “那就一时100块,不到一时也给100,超过一时,不到两时按两时计算,又不用他们费力气的,只不过费点口水,这价格还行吧?”
    王尧想到这钱韦大发已经应下了,当下也就不替那大款省钱,爽快地把价钱定了下来。
    “行嘞,我立刻过去。那个……老板娘和那俩捕快现在就过去吗?”李忠孝答应了一声,又问到了陈珂和王永进、赵日升。
    “叫他们等着,暂时别过来。”王尧心道,开始那叫兽战斗力满满的,还是别叫他们过来触霉头了,等叫兽的战斗力消退一些再。
    安排完李忠孝,王尧又给唐美凤去了个电话,唐美凤倒是没含糊,只估摸着也该到时间了,立马坐车过来。
    那边华驼又给六位教授挨个打了电话过去,教授听录制点不在广电中心,居然在繁荣巷,一个个好生纳闷,问东问西的磨蹭了一大气。
    害得华佗又解释了半晌,只这里是电视台新建的一个综合录制中心,方才打消了这帮教授的怀疑,一个个答应下来,有一位问华驼要不要把打车票留下,华驼也含糊应了。
    众仙纷纷忙碌妥当,茶馆里跑堂的、种子选手休息室里烹茶的,主辩论厅里的美女主持等等接引一一就位。
    众仙还没离开呢,第一车零工就到了,李忠孝要的是一辆双排座,零工一个个全缩后面那敞篷车厢里。
    到了繁荣巷口,大家跳下车来,杨股事先已经丢了个ipad给王尧,此时iPad显示的就是繁荣巷入口的画面,进入主动式分流通道的人影全部呈现暗红色。
    上面有一个刷子图标,想把谁弄进号繁荣巷,王尧只要用刷子一刷就成了。
    一会儿的功夫,王尧将一车十几位零工全部刷进了号繁荣巷,零工们自然毫无觉察,只当是自己一直走着呢。
    这时路边一个伙子迎了上来,问明了是来抬杠的人,全部给迎进了茶馆,这伙散工见招了来不干活,先上吃的,顿时都乐了,一个个吆五喝六,喝着茶,吃着点心,别提多开心了。
    仙人们此刻已经散开至一个街区之外,只留下了王尧一人在繁荣巷,王尧走出屋子,上了台,将彩霞仙子给的瓷瓶子打开了,旋即匆匆下楼,再次拿起杨股丢下的ipad。
    对王尧来,还有一个问题是很麻烦的,那就是叫兽变化多端,这大白的,进进出出繁荣巷的人可不少,如果叫兽一旦改头换面,不用那杨全星的面貌,王尧可就分不清谁是叫兽了。
    最后还是马股在巷子入口边的墙壁上镶了块照妖镜,虽然这镜子是对付妖精的,但对怪物一样有用,一旦怪物进入繁荣巷,iPad里面就会显出真形,这样就方便王尧识怪刷怪了。
    王尧紧张地瞅着界面板等了半,也没见着叫兽,过了好一阵子,倒把那一高一矮两位真教授给先等来了,王尧将他俩刷进号繁荣巷,他突然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华驼有六位教授答应过来,他除了这两位,其他的可都不认识呢,正想呼叫华驼,让他帮忙盯着识别到来的教授,就在这个时候,奚福的房门被推开了,一个中年男子皱着眉头站在门边。
    “请问……你们这是……花都电视台?”看着屋子里黑咕隆咚的,就一个青年在那里低着头摆弄ipad。
    中年男子问着话,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了,眼神特别忐忑,只怕屋子里王尧摇头,他就得立马落荒而逃。
    王尧抬头一看,这人他认识,在云岭那云积寺门外见过,师生恋的那位,就是这位让他想到在昌盛大学找教授来着,他方才一定是尽顾着注意叫兽,又忙着刷那高、矮两位,把这位给忽略了。
    还好华驼刚才电话里得明白,给这位找上门来了。
    “你是……”那位见了王尧也觉得有些眼熟,只是大概刚刚从洋界玩了一圈回来,记忆有些混乱,一时间没想起在哪里见过。
    “对对对,快请进,快请进!”王尧急忙站起身,将那教授引进了屋子。
    “你是来参加抬抬就明白节目的吧?我领你过去。”王尧也不与这位寒暄,省得他记起自己,又要平添许多口舌,只是抓紧在这位教授身后把门带上,紧接着又推了开来。
    这次灭兽行动,众仙的指挥中枢就在奚福的屋子里,通过屋门可以任意在真实繁荣巷和号繁荣巷之间切换。
    他把这门一关一开,再出去可就是号繁荣巷了。
    “我下面还有几位同事,要不要叫他们一起上来?”那教授问道,王尧听了手一抖,自己动作太快,把与这教授同来的几位给关在真实繁荣巷了。
    “咦?他们人去哪儿了?”王尧领着这位下了楼,就见他东张西望着已经全然摸不着头脑。“好像……不对啊?那里刚刚好像是……”
    “来来来,就一个破巷子,没啥看头,你先进去歇一下,你的同事我来找。”王尧擦了一把头上的汗,连拖带拽,将这位领进了种子选手休息室。
    “哎?我刚刚不是见你就在我们后头的吗?怎么现在才到?老冯他们呢?”高、矮两位正在休息室里喝茶呢,一见了这位,立刻寒暄起来。
    “我刚刚上楼敲门,老冯他们就在楼下等着呢,一个劲地这里不像是有录制中心的样子,怎么一转眼,人就不见了?”这位还在那里迷糊着。
    “你们稍等一会,我替你们把同事找来。”王尧赶紧逃出种子选手休息室,正要回去找老冯那几位呢,耳朵里突然传来了马股的声音。
    “王注意,叫兽应该到了……”王尧心里一个激灵,那彩霞的体味果然是吸引叫兽的无上法宝,看来是产生效果了,叫兽已经摸了过来。
    王尧站住脚,低头看向ipad,只见一位打扮时髦的妙龄少妇拎着个袖珍包包,左顾右盼地走进了繁荣巷,就像在寻找厕所似的,可她刚刚进入主动式分流通道,王尧就见这位的形象顿时大变。
    却见那妙龄少妇全身上下蓦然出现了无数毛发,身形也倾倒下来,转眼间就变成了一只大号的毛毛虫。
    这毛毛虫全身被蓬松的毛发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有头部一块就像那猴子屁股似的露在外面,但却看不到眼睛鼻子,只有一张鲜红的大嘴,此刻正紧紧闭着,毛毛虫一拱一拱地蠕动之间,速度倒也不慢。
    叫兽的本体难道就长这模样?王尧心里嘀咕着,急忙一刷子把它刷进了号繁荣巷,这时就见叫兽又恢复了妙龄少妇的样貌,王尧再不迟疑,又一刷子将它给刷进了主辩论厅。
    “欢迎、欢迎,我们热烈欢迎昌盛大学教授杨全星先生做客抬抬就明白的演播现场……”女主持人热情地开了腔。
    王尧一听,头上的汗又下来了,女主持人是仙人制作的接引假人,完全没有应变能力,见了这个时髦少妇,也立马开腔欢迎杨全星,少妇脸上瞬间便出现了狐疑的神情,那双朱唇轻轻开启。
    一根手指头蓦然从一边伸来,按在ipad上面,iPad立刻消音,只见少妇在那里嘴巴连连动着,的什么却是再也听不见了。
    “你……”王尧一惊抬头,只见奚福出现在面前。
    “赶紧安排凡人进主辩论厅。”奚福沉声道。
    “可它不是……”王尧欲待解释,奚福却冷冷摇了摇头。
    “顾不得了,先安排凡人上场,开始灭兽。”奚福断然道。
    “好!”王尧点了点头,不再废话,右手在ipad屏幕上轻轻由右向左挥动,几个分空间的名称出现在屏幕上,王尧伸指点中茶馆图标,iPad画面变成茶馆内部,一众零工正在开心地吃吃喝喝。
    画面边缘出现了主辩论厅和至7号辩论厅的按钮,王尧一指点中了主辩论厅,这时只见一位茶馆跑堂的走到了一个零工面前着什么,王尧伸指把静音关闭了。
    “请问您叫什么名字。”跑堂问道。
    “我叫王老实。”那零工回答。一听零工的名字,王尧不禁暗暗摇了摇头,这家伙听名字就知道不是叫兽的对手,看来出师不利啊,这位也不知能撑个几分钟。
    “请您跟我来。”跑堂道。
    “抬……杠……这就开始了?”王老实有些摸不着头脑地站起身来。
    “当然要开始了,来了吃到现在,你以为人请你就是来吃喝的?”一个零工笑道。
    “老王加油,争取抬到晚上。”
    “特么的,老王悠着点,留点汤底给我们。”
    零工们笑闹着,一个个地明显看得出来,都很羡慕这王老实拔了头筹,看来他们都以为抬杠这活太轻松了,想想也是,在一般人的意识里,抬杠就和人吵嘴差不了太多,就算不会吵,磨时间谁不会啊?
    一个时100块,这倘若磨上一,可就好几千块呢,显然零工们都已做好了和那杠精磨时间的打算,这就开始论持久战了。
    王尧看着王老实在众位零工的哄笑声中,出了茶馆,零工休息室可不能直接进入主辩论厅,得顺着楼道往上爬一段,对零工休息室而言,主辩论厅的位置是在顶楼,和种子选手休息厅就在隔壁不同。
    这一方面是方便种子选手参战,另一方面也是考虑斗到后期,零工主要是与叫兽的分身辩论,所以离主辩论厅就比较远了。对那些零工来,不做事只是爬一点楼梯,倒是谁也不会来计较了。
    茶馆跑堂推开主辩论厅的大门,里面的声音呼啦一下就涌了出来,茶馆里的零工,身在种子选手休息室的教授,回到号繁荣巷的仙人,都出现了短短几秒的愣怔。
    好在茶馆跑堂的动作迅速,把王老实一把推了进去,紧跟着便立刻把门给关上了。
    王尧通过ipad只见那王老实看见主辩论厅里的气氛,一时有些愣怔,怯怯地站在那里,手脚都放不开了,这还是他站在黑暗里,没暴露在聚光灯下面,要不然恐怕还要更加局促一些。
    他看见美女主播站起身似乎了些什么,应该是在介绍王老实,紧跟着演播厅里的聚光灯就打在了王老实的身上。
    “别着急,这子都吓傻了,让他在黑暗里适应一下。”王尧耳中传来奚福的声音,战斗正式开始,各位仙人之间就像进入了一个统一的通信网络,一个人的话,大家都能听见。
    演播厅里,妙龄少妇显然也注意到了王老实,目光冷冷地看了过去,王尧看见她似乎也在些什么。
    “不好!赶紧把他弄出来,王尧,快派第二个过去!”只听华驼突然叫了起来。
    这就倒下了?这么快?王尧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不过他并未怠慢,伸指在ipad上一点,刚刚那位跑堂还没下到楼底呢,众仙对此自然早有准备,又一位跑堂站了出来。
    这种磨灭叫兽的战法,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与叫兽辩论不能断人,毕竟一旦没人对叫兽产生威胁,或者激起叫兽的蛊惑欲望,让叫兽回过神来,便很容易就会感应到,自己已经被仙人包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