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158.寒颤
    慕婉虞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眼前的古涵墨还在。古涵墨站在慕婉虞身前就像是刚刚没有动过一样。但是古涵墨手上那把剑的剑尖上还在朝下流淌着的黑色粘稠的血渍让慕婉虞意识到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为了加入镇魔司,为了能帮上古涵墨的忙,慕婉虞自然没少在除魔拔祟这方面下功夫。可是今天只是见到了一具血尸就吓得浑身哆嗦。慕婉虞打心底的有些看不起自己。慕婉虞自责的低下了头开始一遍遍的小声骂自己没用。突然,慕婉虞感觉头顶一沉,她感觉得出是古涵墨的手正在摸着自己的头顶。
    “没伤着吧?”古涵墨虽然语气还是如同平时一样有些冰冷,但是却又带着一丝温暖的关心。慕婉虞心想明明是自己拖了后腿,古涵墨非但没有训斥自己反而第一时间先是关心自己。想到这,女儿家的泪腺终于控制不住了。慕婉虞抱着古涵墨的膝盖就哭了起来,古涵墨没有动弹,任凭慕婉虞用眼泪打湿他的裤子。
    慕婉虞又哭了一会儿缓了过来抬头看着古涵墨哽咽着说:“涵墨姐,那.....那个,那个东西呢?”
    古涵墨抬头看了看身边屋子屋子的房顶摇了摇头说:“跑了。”古涵墨说完起身看了眼前方昏暗的街道后又蹲下了身子将慕婉虞抱了起来。慕婉虞被古涵墨这么一抱瞬间有些脸红,虽然以前自己走不动路的时候经常赖着古涵墨让他抱自己或者背自己,但是古涵墨这样主动的抱自己还是头一回儿。她本想让古涵墨把自己放下了,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的双腿无力。于是慕婉虞用尽胳膊上的力气死死的搂住了古涵墨的脖子,生怕古涵墨半路把她放下来让她自己走。慕婉虞靠着古涵墨的胸膛,温暖宽厚的胸膛是慕婉虞从小到大觉得最安全的地方。闻着衣服上传来的淡淡的檀木香味,慕婉虞感到自己的眼皮子越来越沉。最后慕婉虞在古涵墨的怀中甜甜的酣睡了过去。
    慕婉虞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已经大亮,慕婉虞坐在床边伸了伸胳膊,也许是水的太久了,慕婉虞感觉浑身都充满着一丝懒惰的酸痛感。没一会儿,古涵墨推开了房门。古涵墨端着托盘,托盘里是一碗清粥,两个包子还有一碟小菜。古涵墨将托盘放在床旁的桌子上看了眼坐在床边的慕婉虞说:“快点收拾一下过来吃,吃完我们还要出去。”
    慕婉虞点了点头下床快速的收拾了一番坐在了桌子前喝了口粥吃了口包子皱了皱眉头看着古涵墨说:“这包子怎么吃的像是你做的一样?”古涵墨在家修行的时候也下过厨,慕婉虞也吃过她做的饭菜。
    “你吃不惯这里的菜,我借了店家的厨房给你做了点。快点吃吧”古涵墨取过桌上的茶壶倒了一杯茶,抿了一口后又皱了皱眉头将茶杯放了下来。慕婉虞看着古涵墨这番模样笑了笑说道:“客栈都这么破败,怎么会有好茶叶呢?你也将就将就吧。”
    古涵墨没有说话,而是起身走出了慕婉虞的房子。慕婉虞看着走出房间的古涵墨得意的笑了笑便埋头继续吃自己的东西。
    吃饱了肚子,慕婉虞走出门,古涵墨和昨天一样已经在下面坐着等待着自己。慕婉虞快步下楼一阵小碎步跑到古涵墨跟前问道:“我们今天去干嘛?”
    古涵墨眯着眼睛说道:“去官府。清早门口算命的说昨晚又出了命案。我们现在去官府,我要看眼尸体。”
    慕婉虞知道古涵墨眯眼睛的时候说明这件事情已经出乎了他的意料,于是小声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古涵墨看着门口摆摊算命的人说:“那人说昨晚有人看到的那具血尸是完整的。”
    “完整的?是什么意思?”
    “我昨晚砍掉了他一只胳膊。”
    “那胳,胳膊呢?”
    “我烧了”
    慕婉虞有些害怕的说道:“难道那血尸有再生的本领?”
    古涵墨摇了两下头又点了两下头。他不否认有这种情况,尽管血尸属于僵尸的一个支系,但是在这千百年的变化里也不排除有进化出再生能力的血尸。
    正午时,二人走进衙门,柳河城的知县迈着小短腿晃着大肚腩堆着满脸油腻的微笑看着古涵墨点头哈腰说:“古大人,什么风把您吹来了?”
    古涵墨冷眼看了眼知县说:“柳河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不来,你自己收拾吗?”
    知县低头说道:“是是是,古大人说的是。”
    “尸体在哪?”
    “在后屋的检尸房里。”
    “你继续你的工作,不必在意我们,我们自己过去。记住,若有百姓前来报案,和此案有关的事情全部向我汇报。”古涵墨拉着慕婉虞头也没转的说完朝着后屋走去。
    知县旁边的下人看着古涵墨走远了小声问道:“大人,那位大人是几品官员?怎么对您如此无礼?他真的不知道您的舅舅可是当今的太师啊。”
    知县擦了擦额头的冷汗说:“无品”
    “五品?五品也敢和您这样说话?”
    “放肆,我说的是无品,没有官衔!恒国无品官员,监魔司司首长古涵墨!”知县生气的拍了一下下人的脑袋。下人听到古涵墨三字的时候也像知县一样浑身颤抖了。他听说过监魔司,那是当今圣上建立的一个奇怪的组织。监魔司的五大司首只听命于圣上,除此之外,他们不管干什么,只要圣上不阻止,他们就算是杀了朝中大臣也不会有任何责罚。这五人虽被圣上称为恒国四祥,但是对于朝中大臣们来说他们就是恒国四凶!下人庆幸自己刚刚没有多嘴,不然,连自家大人的舅舅都可能会保不住脑袋。
    慕婉虞跟着古涵墨走进了验尸房,房内的腐臭味让慕婉虞感到一阵反胃。古涵墨从怀中取出一张白色帕子递给了慕婉虞说:“遮住口鼻”慕婉虞按着古涵墨说的遮住了口鼻,一股茉莉清香从手帕传来。那股腐臭味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为什么我总感觉来了神界,我就和一个普通人一样?”
    “你的感觉没有错,因为你的身体还没完全适应。”
    “对,还有,我刚刚听见那人的对话。恒国是哪里?神界也有国度?”
    “当然有了。先办事吧。完事我再和你细细讲解。”古涵墨微微一笑说道。
    当二人走到尸体旁边的人将盖在尸体上的白布取开时,二人愣住了。古涵墨更是眯起眼睛细细地开始打量眼前这具尸体。尸体的皮肤高度腐烂,但是最让二人在意的是尸体少了一条胳膊。少的正是昨晚古涵墨砍掉的那只胳膊。
    慕婉虞强忍着呕吐感问道:“他......是我们昨晚碰上的人吗?”
    古涵墨点了点头。
    “你的意思是说,早上那些传言是骗人的?”
    古涵墨摇了摇头,向前走到了尸体旁,用一旁案板上的木条将尸体的左手摊开。尸体左手手腕上有一个姆指大的口子。像是什么东西从里面出来后留下的一样。
    古涵墨抬头看着慕婉虞身边的衙役问道:“尸体的身份知道了吗?”
    “知道了......是林捕快。家住城南的。全名叫林有才”
    “哦?难道西山上的西王墓,除了那群土耗子,你们官府的人也去过?”
    衙役疑惑的摇了摇头。古涵墨忽然锁紧眉头目光回到尸体的左手手腕喝道:“去,叫知县过来。本官有事要问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