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仙宗鏖战 第八十九章 圣象撼天踏
    顾七月睡得懵里懵懂的,愣是将“天阴少主”听成了“田间小猪”!
    “师姐,是天阴少主,不是田间小猪!”
    “嗯?那不还是猪嘛,你少在那跟我烦!”
    顾七月满脸都是起床气,说话声音很大,几乎所有人都听见了。
    几个天剑门的弟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余有为和风坤羽带来的仙宗弟子,都有人在捂嘴偷笑。
    “七月师姐说的没错,反正都是猪,哈哈哈!”
    王腾看热闹不嫌事大,立刻在一旁起哄。
    “说到猪,我们前天就猎了一头,那味道真是不错,不知道今天这头怎么样!王腾师兄,回头我们一起尝尝,哈哈哈!”
    齐胜也是个不怕惹事的主,也跟着王腾瞎起哄。
    “哈哈哈……”
    这一下,在场的所有人都跟着哈哈大笑起来,原本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瞬间荡然无存。
    只有天阴宗的弟子各个面沉似水,居然有人敢拿他们少主的称呼开玩笑,不管有心还是无意,这事绝对大了!
    天阴少主自己,则更是一脸铁青!
    他刚刚华丽出场,一招击退郭佳和成木,又连续责罚了黑渊和血尘,已经将自己的威势提升到了顶点。
    可眼下,顾七月只是三言两语就将他建立的威势磨去了一大半,他的身份甚至成了个笑话,这一幕如何不让他怒火中烧!
    “你们闹够了没有,到底敢不敢接我一招!”
    “你急什么,我师姐这不就来了嘛!”
    在顾七月答应出战那一刻,金铁的腰杆一下子就硬了,连说话的语气都不一样了。
    “嘿嘿,怎么,雷神宗的小子不敢接我一招吗?”
    “成木兄弟已大战过一场,以绝对的优势打败了黑渊,刚刚又接了你一招,依旧安然无恙。如此战绩,足以证明成木兄弟实力强大,我等皆是认可。”
    “你田间小猪,哦,不好意思,你天阴小猪,要是有胆量,就与我师姐过几招!”
    “金铁,你满嘴胡说八道什么,谁是小猪,我现在就挑战你,你敢应战吗?”
    黑渊已经完全气炸了,这些人居然一而再地羞辱他们少主,是可忍熟不可忍!
    “啪!”
    “滚一边去!谁让你说话了!”
    天阴少主又是一巴掌甩在黑渊脸上,声色俱厉!
    黑渊本来双颊就肿得老高,此时一张脸都快变成两个大了,挨了一巴掌后,一句话都不敢吭,又乖乖退了回去,
    “你什么意思,她敢与我单打独斗?”
    天阴少主看了一眼依旧没有完全清醒的顾七月,眼神中露出一丝狐疑。
    以他的眼力,自然能看出顾七月的修为高低,已经一只脚踏进了筑体大成境界,的确是这群人中的最强者。
    不过,与自己相比,顾七月依旧差了许多。
    天阴少主实在想不通,金铁哪来的底气,敢让顾七月与自己对战!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在问你,你敢不敢与我师姐单打独斗!”
    金铁一脸的牛逼轰轰,硬是把天阴少主最后的一点威势都给磨灭了!
    成木此时也是看了看睡眼惺忪的顾七月,虽然早已知道顾七月能越级而战,是天才级的修士,可面对同样深不可测的天阴少主,他并不认为顾七月能获胜。
    除了金铁以及天剑门的弟子,各个都是信心十足,关键顾七月自己也是一副理所当然、舍我其谁的架势。
    以她的修为,不可能察觉不到天阴少主的强大,可她偏偏就是一点都不怵,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成木兄弟,七月师姐答应了,和天阴少主堂堂正正打一场,你不用拿自己冒险。”
    就在刚才,金铁看到成木居然真的要硬接天阴少主一招,他实在放心不下,于是连忙叫醒了顾七月。
    “金铁兄,我看还是不必了吧,若是我这一招接不下来,七月师姐再上也不迟。”
    “成木兄弟,此事万万不可,这天阴少主实力深不可测,就算是仙宗的筑体大成弟子在此,恐怕都不一定是他对手。”
    王腾和金铁一样,也是不希望成木以身犯险。
    “单打独斗,或许我不是他的对手,不过若只是一招的话,我自信还是没问题的”
    “这——”
    “成木兄弟,我看——还是由七月师姐……”
    “两位师兄,请成全于我!”
    成木忽然向金铁、王腾两人抱拳,眼神坚定,显然心意已决,不可动摇!
    “哎——,好吧,既然你决意如此,我等也不阻拦,不过千万小心!”
    “兄弟,我这里还有一枚地灵丹,你且拿着,以备不时之需!”
    金铁从怀中掏出一个精致的小木盒,与早些时候在重剑一脉营地时,交给顾七月的那个一模一样!
    “金铁兄,这个——也太贵重了,小弟不能收!”
    “兄弟,就冲你这份胆色,哥哥这枚地灵丹就值得送你!”
    金铁直接将木盒塞到成木手中,不等成木反对,掉头就走。
    “这——”
    成木也不知该如何是好,只能将木盒暂时收起,打算等这场赌战结束了,再找机会还给金铁。
    “怎么了,小面团,怎么突然又不要我打架了?”
    “师姐,你再歇会,反正订金我都付了,无论如何你都不吃亏!”
    “嗯——,那倒也是!”
    顾七月脑子稍微清醒了点,歪头想了想,倒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
    “小面团,你刚刚说的小猪在哪呢?快指给我看看,这个人的耳朵、鼻子长得都挺大的吧!”
    “这——,师姐,我说的是天阴少主,就是那个人!”
    金铁擦了擦额头的冷汗,朝天阴少主指了指。
    顾七月抬头望去,顿时皱起了眉头。
    “这个人也不像猪啊,好端端地叫什么小猪,真是脑子有问题!”
    顾七月一脸的不满,发了一通牢骚后,又继续躺在大石上,看她样子似乎还想再睡一觉。
    “金铁兄的师姐,倒真是个有趣的人!”
    成木呵呵一笑,同时也将灵力、身心都调整到了最佳状态。
    “开始吧,你最好使出全力,否则,恐伤在我手中!”
    彻底放松之后的成木,毅然地走向了天阴少主,身上雷光渐起,全身灵力运转自如,崩腾如海!
    “嘿!嘿!嘿!”
    天阴少主气得浑身都在发抖,与成木轻松淡定的样子,完全是天壤之别!
    顾七月和成木的连翻奚落,已经让他彻底暴怒,猛烈的杀气抑制不住地汹涌而出。
    “今天,你们两个一定会匍匐在我的脚下!”
    天阴少主指了指成木,又指了指躺在大石上的顾七月,浑身的灵力如火山爆发,彻底沸腾!
    “轰!”
    一股红色的气体突然自天阴少主身体中喷发而出,直冲天际后轰然散开。
    “噗、噗、噗”
    只是一瞬间,不远处几名极意拳宗和天剑门的弟子就吐了一大口血,捂着胸口倒地不起。
    “你们快散开,这是灵力化形,归元初期修士才有的能力!”
    “什么?归元初期?天阴少主已经突破到归元初期了?”
    “不可能,仙宗长老们一直在密切关注整片荒原,不会允许归元初期的弟子参加大赛的。”
    “可天阴少主的招式?”
    “恐怕和血尘的弹指飞针一样,都是天阴宗的秘术,在筑体期就能灵力化形的高等阶体术!”
    “这——,天阴宗太可怕了,居然掌握多种高等阶体术!”
    红色气体四处散开,击伤多名极意拳宗和天剑门的弟子之后,再次汇聚成一团,在天阴少主头顶盘旋。
    成木的瞳孔迅速收缩,这天阴少主的实力果然恐怖!
    当年,他在雷神宗的道场攻防战中,也见到过许多筑体大成弟子,可与这天阴少主相比,差距太大了,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红色气体在空中盘旋几圈后,慢慢地,全部聚集到了天阴少主的右手,蓄势而发。
    “难道天阴少主要用这一拳攻击成木兄弟吗?这怎么可能挡得住!”
    “刚刚几位师弟只是被红色气体擦了一下,就受了重伤,若是正面一击,谁能扛得住!?”
    “成木兄弟,小心啊!”
    金铁王腾等人都是一脸的担忧,郭佳、齐胜几人更是心急如焚!
    “嘿嘿,怕了吧!不过没用的,我不会接受你的求饶!”
    “天阴少主!我看你是太过自信了,明明让你使出全力的,可你却用出这种小儿科的招式,一会受伤了,可不要怪我。”
    “哼!大言不惭,我看你怎么死!”
    天阴少主再也忍不住了,一拳轰出,带着不断翻腾的红色气体,直冲成木而去。
    “尸劫灭世拳!”
    “呼——”
    成木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嘴角微微一笑,心中的招式在这一刻彻底明悟。
    “龙象圣术——圣象撼天踏!”
    “哞——”
    一阵浑厚无比的象吼声自成木体内冲出,与此同时,成木背后出现了一头巨大无比的圣象虚影。
    圣象异常狂暴,狂吼不止,冲到成木近前的天阴少主顿时大吃一惊,不过此时收招已是来不及了,只能任由一拳轰出。
    圣象怒目圆睁,似乎是自己的威严受到了挑衅,对着冲上来的天阴少主一脚踏出。
    “轰——”
    圣象虚影消失,踏出的一脚,变成了成木挥出的一拳,与天阴少主的尸劫灭世拳猛烈地撞击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