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二四章 只是心痒吗?
    “白天?白天怎么了?白天才刺激呢!”
    荆哲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朝院子里到处看了看,没有发现香薷的踪影,遂有些好奇道:“馨儿,香薷那丫头呢?”
    他不介意跟祝馨宁光天化日…的调情,但前提是必须只有他们两个人,倘若有个大电灯泡在场的话,那也…太刺激了吧?
    荆哲觉得自己还是很传统的,一般刺激就可以了,那种刺激他可受不了…
    “你呀!”
    祝馨宁笑着摇了摇头:“我让香薷回去了!你一说话就口无遮拦,幸亏她不在,若是在的话,该多难为情?”
    听到香薷不在,荆哲的胆子大了起来。
    “那怕什么?毕竟我说的都是实话!”
    说着就准备过去抱祝馨宁,却被她往后退了一步给躲过去了。
    随后祝馨宁举起湿漉漉还往下滴答着水珠的手来,笑道:“哲儿,我的手太湿了!你看看还有这么多水没干呢!”
    荆哲嘿嘿一笑,“湿点好,湿点好呀!水要真干了的话,那样还有什么意思?再说了,这点水算什么,再多一些我也见过不是?”
    祝馨宁本来没有听懂,但碰上荆哲不怀好意的眼神,以及他的手指上下来回翻转的动作——祝馨宁的脸瞬间红透,仿佛能滴出水来。
    “你——”
    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两个字来。
    “坏呀!”
    “嘿嘿,那馨儿想不想我更坏一些?”
    说着,就一个跨步上前,把祝馨宁搂进了怀里,两手伸出去拉她的手。
    因为已经进入深秋,天也渐渐冷了下来,从水井打上来的水都冰凉冰凉的,而祝馨宁的小手又在里面泡了那么久,荆哲一握,那种冰凉感就透了出来。
    “馨儿,不嫌冷吗?”
    祝馨宁依偎在荆哲怀中,一脸满足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不冷的呀~”
    “还不冷?你不心疼,我都心疼了!”
    荆哲责备的说了一句,然后紧紧把她的手攥在手心里,但又觉得这种速度实在太慢,把她的手又塞进了自己胸膛上。
    虽然祝馨宁是拒绝的,但她的力气哪里有荆哲的大?最后只能被他放了进去…
    感受着手上传来的温热体温和心跳,祝馨宁的眼睛都眯成了月牙:“哲儿,有你真好!”
    荆哲却不满道:“知道我好,还不听我的?让你在家好好休息,你还起来洗衣服?再说了,有什么衣服是那么着急洗的?”
    说着,荆哲就准备侧头去往水盆中看,祝馨宁突然从他怀里出来,挡在他身前。
    “没…没洗什么呀!”
    就是不让他看。
    这更勾起了荆哲的好奇心,把她拦腰抱起,让她再也挡不住他,低头去看。
    只见水盆中此时放的并不是衣服,而是一件床单,并且是昨天晚上,荆哲房间里的床单!
    “咦,你洗这个做什么?”
    荆哲有些好奇道:“昨天吴妈离开之前,刚给我换了一条新的呢,不脏啊!”
    “……”
    祝馨宁没有说话,脸色红润,眼神撇向一侧不敢看荆哲。
    事出反常必有妖!
    觉得不对劲的荆哲仔细再看,便发现素色的床单虽是干净的,但中间却有一丝淡粉色的印迹没有清洗干净。
    这是…
    荆哲眼神突然一亮,惊道:“二姐,这不会…”
    “别说!”
    祝馨宁赶紧用小手捂住荆哲的嘴,脸上全是羞赧:“不许说了!”
    她已经知道荆哲猜到了什么,不敢看他。
    荆哲把她的手移开,哈哈一笑道:“馨儿,咱们两个之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你知道我的长短,我也知道你的深浅,这种事情,不用害羞!”
    听了这话,祝馨宁虽然心里暖洋洋的,但脸上的羞涩表情却不曾减少,依旧红扑扑的,有些撒娇般噘着嘴不说话。
    “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荆哲张口就来:“看看,多么美好的事情,你还不好意思!”
    “……”
    祝馨宁看了荆哲一眼,虽然依旧羞涩,不过却满满的欣喜:我家哲儿真有才呢!
    逗了祝馨宁一顿,荆哲又有些好奇道:“馨儿啊,这落红不都应该剪下来,存放起来留作纪念的吗?你怎么就给洗了呢?”
    “这个…有什么可留的,那么脏!”
    祝馨宁不满的说道,突然眼神一凛,眉角上扬,冷声道:“来,你给我好好讲讲,到底是谁告诉你这落红应该剪下来的?或者说,不止是一个人告诉你,要不你怎么那么肯定?”
    说着,祝馨宁从荆哲怀里下来,两手叉腰,气势十足。
    “……”
    荆哲瞬间坐蜡:妈的,弱智害人啊!
    他当然没经历过这种事情,虽然也曾经觉得这种东西有什么值得收藏的,可架不住他看过许多有这个桥段,所以信以为真,并且顺口说了出来。
    被祝馨宁一质问,慌了。
    “这个嘛…”
    荆哲想了想,笑道:“自然是乱猜的!毕竟我不想让馨儿那么累,洗东西嘛!”
    “呵…呸!”
    祝馨宁继续掐腰,“当我三岁小孩呢?谁信?你要是不好好说,我就——”
    呵,三天不打,上房揭瓦!
    是时候立威了,不然以后可抬不起头来!
    于是,荆哲再次把祝馨宁拦腰抱起,坏笑一声道:“你就什么?我看你呀,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今天就让你知道,咱们家谁该听谁的!”
    说着就抱着祝馨宁,大步朝屋里走,手上的动作不停,祝馨宁一阵求饶。
    “啊呀…憋…憋呀…”
    “憋什么呀?刚才不是很厉害?还想质问我来着,不是吗?”
    “哼,就要问!”
    “呵,嘴巴挺硬呀?那我来会会!”
    “才不…憋…唔唔…”
    “……”
    随着“嗯嘛”一声,荆哲喘着粗气问道:“服不服气?”
    “不…不服!”
    祝馨宁同样喘息道。
    “还不服,再来!”
    “唔…你亲就…亲…憋…唔唔…憋舔啊!”
    “……”
    片刻之后,荆哲才说道:“为何?”
    “因为…你…舔的…心痒痒的慌…”
    “嘿嘿,只是心痒吗?”
    “……”
    ————
    喜欢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请大家收藏:()我姐姐实在太宠我了新乐文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