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172 喊老爷见外,喊少爷
    林震南特意为金肆摆了一桌的大宴。
    酒桌上,林震南借着酒意要问金肆的身份来历。
    金肆只说自己是山林隐士,自认为武功大成,打算出山行走。
    “金兄弟,你可有要去的地方?”
    “暂无什么要去的地方。”
    “金兄弟若是不嫌弃,可在我福威镖局挂个名,虽说我福威镖局也不是什么名门大派,不过江湖中人倒是都给我福威镖局几分薄面,金兄弟他日即便是在江湖上走动,挂着福威镖局的名号,倒也能方便行事。”
    “金某来路不明,林大当家的就不怕引狼入室吗?”
    “呵呵……福威镖局虽然小有名气,林某薄有家产,可是您这等高手想必也是看不上的,何来的引狼入室。”
    “既然林大当家不嫌弃,那在下就挂个名吧。
    次日,林震南就带着契书找来,金肆摁了个手印。
    金肆就光荣的成为一名镖师。
    不过金肆毕竟刚刚入伙。
    虽说武功高强。
    可是毕竟在这行里才只是新人。
    所以只能先做个副镖头。
    随后第三天,金肆就接到一单活。
    护送一批布匹去泉州,价值千两。
    来去千里,也就四五天的时间。
    镖头是之前金肆救过的,名叫周毅山。
    早年间是南少林的外门弟子。
    学了几手功夫后就被外放,自主创业。
    跟着福威镖局也有十余年的时间。
    一手金刚伏魔拳使得相当熟练。
    又自学了一套入刃刀法。
    算的上是福威镖局的顶梁柱。
    特别是在这两年林震南打算退居二线。
    有大单子几乎都是周毅山带队完成。
    按说这千两货物只算是小单。
    不过这单走镖是为了考察金肆。
    这一路上没有什么风吹草动。
    金肆全程步行,没办法,金肆在压垮了一匹好马后,本着爱护动物的想法,金肆放弃了换坐骑的念头。
    那匹被金肆压得口吐白沫的好马则是被金肆送去投胎了,当天就杀了吃。
    走镖第六天,金肆回到福州城。
    林震南在城门口迎接众人。
    “金兄弟,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金肆连连摆手。
    一路上游山玩水,辛苦个屁啊。
    “金兄弟,你来我们镖局也有几日了,我一直都没怎么谢你,这次给你送个奴婢。”
    林震南拍了拍手,一个青春靓丽的少女被送到金肆面前。
    金肆看到这少女的容貌,立刻眼前一亮。
    原本准备好拒绝的台词都咽了回去。
    不过?再向下扫了一眼后。
    咽回去的台词又吐了出来。
    “在下身无居所?自己都尚且养不活,要什么奴婢?不要不要。”
    那少女同样感受到了金肆的眼神?满脸通红,咬牙切齿的看着金肆。
    你凭什么不要?是本小姐不好看吗?
    还是本小姐满足不了你?
    “忘了说了?此番金兄弟走镖期间,我正好买了一个小院?若是金兄弟不嫌弃?就暂且在那小院中住下,他日若是遇上适合的府邸再换。”
    不得不说,林震南是真的会做人。
    为了拉拢金肆,倒是舍得下血本。
    金肆去到林震南说的小院的时候发现?这就是个三进三出的府邸。
    里里外外十几间房子?说是大户人家的宅院也不为过。
    “金兄弟一个人住这小院,恐怕是忙不过来,倒不如让这奴婢帮着你收拾,你也好省下时间练功。”
    “那……恭敬不如从命。”
    金肆又看了看少女,再次将目光落到胸前?不禁摇头起来。
    希望能够培养的起来。
    待到林震南走后,金肆看着少女。
    “会武功?”
    少女正要说不会?可是一想到金肆的身手。
    自己这身拳脚工夫怕是瞒不过他。
    少女点点头,露出凄苦之色:“小女子本是……”
    “行了?多余的话就免了,我没兴趣?唯一的要求就是别半夜三更摸进我的房间。”
    少女握紧拳头?老娘就是再贱也不会摸进你的房间。
    “对了?会做饭菜吗?”
    “额……我不……”
    叮——
    触发任务:赞不绝口的午餐。
    接受/拒绝。
    奖励:指点武功。
    少女楞了一下,果然触发任务了。
    心头不由得一喜。
    “老爷想吃什么?”
    金肆看了看少女的胸脯,叹了口气。
    原本他是想说吃你的。
    可是他觉得应该在她的身上找不到什么乐趣。
    果然还是御姐好啊。
    “算了……你随意吧。”
    这一刻,少女只觉得无比的屈辱。
    你这眼神是什么意思啊?
    你即便是调戏一下我也好啊。
    算了,和一个土著有什么好计较的。
    这个土著根本就不明白自己的魅力。
    “老爷,家中没有准备食材,我去外面买些回来可好?”
    主要是少女完全不会厨艺,所以她不认为自己能够完成任务。
    而且任务也没要求她非得自己做。
    只要让金肆满意就可以。
    金肆摆了摆手:“你随意。”
    饭菜叫回来后,金肆自顾自的吃喝起来。
    少女一直站在金肆的身旁。
    突然,金肆停下了狼吞虎咽。
    “对了,你叫什么来着?”
    你tm的现在想起来,是不是太迟了一点?
    “(;乛д乛)”少女沉默了半响,说道:“李卿。”
    “老爷,饭菜可还适口?”
    “嗯……就是少了点东西。”
    “什么东西?奴婢这就去给您准备。”
    为了完成任务,李卿显得非常热忱。
    “舞姬……就是几个嗯……就是这样的舞姬给我跳舞,这样我会觉得味道更好。”
    李卿看着金肆的动作,你tm的能不能不要一边看着我的胸脯,一边做出这种动作。
    她感觉自己被针对了……不,把感觉去掉更恰当。
    “算了,这个时间都要宵禁了,你也叫不到,我教你一套内功,说不定可以让你快点长大,可好?”
    李卿咬着牙,她很想表示,老娘也是要面子的,绝对不会接受这种屈辱性的施舍。
    “多谢老爷。”
    “叫老爷多见外,咱换个称呼可好?”
    “那叫您什么?”
    “少爷吧,就叫我少爷……或者公子也可以。”
    你tm的都要当我爹的人了,还让我叫你少爷。
    你臊得慌吗?
    “不愿意?那叫干爹。”
    “少……少爷……”李卿勉强从嘴里憋出一句少爷,几乎用尽了她全部力气。
    “对了,你的业务范围包括暖床吗?”
    哼!之前是谁嫌弃本小姐胸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