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卷 长夜当空 第八十八章 百年前的剑光
    北幽的大明德宫
    未央宫内,上完早朝的蓝潇潇望着寝宫头顶精致的龙腾凤飞图看的出神。
    每日只是吃一些酸糕,的确令她憔悴了许多,长如瀑布倾泻的秀发随意披散在两肩,令她双肩显得有些瘦弱,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女子的双肩扛的是整个北幽十三州。
    但是谁又能想到她此刻微微蹙起的眉头,不是为了秋后的那场风雨,不是为了风雨中滚落的叛党头颅,更不是为了那个安乐王蓝毅最近为自己写的诗篇。
    而是为了一个萍水相逢,此生或许都不再见的穷酸南诏剑客。
    “不可能的事,总是令人心生向往,道理我懂,不然那些戏本子里面,怎么有那么多不要前程,对抗家族也要为情爱私奔的痴男怨女,虽然现实中这些东西并不存在,去年张左司的长子不就闹了这么一出,那小家族的姑娘也确实有心计,将一个饱读诗书的才俊迷的神魂颠倒,一定要纳为正妻,闹的张左司与范右司的联姻差点夭折。可是你猜怎么着,他张左司将内政司
    下辖的礼司主官一职放在他面前,问他要这职务还是要那女人,三天,三天后他便休了那个姑娘。”
    “世间哪有那么多痴男怨女化蝶飞啊,你说他还能飞进这深宫院墙,拉着我走遍天涯海角么?”
    “我既是这北幽的帝王却也是这深宫的囚徒,柳叶你说是不是。”
    未央宫一处放着一人多高盆景的位置,一道身影缓缓显出身形,依然是一身黑衣劲装的打扮,黑色鎏金的面具后,清冷的声音传出:
    “陛下何必苦恼,这么说吧,我族为了提高生育概率,往往一个女子会有许多男人,而且我族的女子往往比男子强大,喜欢便去占有繁衍,一样的道理.....”
    蓝潇潇听了柳叶这话,猛然嗤笑出声道:
    “什么道理,你的道理我很强大,看上什么男人,抢来,按你说的,繁衍便是。”
    “柳叶啊柳叶,你知道为什么全天下都没有你们一席之地的了么?”
    柳叶微微一怔道:
    “因为我族繁衍缓慢?”
    蓝潇潇摇了摇头道:
    “因为你们太简单。”
    未央宫外传来一道尖锐的男子声音。
    “陛下,一个小犬头交上来一份卷轴,说是陛下您要的东西。”
    蓝潇潇闻言,眼中闪过一抹别样的神采,沉声道:
    “放在地上吧,另外去御膳丙房,让他们做点酸糕,恩,再煮碗面。”
    ...........
    镶着公鸡图案的白碗内。
    有一片很蓝的大海,海上有一座岛屿,一只只海鸟落在岛上,啄食着海滩边的小虫。
    莫然风雷坐在海滩边,望着远处的大海,摸了摸近处的砂石。
    收敛心神,缓缓进入某种奇之又奇的境界。
    ......
    庭院中变的有些安静,只余下那两少年的声音。
    “第一次用蓝天碗装人,不会出什么问题吧,师兄。”
    “师弟,你看碗里那个人是不是坐在沙滩边上,看起来应该没事,无论如何,如今我们总算能安心做事了,至于他的话,到时候交给师傅定夺。”
    两位少年一边对话,一边绕过坐在地上调息的秦淮滨,夏冰随手拍飞了秦淮滨划出的一道淡薄刀意。
    夏冰沉声道:
    “你是读书人,我们不杀你,因为我们师傅也是读书人。”
    秦淮滨苦笑着摇了摇头。
    庭院里没有了呼啸的潮汐,只余下一片片焦黑的火焰灼烧痕迹,谢江仿佛一个成功退烧的病人,浑身火焰褪去后,脸色有些苍白。
    他轻轻咳了两声,对着捧着鸭腿的李鱼鱼说道:
    “你既然不是人,就不要装的像人一样,和我们走,师傅或许会留你一命。”
    对于这两个人看也没看自己一眼,长青并不如何生气,因为以他目前的实力,的确无法走进这些人的眼里。
    但是他依然发出了声音,以十分坚定的语气说道:
    “我觉得为难一个啃鸭腿的女孩子,你们才不是人。”
    “而且就算她不是人,又能怎么样,轮不到你们说三道四,因为她姓李,有姓的都是人....”
    墙角的那些枯草微微点头,表示认同,河里的几尾游鱼不断地吐着泡泡,或许也在认同,可两名少年不认同,那么便没有意义,因为这两个少年是海上宫的夏冰谢江。
    “你不是读书人?”夏冰望着长青说道。
    在长青尚未来得及回答时,便被一根枯叶打中了胸口,枯叶打断了他几根肋骨,他能清晰听到肋间传来的清脆破裂声。
    弯腰躬身,长青吐出摔倒时,啃到嘴里的泥土,顾不得破损的眼角流淌出的血液遮住视线。
    倔强地抬头看着两名少年,再次一字一句地道:
    “她姓李,李鱼鱼的李,是不是人关你们屁事。”
    他的身体这次被一根枯枝洞穿,血液洒在了满是泥灰的地上,与泥土混成了一块又一块土团。
    躲在桌下的莫然风雨吓得瑟瑟发抖,却忍不住伸手缓缓抓住一块地上的碎石。
    李鱼鱼一双大眼睛看着倒地的长青,不知在想什么。
    长青再次爬起说道:
    “他是我长青的妹妹,既然姓李便是我李家人。”
    .........
    二百年前
    一座青翠的山岗上,一名面容柔和而俊美的男子抬头看了看远处天边的夕阳,感受着落在身上的淡淡余晖,一柄三寸长的晶莹小剑缓缓悬浮在他身前。
    身后突然传来沙沙声。
    男子并未回头,而是略带笑意地道:
    “小青,你可知万物皆有所归,人归于土,土归于尘,至于你么,还有很多时间。”
    一条通体碧绿的灵蛇缓缓爬至男子身前,朝他微微吐着蛇信。
    “哈哈哈,你是说你归于我?”
    “小青啊,你这么说,可是会被江湖上迷恋我的那些女子抓回去泡酒的”
    “好好好,你归我,那从今以后,你便跟我姓李吧”
    .........
    不知何时,捧着鸭腿的李鱼鱼眼角渗出了泪水。
    半截鸭腿也掉落在地,扬起了几粒灰尘。
    下一瞬她已消失在原地。
    一道明亮的剑光突然出现,剑光不知来自何处,却最终凝聚在李鱼鱼右手两指之间,一指指向夏冰,一时之间,地上出现无数裂纹,天空亦然。
    夏冰惊讶地喊道:
    “师兄师兄,你看这一剑,可有办法破去。”
    谢江已经在身前划出无数道符文,黝黑的脸色愈发苍白,所有的符文之间开始燃烧起无数火花,火花与火花之间又存在着无数的链接。
    这片符文试图挡住那片剑光。
    却支离破碎,谢江冲到夏冰身前,喷出一口血雾,血雾迅速凝结成一道虚影。
    那虚影竟是一名男子的模样,此时明明是虚影的男子轻咦一声道:
    “怪了,这剑意好生熟悉。”
    随后虚影化作一只大手,缓缓握住那剑光,剑光大盛,血雾沸腾。
    当血雾散去去时,剑光依然有一丝光明,这一丝剑光果断刺入谢江体内,少年闷哼一声软倒在地。
    “师兄!”
    无数枯叶从地面浮起,化作刀刃,刀刃飘然而起,带起无数烟尘。
    激射而出的刀刃划开了女孩的衣裳,划破了她的皮肤,将她击飞数丈,直到被一双手捧住。
    余下的刀刃遇到了一柄黑剑,黑剑是那么决然,无数火花之后,枯叶化成的刀刃已经消失。
    夏冰看着萎靡在地的师兄,眼中满是怒火。
    “你们,你们,我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长青沉吟道:
    “小孩子打架之前才大声地吼,我觉得你们就是没长大的小孩,哪里来滚回哪里去。”
    长青放下李鱼鱼,缓缓向前,身上无数细微的伤口在这一瞬间愈合,那道被枯枝洞穿的伤口停止了渗血。
    他迈出了三步,墙角的枯草终于化成了齑粉,池塘里的游鱼突然停止了游弋。
    天空上原本细微的裂纹蔓延到了整个空间,长青的双目渐渐变红。
    这些破碎的一切都缓缓向他汇聚,枯草向他汇聚,游鱼向他汇聚,天空上碎裂的云朵,破碎的地板,纷纷向他汇聚。
    因为这一切都是被凝固的天地气力,而这一切全部汇聚到长青的体内,凝聚在手中一剑里。
    这一剑缓缓挥下,破碎了天空,惊醒了游鱼,驱散了风云。
    临海州的大风缓缓散去,阳光透过云层落在州牧府的庭院内。
    落在那个面无人色的少年脸上,落在那柄悬停在他面前的长剑上。
    握剑那人淡淡地道:
    “小孩子,快回家去。”
    ........
    惠州与临海州之间有一条葬马长廊。
    长廊是开阔的平原,常年都是大风卷黄沙的景象,对于生活在这里的马贼来说,这里是他们的乐园,他们最喜欢追逐那些武力不够并且没有交付过路费的商旅,对于这些半兵半匪的马贼来说,突然在这黄沙漫天之地看到一个独行的绝美女子,几乎是不可能的,于是当这份可能出现时。
    这伙马贼惊呆了,他们丝毫不顾忌自己是南诏边军的身份,毕竟这样的买卖,那些北幽边军也做,两边的马贼遭遇后,自然是一场厮杀,可如今划分了地域的两边边军基本上,抱着互不侵犯的态度,各自都有自己的领地。
    如果这些领地内出现了肥羊,又恰好被他们撞见,那么便没有理由放过了吧。
    当这伙十五人的马贼小队,以整齐的步伐冲向那名绝美的女子时。
    对方却抬头看着远处的某一片天空,喃喃自语道:
    “找到你了,你这个贪生怕死的胆小鬼”
    下一刻,葬马长廊上,这个女子便失去了踪影。
    这让扑了个空的马贼们面面相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