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章 人人如龙
    第二天。
    东华小区。
    江庭睡眼朦胧地从沙发上爬起,洗漱完毕后就进了厨房。
    一顿忙活之后,刚好七点,他推开并未上锁的卧室门,床上,二公主如小猫般睡得香甜。
    江庭强忍住揉她脑袋的欲望,轻声道:“殿下,该用膳了。”
    说这话时,他面色有些古怪——怎么感觉自己跟个太监似的?
    “我不……”
    明雪翎把脸埋在枕头上,两条白嫩纤细的胳膊露在外面,迷迷糊糊道。
    江庭:“……”
    他脑阔有点疼。
    有一说一,在二公主住进家里的第一天早上,江庭心中就有点后悔把她拐进研究所了。
    他发誓,当时邀请明雪翎的时候,他脑子里想的绝对不是那堆难啃的外国文献……
    “那殿下,我把早饭放桌上了,你待会儿记得吃。”江庭嘱咐一句后,转身离开,轻轻带上了房门。
    就在昨天,江庭向明雪翎发出友善的邀请后,很快就得到了回应——她可以加入先秦研究所,但要和江庭住在一起。
    对此,二公主理直气壮——她不会做饭不会洗碗不会拖地不会洗衣服……
    总之,需要来个可靠的人照顾,而二公主表示在她眼中,只有江庭比较可靠。
    “既然是你把本宫邀来的,那自然要把本宫照顾好了,再说本宫又不白吃你家大米,一年几十亿的研究经费还是能批得动的……”
    昨天晚上的对话仿佛还在耳边回响,江庭本想大声辩驳的,但她给的实在是太多了……
    为了先秦研究所,为了九州,江庭决定忍辱负重一把,主动把那张床让给了明雪翎。
    东华小区距离先秦研究所很近,用过早饭,江庭没有动用修为,以普通人的速度,散步一样来到了工作地点。
    七点四十分,江庭到达先秦研究所,他从衣领上取下青铜发钗,放在了桌上。
    锦弦一袭黑衣,出现在了江庭面前,她怀里抱着只白猫,道了个福。
    江庭点头微笑:“恢复得怎么样了?”
    “谢公子关心,锦弦已经没什么大碍了。”锦弦点头,将那只白猫放在了桌上。
    数日前,西郊恐怖屋一战,锦弦为了拦住已经晋升鬼师的玄灵子,几乎被打得魂飞魄散,回归青铜发钗之后便陷入了沉睡,昨日才清醒过来。
    对于寻常鬼物而言,想要将其带走,就必须找到它生前执念的“寄托物”,比如西郊恐怖内的笔仙,其寄托物就是那根笔。
    但那根笔让江庭给干碎了,其中蕴含的阴魂品质又不够强大,最终魂飞魄散。
    而青铜发钗的力量却极为特殊,它能牵引保护魂体,即使不接触寄托物,也能将鬼物收纳带走。
    江庭看向白猫,毛茸茸的一团,虽然是鬼物,却仍保持着生前的样子。
    而在青铜发钗之中,它体内戾气被悉数化去,因此原本的那身灰色消失,露出了本来的模样。
    他搓搓手,作为一个有猫的人,江庭准备好好rua几下,却见白猫脊背弓起,嗷呜一声,向后退了几步。
    在它眼中,极为人性化地流露出“畏惧”的神情,似乎很不适应周围的环境。
    “好好,不摸你了。”江庭哭笑不得,把手收回,“先适应适应周围的环境吧,咱们研究所工作压力挺大的,以后就指望你疏导了。”
    白猫一脸茫然地抬起头,眨巴两下眼睛,又看了看自己的爪爪,十分不解。
    成为鬼物后,它已然通灵,自然能听懂眼前这个人类说的每一个字,但这些字连成一句话之后,白猫发现自己就听不懂了。
    江庭笑而不语,不让rua是不可能的,撸猫有助于心理健康,而作为一个负责的所长,他把白猫弄过来就是为了让大家rua的。
    但是,由于白猫还没有适应新的环境,江庭决定先给它留一段时间缓冲缓冲,等实习期过了再撸不迟。
    锦弦给他倒上一杯早茶,而后坐在电脑前开始了学习——她在青铜发钗里宅了两千多年,对她而言,这个社会太过陌生了。
    江庭为她准备了一些资料,她得先从识字开始。
    江庭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翻译那摞文献,找资料。
    翻译那摞资料,找文献。
    找资料,翻译那摞文献。
    找文献,翻译那摞资料。
    七点五十分,文曦来到办公室,随后是许涛、盗墓四派等人,所有在编人员都准时坐在了办公桌前。
    随着灵气复苏程度的不断提高,先秦研究所的工作也日益步入正轨,就连上班都准时起来。
    像许涛这样的高中在读生还好,由于学识有限,江庭只是让他周六日的时候来研究所帮忙,出任务的时候跟着充当打手。
    而像文曦这种,接受过高等教育的历史专业学生就不一样了,作为众人中除江庭外学历最高的,她成了研究所文献工作的中流砥柱。
    不过,想把文曦拉过来也不容易,由于她是走读在校生,而且家教甚严,为了做好文曦父母的工作,江庭还专门拜访了他们一趟。
    在天枢的职权范围内,他把能掏的证件都掏了,这才让二老松了口。
    就在江庭为手头的工作一阵头大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连同电脑上也收到了一条消息。
    天枢管理处要召开一个临时会议,由各部门总负责人参加。
    直播传法的那间静室内。
    与上次类似,面前的是一块大屏幕,不过这次的屏幕之上,又被分出一个部分,该部分被分成几个小格,上面呈现出天枢旗下各部门的总负责人的影像。
    “大家好。”
    大屏幕中央,坐在一张办公桌后的刘处长,笑着同众人打了个招呼,作为天枢管理处的负责人,此次会议正是由他主持。
    而与会者,则是天枢旗下各部门部长、龙骧帝国的第一批修士们。
    刘处长主要宣布了两项内容,一是阴司机构正式挂牌运转,主管九州灵异事宜,由张啸仙担任司长,楚雨梨为副手,总部设在邾城;
    二是随着鬼怪活动加剧,各部门一定要做好准备,保护好九州百姓安危,这也是天枢管理处的职责。
    江庭微微有些头疼,先秦研究所在编人员一共才七个人,加上明雪翎、锦弦和灰猫,再减去战斗力可以忽略不计的盗墓四派。
    能拿出手的战力就六个……
    当然,跟天枢旗下其他部门相比,先秦研究所高端战力足足有俩——江庭和明雪翎。
    不止江庭头疼,其他特殊部门也都面临着同样的难题。
    按照万灵科学院的研究,目前九州境内灵气复苏尚未完全爆发,仍然以普通人为主。
    普通人之上便是觉醒者,但觉醒程度各不相同,初级觉醒者只是体质较常人要好,而深度觉醒者可与武道宗师撄锋。
    随着灵气复苏程度的不断提高,由觉醒者造成的犯罪也不断出现,哪怕手中有枪,普通人在面对这些觉醒者的时候,也显得极为勉强。
    唯有他们这些修行者,能够轻松镇压觉醒者们,然而这批人的数量实在太少了。
    应对眼下的局面,实在是杯水车薪。
    刘处长雷厉风行,做事毫不拖泥带水,很快就结束了讲话,会议进入第二个阶段,由各部门自由讨论,交流看法。
    第一个问题是有关当前修行境界的,开口的是万灵科学院的那名老科学家:
    “目前经过我们的测算,魂引境大致可以分为前中后三个阶段,将魂引境修炼圆满还需要一段时间,所以在一段时期内,大家暂时不需要担忧修行境界的问题。
    但是,我在这里想要提醒大家,这只是阶段性的成果,灵气复苏还没有结束,我们的修炼体系也没有完全建立起来,一定不要掉以轻心。”
    “而九州虽然开辟出了魂引境,但随着灵气复苏进程加快,修行者的修炼速度也会不断增强。”
    老科学家神情严肃,“我们无法推算出何时会触及魂引境的天花板,但我等一定要做好准备,未雨绸缪——修炼体系中的境界,不会只有一个的。”
    众人点头,他们都是九州修炼体系的开辟者,自然清楚其中的道理——
    修行到了一定程度,就会出现桎梏,如同一条路上的断桥一般,将修行路阻断。
    而一个又一个的“境界”,则是将断桥续接,使修士能够在修行路上继续走下去。
    而他们这批先行者们,则如同远古先民一般,筚路蓝缕,要为九州开出一条路来。
    江庭本想询问法诀推广事宜,但没想到张啸仙按下了发言键。
    “就目前的情况看,九州灵气复苏正处于关键阶段,我有几条建议要提。”张啸仙的影像放大,在屏幕上闪了几下,随后稳定下来。
    江庭这才注意到,张啸仙不是一个人来的,在他肩膀上,蹲着一只看起来很长的动物。
    众人沉默一阵,如果他们没看错的话,那应该是一只黄鼠狼。
    江庭眼前却是微微一亮,心中猜了个七七八八。
    数十天前,在邾城西郊恐怖屋内,江庭与楚雨梨遭到黄九龄算计,险些殒命,若非张啸仙及时赶到,二人只怕要命丧于此。
    当时江庭还疑惑,张啸仙是如何寻到自己的,现在想来,他自然是去王婆那里抓了黄仙,利用它的本事追到了西郊恐怖屋。
    “我的第一条建议,是有关九州境内妖物鬼物的。”张啸仙指了指面前,向黄仙示意,黄鼠狼很听话地跳了下去,老老实实地站在那里。
    “灵气复苏后,鬼物妖物通灵,其中有些是可以争取的。”张啸仙开口,“尤其是妖物,在邾城发生的那件事里,若非有它帮忙,我也无法寻到西郊恐怖屋里。
    妖物与鬼物不同,鬼物的本质是死灵,与活人先天相冲撞,大部分鬼物需要汲取活人精血魂魄才能生存,所以会成为剿灭的对象。”
    张啸仙顿了顿:“而妖物和人族一样,都是些活物,只不过突然拥有了灵智罢了。
    而且九州境内有觉醒资质的动物不在少数,如果能争取过来,对我们日后清剿鬼物以及建设方面,都有很大的作用。”
    “当然,这个过程中,必须且不能动摇的一点是,妖物和人族的联合,必须以人族为主导,这是底线。”张啸仙又补充了一句。
    刘处长沉吟片刻:“张司长说的很有道理,但是有些……有些太过惊世骇俗了,此事我不能做主,必须要上报帝国议会定夺。”
    不只是刘处长,屏幕前的众人都陷入了思索之中,张啸仙的提案不难理解,但确实有些冲击他们原有的观念。
    张啸仙点头表示认同,和妖物联手之事事关重大,确实不是他一个建议就能决定的。
    刘处长将这个提案消化过后道:“张司长,我能和这位……这位黄仙对话吗?”
    张啸仙点头,伸手戳了戳黄仙,黄仙向前走两步,有些不自在地掏了掏咯吱窝,然后抬起一只前爪招了招手。
    “叫我老黄就行。”黄仙声音稚嫩,似乎很年轻。
    “嗯……”跟这么个成精的东西对话,刘处长觉得挺新奇的
    “老黄,你是怎么觉醒的?”刘处长问道。
    “大概是在半年前。”黄仙思索,“具体在哪一天我并不记得,发生觉醒的那段时间里,我的灵智很不清楚。
    不过有一点我是知道的,我觉醒靠的不是自然觉醒,而是吃了一根山参,或者称之为灵药更为合适?”
    “灵药?”刘处长若有所思,与人类相比,动物对自然的感知更加敏感,倘若真有什么天材地宝存在的话,自然很容易嗅探出来。
    “那么,老黄你对人类的看法是什么,或者说,作为动物里的觉醒者,你对同族的态度是什么?”刘处长迟疑片刻。
    这个问题很重要,关系到灵气复苏后,人族与妖族是否存在合作的可能性问题。
    毕自从人类拿起石头棒槌,开始用智慧猎杀那些比自己强大的动物之后,双方的关系就已经定下性来——
    吃与被吃。
    食物链的顶端与食物链的下级。
    然而在这之中,除了生存的本能之外,还存在着一个天然的理由——被吃的动物是没有灵智、无法与人类正常交流的。
    人吃牛肉和牛吃草,两者在本质上并无不同,正如人无法跟牛坐在办公桌前签合同一样,牛也不能躺在草地上请草喝杯茶。
    但是现在的情况是,灵气复苏后,很多物种都觉醒了,即使每个种族就出一个有实力的觉醒者,跑来为族人讨要生存权利,人类也能头疼死。
    猫要猫权,狗要狗权,牛要牛权,草要草权……
    到时候但凡出个猪修士,为猪族讨权利,全国的养猪场都得关闭。
    灵气复苏,万灵觉醒,大家啥也别吃了,饿死得了。
    所以说,如果在这方面谈不拢的话,人妖必有一战。
    “刘处长多虑了。”黄仙脸上浮现出极为人性化的笑容,“我等觉醒之后,自然与那些蒙昧未开的同族不同,或者说,那些动物已经不能算是我等同族了。
    更何况,天下万族都有觉醒者出世,倘若有这般限制,岂不天下大乱?”
    刘处长笑笑,众人也都安下心来,妖物的觉醒是真正意义上的生命层次迁跃,妖物看动物,与人族看动物一样,都不将其视为同族。
    甚至在妖物眼中,和无法交流没有思想的动物相比,能够交流思想传达意见的人族,反而和自己更为亲近。
    双方又交谈几句,黄仙跳回了张啸仙肩膀的位置,老老实实地蹲着,它被张啸仙收服,现在算是跟着这个人类打工。
    “我的第二条建议,是针对监狱方面的。
    九州境内监狱数量不少,而且人口密集,处于一种凡人多而狱警少的状态。”
    张啸仙开口道,“我认为,在这方面必须严加管理,一旦其中出现一些天资惊绝的觉醒者,极易出现越狱的情况。”
    江庭闻言,心中微微有些吃惊,夏市的那起抢劫案并没有按照觉醒者事件来处理,他本想待会儿提出这个议案,不料却让张啸仙抢先了。
    自己这个好友,心思的确缜密。
    作为一起觉醒者犯罪案件的亲身经历者,在东平路金店劫案发生后,他也曾思考过这些问题。
    普通人在突然得到力量后,都会产生心理膨胀,以至于作出一些危害社会的行为,更何况本就有前科,正在服刑期间的犯人呢?
    毕竟都知道牢里日子苦,如果没有绝对武力镇压威慑,谁也不可能老老实实地蹲监狱的。
    而一旦他们越狱出去……后果不堪设想。
    “我个人的建议是,将部分觉醒者编入狱警队伍,同时用一些特殊方法,将监狱周围的天地灵气隔绝出去,延缓乃至隔绝服刑人员的觉醒。”张啸仙提出了应对方法。
    “同时,帝国律法方面,增加修炼法,对有犯罪行径的,视情节轻重剥夺修行权利。”张啸仙补充道。
    刘处长点了点头,对于东平路劫案之事,他是清楚的:“张司长的意见非常宝贵,会议结束后,我立刻上报帝国议会,将这几条建议推行下去。”
    张啸仙关了麦,江庭发言。
    在试了几次麦之后,他开口询问道:“刘处长,帝国方面准备什么时候对引魂诀进行大规模推广?”
    屏幕上的众人也都露出问询之情,显然对此事很上心。
    “对于这件事,几天前我曾上报过帝国议会。”刘处长沉吟片刻,“议会表示,当前灵气复苏仍处于初级阶段,现阶段不宜对引魂诀进行大规模推广,为防止恐慌,影响帝国秩序,只在少数群体身上进行推广。”
    “九州灵气复苏本来就晚国外一步,如果现在不进行赶超的话……”江庭有些沉默。
    “这件事我会继续向议会申请的。”刘处长叹了口气,“好了,还有其它问题和建议吗?”
    就在直播传法的头天晚上,刘处长兴冲冲地将引魂诀上报给帝国议会,并提出了推广功法尽快追赶其他帝国的建议。
    结果,帝国议会直接否定了他的填,理由和他给江庭转述的一致。
    对此,刘处长也很无奈。
    说到底,天枢管理处终究不是龙骧帝国的权力机构,它只是个特殊部门,虽然权限很大,但并不能插手帝国政策。
    江庭面色平静,他看着眼前的屏幕,点点头,伸手关掉了麦克风。
    呵,真的只是为了维持稳定吗?
    一个掌握了现代科技,却仍然停留在封建社会的国家,一个被上层贵族牢牢把控中枢权力的国家,一个畸形发展的国家,能作出这种决定,并不让人意外。
    因为,灵气复苏能让一个普通人,获得移山填海般的力量,能让一人之力,势可敌国。
    帝国贵族们都是聪明人,作为统治者,他们自然要将野生觉醒者压下来,利用现有的资源和地位,在灵气复苏来临之际实现抢跑。
    等到全民修真时代降临后,这些世家大族已然立于云端之上,在修真时代仍牢牢把控着话语权!
    甚至,成为修真世家!
    到那时,龙骧律法皆亡,九州风雨如晦,而修真世家高卧云端,一念之间,掌控凡人生死!
    修为突破带来的好处显而易见,江庭神魂壮大,灵台清明,思维异常敏捷,很快就想到了这一层面。
    所以,帝国议会作出这个决定,他并不意外。
    但江庭不能接受。
    在蓝星土著眼中,江庭的想法简直难以理喻,但作为一个穿越者,一个曾经对着自己的信仰宣过誓的人,他三观坚挺得可怕。
    穿越之初,他曾自嘲过自己的身份——所谓穿越者,无非是域外天魔罢了。
    其实,对于这个世界而言,一个普通的域外天魔并不可怕。
    因为他孤身一人,至多天资惊绝,从底层一跃而上,攀住了那片云端。
    然后呢?
    这个世界还是老样子,他不来,黎民百姓忍受疾苦,他来,这痛苦还要多上一分。
    他没有改变世界,而是世界同化了他。
    但江庭不一样。
    他是一个有信仰的域外天魔。
    他是一个信仰坚定得可怕的域外天魔。
    从灵气复苏来临的那一天起,一颗前世种下的种子,便在江庭心底生根发芽。
    他不要拜相封侯。
    他要九州,人人如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