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对镜理红妆,云髻成线
    话风两头,独孤凤一行人和李玄通分开后没走几里路便在码头上遇见了来接他们的王总管(这个总管就是管家的意思,别多心),虽然王总管很诧异为什么掌船的从福伯变成了一个小姑娘,但还是不动声色的安排妥当。一听独孤凤给他说是半路上遇见了盐枭打劫,连忙对张念心表示感谢,并派人去报官。
    独孤家的船比李玄通的还是差了不少,毕竟人家可是有奉圣旨替太平公主采买蜀地产物的公事在内的,而独孤家在巴蜀只是有一个行商的分家而已。不过仍然是给独孤凤安排了一个按她的喜好装潢的房间,毕竟现在巴蜀的独孤家家主独孤单(shan)还是很宠爱他的。
    半月后,船从通州转过涪州已离益州境内不远,而时间也已快至年关。独孤凤撇下雪晴悄悄把张念心拽到了自己的房间,把她拉倒了一面铜镜前,然后替她撑开了头发,三千青丝顿时滑落下来。
    “嘶~轻点啊”张念心摸了下自己被拽得有些疼的头皮,问到:“你要干嘛?”
    独孤凤笑了笑说到:“替你打扮一番啊,今天就要到家了,这个不伦不类的样子要是见到了我家中的长辈呀,不知道他们会怎么看待你呀。”
    张念心此时望了望镜中的自己,只见她仍然书那一身从李玄通船上拿来的那身便衣布衫,一头没怎么打理的头发,配上没有化妆的眉宇还有不甚白皙的皮肤咋一看活像个男人。想到独孤凤的家族是天下闻名的世家,不能拂了她的面子,虽然有些不情愿,但还是乖乖闭上眼睛说到:“好吧,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别把我脸刮花了就行。”
    独孤凤将她的身子轻轻往后放,笑到“放心吧,都是女孩子家我不会把你毁容了的。”独孤凤先取来一盆清水替她清洗头发,细细的抚了下说到:“你的头发好糙啊,平常都不保养的吗?摸着感觉都不像个女子的脸。”
    “唉,我又不是像你这样养尊处优到连船都坐不稳的大小姐,如果我是和你一样的出身,肯定也是细皮嫩肉的。”
    独孤凤一听趁她看不见,白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到“好了好了,我就是个没自理能力的小蚜虫行了吧。还有,别叫我大小姐了,叫我初凤吧,这是我小名。”
    张念心突然又感觉自己脸上出奇的痒像是有蚂蚁趴在上面一样,问到:“你现在在干嘛?我脸上好痒啊,感觉有些绷不住了。”说着就要伸手去挠。
    独孤凤赶忙把她的手放下来,“哎哎,别动,我在替你打米粉呢。”
    “米粉?这东西不是用来吃的吗?”
    独孤凤一下被她逗乐了,笑到“不是你吃平时的那些米粉,是用江米捣碎然后磨成粉,剔除杂质晒干做成的粉底。你的肤色不太好,打一下粉底来遮掩一下。”
    张念心听罢,皱了皱眉,说到:“我怎么觉得这就像是在糟蹋粮食,白米这种东西我家中平常都舍不得吃的。”
    独孤凤一下被她堵得说不出话来,只得转移话题到:“其实还有另一种用铅粉打粉底的方法,一直要从额头涂到脖子为止。涂完后脸如白玉,效果很好,不过我不建议用…”
    “铅?”张念心一听更加诧异了“这东西不是有剧毒吗?”
    “对呀,洛阳城里的女子凡是拿这东西化妆的,不出一年皮肤便会起皱发青,粗糙不堪,看上去甚至比寻常的女还子要老上好几分,所以我从来都不用。”半个时辰后,独孤凤将最后一点粉底抹完,说到“好了,底妆打完了,你要不要化腮红啊?”
    张念心中想了想以前路过花楼见到的那些涂腮红涂的像猴屁股一样的歌姬,连忙摇摇头:“别别,你化妆还是化淡一些吧。”
    “好吧,”见她这么说,独孤凤只得用妆笔在她腮间轻轻点了两个面靥,然后将她扶起来问到:“接下来要纹眉画眼妆,你想画什么样的眉型啊?却月眉,云山眉,一字眉,还是小峰眉啊?”
    “嗯,这些都是怎么画啊?我们那里一般都是找一个懂行的婆婆用细线挑的,你说的我都不懂啊。”
    “嗯,一般来说化妆都要削去原先的眉毛重新化,不过这样妆一卸就太难看了,我都是顺着原来的眉型一点点画的。要不给你画个却月眉吧,这种眉型偏柔和一些,我很喜欢。”
    “随便,哎呀,你快点吧,抬了这么久我头好酸啊。”坐了快有小半个时辰的时间,张念心也有些烦了。
    独孤凤劝慰到:“好了,好了,再等一下就画完了,你再忍一下吧。”
    又过了一柱香的功夫,独孤凤说到,“好了,画完了你可以把眼睛睁开了。”
    张念心的双眸缓缓睁开,一看铜镜上的人影——肤白齿洁,杏眼细眉,活脱脱一个标致的美人儿。
    张念心抚了抚自己洁白的脸颊,有些不可思议的说到:“这,真的是我吗?”
    这时,独孤凤从后面扶在了她肩上,将脸凑到她脸颊边笑着说到:“你的底子其实本来就不差,就是平常没注意保养所以才像个男人婆。”
    张念心指了指了脸上有些碍眼的两个小红点,问到:“这是什么?”
    “妆靥,以前用来驱邪避鬼的,现在吗,画上去祈福之意多一点。”
    张念心揉了一下摇头到:“你还是给我卸了吧,我总觉得看上去有些怪异。”
    “好吧,”独孤凤只得将妆容卸下,然后伸出玉葱般的纤指在自己的红唇上抹了一抹胭脂,趁张念心不注意抹在了她的嘴唇上,一副奸计得逞的表情。(间接接吻get)
    还没等张念心反应过来,独孤凤又笑到:“这是唇脂,刚才还没弄好,抿一下嘴。”张念心一听便照做了,趁这片刻时间,独孤凤伸出娇艳欲滴的红唇对着她的唇边亲了一口。(张念心的初吻没了,哈哈哈(?ω?)hiahiahia)
    被她这一调戏,张念心有些羞愤的说到:“独孤小姐,你这是干嘛?”虽然在李玄通船上的时候张念心对她这个大小姐亲手捧着药碗侍奉自己很是感动,所以在独孤凤调戏自己的时候也就由着她来,甚至还反客为主了一波,全当是闺阁之中的一些游戏了吗。但是,这几天雪晴给她讲了一些她的大小姐小时候的那些“斑斑劣迹”诸如什么晚上非要拉着她趴在怀里才睡的着之类。张念心愈发觉得有些怪异了,连着平日里都觉得独孤凤看她的眼神很是奇怪。辛苦这时候天下闻名的才女鱼玄机还没出生,不然张念心非要被吓得跳船逃走。(有野史说鱼玄机是百合)
    独孤凤把脸挪开,说到“哼,谁叫你之前调戏我的,一报还一报咯。哦,对了我的那件紫衿长裙你觉得好看吗?”
    张念心点点头,“虽然穿起来有些麻烦,但是确实挺好看的。”
    独孤凤一拍手,说到“那就对了嘛,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把那件衣服取过来你穿上,然后再给束一个朝云近香髻,到时候船也差不多到益州了,我带你去见过我的叔父然后一起吃年夜饭。”朝云近香髻形状和编法(可能有些不准):将发分几股,似拧麻花般把发蟠曲扭转,盘结于头顶或两侧,余者散分两股散于两侧,露出额头。这种发式灵活旋动,甚显美态,为官家女子所好。
    说罢,独孤凤便朝衣柜走去,然而她刚打开柜门,一声惊恐的尖叫便传来。张念心刚想顺势抄起自己的横刀过去看看,然而这才想起自己的刀已经藏起来了,于是拿起削指甲的小刀奔了过去。
    然而,她刚一过去,便发现独孤凤坐在地上笑得直不起来腰。
    张念心连忙上前问到:“初凤,怎么了?”
    独孤凤指着柜子大笑到:“哈哈哈哈哈,你看那是谁?”
    张念心扭头一看,不禁愣住了,只见一个脸涂的像大花猫,嘴唇红的像腊肠,眼睛黑的像棕熊,也不知是人是鬼的家伙藏在里面。张念心又往下细细看了下她的衣服,震惊的说到:“雪晴?怎么是你。”
    雪晴见她们把自己认出来了,这才低着头磨磨蹭蹭的走了出来。
    独孤凤笑够了,站起身来,笑意未散的说到:“你怎么把自己给化成这副模鬼样子了?刚看见的时候吓了我一大跳。”
    雪晴低着头小声说到:“对不起小姐,我听说你桌子里有不少胭脂水粉,一想到快要和姐姐见面了,我就想着自己偷偷画个妆好让她惊喜一下,哪晓得化了半天还是这副鬼样子,听说你们来了只得躲在柜子里……奴婢该死,浪费了小姐你一堆胭脂。”
    独孤凤拍了拍她的头,轻柔的说到:“我说怎么我香粉怎么少了那么多?那些东西浪少了也就罢了,到底也不值几个钱。但是也不是你这么糟蹋的呀。你先出去把脸洗洗吧,等我给张姑娘弄完了再给你弄。”
    等雪晴出去后,独孤凤又忍不住笑了几下。张念心问到:“凤大小姐,你没给她化过妆,你们不是情同姐妹吗?”独孤凤将她拉倒床前,笑到:“张念心啊,张念心,你呀可太看的起我了,我虽然不是主家的人,但是多少还是个小姐。让我给自己的丫鬟化妆?卢老太太要是知道了估计要骂死我。”
    “你说的这个卢老太太是谁啊?”张念心一听说有个能让他怕的老太太,顿时起了兴趣。”
    独孤凤取出衣服有些唏嘘的说到:“老人家她姓卢名琴南,独孤家现任家主独孤册的正妻,是范阳卢家人。她们娘家人各个自视甚高,只准在七姓十家内通婚,如果不是这两年落魄了不少,老人家她还嫁不过来呢。”
    “啊?这么狂妄,这七姓十家很厉害吗?”张念心不禁有些诧异,以她的眼界,除了皇族想不出,还有家族敢在一门三后连前朝文帝的面子都敢拂的独孤家面前这么狂。
    独孤凤一听叹了口气说到“唉,这几家,确实很历害,都是从秦汉传过来来的千年世家,所出的名臣将相无数。和它们比我们独孤家就像是暴发户一般,再加上祖上的鲜卑人血统,呵,这些世家的人,对我们根本看不上眼。”(吴健生:切,全是一群前面垄断教育知识,后期寄生在土地兼并和佃农血汗的封建王朝大地主。五代十国一到,全都要折掉半条命,那些军阀可不懂什么叫家风礼仪)
    “唉,算了,不和你细说了,这些东西很复杂,你先把衣服换了吧?”
    “啊?当着你的面脱啊。”
    “嗨,反正都互相看光了,你还在乎这些。”
    (作者的话:感觉日常篇占的篇幅有点多了,十二章只写了一章有打斗的。太啰嗦了,再过两章添一些和武功有关的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