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儿女篇之将心为媒(一)
    大启晋帝二十二年,经过数十年的休养生息,境外金国联合塞外十二部,正式向大启宣战。
    满是黄沙的大道上,一个娇小的身影正冒着风沙前行着。突然,她听到前方有厮杀声传来,左右扫视了一圈,急忙往不远处的巨石后藏去。
    厮杀声从远到近,也不知打了多久才渐渐平息。巨石后面的卫云舒屏着呼吸,待确定已经没有人了,才小心翼翼的从巨石后探出个头来。
    她目光流转,见只有一地死人时,正要松口气,哪知一抬头,便对上一双黑沉沉的墨眸。与之一起的,还有架到她脖子上的大刀。
    “鬼鬼祟祟的,你是何人?”拿刀的男人身着战甲,一身污血,也不知是他的还是旁人的。此刻一脸冷峻,眸子里好似写着:敢不老实,老子立马取你狗命的架势。
    说镇定不怕那是假的,卫云舒牙根有些打颤,但一点也不妨碍她在心里快速的想着对策。正要开口时,突然瞥见远处一支利箭迎面射来,想好的对策脱口而出变成了。
    “小心!”
    几乎在她声音响起的同时,沈慕白面色一寒,伸手捞起她原地一滚,稳稳当当的再次滚到了巨石后面。
    “呆在这儿别乱动…”听到这话,卫云舒心里莫名一暖,正要傻乎乎点头时,哪知他后面的话竟是“…免得成累赘拖累我。”只一瞬间,她的脸瞬间从红转黑,最后黑得不能再黑。
    有点丢人,自作多情了。
    李慕白此番是带一对人马阻击敌军偷袭的小队,不想他们消息有误,敌军人数是他小队的十倍之多。虽杀出重围了,但眼下他带来的人就剩他一个了。
    刚才发现那女子时,他也差点挥刀就剁了,要不然那女人抬头,他瞧着她那眼睛生得听漂亮给迟疑了,这会卫云舒都小命不保了。
    方才才大战过一场,此刻再迎上一场,李慕白自知没有多少胜算。正想撑着最后一丝力气,将这些人引开时,巨石后面的姑娘突然跑了出来,站在风口处,对着他们迎面就撒了一把粉末过来。
    姑娘撒得有些猝不及防,粉末跟着风而出,敌军想捂住口鼻已经来不及。
    看着敌人一个个倒地,李慕白也没好多少,咬牙多撑了片刻后,也‘嘭’的一声也倒在了黄沙上。
    卫云舒见人都倒下了,小心翼翼的检查了一遍,确定没醒着的,才急忙走到李慕白身边,将人拖着就跑。她知道战争残酷,自己身为大启人,这个关键时刻给这些敌军补上一刀才最好。
    可她从小连只鸡都没杀过,更别提补刀了,她不敢,所以跑才是最实在的。一边跑还不忘一边感叹,从小就烦自己的力气大,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救人。
    她爹知道了肯定会夸她。
    也不知跑了多久,再次停下时,她望着一眼望不到头的黄沙枯树,有些分不清东南西北了。也在此时,被拖了一路的李慕白终于醒了。
    刚一醒,第一件事就是翻身将那姑娘一把压到身下,掐着人家细嫩的脖子,凶神恶煞的问:“说,你到底是何人,怎会恰巧出现在此处?”
    卫云舒没料到这人一醒来就掐她,一脸惊恐的瞪着她,小脸煞白煞白的,随着他手里的力道,她的呼吸越发急促,双目圆瞪,紧接着便一点一点的……不动了。
    死了?
    见她‘死不瞑目’的模样,李慕白顿时一惊,急忙松了手去探她的呼吸,怎料竟真的没气了。
    真死了!
    纵然在战场上已经杀人无数,但还是第一次弄死一个无辜女子,李慕白有些慌,低声喃喃道:“怎么就死了,我也没用劲啊!”
    想着这姑娘方才好像还救了自己一命,现在被自己捏死了。正想要不要挖个坑埋了时,地上的姑娘突然诈尸般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地在他小腹上就是一脚。
    李慕白一时不备,直接被那一脚踹飞了老远,等他爬起来时,那姑娘已经跑得只剩下个小黑影了。
    不过见她没死,李慕白心底还是松了口气的。
    他的原则一直都是不杀老弱妇孺,除非是敌军细作,或该杀之人。他觉得若今日这救了他一命的姑娘真死在了他手里,他这辈子应该都忘不了她了。
    李慕白有些累的躺在黄沙上,突然,一阵马蹄声传来。他面色一紧,急忙躲到一颗枯树后去,待看到领头的人时,才放下一身戒备走了出来。
    领头的方远之见到他,急忙从马背上跳下,小跑过来,拉着他仔细检查了一遍,确定他只是受了些皮外伤,没缺胳膊少腿才松了口气:“轩哥,你怎么会跑到这边来?”
    主帅查到敌军的偷袭小队是障眼法之后,他带着人快马加鞭的赶来。在与敌军大战之处,只看到一地尸体而没找到他时,他都快被吓死了。
    “被个小丫头救了。”李慕白拍了拍他的肩膀,接过小兵牵来的战马,道:“回去再说,小宝,咱们也快些回营,想来父帅他们该担心了。”
    站在原地的方远之一怔,面上顿时涨得通红:“李慕白,都说了多少遍了,当着人多的面别再叫我小宝,我叫方远之。”
    他早就不叫方小宝了。
    然而已经翻身上马的李慕白不以为意的瞥了他一眼,马鞭扬起,只留下一句:“方小宝,我看你是皮痒了。”
    士兵们看了眼一脸铁青的方少将,都眼观鼻鼻观心的看向别处。早就听说方少将有个软糯糯的小名,就是没人敢叫,今日可算是听见了。
    ……
    另一边,卫云舒拖着累得不行的身子,还在艰难的与黄沙抗争着。
    “完了,迷路了。”她抿了抿已经有些干裂的嘴唇,低头扯下腰间的储水袋,拿在手里晃了半天,硬是一滴水都没倒出来。
    所以说人倒霉起来,想喝口水都没有!
    眼看暮色将近,她努力回想她娘告诉她在困境中的艰难求生之道。可想了半天,发现她娘也没有给她说过,如果有一天在黄沙中迷失方向了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