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6章要论如何优雅气死人
    夜深人静,一道黑影蹑手蹑脚准备爬上床,被一脚踹到了地上,顿时一阵哀嚎。
    阮清打开灯,一看居然是他。
    紧了紧睡衣,面容冷漠看着他,“这么晚了还没睡,你想干什么?”
    被踹的某人揉着被踹的地方,一脸委屈无辜,“阮阮,对不起,我又忘记了我的床在地上了。”
    阮清双手环胸,冷眯着眼意味深长看了一眼,“你想上来睡吗?”
    苏牧有些没反应过来,随后一脸不敢相信,“真……真的可以吗?”
    阮清挑眉意味深长一笑,“当然可以,不过……前提是你能不能抗揍?”
    事出反常必有妖,果然没错,不过凡事都要努力努力才知道成不成,他眨巴着眼睛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更可怜些,“阮阮,地上好冷,能不能……”
    阮清笑容骤然一收,“时间不早了,早点睡,你要是再敢给我弄出点动静,我不介意今晚和你切磋切磋。”
    利索关灯睡觉。
    地上某人安安分分躺回了自己的地铺,不敢有任何小动作。
    第二天早上,阮清下楼看到了几天未见的阮国安,还有老爷子两个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气氛有些微妙。
    阮国安一脸慈父笑容,声音带着几分虚假的不舍,“苏老爷子,阮阮这人心不坏,就是性子直了一点,往后嫁入苏家还要请您老人家多担待些。”
    纵横商场多年的苏老爷子怎么会看不出这么拙劣的把戏,是怕是为了攀枝吧。
    他心里不屑嗤笑,意味深长开口,“你放心,只要那丫头真心待我孙儿,我定似如己出,另外婚礼的事不用你操心,我苏家一定办的风风光光。”
    阮国安眼睛一亮,笑得合不拢嘴,“那就有劳太公了。”
    这称呼改口之快,让人猝不及防。
    老爷子笑而不语抿了口茶,趋炎附势,这种人他见多了。
    听够了,阮清挽着假笑走下来。
    “爸,你怎么过来了?”
    这声爸叫的阮国安浑身一阵哆嗦,转瞬他一脸僵笑小心翼翼应下,“阮阮你来得正好,爸和太爷正商议你和小牧的婚事呢?”
    “哦……”阮清意味深长一笑看了他,然后坐下,单刀直入,“那既然这样的话,女儿就明讲了,爸,你说聘礼我们应该给多少?”
    阮国安听成要多少,他眼钱一亮,激动的声音都带着颤音,“傻丫头,这你可就多虑了,苏家可是名门世家怎么可能少了我们的聘礼,你说是吧,太爷。”
    老爷子尴尬咳嗽了两声没理会,阮清喝了一口茶优雅浅笑,“爸,你可能听错了,我说的是我们要给多少聘礼?”
    一秒两秒阮国安笑容僵住了,什么?他要给聘礼,合着不是苏家给他……
    阮清无视他的威胁,笑里藏刀开口,“爸,苏家可是名门世家,况且这次还是我娶苏家大少爷,这聘礼我们阮家自然要过得去,这几百上千万可不行,怎么着也得上亿吧。”
    “毕竟你女儿要娶得可是青城的太子爷,你说是吧,爸爸。”
    “自……自然是。”
    阮国安笑容有些失控,端着的茶杯直接洒了一身,心里恨不得将眼前人千刀万剐了。
    “衣服湿了,我……我先回家换……换件衣服。”
    “等等——”
    阮国安正欲起身,阮清拦住了他,笑容不减,“爸,你反正也不急这一时,趁着爷爷也在,我们还是早些定夺下来好,这样也不耽搁大家时间。”
    阮国安拼命使眼色,眼睛都要充火了,但是阮清就是没有动摇半分。
    阮清扶着他虚软的身躯,目光如炬一字一句道:“我们阮家好歹也是青城排上前五的世家,这上亿的钱我们暂时也拿不出,我看要不把阮氏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拿出来做聘礼。”
    “你说这样可好?”
    这话一说出,阮国安身形晃了三晃,面容苍白失去血色,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还要剥去他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不是间接要了他的命吗?
    当着苏家位高权重的老爷子,他不敢造次,只能将怒火一压再压,“阮阮,你也不是不知道,这两年来阮家生意不怎么景气,就连……”
    阮清笑容可掬打断他,“爸,阮家是姓阮不信李,我才是阮氏的未来继承人,而你只是代管理妈妈的财产。”
    “要是这区区百分之十五的股份我都拿不出来,那我可得联系律师走法律程序了,正式接手阮氏了。”
    这哪里是谈聘礼,这分明就是强盗。
    阮国安气得胸膛起伏不定,指着她大怒,“阮清,你……”
    “爸,我在。”
    阮清笑得甜美可人,这说出的话却是让人后背一阵凉飕飕。
    就连老爷子也觉得过分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这足以要一家公司倒闭了。
    空气凝结一秒两秒……
    阮清勾唇莞尔一笑,“既然没有异议的话,那就这么定好了,爸,衣服湿了,赶紧回去换,不然感冒了,女儿可是会心疼的。”
    阮国安纵使有千言万语,这一刻他也不得不低下头,毕竟这牵扯的可是他吞并阮家蓄意杀妻灭女的罪证。
    “等会儿我会让林管家和你交接,那女儿就不送了,爸,您慢走。”
    优雅得体得笑容挑不出毛病,深深去揣摩这话其实又有另一番意思。
    阮国安怒气未平,拍着她的肩膀,冷笑道:“真不愧是我阮国安的女儿,好样的!”
    阮清低头不卑不亢,冷笑从眼眸深处溢出,“女儿不敢贪功,这还得多亏了爸教导到位,才有了如今这般优秀的我。”
    阮国安还想说什么,阮清已经冷声下达了驱赶令,“劳烦林管家了,送客。”
    阮国安带着一腔怒火离开了苏家。
    人走后,阮清也没意思喝茶了,她起身准备上楼,老爷子叫出了她,“股份苏家一分不会要你的,你自己保管好。”
    阮清蓦然觉得心头一暖,她语气不在生硬缓缓开口,“不,这是我阮家的聘礼您必须收下,不收您就是看不起我。”
    老爷子越发搞不懂她怎么想的,眉头紧皱,好一会儿他才沉声开口,“聘礼你已经给过了,这股份……”
    阮清笑着打断他,“意义不一样,这代表的是阮家对苏家的器重,而且这股份留着以后大有用处……要是你觉得不好意思收下的话,那就算我暂时存放你那里。”
    这下老爷子没有拒绝了。
    阮清洗漱完换好衣服,带上一顶鸭舌帽,医院那边的电话打了过来,简单回复几句就挂断了。
    阮清推开门,一具完美的身段映入眼帘,宽肩窄腰,标准的八块腹肌,让阮清有些虚实,这玩意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她踩着高跟鞋步步靠近,目光冷漠戳了戳那硬邦邦的腹肌,居然是真的?
    女孩低头看不见之处,男人唇角挽起一记意味深长的笑,那眼神似乎在说,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阮清拍拍他的肩膀,俨然一副师傅看徒弟一样,“腹肌线条不错,就不知道是不是空有其表,好好保持,以后跟我混,爷罩着你。”
    “嗯嗯,小牧一定会好好练的。”男人激动大掌一揽入怀,阮清一头栽了进去,鼻间入侵陌生的味道,让阮清脸升温爆红。
    心电流般触地,她猛然一掌推开了他,目光恢复惯有的冰冷肃色,“给你十分钟换好衣服,我在楼下等你。”
    说完她脚步有些失措走了。
    留下某人笑得一脸春风得意,而这一幕恰好被林管家看见了,他不动声色走进了老爷子书房。
    十分钟后某人不紧不慢走下楼,看到林管家他笑呵呵打着招呼,“管家伯伯,早上好。”
    林管家想到他刚才看到的事情,表情微变了下,随后慈爱笑着回应,“少爷,早上好。”
    林管家的表情让苏牧起了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