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母亲的下落
    “阮阮,糖葫芦很好吃,我很喜欢,下次你可不可以再买个我吃。”
    找不到话题聊的,苏牧只好主动找话题尬聊。
    阮清难得一笑,“傻子,就知道吃,你要是不傻该多好,肯定很多女孩子追,不过傻乎乎的还蛮可爱的,至少没有烦恼可言。”
    真的,就差一点点苏牧就准备要坦白,结果她的最后一句话让他打消了念头,也误让他以为她喜欢的这是这个傻乎乎的自己。
    傻不傻不重要,只要她喜欢就好。
    一只骨节修长的手拿过她手里的头盔,笑出一口大白牙,“阮阮,我想试试可以吗?”
    阮清微挑眉梢,明显不信,“你会开?”
    话虽是说着不信,但还是利索把钥匙丢给了他,但看到那傻子真的发动的那瞬,她眼睛都放大了,脸上写满了不敢相信。
    这技术和她的比起来,不相上下,她对她的车技向来是很自信,青城不敢说第一,但是第二是妥妥的。
    眼前的这个傻子给她惊喜让阮清措不及防……
    男人稳稳骑着机车闪电般从眼前飞快,漂亮的压弯,动作姿势十分标准,不像是业余,倒像是专业赛车手。
    一个来回下来车子稳稳停在了脚下,阮清笑着上前揪住他,“你怎么会开这车,苏牧告诉我是不是……”
    那个装字又差点脱口而出,说好了不怀疑他,这心里的疑心怎么又上来了呢?
    苏牧瞥见她眼底一丝怀疑,他假装没有看到,揉了揉凌乱的发丝解释道:“阮阮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到这些东西我就是会。”
    蓦然阮清想到的林管家的话,他只是暂时失去了记忆,而原本的身体本能并没有失去,想着阮清释然了。
    她拍了拍他的肩膀,平缓的语气中带着惊喜,“不错,刚才挺酷的。”
    她不喜欢骗人,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刚才那场真的很棒,视觉盛宴。
    “什么人在那里?”
    一两米高的荒草在拨动,隐约阮清好像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听得不大清楚,不知道是不是苏耀……
    “什么人给我滚出来,再不出来我开车了撞过去了。”
    “秦海过去看看是什么人?”
    苏耀脸色阴沉得可怕,他动了动行动不便的脚,今天还不容易找到一个练车的地方,居然还有人敢打扰他,找死。
    虽然说是看,但是那车子却是看也没看直接朝他们这边撞了过来。
    车子太快,要闪开已经来不及了,苏牧手疾眼快阮清往旁边一推,他自己虽然极力躲了,但还是撞到了。
    身前响起惊慌的声音,“少爷,好像撞到人了。”
    “怕什么,不就是一个人吗?”
    “老爷子那边最近在抓我们把柄,要是被揪到了……”
    苏耀一想到那个老头就恨得咬牙,等着吧,等他拿下和世华的合作,到时候看他怎么狠狠打他的脸。
    两个人都没想到危险在靠近他们。
    阮清从地上站起,目光冰冷带起头盔,踩紧油门狠狠朝那辆车撞了过去,霎时间人仰马翻。
    苏耀没有带头盔被撞倒地,头破血流,两百多公斤的摩托车压在身上,刚拆线的地方又听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啊……”
    他痛得几乎要死去。
    然而这还没有完,那车停稳了又重重撞了过去,血肉身躯连带着摩托车甩出了数十米,一个来回两个来回,直到人奄奄一息她才停下。
    此刻她周身萦绕着肃杀冷意,步步朝苏耀走去,踩着他的脸用力碾压了几下,怒气道:“苏耀,你他妈找死是不是?”
    “怎……怎么是你……”
    苏耀看着她,眼睛只剩惊恐,在看那车,心都凉透了,难道他刚才撞到的是这女人的车,眼一黑差点昏了过去。
    苏牧被撞到了脚,脚步走得有些慢。
    走近跟前时,苏耀明显看到了那傻子眼神腾腾的杀意,他是又惊又恐,这傻子果然是装的,但是他又不能揭穿……
    阮清直接把生死权交给了他,声音又冰又冷,“杀了还是剁了,你说?”
    苏牧笑得渗人,低沉悦耳的音色落下,“阮阮,就是他在苏家一直欺负我,还骂我是傻子。”
    “你想怎么做?”
    “把他的手和脚全部打断,然后……然后放干血慢慢死掉。”他挠着脑袋似乎想了很久才想出来,随后一脸傻笑邀功似的看着阮清。
    杀他,苏耀绝对相信这个女人做得出来,他身躯剧烈颤抖,顿时一股尿骚味弥漫开来,他被吓得尿裤子了,“不要杀我,求求你们,我再也不敢了。”
    手脚全部打断,一下子让阮清联想到了那个危险深不可测的男人,她美目怀疑一眯,“这些都是谁教你的?”
    苏牧心一惊,赶快圆场,“没有人教我,小牧在……在动画片上看到的。”
    阮清抿唇不语,手起刀尖准备落下。
    秦海尖叫大喊,“住手,你不准杀他,你要是杀了他,你就永远别想知道你母亲在那里?”
    母亲两个关键词让阮清的刀尖硬生生收了回来,她目光犀利看了过去,“你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秦海看着苏耀这副模样,满脸心疼,转头恶狠狠瞪着阮清道:“你这个贱人,你竟敢伤害少爷。”
    苏牧一脚踹倒了他,眼神一片阴翳,敢骂阮阮,找死。
    阮清跑过去,紧紧揪住秦海的衣领,疯狂问着他,“你知道我母亲在哪儿,快告诉我,只要你告诉我我就不杀他,你要是不告诉你我,我立刻就杀了他。”
    秦海有些犹豫,苏耀气的肝都要炸了,“秦海你他妈搞什么,快告诉她,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她杀了我吗?”
    秦海看着他,眼里明显心疼不舍。
    他紧了紧牙关道:“我不知道她在哪儿……”
    还没说完横手一刀落在了苏耀腿上,“啊”尖叫哀嚎响彻云霄,阮清目光带着嗜血疯狂,“快告诉我,不然我真的杀了他。”
    “秦海,快……快告诉她。”苏耀疼得面色惨白,话语不清。
    秦海这下真的是怕了,他坦白,“我说,我真的说,你快放了少爷,我全部都告诉你。”
    阮清把刀收了回来,苏耀又是一声尖叫。
    那声音对秦海来说简直就是折磨,他一五一十交代,“我是秦梦的儿子,你应该知道之前阮家的保姆,阮夫人离开阮家后,我妈也跟着失踪了。”
    阮清紧拧着眉头,他竟然是秦梦的儿子?
    “不过……她们后来失联了,我只知道阮夫人留下一封书信就走了,后面的我真的不知道,秦海咬牙,“我说完了,现在你放了少爷。”
    阮清心里已经深信不疑了,但是面上她还是半信半疑的态度,她冷笑着,“你觉得我会信吗?”
    秦海急了,“我真的没有骗你,你要是不信,去颐和路找我妈,难不成你还怕我们跑了不成。”
    阮清倒是不怕,她想要找人,天涯海角她都会找到,就这样她放了苏耀。
    搭着苏牧一路开去颐和路。
    她就说一直找不到秦梦,原来她一直就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各种情绪涌上,阮清又气又怒,这一刻只想尽快知道妈妈的下落。
    坐在后背的苏牧薄唇紧紧抿着,幽深的眼眸倒映着凝重,他竟然没想到阮柳竟然是阮清的妈妈,他们交过几次手,她是冷枭雄的女人。
    突然之间事情变得扑朔复杂了,阮柳和阮国安还有冷枭雄他们之间到底有怎么的关联?
    颐和路到了,阮清一路狂奔,她推开了一道门,出去买菜的秦梦刚好看到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