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0070章 ——是你!
    快速完成第二关之后,萧然和初颜来到山腰环路,空中长老席的正下方。
    萧然木然抬头,甚至能穿透清雾与浓云,看到师尊正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她的嘴里似念叨着什么,仿佛在背后说他帅。
    初颜看他一个人莫名在笑,总感觉有点猥琐。
    “你在看什么?”
    萧然实话实说。
    “看美女。”
    初颜撇了撇嘴。
    “想和看是不一样的事情哦,这可是薄云子师叔以护山大阵之力布下的高阶法云,你要是能隔着这层云看到师祖她们,那说明你也能隔着我的金丹纱衣看到我的身子。”
    萧然扭过头来,上下扫了一眼初颜,语气淡然道:
    “你怎知我看不到?”
    “吹我也会呀。”
    初颜叉起小腰,指着萧然,不无自豪道:
    “倒是你,在我眼中,那才叫一览无遗,我只是对男人没兴趣,不屑于看你罢了,我有能力知你长短,你却不能知我深浅,要不是你沾了师祖的便宜,放任何宗门,我都是长辈,你才是弟弟。”
    心中积郁很久的话,终于以荤段子的方式,不着痕迹的说出口。
    说完,初颜暗暗松了口气,心叹自己话术之高妙,就算没有修行,也会是一代名君。
    直到萧然风轻云淡的来了句——
    “你腿根有颗红痣。”
    初颜双眸一滞,霎时间小脸煞白,又泛起阵阵红晕,想了半天才骂道:
    “你偷看我洗澡!”
    除此以外,她找不出其它的解释!
    萧然耷拉着眼皮,又百无聊赖道:
    “你下排左侧乳牙的靠里面,有一个你儿时吃糖留下来的小虫眼,你拿琥珀补上了。”
    “……”
    初颜语气一窒,双眸凝固,脸上布满震惊,愤怒,以及羞涩的晕红。
    她吓傻了,半天才想起缩着身子,双手抱胸,两腿紧夹,侧对萧然。
    “你不要过来啊!”
    我何时要过去了?
    萧然撇撇嘴,侧过身去,根本没去看她。
    “现在明白了谁是长辈,谁是弟弟了吗?”
    这到底是何等的色魔之眼!
    初颜彻底怂了,瑟缩着身子,她的声音软糯沙哑,细若蚊蝇,几乎快听不见。
    “不是弟弟,我、我是……妹妹。”
    妹妹还行。
    萧然懒得跟她折腾这些没有营养的话题。
    “给为师介绍一下第三关的情况。”
    初颜一愣,姿态表情霎时间恢复了原貌。
    毕竟,能有一项比萧然强的知识不容易。
    “你连第三关都不知道就急匆匆承剑了?你该不会连墨匣长老的《万剑谱》还没看吧?男人都这么猴急的吗?”
    一发地图炮,打死真灵大陆一半人。
    萧然转回身来,淡淡的扫了她一眼。
    “嗯?”
    是色魔之眼!初颜吓得连忙老实了。
    “第三关是最后一关,名叫剑棘层。”
    “由一些倒茶在荒山上的短剑组成,短剑上附着了上古剑意,需要承剑者剑心通明,还要拥有一定的剑法神识才能过关。”
    “这一关对承剑者的剩余灵力要求不是很高,但对其修为和体质有一定要求,据我所知,你的五行均赋体质可能要吃亏。”
    萧然大概懂了点,只淡然应着:
    “无妨,先多准备一点资源吧。”
    倒不是怕第三关会消耗过多灵力,萧然害怕遇到突发状况,可能会消耗大量灵力。
    他的心中,一直在提防着小雾和灵长类。
    根据规则,承剑大会是禁止使用灵石和丹药补充灵力的,这些最多只能用来疗伤。
    但萧然狩猎的金环蟒,吞浆兽则不在此列,属于关卡战利品,可以用以补充灵力。
    毕竟,狩猎它们也消耗了灵力。
    可惜。
    关卡灵兽外,山上的资源就格外贫瘠了。
    萧然带着初颜,满山遍野的找。
    在二阶共鸣神识的地毯式搜索下,二人足足花了两个时辰,最后也就挖出了几百根野山参……
    一窝彩云蘑。
    三株红温莲。
    五只螺旋穿山甲,十八头刺猬猪,一块重达五十多斤的原黑灵石块,五只兔子,三只松鼠。
    没了。
    萧然两手一摊,就这么点。
    山顶当空的仙舟,环山巡逻的戒律堂众人,山腰半空三位长老,山下众弟子、执教、子宗掌门长老,各国国师——
    全场哗然!
    一时间议论纷纷,私下说什么的都有。
    “怎么还带搜山的?”
    “这还不算作弊吗?”
    “剑冢山不是说早清理了灵植灵兽吗?”
    “我们也不知道山上还有这么多东西。”
    “他想搬空剑冢山?”
    “明明第三关不需要这么多资源吧,难道他们在承剑途中还要捞一笔?”
    “执剑峰上住的都是些什么人啊这是!”
    直到墨匣真人盹也打不下去了,忙干咳两声,向众人传声道:
    “话也不能这么说,萧师侄顺手清除这些多余的灵兽灵植,为下一任承剑者创造了公平公正的承剑环境,这一点还是值得鼓励的。”
    墨匣真人平时不怎么说话,一字千金,众人下意识都闭嘴了。
    心中却在想——
    瞧这说的是人话吗?
    伶舟月正喝酒呢,听周围乱哄哄的,才发现萧然干的好事,随口道出了大家想说不敢说的话:
    “这家伙属狗的吗?”
    突然,她眉头一皱。
    心想,他的共鸣心法该不会练到二阶了吧?
    山中。
    萧然有一次抬头看看天空。
    心想:
    师尊又在背后说我帅了啊……
    初颜也被萧然这地毯式搜索给吓到了,这以后跟着师尊混,起码不愁饭吃了。
    吃了十几根野山参,服下几片红温莲,静修片刻,很快就恢复了损失的灵力。
    “现在可以去第三关了吗?”
    萧然摇了摇头,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欲壑难填的神色。
    “这些东西最多筑基境,级别还不够。”
    这欲求无度的状态,和父皇、皇兄死前是一模一样的啊!
    初颜算是服了。
    “你还想怎样?”
    萧然娓娓道来。
    “你不是说第二关本来还有吞浆兽吗?我寻思着,跟金环蟒一样,虽然没被设定成关卡怪物,但肯定也养在附近的洞穴中,毕竟,宗秩山别的地方也不适合它们生存。”
    “你——”
    剑冢山,哭了!
    如果它有灵魂的话。
    初颜仿佛听到了剑冢山的嘤嘤哭声。
    你这何止是色魔,你这是幽冥转世,内心是群魔乱舞啊!
    话虽如此,初颜又莫名期待萧然能搞出什么幺蛾子出来。
    “有一头最强的金丹境吞浆兽,它本应该出现在第二关出口,作为关卡终结者而存在,但可能因为已经给我们增加了难度,今天被撤走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在某封印的地下洞府。”
    封印的地下洞府,难怪连他都没发现呢。
    萧然心想着,再看眼前初颜,有些惊讶。
    “没想到你对男女以外的事懂得也挺多。”
    初颜眼波流转,不禁回忆道:
    “当年我曾想独立申请承剑,好让师祖注意到我,私下里做了很多功课,不过还没承剑,师祖就因为我的申请注意到我,来小蛩峰临幸我了。”
    说道这里,初颜那双水汪汪的小媚眼含着无限桃光,脸上露出无比怀念的神色。
    萧然却迫不及待道:
    “快带我去地下洞府的位置。”
    初颜有些为难。
    “这肯定违规了呀!”
    萧然道:
    “你忘了张师兄说的承剑规则了吗,只要不使用自带的灵石和大药补充灵力,其余任何行为都是被允许的,我去狩猎吞浆兽,等于徒增难度,是高尚的自我磨砺行为,长老们应该称赞我才对。”
    胳膊拧不过大腿,初颜叹了口气道:
    “好吧,你是老大,出了篓子有你担着,我只是个可怜,弱小,什么都不懂的带路人。”
    别是带恶人就行。
    “走吧。”
    随后,初颜领着萧然,一路翻山越岭,终于在山体北边寻得一洞口。
    入洞后,穿过盘根错节的层层地道,终于在地火核心处发现一洞府。
    洞府中,果然有一头吞浆兽。
    三丈高,披厚岩,形如血狮。
    和平时在睡觉不一样,今日的吞浆兽竟直立在洞府中央,直盯着洞口来向,似在等人一般。
    萧然刚入洞府,抬头看过去。
    那双火红的眼眸里忽然飘起了一层灰雾。
    ——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