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百三十四章 撤退
    虽然郝仁赢了,但是,十倍战力叠加,要不是这次进入了蜕龙术第二阶段,郝仁现在这幅身躯将会瞬间爆碎开来,大罗神仙都救不了。

    这就好像一个本来只能允许一辆汽车通过的道路,一下子来了十辆车并排通过,郝仁没死都是他运气好。

    即使如此,郝仁身躯之内,经脉全都都是断裂,全身像是一个漏气的气球。

    云真和大牛上前扶住郝仁,村长此时也是上前,一只手放在他的肩膀上,脸色顿时一变,怒斥道,“胡闹,真是胡闹,你为了干掉对方竟然选择这种极端的方式。”

    在他的感觉中,郝仁这具身躯几乎算是废掉了。

    “千机门的千机变那是只有在绝境之中才能使用,刚才那种情况,你根本用不着和对方拼命。”

    村长有些无奈的开口。

    郝仁脸色苍白,不过却是露出一抹笑意,“我只是想要尝试一下这门秘术,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这门秘术不是轻易可以施展的,并且也有一定的概率失败,但是,郝仁没想到自己第一次就成功了。

    腾冲和墨尘分别抓着一个人上前,是白莲教的大长老,天毒老人。

    他们有些疑惑的看着郝仁,分别上前看了一下,都是勃然变色。

    “村长,他这种状况还有的救嘛?”

    腾冲有些担忧的看着村长。

    “我也不知道,死倒是不至于,但是他现在经脉全部断裂,不想办法解决,以后永远都没有机会练武了。”

    村长苦笑一声,无奈的开口。

    饶是他见多识广,对于郝仁这种情况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

    “想要解决,或许涅槃果应该会有用。”

    忽然之间,村长自语一声,想到了这个神物。

    涅槃果,具有涅槃重生的力量,修复全身经脉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这东西在月神秘境内,他们暂时拿不到。

    “我们先走吧,东离来人了。”

    村长忽然看向远处,随即转过头来,对着众人开口。

    他们都是点点头,带着白莲教的这些高手迅速的离开。

    一炷香之后,一道身影来到了烟霞镇,此时,烟霞镇内,早就人去楼空,只能看到一片废墟。

    离砻看着眼前的废墟,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受着虚空中残留的气息,似乎在推测当时交手的状况。

    没有多久,一道身影也是迅速的赶来,站在离砻的身边,正是离青,看着旁边,一脸震惊的看着眼前的状况。

    “白莲教四大宗师已经输了。”

    离砻忽然睁开眼睛,缓缓的开口,“当初和我交手的白莲教副教主已经死了,其他三个人估计都被带走了。”

    “到底是谁,白莲可是半步大宗师,谁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把他们全部解决。”

    离青震撼的问道。

    “不知道,但是,其中一股力量,我隐约之间有些熟悉,似乎在哪感受过。”

    离砻摇摇头,“这里是白莲教的总部,还有一个残留的大阵,可惜,这个大阵也没有保住他们。”

    “如果这股力量是针对我们,我们的下场估计不会比白莲教好到哪里去。”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需要把动手的人找出来嘛?”

    离青问道。

    “白莲教顶尖力量被一网打尽对我们而言是好事,正好可以帮助我们解决这个心腹大患。”

    离砻开口,“我们可以四处出击,宗师带队,镇压全国各地的动乱。”

    “至于这群人,只要不来招惹我们,我们也不需要去和对方为敌。”

    他也是无比忌惮,在他的感受中,之前的战斗中,有一股极为恐怖的力量,仅仅是残留的一点气息,就让他感觉似乎看到了一尊神灵。

    这根本不是半步宗师可以掌握的力量,只有真正的大宗师,或许才可以施展如此恐怖的力量。

    离青闻言,也是点点头,一个可以短时间内干掉白莲教四大宗师的势力,说实话,他们东离国未必得罪的起。

    遥远处,村长带着郝仁,腾冲他们来到了一个山上的庙宇内,他们经过了一场大战,身上都是或多或少带着一些伤势。

    大牛和云真都是守在周围,一方面警惕着周围可能出现的敌人,一方面也是看着被封锁了全身经脉的三个宗师。

    此时的三个人,白莲伤势最重,气息无比萎靡,大长老其次,想要逃走,被村长一掌给打成重伤,至于天毒老人,倒是没有怎么受伤,面对村长他们的封锁,他直接选择了投降,乖乖的被村长封锁了全身的力量。

    因此,此时的天毒老人看着几个人疗伤,特别是在郝仁的身上注视着,他淡淡的开口说道,“能以一流武者的身份在正面对决中干掉一个宗师,云天大陆上无数年来,你都可以算是一号人物了。”

    云天大陆人杰无数,不知道诞生过多少强者,不乏一些绝世妖孽,但是,一流武者干掉一个宗师,也足以排得上号了。

    说着,他眼中闪过一抹遗憾,“可惜了,你现在体内经脉已经全部断裂,没有奇迹发生,你这辈子只能当一个普通人了。”

    ‘少废话,老板的未来哪里是你够资格说的。’

    大牛闻言,冷声开口,要不是怕自己一巴掌能把现在的他打死,他估计就动手了。

    “我只是在说一个事实,他这种情况,云天大陆历史上不是没有过,其实,想要治疗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那种情况,比奇迹发生还要艰难。”

    天毒老人淡漠的开口。

    “老家伙,青莲咒的毒解药在哪?把解药交出来,我们或许还可以放过你。”

    云真此时看着天毒老人,沉声开口。

    说实话,她现在心里有些激动,这是她距离解药最近的一刻,创造这个毒药的人就在眼前,还成为了自己的阶下囚。

    放过对方那自然是不可能的,这样的一个家伙,放出去,不知道还会威胁多少人。

    “云真小丫头,看来你真是找了一个好依靠。”

    听到云真的话语,天毒老人转头,露出一抹笑意,没有回答她的询问,而是夸奖起来。

    “少废话,解药呢?”

    云真冷声问道。

    “解药?我什么时候说过这个东西有解药?”

    天毒老人脸色怪异的开口。

    “你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吧,我们有的是办法可以让你开口,我就不信你能抗的住。”

    云真冷笑。

    “果然,实话没有人喜欢听,当年我走遍云天大陆,采集了无数药草,花费数十年时间,才把青莲咒研制出来,当初研制的时候,我就没想过会有解药,无数药材的药性交织在一起,我这个创造者都不知道该怎么去研制解药。”

    天毒老人淡淡一笑,不介意的说道。

    “以我的能力,顶多研制压制毒药发作的那些东西,不过,我的能力有限,所研发的解药只能压制三十年,三十年后,不管服用多少解药,都没有作用,中毒者将会瞬间暴毙,宗师都不可能存活。”

    听到这个消息,云真如遭雷击,一脸惊怒的看着对方,“你,你肯定是在骗我,我不相信。”

    “我这个人虽然杀过很多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但是还不至于和你一个小丫头撒谎,事实就是如此,当然,想要解毒,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如果你可以在三十年内进入大宗师境界,这毒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轻易就可以排出体外。”

    “或者让一位大宗师耗尽全部力量,帮你排出体外,代价就是一个大宗师的境界下跌。”

    天毒老人回复道。

    说着,他看着对方,“这也是我为什么主动投降的原因,我这个人还是比较怕死的,没必要因为一些事情,把自己的命也给搭进去,你们留下我,也需要我帮你们炼制解药,起码可以让你们多活很久。”

    “那个小家伙要是经脉没有断裂,估计三十年内冲击大宗师还真有可能,到时候自然可以解毒,但是现在…….”

    他摇摇头,没有再说什么。

    云真眼神不断变化,似乎在判断对方所说的真假。

    此时,郝仁忽然睁开眼,刚才他吞下了一个灵果,所受的伤势正在缓缓恢复,但是经脉断裂,内力不断消散,似乎一个底部漏了一个洞的水桶。

    “没有根除的解药…….”

    此时,郝仁缓缓的起身,站在天毒老人面前,眼神冰冷。

    “就算是你此时干掉我,也是这个答案,我要是真的有解药,肯定会用解药换我的命。”

    天毒老人平静的开口。

    “不过,你身上的经脉之伤,我虽然没办法解决,但是有办法可以让你恢复一部分。”

    “经脉伤势,你真以为我就变成了一个废人了?”

    郝仁嘴角露出一抹讥讽。

    “不是嘛?”

    这次轮到天毒老人惊讶了。他自认为自己的眼光绝对不会出错,郝仁经脉全身断裂,想要恢复,比登天还难。

    郝仁冷笑一声,没有开口,此时,在他的体内,一股特殊的力量不断流转全身,深入到经脉之内,随着这股能量运转,断裂的经脉,在以一种惊人的速度缓缓的修复。

    当然,这个速度比较慢,但是却是真实存在。

    这是郝仁蜕龙术达到第二阶段诞生的一股力量,他称之为龙罡,不同于内力,具有一股生生不息的特性。

    郝仁之前只是以为这股力量和内力差不多,但是现在郝仁隐约感觉到,这股特殊的力量还有很多自己不知道的秘密,如果自己继续挖掘下去,或许会给自己更多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