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7章 与药老的交易
    第97章 与药老的交易

    “净莲妖火?那是什么东西,莫非……是一种异火?”

    听到药老的声音,萧炎顿时心中一动,问道。

    “呵呵,净莲妖火,异火榜上,排名第三,有净化万物之能,强横无匹,神秘异常……,想必你身边的前辈已经认出来了罢?”

    萧炎还没等来药老的回应,却是一畔的柳席轻笑了一声,缓缓说道。

    “异火榜上,排名第三?!”

    蓦地,萧炎胸口狠狠一跳,身体内的血液,仿佛变得滚烫起来。

    他修炼的功法《焚决》,可就需要靠吞噬异火来提升阶别呢,若是能将那排名第三的强横且神秘的净莲妖火吞噬,不知道功法能进阶到什么级别……

    “明说罢,这泛黄皮纸其实是张地图,记载着净莲妖火下落的地图,虽然这地图并不完整,只是一张残图,但也珍贵异常……,不知道现在前辈是否愿意出来一见呢?”

    说着,柳席对着萧炎拱了拱手,这礼却是对萧炎身上的药老做的。

    “嘿嘿,你这后生倒是不凡,行为处事、言语的一些细节很是老辣啊?”

    在柳席话落,肉眼可见的,从萧炎的纳戒之中缓缓浮现出一具漂浮着的半透明状态的灵魂体,灵魂体笑着,对着他道:

    “好了,我已经出来了,你想聊些什么?”

    看到药老,柳席默默的深吸口气,事实上,那晚在加列家族,这位药尊者便是通过萧炎与他间接性的打过交道,也交流过一两句,只不过没今日这般直接,在那晚,甚至于其的灵魂感知力还探查了一遍他的身体……

    那次探查,他其实是隐隐感觉到了其对他产生了一丝杀意的,原因便是他知晓其的存在。

    再次拱手一礼,柳席将那泛黄皮纸拿在手中,将之轻抬道:

    “晚辈想和前辈做一场交易……”

    “哦?交易?你说的交易不会是用这张残图作为交换之物罢?那倒是有些意思,你且说说,你想交换什么?”药老饶有兴致道。

    “前辈可知道厄难毒体?”柳席一字一顿。

    “厄难毒体……,你怎会问及这个问题?寻常人可不知道有这种体质存在啊,你这后生竟是知晓不少隐秘……”

    药老虚浮在半空,双手负后,语气微显惊讶道,不过,随即他便像想起了什么似的,眼眸微微一眯道:

    “呵呵,原来如此,前两日跟你一道出现在乌坦城郊外的那女娃子,当时老夫看到她,便觉得她体质有异,现在看来,应该便是厄难毒体无疑了,不然,你岂会空穴来风问这个问题?”

    柳席见状,心下不甚诧异,趁热打铁,直言道:

    “不知前辈可会厄难毒体之人控制自身体质之法?若有,晚辈愿以此残图作为交换。”

    他并未直接开口讨要药老所掌握的“毒丹之法”,他可不想在其眼中落得个好似什么都知晓一二的诡异印象,因此拐了个弯问,他料想,凭净莲妖火的诱惑力和珍贵程度,药老应该是会答应这次交易的。

    不会将那“毒丹之法”藏着掖着。

    而事实上,也果不其然,药老在他跟萧炎二人面前,一手捋着下巴处雪白胡须,故作沉吟了一番,便是淡淡笑道:

    “呵呵,你这后生却是找对人了,这西北大陆,除了老夫,任凭你问遍几大帝国之人,恐怕也无一人能够达成你这交易。

    不过老夫有一点好奇,世间异火对任何一名炼药师都有致命的诱惑,你也是一个炼药师,难道就不对那净莲妖火动心吗?那天那个女娃子,对你来说这般重要?值得吗?你做的这些,她都知道吗?”

    一旁萧炎也将目光落在他身上,似是也想要看看他会怎样回答。

    然而,作为当事人,柳席却是对药老后面这一连串“疑惑”与八卦,暗暗无语。

    您这是一点好奇?

    非要把老子身上“衣服”扒干净,看得清清楚楚才罢休是罢?

    心中吐槽不断,但是柳席面上还是装模作样的,给予其前辈该有的尊重,拱手道:

    “正如前辈所言,晚辈作为一个炼药师,虽说级别低,但异火这种强横且又能有益于我们炼丹的天地瑰宝,晚辈自然也心动,但晚辈有自知之明,知道什么样的‘体量’才能对等的去获得什么样的东西。

    别说这只是张残图,便是我知晓净莲妖火的具体所在,我这点儿实力,哪怕将我那位炼药师老师叫上,也只能对着异火干瞪眼,再者,即便晚辈有幸获取了,没有一定的实力境界乃至准备措施,那吞噬、炼化异火时的焚身之痛,也根本承受不下来,只怕顷刻之间,便会融化为虚无。”

    一番话落。

    药老听得微微颔首,不由出声赞道:

    “人贵有自知,知道这个道理的大有人在,但真能做到的人却是寥寥无几,你有此心态,修炼一途未来可期……未来可期啊!”

    听到药老的夸赞,柳席脸上古井不波,自打穿越过来,这段时间里,他经历了不少事情,内心已经不知不觉间悄然发生了蜕变,遇事愈发趋于稳健,不卑不亢道:

    “前辈谬赞了。”

    “嘿嘿,不过你还未回答老夫,你为那个女娃子做的这些,都值得吗?”药老轻笑着,笑眯眯道。

    闻声,柳席嘴角微不可查的一抽,暗自腹诽了其一句“不正经”,然后他面上扯出一抹微笑来,道:

    “前辈,什么是值得,什么是不值得呢?有些事情我们在做之前,真的需要去想那么多吗?与其太过瞻前顾后,晚辈认为,这种事情倒不如遵从自己本心,哪怕到最后真的不值得,但至少现在我们不会感到遗憾。”

    这话一出,药老先是一愣,随即哑然失笑道: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后生可畏啊,不过也对,年轻人若是没有这股子朝气,也不再是年轻人了……”

    一畔,萧炎看向柳席的目光中,仿佛也多了一丝什么。

    是认同?是欣赏?还是……

    ……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