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4章 再谋吞天
    姜族的恒阳殿是当年恒宇大帝的成帝后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天宫之一,其中有恒宇帝阵,虽然几十万年的岁月令其不再完整,却依旧是个安全到不能再安全的地方。

    殿堂高台上,有一老一少两道身影静默而挺拔,背影若两颗神松一般傲然而立。

    这二人都未开口说话,只是背负双手那般伫立着, 在他们身前,一尊赤红色的炉子岿然摆放在大殿的正中央。

    这神炉的仙金赤红如血,霞光璀璨无比,其上的赤金色的帝纹完全连成一片,构成了一头火凤的模样,照亮了这处殿宇,也照亮了那一老一少二人的脸庞!

    男子白衣胜雪、丰神如玉、有股脱尘的仙意与英姿,正是姜族的姜逸飞,而他身前的老者亦是白须白眉, 仙风道骨,是一位半圣,也是姜逸飞的曾祖父。

    忽然,一道身影从大门内走进了恒阳殿之中,姒玄一眼就看见了面对恒宇帝炉的姜逸飞和他曾祖父,笑道:“姜老家主你找我?哟?逸飞也在啊!”

    他的声音带着几分轻松的笑意,令原本略显沉默的恒阳殿变得没那么压抑了。

    “恭喜小祖,婷婷那孩子突破到仙台一重天,老朽刚才通过帝阵看见了,不愧是您的徒弟。”老半圣回过头来恭贺道,他的确是姜族的某一代家主,不过比上一代家主姜子铭还要古老。

    “水到渠成罢了,老家主客气。”姒玄对他点了点头,目光望向这空旷的大殿,其中只有姜逸飞祖孙二人, 笑道, “不知你们二位找我来,所为何事?”

    姜逸飞的曾祖父,这位老半圣闻言,与姜逸飞对视一眼,郑重倒退了一步,对姒玄恭敬躬身拜道:“我爷孙二人,欲助小祖您了却一桩旧事。”

    “旧事?”姒玄微微挑眉,心思急转,瞬间想到了姜逸飞与吞天一脉和不灭天功的往事,脸上却还是那副疑惑的神色。

    “是,”老半圣微微站起身,叹了口气,“前些年神城之中,太虚叔公复生大战时,中州暗夜君王持未知帝兵来犯,还有一个修行了狠人大帝功法的大成王对您出手,想必您还记得吧?”

    “自然是记得,吞天魔功很厉害的。”姒玄心中暗道一声果然,面上却咧嘴露出一抹笑容, 带着几分杀意。

    老半圣看着姒玄脸上的表情,继续道:“老朽想要为您言明的就是这件事, 定然是扎根在摇光圣地中的吞天魔功一脉所为,那未知帝兵就是龙纹黑金鼎!”

    “哦?老家主是怎么知道的?”姒玄还在装傻,这件事涉及了不少辛秘,不应该是他该知道的。

    “因为晚辈修行的一半功法便是不灭天功啊!”见姒玄脸上的表情,站在一旁的姜逸飞却是露出了一抹苦笑:“小祖,这件事您就不用再挖苦晚辈了,不灭天功脱胎于吞天魔功,您那天给我疗伤的时候就察觉到不对了吧?”

    姒玄面色抽了抽,演戏很累,他竟然差点忘了这一茬,点头道:“不灭天功吗?难怪我会觉得你和那神姥气息相似。”

    “是,不灭天功乃是狠人大帝的另一大帝经,比吞天魔功更强,整个东荒现在只有三人修行而已。”姜逸飞点头道,“姜族曾与他们有过短暂的合作,所以了解他们的底细。”

    “哦?说说看?”姒玄饶有兴趣地站在恒宇帝炉前,笑着询问道,他虽然有轮回湖记忆,但对吞天这个道统的了解不算太深。

    姜族的老半圣缓声解释道:“狠人大帝在北斗一共传下了两部无缺帝经,一者为吞天魔功,一者为不灭天功,此二功法便支撑起了吞天一脉,其最强者便是修行的不灭天功,自号吞天道主。”

    姒玄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示意他们继续。

    “大约在三十年前吧,”姜逸飞接过话茬,走上前来,一股如谪仙降世的气息从他体内释放而出,十分的神异与特别,“吞天道主行走东荒,寻找传人,最终定下了两人继承不灭天功,其中一个便是我。”

    那另一個便是摇光圣子了,姒玄暗自点头。

    “那你们是怎么和他闹掰的?”他继续问道。

    “吞天道主野心太大了,”姜族的老半圣摇头道,“他瞒着老朽在姜族内部布下了好几枚吞天魔攻的魔种,试图越过老朽掌控帝炉,偷梁换柱,使逸飞彻底入魔,亦使整个姜族成为吞天道统的傀儡。”

    “蛇吞象,然后你就把他们全宰了?”听着老半圣的叙述,姒玄也不禁摸了摸鼻子,敢同时对两件帝兵下手,这吞天一脉够虎的。

    “自然,老朽起初只是想让姜家多两门帝经而已,收留那一脉并非不可,但他们野心太大,老朽索性施展雷霆手段,把我族内他们安插的钉子全都焚尽了。”

    姜逸飞也是露出一丝略微的后怕神色:“后来我们通过各方打听,推测摇光圣地已经被那一脉彻底掌控了,龙纹黑金鼎暗中易了主,得亏曾祖父当年出手够果断。”

    “其实也想动你们家的根基也没那么容易,摇光比之正常帝族差的东西有点多,他们会被吞天魔功掌控是有各方面原因的。”姒玄理清楚了这件事,摆手安慰道。

    摇光圣地那群倒霉蛋比正常帝族差了太多,要帝阵没帝阵,要底蕴没底蕴,唯一能仰仗的帝兵都和吞天魔功一脉的人更亲近,被易了主属于是情理之中的。

    “小祖明鉴,老朽昨日观您的气息,恐怕已经接近圣人境界了,逸飞的不灭天功也暴露在您的面前,老朽觉得这件事不该瞒下去了,应该是让您知道真相。”老半圣苦笑道。

    “姒小祖是我们姜族的舅祖,血脉相连,自然是我们的自己人,而那吞天一脉却是想着把摇光和姜族都化作他们一脉的温床,孰近孰远,我哪里会不知道啊!”姜逸飞也是道。

    “那就好办了,”姒玄看着这一老一少二人,想到自己之前的那个谋划摇光圣地的大计划,脸上不禁露出了一抹笑容,“各位可知道那吞天道统现在有多少圣人?有多少不可预知的底蕴?”

    “圣人的话……当代的吞天道主数百年前就是半圣了,他手下也有几位资深半圣,再加上底蕴,如今应当是有好几个圣人的。”姜逸飞的曾祖父思考片刻,询问道。

    “那大圣和圣王战力呢?”姒玄继续问道。

    “很难说有没有那个层次的战力,毕竟吞天一脉彻底把摇光圣地化作傀儡也没多少年,此前他们根本没有帝兵,所以很难存下什么太古老的底蕴。”老半圣思考片刻,猜测道。

    “那就好办了,我想着我成圣时候彻底了结与吞天魔功一脉的恩怨,还希望届时二位和姜族能够帮我。”姒玄站起身来,对二人笑道。

    “定当义不容辞,帝炉到时候您随便用!”姜逸飞的曾祖连忙起身承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