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百五十四章 我带你们去个好地方喔!
    腾达公司办公楼所在的地方地址不算是最好的地方,但也算是热门的商圈了。

    这会儿突然在楼下来了这么些人,又是拉横幅又是干嘛的,很短时间内就吸引了很多人的围观。

    而眼见得有人围观,方小凤更加的来劲了。

    闹事嘛,很多人其实都见过,如果没人去搭理,就他一个人在那里唱独角戏,那唱着唱着就没劲了。

    但是如果很多人去围观,有那好热闹的还要去问两句,那不用说,人家直接会劲头十足。

    “他干嘛了?我跟你说,我爸,骑着车,在一个小区门口,那小孩到处跑,撞我爸车上了。”

    “然后我爸就被这公司的老板拦住,吵了起来,这公司老板还推我爸,结果我爸就脑梗发作,没送到医院就去世了。”

    “你们猜他咋说的,他居然说什么一分钱都不会赔,让我们爱上哪告上哪告!”

    “好好的一个人没了,现在他居然这么说!”

    方小凤看着面前的大妈道:“大姐,我这么做,也不是为了要钱,我就是要一个说法,有钱了就能这样?”

    方小凤一边说一边在抹眼泪,真的,就那样子,看了都觉得可怜。

    周围围观的人开始你一言我一语的议论起来,当然,话里话外都是说楼上这腾达公司咋样咋样的。

    当然,也有人说腾达公司的周总人不错的,只是他们说出来就被怼了。

    对啊,人家人都没了,你还说这种丧良心的话!

    你看看现在都把人逼到什么程度了!

    有说不应该这么闹的,但是马上就有人反驳,说但凡人家有点办法,都不至于在这里闹吧。

    眼见得自己好像获得了很多的认同,方小凤更加的开心了。

    然而,看着前面的大楼,方小凤却有点奇怪,这公司为什么还没有人出面。

    按照她的想法,她们在这里闹,然后没多久,公司就应该赶紧出来解决问题,把她们请上去好说好商量的。

    结果半天没人下来不说,还看到进去了好多送外卖的。

    这又是干嘛,难道里面已经开始吃饭了?

    这时间也不对啊,没到下班的点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方小凤喊不动了,真的喊不动了,哭也哭不动了。

    旁边那些围观的人群也已经散了,看热闹归看热闹,现在都快到饭点了,总得回家吃饭吧。

    再说了,翻来覆去也就是那么几句话,看着也腻了。

    还有好心人劝方小凤,你在这里闹是没用的,还不如去起诉,或者去请个记者报道一下。

    所以,这到底是咋回事呢?

    方小凤当然不知道,此时此刻的办公楼里,腾达的员工们正在一边吃着瓜子花生之类的零食,一边喝着饮料快乐水,很是舒服地看着外面他们的“闹事”。

    本来有人闹事大家都还很担心呢。

    结果没想到,老板直接说了,无理由放假一天,想回家的可以回家,想留下来的可以留下来,请吃零食。

    于是……除了少数人之外,大家都留了下来,于是,在现代公司里极其难得地场景出现了。

    就好像是上学时候过元旦还是过什么节目一样,大家在那里各种吃喝,还有人上去表演个节目什么的。

    顺便看看下面的闹事……

    作为公司员工,他们自然是知道整个事情的,说实话,真的了解情况了,很难会产生共情。

    “人都死了”这么极端的事情其实遇到的人不会多,但是“他都那样了你就赔点吧”这类的话,很多人都听到过!

    看你是不是需要赔钱,不看中间原委,看的是双方的身份,看的是受伤轻重。

    就比如之前提到过的互殴,人家揍你你还手了就是互殴,而且你还手还得看轻重,一个不小心没收住,那就等着吧。

    而就在这样的氛围中,全龙天还是忍不住问道:“周总,咱们,咱们就这样看着吗?”

    “不报警吗?”

    周毅闻言笑了笑道:“报警干嘛,警察同志这会来了也只能是劝解他们,没什么好办法。”

    “再不济,如果闹得严重点,就是个拘留,也不算什么。”

    拘留也不算什么……如果这话不是从老板嘴里说出来,全龙天肯定会直接反驳!

    但是老板嘛,老板说的都对。

    “所以啊,你别问我了,去找咱们的霍律师,他肯定知道怎么办。”

    霍律师吗?

    刚刚打完了一场保险纠纷官司的霍鹏飞这会儿看着下面的情况正在思索。

    他并不是第一次见闹事的,闹事这种情况真的是太常见了,但说实话,就下面这几个人,根本不算什么。

    那谁都知道的,闹事,人得多。

    只是他不太明白周总为什么还不报警,这很明显已经对公司的生产经营秩序造成了影响。

    结果正在这时听到有人喊自己。

    “全总?你是说周总让你来问我?我怎么……”

    正要说“我怎么可能知道”,霍鹏飞突然想到了之前看周毅视频时候,两人之间经常说的一句话。

    “要么不做,要么做绝!”

    在开始之前我会给你很多次机会,但凡你抓住一次都不会有事,但是,一旦我决定要开始了,你再说什么也没用。

    他们俩不单单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所以现在霍鹏飞一下子就想到了周毅的想法,对啊,怎么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呢?

    把人送进去了,那不就没人再来闹了嘛。

    哦,如果还有人因为这些人被送进去来闹,那就再送,所谓子子孙孙无穷尽也……

    这都什么跟什么,霍鹏飞摇摇头,自从加入这公司以来,自己的思想就有点混乱。

    “全总,周总的意思是,让咱们注意固定证据。”

    “不单单是拍视频,还要将他们在外面闹事后造成的影响,必须是严格意义上具有因果关系的影响都找出来,越严重越好!”

    “一天不行就两天,三天,还可以找人拍视频把这发到网上去,总之,全总,听我的就行。”

    这种找上门来闹事的情节,表面上看起来好像套不到刑法罪名里去。

    但是呢,还有一个罪名,只要你套不到别的罪名里,那你放这个里面肯定没错。

    那就是寻衅滋事罪,如果把罪去掉,就是寻衅滋事行为。

    对于很多法学生,亦或者说是法律从业者来说,这个罪名都是最特殊的罪名之一。

    它的特殊之处在于它的不确定性。

    哪怕现在有了很多具体的司法解释,但是对于到底寻衅滋事行为严重到了什么程度,才算是犯罪,依旧有很多法律从业者都很懵逼。

    其实了解法律的人都知道,法律确定的情况下怎么都好,最怕的就是这种模糊的范畴。

    周毅和方大状曾经就寻衅滋事罪聊过很多,方大状介绍过,这个罪名的前身是当初的流氓罪。

    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流氓罪变成了“口袋罪”,所以流氓罪取消了,但是有了寻衅滋事罪。

    而且千万不要小看它,有了那四种行为的,只要达到“情节恶劣”“情节严重”,亦或者是“公共秩序严重混乱”的标准,就会是五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注意,是五年。

    而且刑法修正案八更是规定了,纠结他人多次实施寻衅滋事行为,严重破坏社会秩序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所以,按照方大状的描述,这是一个很容易被人忽略,但是最高刑达到十年的罪名。

    不过,霍鹏飞并不认为真的能到五年以上,基本上除了一些特殊情况,是不会按照这个来量刑的。

    除非是真正意义上的严重破坏社会秩序。

    所以不着急,由着你闹,我们绝对不会制止,但凡你能意识到不应该来闹,那就不会有事。

    想通了这些,便是霍鹏飞也真的想说一句,果然啊,周总还是那个周总。

    只是不知道,对于网上的风波,周总有没有什么想法。

    他是看过那篇文章的,说实话,老霍感觉,对方应该是在尽力的想做到“如何站着把钱挣了”,但可惜,这个世界只有一个张麻子。

    对方的这些操作,在老霍看来又是一个大聪明。

    你是把周总说的话重复了一遍,但你不应该用那么多煽动性的词语。

    大概是自媒体的通病吧,不过如果没那些词,他就真的是完全中立客观了,那也不可能。

    反正在老霍眼里,自己有好多个法子都能起诉对方,最简单的就是名誉侵权。

    不要说你没有指向特定的人,只需要通过你的条件第一眼认出来是谁,那你这就等同于直接说名字了。

    连着几天,每天在办公楼下闹事,各种拉横幅,对方没反应不说,居然都没报警。

    方小凤的胆子变大了,她觉得这个周总也就这样,无非是在强撑着不想给钱。

    那既然如此,就直接进办公楼了。

    “反正这是你们老板欠我家的,我就在这楼里住下了,我不走,你也别想走。”

    她已经想好了,只要周毅想下班回家,就拦住对方,绝对不让他走。

    周毅这边,视频发到了网上,引起的议论也非常多,大家现在都比较好奇一点,那就是面对这样的无赖式的行为,我们能怎么办?

    报警吗?

    很多都说,这样的行为报警好像没什么用,他们也没做什么违法的事。

    那么,面对无赖行为我们就真的没办法了?

    于是,在一个午后,方小凤终于见到了周毅。

    “原来你没死啊,我还以为你死了,咋的,这是想给钱了?”

    看着对面的周毅,方小凤看看身边的几个亲戚,脸上带着几分得意道。

    看吧,还是来闹了有用,你在网上发几个消息,起诉什么的都没用,白浪费钱。

    咱们这才几天呢,他就撑不住了。

    旁边几个一起的亲戚,连带着后面赶来的方风雨也是点头,人没了,但不能这样就没了吧,你总得……对不对,有点价值。

    这话听着不舒服,但就是很多人的想法。

    很多的孝子贤孙们恨不得把老人的一切价值都榨干了。

    你别管我活着的时候孝顺不,反正你看我爸爸没了我这么努力地为他要说法。

    周毅闻言摇摇头道:“不,我还是那句话,我一分钱都不会给,对了,是不是没录像,没关系,等你准备好了我可以再说一遍。”

    方小凤得意的脸一下子愣住了:“不给?你凭什么不给,我们家都这样了,你凭什么不给!”

    “你要不吵架,我爸能没吗?我不管,你必须得赔钱,不然我每天都来。”

    旁边的方风雨也说道:“就是,你这么大老板,赔点钱又咋了,周总,这人不能这么狠心的吧。”

    “法律那些事我们都不懂,但一条人命,一分钱不给,这说不过去。”

    周毅点点头:“行我知道了,那我现在要出去,你先把路让开。”

    “出去?做梦!”方小凤吼道:“前几天让你从后门溜了,我们今天可是把后门都堵住了,我告诉你不解决问题别想走。”

    说着话就上前气势汹汹地好像要拽住周毅,旁边的腾达公司保安赶紧上来就要分开两人。

    结果被周毅制止。

    “都不用管,你让她上来动动我试试,想动手是吧,麻烦快点,我赶时间。”

    这话说出来直接就让方小凤毛了,不过她确实没上去动手。

    “想让我动手然后报警抓我啊,你以为我不懂?我不动手,今天你去哪我们去哪!”

    听到这话,周某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道:“真的?我去哪你们去哪?绝对跟着?”

    “绝对跟着,我告诉你,你不给钱,我们就这么跟着,反正这事绝对得有个说法。”

    周某人直接将后面的那些话给省略了。

    “那好嘞,走吧,我去个地方,你们坐我车吧,没事的,大家这个关系,也不用担心什么。”

    这下子轮到方小凤犯嘀咕了,这人是咋回事,我们都在他这公司这里闹几天了。

    可以说,这几天腾达公司都没有正常运行。

    而现在又想跟着他到处跑,居然还是这个态度?

    周毅已经走出去几步了,没见人跟上来,又转过身道:“咋了,不敢吗?就这?”

    最后那俩字的杀伤力巨大,方小凤一咬牙道:“走,坐他车,我还不信了,法治社会,他还敢把我们咋样!”

    其他几个亲戚明显有点害怕,但这个时候骑虎难下了。

    方风雨犹豫道:“小凤,这个,我们要不然还是别跟着了吧。”

    方小凤喊道:“哥,你看看你,这就不敢坚持了,他就是吓唬我们呢,我们要是连这个都不敢,那还怎么要钱。”

    被这么一说,方风雨也只能点点头,跟着周毅,准备去坐周毅的车。

    人已经不少了,周毅的车上坐不下。

    不过没关系,善解人意的全总经理早已经准备好了一辆面包车。

    “走了,我跟你们说,那个地方保证你们会感受到惊喜的。”周某人呵呵笑道。

    …………

    光明区钟楼派出所,民警老周伸了个懒腰,基层工作永远都是这么的繁忙。

    他今天调解了好几个闹矛盾的,说的那叫一个口干舌燥。

    虽然说都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但是吧,谁不想办案子呢,谁不想立功呢。

    想着大案子,就想到了某个他认识的靓仔,唉,像是那样的案子,估计这辈子都难遇到了吧。

    正想着呢,就看到好像有辆面包车开进了派出所的院子,老周起身走到门口,随即发现,一个看起来很眼熟的靓仔正提着一个手提袋走下了车。

    一边还在招呼道:“都慢点,别受伤了,下来跟着我,咱们进……诶,这位老同志下午好啊。”

    后面的方小凤一行人已经懵逼了,他们之前想象过很多接下来的场面。

    比如对方把自己一行人拉到一个废弃的工厂里,然后各种打,各种要挟。

    甚至有可能是其他的……

    但想了无数的后果,愣是没想到会被直接拉到派出所!

    这又是什么情况!

    而且还这么客气,这么关心他们?

    一时之间方小凤都有点搞不清楚了。

    抬头就看到派出所门口站着一个脸色发黑的老民警。

    老周黑着脸看周毅,以前还一口一个周叔叫的欢呢,这转头就成老同志了。

    我老吗?

    “小伙子,来着有事吗?”

    老周一边说话一边看向了对面那个靓仔的手提包,一种熟悉的既视感涌上心头!

    这种感觉,莫非是……

    “这位老同志,我今天来是想报个案。”

    果然,就这个感觉!

    老周表面上还是点点头道:“报案啊,行,进来吧,这些人是……”

    “他们啊……”周毅回头看了看一脸懵逼的方小凤,随即道:“他们也是报案的对象。”

    老周:“???”

    上次和上上次我记得你来,那还只是拿着证据来报案,结果这次你都直接带着“准嫌疑人”来报案了?

    你这样子做岂不是显得我们很尴尬,合着我们就在所里坐着,这案子就上门了不说,连人都给我们拉过来了?

    还有,他们那一脸懵逼的状态是什么情况,为什么感觉现在还没弄清楚状况呢。

    老周现在心里有一肚子问题,但他还是强行按捺住道:“行吧,那一起进来。”

    这个时候方小凤总算想明白了,不对啊,这是来报案的,所以要抓他们?

    可是凭什么啊,我们做错了什么吗?

    这你派出所也不能不讲道理的对吧。

    其他几个亲戚也是满脸的害怕,不用说后悔椅了,就单单是这个地方本身,都有着“后悔率”增加百分之五十的buff。

    他们觉得自己没错,但是来了这里,看到这场面之后又很害怕,就有人说道:“小凤,那个,要不我们先走吧。”

    方小凤犹豫了一下点点头,转身就想走。

    结果被拦住了。

    拦住的是个年轻的民警小哥,他本来只是想着说拦住他们让他们进去说说情况。

    毕竟有人要报案,而且这个报案人在过去每次报案都是会拿着很详实的证据。

    警察是有这个权力让公民配合调查的。

    结果没想到,他这边还没开口呢,几个人见他拦着,一害怕,有亲戚拔腿就跑!

    方风雨也是在害怕,此刻见到有人跑了,那思维还没运转呢,脚下就不听使唤了,同样往外跑。

    雾草!

    民警小哥都愣住了,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们在这里,在我面前要跑?

    你当我是什么,你当我的五公里是白练的?

    跑的人只有俩,剩下方小凤不敢跑,她觉得自己跑不了,关键是怎么想都觉得自己没错。

    民警小哥直接追了出去,一边追一边上报。

    里面很快就出来几个民警同志将方小凤几人控制住。

    你不跑,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可能对你采取什么措施的,但你要是跑了,那抱歉……

    “赶紧进去了,还跑,往哪里跑!”

    事实证明,在专业人员面前真的不要跑,碰到那种老警察,看起来好像挺老,但是人家能把你跑吐了知道嘛。

    为了避免抓捕时候出现问题,会保持着节奏跟在你的后面,看你慢了就会快点催你,直接把你跑到再没力气。

    结果没两分钟民警小哥就带着人回来了。

    嘴里还大笑道:“你说你往哪里跑不好,那隔壁的隔壁是武警大队,你跑人家院子里……”

    见有同事凑了过来,小哥继续说道:“正好一大队的兄弟们正在训练,我喊了一嗓子,都冲了过来,那场面……”

    虽然小哥没说,但是其他同事都想象到了,一个警察,追着一个不知道是不是犯罪了的人跑进了武警大院,一堆人在训练。

    然后呢,后面的警察还喊了一嗓子让帮忙抓人。

    想想都觉得刺激呢。

    此刻,方风雨的脸上写满了“我是谁,我在哪里”之类的问题。

    他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记得自己跑出去慌不择路,看到一个大院子就冲了进去。

    然后后面的民警没追上来,正疑惑呢。

    结果对方一招呼,前面就冲出来一堆穿着迷彩服,龙精虎猛的汉子,各种抢着上来把他拿下了……

    他现在也没回过神来,我到底犯什么事了,需要这么多穿迷彩服的人抓我?

    等等,我好像没犯事啊。

    那我跑什么?

    此时此刻,派出所内,听到人已经都被带回来的消息,老周放心了。

    好悬呐,这要是真的被人跑了,那他们这派出所直接会被上面批到狗血喷头。

    尤其是如果当这个案子立案后……

    别人都把人给你们带到院子里了你们还让人跑了?

    幸好,小伙子们的战斗力还是蛮不错的。

    “小周,来,说说吧,到底什么情况,你这边证据齐全吗?”老周问道。

    周毅已经开始掏东西了,一边掏一边说道:“周叔,保证证据齐全,你看……”

    “五天的时间,他们的人越来越多,拉横幅,骂公司,甚至有的人还上前踹门,各种喊口号,公司这几天都没能正常经营,生产生活秩序被严重破坏……”

    ------题外话------

    大章,在群里说了一下,出差到酒店已经是快九点了,没想到居然还搞出了大章,嘿嘿嘿,这个点更新,十分抱歉

    感谢书友2019,袁州旭,浮沉,天下劳苦,文痴大哥,白草莽沙,爱吃肉的苹果,肥猫物语大哥,书友2022,感谢兄弟们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