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百八十九章 格雷特,你觉得什么是信仰?(月票加更1)
    “圣力……是一个特别奇妙的东西。”

    光辉圣城吵得天翻地覆的时候,格雷特正搬了个小凳子,坐在泰普罗斯长老面前,仰头听讲。

    季节推移,又到了自然教团吸收新成员的时候。自然神教圣地里的大长老,传奇牧师泰普罗斯长老,难得出山,巡游各地,顺便给新入门的小弟子讲课。

    而格雷特自然而然的,放下手里的事情,跑几十里路过来蹭课——虽然是基础课,站在不同高度的讲授者,传达的内容也会不一样,多听几遍并没有坏处。

    再说,也可以少挨几顿打不是。

    “虽然都是超凡力量,圣力和魔力的来源,却有本质的不同。魔力来源于自然,而圣力……来源于人心。”

    “人心?”

    新入门的小弟子眼睛睁得大大的,一脸疑惑:

    “既然是圣力,难道不是来源于神吗?像我们使用的力量,治疗伤痛,沟通动植物,呼唤自然,难道,不都是来源于自然之神吗?”

    “呵呵。”泰普罗斯长老轻笑。格雷特目光一跳,若有所思:

    “不是神创造了人,而是人创造了神,”在他的前世,这算是基础的世界观:

    如果把视野放宽,以整个地球为观察范围,也会发现,每个地方的神,具有每个地方的特征。正如某位伟人说的,如果牛也有神灵,估计,他们的神会是一头牛。

    然而,他的前世,终究是一个没有神术的世界。在这个超凡力量真实不虚的世界,神灵,是虚无缥缈的,还是真实存在的?

    格雷特不敢妄下定论。而橡树下,泰普罗斯长老已经开始侃侃而谈:

    “圣力是什么?圣力,是高度凝聚的精神力,是人心最真诚的祈愿。这种精神力强到一定程度,它就得以干预现实——在这个阶段,圣力,和魔法师的精神力,并无不同。”

    “但是?”格雷特小声问。泰普罗斯长老微笑:

    “但是,一个人的力量,究竟过于微薄。为了放大力量,魔法师们找到了一条路。”

    他低下头,抚摸了一下手中的橡木杖,手指在橡木杖的纹路上反复摩挲:

    “他们用自己的精神力,去模仿魔兽、魔法植物、天地自然间形成的魔法纹路,用以更大效率地拨动自然。”

    格雷特盯着木杖上那个圆形的结。豹子身上的皮毛,蛇身上的花纹,甚至树干上的结节和纹路……

    在那些各种各样的花纹之间,有一些具有魔法力量,被称为“魔纹”的东西,被先辈的施法者们找了出来,或者说,被一个一个尝试了出来。

    “当然,这样的模仿,效率还是过于低下。后来,魔法师们又向前走了一步,开始追寻那些更本质的东西。于是,魔纹变成了构型,构型变成了公式……”

    或者说,水土火风,变成了塑能、防护、咒法、变化,甚至炼金变成了化学。格雷特在心里默默补充。泰普罗斯长老淡淡道:

    “而神术则走上了另外一条路:发现自己力量微薄的神术者们,开始聚集众人的力量。”

    “一开始是怎么发生的,已经谁都记不得了。也许是有人发现,当为病人治疗的时候真心为病人祈愿的人越多,治疗效果越好;”

    老人的声音悠悠的流淌着,在月光穿过橡树树冠,落下的细碎光点下,仿佛从历史的那一端飘来:

    “也可能是在祈祷降雨的时候,一整个村子衷心的追随,让祈祷者更容易触碰到神秘的力量;”

    “也可能是,战场上万众一心的气氛,可以让战士更容易忘记痛苦,充满勇气……”

    “同调。”格雷特忽然小声插嘴。泰普罗斯长老深深地望了他一眼,捋须点头:

    “没错,就是同调。人们的需求,人们的欲望,人们的痛苦,从来都是非常杂乱,难以向一个方向凝聚。这就让神职者在统合力量的时候,非常艰难。于是,就有了神——”

    这位第一次见到格雷特的传奇长老,慈爱地看了他一眼:

    “小格雷特,你真该找个时间去新大陆走走。看看那些原始的神灵,原始的信仰,他们是什么模样——是一棵大树,是一块石头,是一只野兽……”

    就像老师去新大陆那次,斩杀了、带回来的半神图腾兽吗?格雷特若有所思: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有了真实不虚的,可以拨动现实世界的精神力量,就有了吸收、储存、利用它们的人和物……

    “有一个目标,就有了凝聚精神力,凝聚这些祈愿的对象。自然的追随者,起初敬拜自然,模仿自然。后来发现,仅仅模仿自然,还是太艰难了,太容易失控了……

    那些模仿野兽的,变化成了野兽之后,失去了心智,忘记了自己曾经是人类;

    那些模仿植物的,在原地久久伫立,当同伴发现他的时候,他的整个躯干都化成了橡树;

    那些感受元素的,化成了咆哮的洪水,化成了呼啸的长风,化成了跃动的火焰,化成了凝固的土石……

    “所以,才有了人格神?”

    格雷特凝神。泰普罗斯长老肯定地点头:

    “所以,我们敬拜的对象,才从自然,变成了自然之神。这样就好得多,失控的风险也小得多。但是,教团里的兄弟,还是要记住自己最初的来路……”

    格雷特瘪了瘪嘴,偷偷做出“战神”、“泉水”的口型。泰普罗斯长老一眼看见:

    “他们?他们没有那么古老,也没有走过那么艰难的历程。对他们来说,敬拜的神灵,一开始就是人格神吧?”

    这吐槽吐得真好……格雷特别过脸去,偷偷地笑了一声,又忍不住追问:

    “那光辉之主呢?”

    “光辉之主啊……”

    长老的目光一下子悠远了。格雷特屏息凝神地等着,等了很久很久,才等到一句:

    “那个教派的创立者,惊才绝艳,从来未有……”

    啊?

    格雷特傻了。光辉教廷,在他的概念中,大概就和前世的某教一样,庞然大物,威压当世,然而腐朽、堕落、臭不可闻。

    现在还没倒掉,但是总有一天,要轰然倒塌的样子。

    结果,在这位活了不知多少年的传奇牧师口中,听到的却是“惊才绝艳”这个评价?

    “怎么,你不服气?”泰普罗斯长老含笑看他一眼。格雷特脖子一僵:“呃……”

    “你以为光辉神教是怎么横压一世,把我们,把魔法师们,都逼到这个小岛上的?”长老慢悠悠道:

    “因为,那一代的教宗,和教宗之下的十二圣徒,一方面,理顺里光辉之主的神职,让祂为更多的人所认知、所信仰;另一方面,他们创立了一种全新的,利用圣力的方法。”

    格雷特刷地坐直了,满眼好奇。泰普罗斯长老笑了笑,一顿橡木杖,指了指格雷特:

    “先问你个问题。——我们平时,是怎么储存圣力的?”

    格雷特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然后,从胸袋里抽出橡木杖,默默甩掉树根上缠着的【无尽墨水笔】,随手一晃,让它回复到齐眉棍形态:

    “……这个。”

    “没错,就是这个。”长老轻轻颔首。他爱惜地抚摸了一下自己的橡木杖:

    “人心是易散难聚的力量。一直以来,我们都只能用少量的圣物,圣骨储存圣力,或者让祈祷者的心念久久浸润教堂。然而,光辉神教那一代的教宗,集合十二圣徒,开创了从未有过的方法——”

    老人的目光猛然炽烈。他长身而起,转向东方,目光久久地凝视光辉教廷的所在地:

    “他们截取了一片地方——在魔法师的描述中,大概是类似于半位面之类的地方——把它打造成了神国。从此,多余的圣力,就可以储存在神国当中,用以随时发动神降术。”

    格雷特“啊”了一声。他下意识地抬头,望天,几乎从小凳子上翻了下去:

    “神国?这东西……能动吗?!”

    这东西能移动就可怕了!约等于一艘空天母舰,随时随地能开到你头顶上,轰轰轰轰轰轰轰啊!

    如果神国能随便移动,能随便发动神降术……话说神降术对标几环法术来着?传奇?传奇法术的中阶还是高阶?!

    “似乎是有一定局限,不能随便动的样子。”幸好幸好,泰普罗斯长老否定了他的想法:

    “并不是可以在哪里都发动神降。而且,距离圣城越远,传送圣力的消耗越高。否则,之前的战争,他们早就丢十七八个神降术,把王都炸成一片废墟了。”

    格雷特勉强笑了笑。长老凝视远方,长长长长地叹了口气:

    “但是,如果教廷真的下了决心,不在乎耗费和牺牲,往战场丢几个神降术,还是做得到的……奥斯坦德那边,想要稳稳地拿下来,还要经过很艰难的战斗啊……”

    格雷特低头无语。所以说,如果教廷想要细水长流,可以慢慢恢复当地信仰,调用当地的圣力来攻击;如果不惜一切代价,大可以连续几个神降术,在战场上狂轰滥炸。

    而魔法议会,传奇法师们,还有三个教派的传奇,有没有对等的手段,可以顶住这种攻击呢?

    ****

    求订阅,求月票,求推荐票,求书评,求各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