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64章 曹家勤王军
    “曹家?哪个曹家?”

    天下世家太多了,金锋知道随州,却不知道什么曹家。

    九公主早就知道会这样,从袖子里掏出一沓公文递给金锋:“这是曹家的卷宗。”

    卷宗极为详细,不仅记录了曹家现在的嫡系旁系成员,还记录了曹家的发家史。

    看完卷宗金锋终于知道曹家为什么要造反了。

    确切的说,曹家对外的口号并不是造反,而是“清君侧,斩小人!”。

    清君侧就是清理君王身旁的奸佞亲信,也就是所谓的“小人”。

    曹家为此还专门发表了一篇征讨檄文。

    檄文开篇第一点就冲着九公主来的。

    说九公主不守妇道,贵为公主之身,不知廉耻的勾搭金锋,还说九公主牝鸡司晨,女子之身干预朝政,惑乱朝纲,意图颠覆数千年以来的人伦纲常。

    第二点的大概内容是指出“奴籍”“贱籍”制度传承了超过千年,能够震慑宵小,使人有惧怕之心,所以社会才会稳定。

    一旦废除奴籍贱籍,便没有了上下贵贱之分,贱民也会失去对皇室和贵族的敬畏之心。

    第三点则是针对金锋的,说金锋在西河湾鼓励女工抛头露面出来做工,还让女子参加战争,破坏了人伦纲常。

    第四点依旧是针对金锋,说他在川蜀各地纳了一万多小妾,夜夜都要十几个小妾伺候,每天都换新人,生活奢靡无度。

    第五点还是针对金锋,说他在金川等地收买人心,居心不轨意图造反。

    ……

    在檄文中,金锋和九公主成了惑乱陈佶,率领镖师镇压朝堂的小人,应该凌迟处死。

    曹家打着匡扶朝纲的旗号,集结了两万多人,要来京城勤王,清除金锋和九公主这两个小人。

    “他们是怎么有脸说出勤王的?”

    金锋看完檄文,直接被气笑了。

    所谓勤王,就是皇帝有了危险,地方武装力量自发起兵去保护皇帝。

    之前东蛮人打来的时候,大康的权贵没一个人敢吭声。

    东蛮人被金锋打走了,却跳出来一个要勤王救驾的曹家。

    “咱们要革新,等于砸了曹家的饭碗,他们自然不会再讲什么脸面了。”

    九公主也冷笑。

    曹家在六十年前出过一个兵部书令史,陈佶的父亲陈武北伐之时,这个书令史已经很老了,但是依旧和儿子一起出战,最终父子俩一起战死在北方。

    陈武得知这件事之后,就册封书令史的孙子为随州府兵校尉,以示奖励。

    书令史的孙子就是现在的曹家家主。

    曹家祖父当年在军中算是高层官员,结识了不少权贵官员,加上又被陈武赏识,所以哪怕曹家祖父阵亡了,一些权贵依旧愿意和曹家来往。

    他得到了祖父和父亲的蒙荫,却没有继承祖父和父亲的气节。

    非但没想着保家卫国,反而利用校尉的权利,在随州一带兴风作浪,扶持大批土匪,打劫过往商贾,搜刮民脂民膏。

    随州历代郡守都知道曹家在京城有人,也就睁只眼闭只眼。

    所以在随州百姓眼中,当地最厉害的不是郡守,而是曹家。

    经过几十年发展,曹家赫然成长为庞然大物。

    随州以及周边两郡之内的数十股土匪,几乎都是曹家的爪牙。

    这些土匪分工明确,有人征收“岁粮”,有人打家劫舍,也有人剪径劫道。

    金锋和九公主鼓励陈佶下发的御命告示中,有一条就是针对土匪的。

    曹家完全靠土匪搜刮百姓来养活,这么做的确等于砸了曹家的饭碗,曹家不急眼才怪呢。

    “相公,据说曹家集合了三郡之地的土匪,总共超过两万人,已经开始向京城进发了,你准备怎么对付他们?”

    九公主问道。

    其实在动手革新之前,金锋和九公主就知道这么做会触犯到权贵阶层的利益,可能会有人进行抵抗。

    所以他们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也有了应对之策。

    关晓柔从金川派来支援的镖师中,有一千人一直驻扎在西城门,就是为了应对随时可能出现的动乱。

    “还能怎么对付?递牙者,掰之即可!”

    金锋冷声说道:“我等下叫凉哥过来,让他派八百人去灭了曹家就行了。”

    “八百人?”

    九公主眉头微皱。

    “曹家所谓的勤王军就是一群土匪组成的乌合之众,平时欺负欺负老百姓还行,遇到凉哥他们,连一个回合都不可能撑得住。”

    金锋自信说道。

    在没有汽车的时代,长途奔袭行军全靠战马。

    之前的镇远镖局一直缺乏战马,镖师出门只能尽量轻装简行,极大的限制了镖师的发挥。

    但是击败东蛮之后,镖师一下子阔绰起来,城外的镖师营地不远处就是战马营,从东蛮人手里夺来的数万匹优良战马都在那边。

    最近这段时间主要训练任务就是学习马术。

    张凉制定的策略中,每个镖师至少要配备四匹战马,两匹用来轮流骑乘赶路,另外两匹用来轮流驮运物资。

    这样就可以不停歇的急行军。

    现在的镇远镖局要盔甲有盔甲,要战马有战马,还有热气球、手雷、重弩、投石车等领先时代的先进武器装备,镖师也都是身经百战的精锐老兵。

    再加上张凉的指挥。

    曹家勤王军的人数优势,在这样的精锐之师面前就是笑话。

    区区两万多土匪组成的乌合之众,金锋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如果不是为了保险起见,金锋觉得只需要三到五百人就能击溃对方。

    “相公,我担心的不是曹家这批勤王军,而是担心他们背后的人。”

    九公主担忧说道:“我怀疑是有人想要调虎离山!”

    “调虎离山?”

    金锋的瞳孔不由微微缩了一下。

    这次革新不光伤害了曹家这样的地方豪族的利益,也极大的伤害了京城权贵的利益。

    九公主的手段再狠辣,也不可能一下子灭掉所有京城权贵。

    有很大一部分人表面上拥护革新,甚至还一天写一封奏折称赞陈佶、九公主和金锋,实际上却恨不得生撕了金锋和九公主。

    只不过他们都被镖师的战斗力镇住了,不敢轻举妄动,而是发挥自己的特长,进行挑拨离间,意图借刀杀人。

    “你怀疑曹家背后有人指使?”

    金锋看向九公主问道。